早就想在车里要你 高h一女n男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西大陆,克兰西亚。

自从两年前开战后,数百万大军汇聚在天启要塞附近,排布在漫长的边境线上,与席卷而来的苍红大军交战。

自国家工业改革后,克兰西亚的各种装备也逐渐齐全起来,基本上能保证每位士兵都能得到统一的兵刃和护甲。

行军靴,防水披风,帐篷,背包,水壶,头盔,轻锁甲,锻造胸甲,军刀,匕首,以及火枪,这些物资在国家机器的全力运转下,由各个省郡生产出来,然后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前线。

在如今的战场上,火枪虽然已经开始使用,但并未成为主流,原因有很多。

一是,射程有限,目前的滑膛枪的射程有效射程不过100-200米,而且精度并不高,往往要密集布阵才能形成杀伤力。

二是,穿透力不足,火药技术还未达到后世的水准,原始火药的产生推进力并不大,不足以射穿那些穿戴盔甲的中高阶超凡者。另外装填也需要消耗很多时间。

三是,制造不易,如果说生产10万把火枪,目前短时间尚能做到,但要立刻供应上200万人的消耗,这还是有些困难。

但这也并非就是说火枪一无是处,但许多场合,无论是防守、试探、阵前杀伤一波,都有着很好的使用场景。而对于一些普通人,低阶超凡者而言,火枪发射的子弹确实也是致命的。

真要对付那些中阶超凡者,军队中则有数千人的魔晶枪部队,其所使用的的魔晶枪和附魔子弹,乃是改进寒霜联合的技艺后的第三代工艺产物。能有效杀伤序列5及以下的超凡者,对于序列6的存在也有不小威胁。

唯一制约他们的,就是魔晶枪低下的产量和昂贵的附魔子弹。

如果要用过往的时代来比喻,那大概就是接近一战时的情况吧,枪骑兵等近战部队依然成建制存在,火枪开始作为各种辅助攻击的手段。

第三纪1696年,苍红帝国对克兰西亚开展了轮番进攻,200多万大军在天启要塞附近和克兰西亚相互对峙,形成连绵而焦灼的战线,两方开始投入各种战斗力量较量。

其中不乏过往那些荣耀的旗帜,传自西风的烈风骑军宛如白色海浪,冲刷着金色平原上的敌阵,而苍红帝国这边也涌现了诸多知名的军团,蓝衣长弓军’‘熊盔重骑军’‘毒蜂利刃团’‘夜枭暗杀队’‘白角羚鹿救济教团’这些在局部战斗中依然发挥了不小作用,大大改善了局势。

同时天空上,巴斯卡家的厄想之龙们也不断轰炸和袭击着天启要塞附近大大小小的碉堡和城塞,试图剪除这座要塞的羽翼,让其成为一座孤城。

与之进行战斗的是来自雏月议会的霸空烈甲龙、翼族的黑翼空战军团,提西岚山脉的斩空烈雀,它们共同构建成分工明确的战线,侦查、狙击、围攻这些血翼红龙们,以抵抗其对下方城塞的轰炸。

当战争进行到冬季时,数个不好的消息传来。

首先是一只奇袭部队穿过叹息山脉,进入天启要塞后侧,开始大肆破坏后勤路线,焚烧粮仓,阻断补给线。

为了能给天启要塞及时供应上粮食和后勤补给,克兰西亚兵分两路,一路从海上运输,将急需物资运往前线,另一路则从军中抽调精锐,追杀这只进入克兰西亚内地的军团。

但苍红帝国似乎也察觉到天启要塞的困境,大量的船只从国内抽调,在帝王的命令下,沿着海岸线南下,前往天启要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 高h一女n男小说

塞之南的海域,阻击运输的船队。

双方在海上展开了激烈的交火,虽然克兰西亚这边的战舰有技术优势,但苍红帝国这边有精灵的参与,其翔空作战的灵活精灵,能轻松突破炮火的封锁,降落战舰,进行白刃战,如此一来技术优势就被大大抵消。

而相比之下,苍红帝国的船队就多而广,排布海面层层推进,将克兰西亚的舰队团团围住,开始绞杀。若不是最后雏月议会的舰队及时赶到支援,打开一条生路,克兰西亚的新舰队恐怕就得当场覆没。

即便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但不得不说,克兰西亚沉淀的时间还是太短,苍红帝国倚仗三倍于星光联合的人口,各种物资和人员都是碾压,宛如大人欺负小孩。

陆地上,苍红帝国的那只骑军几次逃逸后终于被追逐上。

旷野上,棣属于克兰西亚的国立骑士团与苍红帝国皇室直属的血枪骑士团相向对冲,纯白和鲜红的旗帜交织。双方皆是军中的精锐,有着高昂的作战意志,在初战中就杀的血流成河,惨烈无比。

而在最后双方接近精疲力竭时,那位带领血枪骑士团的首领突然发威,手持长枪杀入敌阵之中,斩却数十杆白金风旗,带领身后十几人瞬息穿透阵线。

在其鼓舞而带领下,这支军团再次变阵,不断绞杀对手,最后赢得了胜利。

如此情况下,天启要塞的补给开始出现艰难的情况,再加上冬季到来,柴火和食物更加需要,有如雪上加霜。

趁着这虚弱的时刻,苍红帝国的大军不停进攻,从白天到黄昏,从夜晚到天明,不曾断竭,如此一个月后,天启要塞上已遍布尸体和缺口,驻守的军队也疲乏到了极点。

见此情况,克兰西亚不得不开始考虑撤退的必要。

这两百多万大军乃是星光联合的核心和精锐,若是全部覆灭于此,恐怕离国家破亡也就不远了。

为此克兰西亚又和雏月议会联合进行了一次大型海战。

数千战舰齐聚海岸,冲击苍红的港口和营地,轰炸了不少补给前线的物资,而这也吸引了苍红帝国海军的仇恨。

双方开始在海面进行长达两周的拉扯和追逐,最后苍红帝国的舰队被诱引到湍流密集,洋流复杂的海域,而被克兰西亚和雏月议会歼灭大半。

至此以后,海上航路终于能勉强畅通,开始对天启要塞进行补给和转移。

第二年春季。

天启要塞因遭受连绵近半年轰炸,已经残破不堪,不适合再继续驻守,其中的军队开始陆续转移,而之前在境内捣乱的血枪骑士团也终于被钢铁烈阳骑士团击溃,虽然其首领和少数精锐没有抓捕到,但陆上的后勤补给线也再次被打通。

第三纪,1967年4月,克兰西亚撤出天启要塞,向后收缩防线,沿途构建城堡,加固城防。

同年6月,苍红帝国再次派出120万大军支援西征,其领军的人物正是当今皇帝的双胞胎兄弟爱德伦。他将和红龙公爵一同攻入克兰西亚腹地,征服这广袤的土地。

8月,克兰西亚与苍红帝国的300万大军且战且退,昔日鲁尔纳的国土大半沦落。

9月,帝国的大军继续西进,将曾经鲁尔纳国的领土全部收入囊中。

11月,帝国大军兵临尤贝雷,这昔日维尔加的首都。

12月,经过一个月的轰炸和攻城后,帝国占领尤贝雷,因为天气转寒,开始整顿修整,为来年进攻霍普兰尔做准备。

————

第三纪,1968年1月,霍普兰尔。

灰蒙蒙的天上飘着细雪,落地即化,润湿那冰冷的石板街道。

昔日繁华的城市内如今一片肃然,到处都是值岗和巡逻的克兰西亚士兵。他们穿着整齐的盔甲,手持火枪与长戟,在风雪中迈着整齐的步伐。

临近城门的空地上,如今搭满了帐篷,到处都是逃难而来的民众。

“姓名?”

“德布兰。”

“来自哪里?”

“琉璃省。”

“之前是做什么的,会什么技能吗,如果有的话,可以为你安排工作,这样生活条件会好点。”

“这个我懂,我父亲是木匠,小时候学过不少相关的东西,现在也能做些活。”

“很好,拿着这块牌子到右边那个台子那报道。”

城门旁一处桌台前排着长长的队伍,这些来自陷落区的难民将在此登记,然后经由当地的政府人员统一安排。

一位位满身风雪的人员等待着,随着队伍缓缓前进、登记,然后拿着铭牌去领取食物和寻找今晚睡觉的地点。

这时,一位裹着深色头巾的女孩走上前,看其外貌大概20多岁,身上穿着朴素的棉袄,头巾上也落满了湿冷的雪花。

“姓名?”

“勒蒂丝。”这位脸庞冻的通红女孩如此回答。

“来自哪里?”

“琉璃省。”

“之前是做什么的,会什么技能吗?”

“这个....我会炼金工艺,之前也在纺纱厂工作过。这有我之前的工作证。”说完一张皱巴巴的纸质证明摊开,上面印着勒蒂丝这几个模糊的字迹。

“炼金工艺吗,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这位工作人员抬头打量这位女孩。

“这个...我确实会,我能当场背诵不少公式和原理,画图,对,画设计图也没问题。”这位女孩有些紧张的说。

“好了,你说这些我也不懂。”他低头准备写上什么,但又无意中看到那满是工作伤痕的手心。

“你是位熟稔的纺纱工吧,但可惜这里没有纺织厂,或许你能去服装店做点工作,这样也能让你过的舒服点,不用和其他人挤在帐篷内度日。”

“我愿意,愿意。”勒蒂丝点头,感激的回答。

“好的,拿好你的铭牌,去右边报道吧,这两天稍微休息下,然后好好工作吧。”

“虽然有些辛苦,但比起那些死在战争和路上的人,你已经很幸运了。”

“嗯。”

拿着这略为冰凉的金属铭牌,勒蒂丝小心的将其捧在手心,向着旁边的台子走去。

“好孩子,辛苦了吧,来喝点热乎的粥。然后给我看看的铭牌和介绍证明。”一位老奶奶站在桌后招呼着勒蒂丝。

这里搭着一个略大敞开帐篷,内里正煮着热粥,一

早就想在车里要你 高h一女n男小说

些难民拿着铭牌在此领取食物。

勒蒂丝握着代表自己身份的金属铭牌,略为小心的展现给这位老人看,然后对方笑着点头。

“好了,不用害怕,都过去了,这里目前是安全的地方。起码这个冬天都能睡个好觉。”她用怜爱的眼神看着这位女孩,然后让她进帐篷暂且坐下,端上一碗温热的麦粥。

麦粥煮的糜烂,散发着微微的糊味,虽然普通,但在勒蒂丝闻起来,却如世间最为美味的食物。那是比她曾经在莫兹瓦的贵族宴会上所吃过的佳肴中更加诱人的存在。

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进入身体,带着淡淡的甜味,逐渐温暖冰凉的身体,沉积在胃部,一种静悄悄的幸福便缓缓升起。

世间似乎再无他物,唯有身前手心中,这碗半糊的麦粥。

它是生命之源,是温暖冬夜的幸福,是未来希望的开始。

第二天,勒蒂丝来到一处服装店铺前。

抬头仰望,招牌上绘制着一个彩色渐变的美人鱼轮廓。

‘夕色美人鱼’吗,她在心中低念,然后走入其中。

“你好,请问店主在吗?我是刚被介绍过来工作的。”

她走进这家貌似普通的店铺,其中的衣柜内悬挂着各色衣裳,这些衣服颜色多变,样式的话却比较偏古典保守,没有什么新意。或许这是销量不佳的原因吧。

“噢噢,有人来了吗,稍等。”

一会后,一位中年大婶从后屋走了出来,她穿着一身紫红渐变的毛皮大衣,看着很是特别。

接过勒蒂丝递来的纸条,她看了看。

“原来是这样。最近因为有不少人从东边逃难过来,之前城市的管理人员也知会过,会安置一些在居民家中。”

“你是之前在纺织厂工作过吧。”

“是的。”

“那也正好,帮我打打下手吧,最近天气冷了,我们要制作一批保暖的大衣,销量会很不错的。”

说着她引着勒蒂丝想后院的仓库走去。

“去年上半年的时候,我找拉弥亚商会采购了一批古菲亚草原皮毛,没想到今年就用上了。”

“可惜女儿不在家,店里就我和一个老嬷嬷在忙,这事进度一直不快。”

说着,她打开仓库的门扉,一叠叠堆的人高的皮毛捆绑着放在一起,散发出淡淡的味道,那似乎是干燥粉和皮毛轻微的霉味混合后的气味,让人鼻子有些发痒。

勒蒂丝小心的走进,扫视打量。

“有这么多吗?”

“哈哈,是的,因为这些年和北方的贸易线通畅,皮毛价格一下便宜了很多,当时我就趁机进了许多货。”

“现在的话,可就不好买了,毕竟许多要用来做军大衣,征作军用物资。”

“今天我先给你整理出个房间休息睡觉,明天再学着干活吧,当然工钱还是有的。”

“嗯。”

勒蒂丝点点头,然后跟随这位大婶向另一边走去,临头她又回望了下这堆满仓库的皮毛,脑海中却在想着另一件事。

这么多皮毛,如果用人力缝制,实在太慢了。

或许,我能尝试下制作一个帮助缝纫的炼金造物来,这样应该就能轻松不少吧。

怀着这样的念头,她缓缓躺在床上,柔软温暖的被窝让这饱经风霜的女孩快速进入安稳的睡眠中。

忐忑不安的心缓缓落下,焦虑不安的思绪也在此刻稍稍停歇。

喜欢才不是魔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