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面都是同学们的米青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不知不觉已经七百章了,前几天也收获了人生第一枚盟主,色胚头子寒风先生!也感谢兄弟萌一直以来支持,和群里催更的兄弟萌说一声么么哒,无以回报,我努力不犯懒。)

温孰坐镇畅荣,给闺女打基础,给畅荣造势,温孰的名字要比广告有用的多,闲下来没事儿的温暖开始作妖了,清早吃过早饭,韩谦出门去上班的时候温暖也跟了出来,美名说要送韩谦去上班。

结果到了公司这姑娘比韩谦走的还快,等韩谦走进综合部的时候发现温暖已经坐在他的位置开始鼓捣电脑了,苏亮偷偷的指了指温暖,韩谦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到苏亮身后看着电脑里的工作,轻声道。

“怎么商场的事情也落在综合部了?这不应该是策划部的事情么?”

话落,姚雪开口叹气道。

“别提了,以前咱们综合部被称为打杂的,现在咱们综合部真的称为打杂的了,策划部,销售部,运营部,市场部的事情都会送过来,我现在认为我是全能的了!”

韩谦皱起眉头,指着杨岚办公室的门,姚雪闭着眼无力道。

“我也想让你问问。”

话音落,刘九龙站起身拍了拍韩谦的肩膀,轻声道。

“别问你杨姐了,她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燕总是怎么想的,这会已经去找燕总问这个事情了。”

这时候温暖起身出门了,韩谦没理会,这么大的个人也丢不了。

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手,朗声道。

“最近工作量比较大,大家伙都很累,杨姐也不希望您们这么辛苦,但这是公司的决定,一会我会去找财务打架把前一阵许诺的奖金抢出来!”

众人没什么精气神儿,这话他们都听了二十多遍了,已经不对韩谦抱有任何希望了。

等了许久也不见杨岚回来,韩谦转身离开了综合部去找财务,财务经理透过玻璃门看着韩谦过来,连忙告诉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眼前推门而入,眯眼笑道。

“王经理!你看我来公司这么久了,都没怎么和你聊过天呢是吧。”

王树山强挤出笑脸,轻声道。

“谦儿,不是王哥不答应你,这没有燕总和高副总的条子,我也不敢批啊,这事儿你一个月前就和老哥说,老哥是顶着被燕总骂的风险去问了啊,结果就俩字,不行!”

韩谦呵呵笑道。

“我知道王哥你心里有委屈,这样,你给

肚子里面都是同学们的米青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我算算我的工资几个月没发了。”

“嗯··谦儿,你的工资不归我们···别砸!我给你算。”

看着韩谦拿起了他最心爱的茶杯,王树山不得已的硬着头皮算,现在谁不知道韩谦和燕总属于一家人,又是钱董的侄子,这公司就算说是他家的,也没人反对。

算了三个月的工资,王树山抬起头。

“谦儿,一共两千一百三十五,我刚才问了人事部,那边的宋经理回家养胎了,你一共上班十七天,就两天没迟到没早退啊。”

韩谦挠了挠头,小声问道。

“这么少么?我记得我很勤快的啊,这样,反正宋菁也不在公司,你给我一百一十七天,四个月的,我一个月工资应该四千多吧,给我一万就行,零头不要了,钱在抽屉里吧?我自己拿。”

王树山肯定不能同意,过了大约十分钟,韩谦擦着汗穿着粗气离开了财务部,留下头发凌乱,扣子都被扯掉的王树山,老王不敢耽搁,拿出电话打给总经理,哀声道。

“燕总,我不干了,我没这么委屈过!韩少刚才来在我这儿非要算四个月的工资,我不给,他给我揍了,我不干了,我辞职,燕总!”

燕青青无力的捂住脑袋,闭着眼沉声道。

“你安心上班,一会我让他给你道歉去。”

话音落,挂断电话抬起头看着温暖和蔡青湖,燕青青再次无力的叹了口气。

“韩谦去财务那儿抢了一万块钱走了,我的妈呀,你们俩说说,怎么办?他缺钱?”

蔡青湖坐在沙发上,温暖拿着指甲油在给她做美甲,起初蔡青湖是拒绝的,但温暖抓过她的手指就把指甲做好的美甲给啃掉了,看着温暖笨手笨脚的样子,蔡青湖皱眉道。

“缺钱?中秋节时候我给他拿了一万呀,最近他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啊?”

温暖把蔡青湖的手放进光疗机,轻声道。

“综合部的成员吵吵工作了太重,他估计是拿钱给他们发奖金去了,免得员工闹出消极情绪,燕青青你也是,没事压榨综合部干嘛?”

燕青青皱眉道。

“我的公司不用你管,你别把清湖的指甲毁了就行,哎!杨佳!杨佳!”

小杨佳推开门露出半个身子,燕青青皱眉看着杨佳怒道。

“我看见你就生气,你瞅瞅你谦儿哥的秘书叶芝,人家拿也算个秘书,你这一天,算了!我懒得说你,把这一万块钱送去财务部给王经理。”

小杨佳小跑着走上前,接过钱转身就跑,出门的时候兜里的零食掉在了地上,刚要捡起来就听到了燕总咬牙的生意,小杨佳拔腿就跑。

自从看了叶芝给韩谦做秘书,燕青青怎么想怎么闹心,自己就碰不到这样的聪明人呢?

其实她很喜欢小杨佳,但还是嫉妒韩谦。

燕青青叹了口气趴在桌上无力道。

“这个散财童子可怎么办啊?你说他要是给自己花了也行,怎么光想着送人啊!”

温暖看着蔡青湖的手指,随后缓缓抬起头看着蔡青湖,发现脸色,下一秒温暖起身就跑,蔡青湖翻过沙发抓住温暖的后领拖回沙发,按在沙发上对着屁股就是两巴掌,怒道。

“我这双手花了一千多做的美甲,你给我毁了不说,现在这是啥?知道我做美甲了,不知道以为我用手指去摸油漆了!”

温暖放弃反抗,趴在沙发上淡淡道。

“韩谦给自己花钱?别想了,我们俩生活三年,他花钱最多的一个月是花了十五块钱,还是给他养的花买个花盆,买了点鱼食,现在你们也看不到他给自己花钱吧?忘记说了,昨天给叶芝买辆车,花了一百五十万。”

燕青青皱眉起身,随后又趴在桌子上无力道。

“买车也是正常的,现在叶芝兼职司机,秘书,小宝马性能差而且不好看,韩谦这送钱的毛病咋办?”

蔡青湖抓着温暖的手按在桌子上给她做美甲,淡淡道。

“送钱?毛病?他要没这毛病你能坐在这儿耀武扬威的?别想着自己吃了蛋糕别人看都不行,我感觉我相公很好,心地善良,你要接受不了就早点退出,我和温暖ONE掰O

肚子里面都是同学们的米青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NE。”

温暖眯眼笑道。

“我不和你掰~”

蔡青湖的美甲技术也不咋地,但是蔡娘子画画的天赋不错,不一会就在温暖的手指上画了一坨便便,温暖错愕的看着蔡青湖,歪头道。

“你是不是有病?”

蔡娘子眯眼笑道。

“对呀!我对我相公思念成疾,啊!不行了,我不能和你们俩玩了,我要去找我相公。”

话落就走,温暖伸出手抓住蔡青湖的头发怒道。

“走?我给你做美甲!你哪儿也去不了!”

“温暖你别祸害我,你给燕青青做!”

“她为了不让我祸害把直接都剪的很短!”

“我带你去找季静。”

“季大妈太温柔了,不想欺负,就你最嘚瑟,你给我坐下!”

论力气,有过训练经历的蔡青湖竟然没能比的过温暖,温暖吃的那么多也不是白吃的。

燕青青看着胡闹的两个人,低着头在桌上画着圈圈,小声道。

“你们说我和韩谦的婚礼是中式的好,还是西式的好呢?”

温暖转头道。

“冥婚吧,燕青青你自杀吧。”

综合部中,韩谦拿着一万块钱给了杨岚,告诉她是燕总给的,至于给多少奖金看着发,钱婉和苏亮没有,燕总会额外给他们俩准备,杨岚皱眉问道。

“我刚才问过燕总了,燕总说没有的。”

“她逗你玩呢,大家伙都有,你也有,杨姐你最近看到王树山的时候离他远点啊,这老头儿碰瓷。”

话音落,韩谦离开办公室,凑近苏亮嘿嘿一笑。

“亮儿啊。”

“你别贱兮兮的,我很忙!不接任何私活。”

“咱俩去野斋阁射箭呗。”

话出,姚雪和钱婉都看向了韩谦,钱婉已经起身走向两人了,苏亮眯眼笑道。

“不行!燕总交代过,不能陪你玩任何有危险的项目,谦儿,如果你没事儿的话帮我把这个表格做了。”

韩谦刚想答应,吴思琯的电话打了过来。

“韩谦,你很忙么?我有几个朋友想介绍给你认识,嗯··也是准备在剧中扮演你本人的角色。”

韩谦皱眉回道。

“谁啊!这么大的腕?”

“魏玖!我的前辈,也是当下最有实力的演技派。”

魏玖!

这个人韩谦认识!

可以说是当下最红火的男演员了,吴思琯比起他要缺了两个词汇。

敬业,吸金!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