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撕我衣服揉我胸好爽 放荡受被各种play

  • A+
所属分类:花胶

确认公孙渐离真的进了啸月武馆,林虚只隐藏在附近静等,并没有追进去。

血衣门的武圣八成就在里面,他要是贸然的追上去的话,很可能被对方发现。

虽然这段时间他的武力又有提升,但是面对武圣仍然没有任何胜算。

猜测到里面可能有武圣之后,林虚忍不住为自己这段时间的举动,捏了一把汗。

万一那一次来探查的时候,被对方察觉,他可能已经身首异处了。

好的,从来到幽州之后,他就十分谨慎。调查的时候,绝对不用精神秘术和强硬手段。

若是他一开始贪功冒进,胆大妄为。

只是肯定已经被发现。

在武圣身边用这些手段,无异于找死。

白天的探查,也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让他晚上来的时候,不至于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这才没有引起注意。

呼!

“果然小心驶得万年船!”

林虚心中暗叫庆幸。

这个时候,他应该谢谢武当派的那位老道士,否则他绝不可能如此小心谨慎。

在武馆外面守了大概一个时辰,公孙渐离又从里面悄悄的摸了出来,并迅速离开。

林虚依旧躲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把身上气息收敛到了极致,进入假死状态。

直到一股莫名的心悸感从身上划过,他才稍稍的放下戒备之心,透露一点气息。

果然是武圣!

那种强大的压迫感,危险感,除了武圣,绝不可能有其他人。

这道精神波动的出现,也彻底印证了他的想法。

武圣就躲在啸月武馆。

“没有躲在深山老林里,反倒躲在闹市中的武馆!我知道!”

林虚念头闪动,很快就猜到了原因。

他是想通过武馆里庞大的血气,来掩盖自身疗伤时散发的波动。

还有那盒子里,散发出强大血气的宝物,也同样需要血气进行掩盖。

“武当派的情报能够探查到这里,也十分的不简单。”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林虚悄悄的离开,往医馆赶去。

武圣既然已经找到,按理说他的任务已经完成。

只要把位置报上去,他就算是和武当派两清了。

但是林虚这个时候却犹豫了。

“如果武当派的那个老道士,出尔反尔怎么办?”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他不可能拿自己的小命来赌对方的品性,更何况他和那个老道士也不熟。

“听公孙渐离的话,血衣门老祖应该没有那么快回复!只要不恢复,短时间他应该不会转移位置!既然这样,不如晚点把消息报上去!随便我也能趁白天的时候,到啸月武馆好好探查一下,确定具体的位置。”

时间拖得越久,他积累的点数就越多,实力也就越强。

对他来说,拖时间是有利的。

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着急了。

就算最后杀不了血衣门的武圣,也跟他没关系。

这个时候,他反倒有些后悔,把一开始的猜测和线索报上去。

有了那些猜测和线索,武当派的探子,说不定也能确定具体位置。不过想像他这么快找到,那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他的潜伏能力放在天底下,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过,他有这份自信。

那位武当派的老道士为什么没有杀他?不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嘛!

他在回去的路上,突然闻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烤鸡香味,转头看去,发现有一家烤鸡店,已经点起了灯火,开始准备早上卖的东西。

“王府颁布的

班长撕我衣服揉我胸好爽 放荡受被各种play

那些政策,效果还真是强大!再过上一段时间,说不定晚上会诞生通宵营业的店铺!”

林虚心头感叹。

这让他忍不住回忆起了前世,无论再晚,街上总能找到吃饭的地方。

林虚干脆在巷子里现出了身形,随后到街上买了一只刚刚出锅的烧鸡来吃。

“大清早就吃这么油腻的东西,这边人的口味,还真是有点受不了,不过——真香啊!”

反正以他的体质,也不用担心拉肚子,直接拿起来就吃。

或许真的是因为商业政策,起到了效果,往日里这个时间,街道上基本上没人,而现在却已经开始出现零零碎碎的人影。

其中多数都是小商小贩,已经开始找位置,准备支摊子。

“如果这个世界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未来说不定会诞生科技。”

林虚心中突

班长撕我衣服揉我胸好爽 放荡受被各种play

然想道。

不过转而他又摇了摇头。

前世宋朝的时候,商业同样极度繁荣,结果依然没有孵化出科技文明。

所以这里面应该有其他因素。

林虚觉得里面最大的原因,应该是关于人的改革。

也就是所谓的启蒙运动。

如果没有经过启蒙,这个世界就会陷入无限制的循环。不断的从繁荣走向衰落,再从衰落走向繁荣。

“等以后天下无敌了,倒是可以点亮一下科技树,现在的话,还是先吃我的烧**!”

林虚一边吃一边往医馆走去。

把吃剩下的半只烧鸡,用油纸包裹好之后踹进怀里,他摸了摸手上的油脂伞,闪身进了医馆。

他小心地进了自己的房间,却突然一下子愣住。

脸色变换!

他本身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房间里的东西摆放,他都记得很清楚。

此时他大眼一扫,发现有几样东西,出现过挪动的痕迹。

虽然对方非常小心地恢复了原位,但是又怎么可能逃得过他的观察。

“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来过我的房间,究竟是谁?”

他心中念头急转。

一个猜测的自然就是姜月凝。

因为整个院子里只有他们两人。

但是依照姜月凝的脾气,不可能再动过东西之后,再给他恢复原。没把东西给他弄个乱七八糟就不错了。

“那会是谁?难道有人悄悄的反向追踪?”

他眉头皱在一起,觉得也不太可能。

他的隐匿能力连武圣都很难发现,其他人就更别想了,而整个渔阳城,恐怕也只有血衣门那么一位武圣。

他小心地放开精神感知,立刻察觉到姜月凝的住处并不是只有她自己。

还有一个人。

姜北柠!

“难道是她?”

林虚越想越觉得可能。

“她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难道是我露出了什么马脚?现在该怎么办?是将两人击杀,还是直接跑路?”

林虚念头闪动,有点难做决定。

姜北柠血衣门的重要成员,一不小心不可能暴露踪迹,那这一个半月,他就白忙活了。

“试一试吧!实在不行,就只能下狠手了!”

下一刻,林虚再度消失在自己的房间之中。

……

啪嗒!啪嗒!

正在屋子里和姜月凝说话的姜北柠,突然停下,皱着眉头往外看了一眼。

“你在这里等我!我有事要去处理一下!”

说完,不等姜月凝答应,她就已经闪身出去。

喜欢我想先苟几年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