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 A+
所属分类:花胶

既然是正事儿,那还真得见一面,韩谦拿出手机打电话给蔡娘子,问她有没有时间一起去一趟吴青丝那边,结果这娘们告诉韩谦她就在十四楼和温暖吵架呢。

蔡青湖在荣耀?

韩谦上楼推开办公室的门,果然如蔡青湖所说,她真的在和温暖吵架,两个姑娘气鼓鼓的看着对方,韩谦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发现她们俩的手像个刚刮完乳胶漆似的。

花红柳绿的。

韩谦指着两个姑娘看向燕青青。

“她俩咋了?”

燕青青趴在桌子上无力道。

“做美甲做急眼了,韩谦啊!你要是没事儿的去财务部给王经理道个歉,四五十岁的人了,你说揍就给揍了?”

“瞎说!我没事揍他个老头儿干嘛?这老头儿碰瓷儿,你别信。”

看着韩谦躲闪的眼神,燕青青无力再道。

“说吧,你找清湖要干嘛去。”

“吴··”

韩谦刚说出一个字,蔡青湖皱眉开口道。

“燕狐狸,我和我相公去哪儿还用向你汇报?你好像那老太太上厕所,尿的近,管着宽,相公咱俩干啥去?”

韩谦挠了挠头,至于燕青青已经从办公桌拿出棒球棍朝着蔡青湖而去了,韩谦忙着上前拉出燕青青的手,皱眉道。

“吴青丝说要介绍个明星给我认识一下,我想着和清湖一起过去,我自己太尴尬了。”

话音落蔡青湖站起身,刚想走上前,看着燕青青手里的棒球棍,她有点怂,告诉韩谦她在楼下等他,并且点名车里只能坐一个人,话音落微暖站起身,伸出手搂住蔡青湖的柳腰,淡淡道。

“咱们俩先去把手清理干净,韩谦自己会开车!”

“温暖,你不能这么不讲理,韩谦没让你去。”

“我去哪他管得了?你走不走?你不走我扒你衣服。”

话落,蔡青湖看了一眼韩谦,低着头小声道。

“你扒呀!”

韩谦连忙举起手。

“我先走了!”

可不敢在这里看她们三个吵架,她们三个也是

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吵的最凶的,下楼前往吴青丝所说的酒店,到了楼下打电话让吴青丝下来接他,跟着吴青丝走进电梯,韩谦轻声询问这个魏玖是个什么样的人。

吴青丝耸了耸肩无奈道。

“我和他也不熟悉,这次的剧本出来之后是我经济人联系的他,起初他不答应,说是过不了审,后得知有衙门口儿的支持才同意的,据说!据说是一个和你一样倔强的人。”

“他抗揍么?”

吴青丝转身看着韩谦,伸出双手捏住他的脸蛋,无奈道。

“我的谦哥哥哦~你的脑子里能不能想的别的啊?哪有这见面就问人家抗不抗揍的?”

“不是啊,拍戏肯定得有打戏啊!难道还用替身?”

“见面说!行不行?”

“不行!”

韩谦开始耍无赖,吴青丝抱着韩谦的胳膊拉着这个家伙出了电梯,感受吴青丝胸口的柔软,韩谦嘿嘿笑道。

“小萝卜丝你挺有料啊!”

吴青丝抬起头眯眼笑道。

“谈完了之后咱们俩去练练!”

拉着韩谦走进房间,房间里的人不少,大约有七八个,有男有女,众人看着吴青丝抱着的一个男人的手臂,微微有些惊讶,吴青丝却是没注意这些细节,对着众人给介绍。

“他就是韩谦,网上我那个绯闻男友,实际是我闺蜜的男朋友,他也是中秋晚会的受害人之一。”

话音落向韩谦介绍屋子里的人,有编剧,有武术指导,最后指着坐在床边的男人开口道。

“这位是魏玖。”

韩谦笑着伸出手。

“久仰大名。”

魏玖站起身与韩谦的右手相握,笑道。

“久仰大名。”

吴青丝低着头偷偷撇嘴,两个虚伪的家伙,估计在一分钟之前还都不认识对方呢,魏玖不认识韩谦很正常,毕竟韩谦不是公众人物,可韩谦不知道这家伙长什么样子就很奇怪了。

众人聚在一起讨论着剧本,询问韩谦这里面有没有遗漏的地方,韩谦看了一眼剧本,对编剧笑着说了一下时间问题。

“晚会开场时间是在七点多一点,如果魏兄试演我的角色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酒店,而且··在案发之前,我和冯伦有过一次相遇···”

编剧当即皱起眉头看向吴青丝,沉声道。

“你没和我说!”

吴青丝转头怒视韩谦。

“你没说过你之前见过冯伦!”

韩谦举起手投降。

“好好好,是我没说,应该在案发的前一个月,我曾在地下商场的入口和冯伦有过一面之缘···”

韩谦把当天的事情说了一遍,编剧叹了口气,告诉开机还要晚一点,剧本需要改一下,吴青丝叹了口气,只能答应,既然剧本要改大家伙只能下次在商量具体事宜了。

编剧离开房间,韩谦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魏玖,笑道。

“真不准备用替身?”

魏玖笑着摇了摇头。

“又不是那玄幻剧情,没必要的。”

“我可以带你去见见那晚把我打个半死的家伙,你们俩可以尝试一下交交手,如果可以,我可以让他和我一起给你们这部剧提建议,毕竟我们都是当事人。”

魏玖站起身笑道。

“我没意见,到了滨海,韩少是说的算。”

坐在他身边的漂亮姑娘拉住了魏玖的手,魏玖对其笑着摇了摇头,四人一起下楼,到了楼下看到了蔡青湖的R8,也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吃着棒棒糖的蔡青湖。

蔡娘子看到韩谦后忙着推门下车,一路小跑到韩谦身前,伸出手搂着韩谦的脖子,娇声道。

“相~公!”

韩谦身子后仰搂着蔡青湖的腰,轻声道。

“别摔了,你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干嘛呀?别乱动了。”

蔡青湖翘起一条腿转头看着鞋跟,搂着韩谦的脖子娇声道。

“温暖说她比我高~明明差了一厘米她耍赖。”

看着穿着紧身牛仔裤高跟鞋的蔡娘子,韩谦好奇道。

“你比温暖要高一点么?我看你们俩差不多呀?”

蔡娘子的眼睛里只有韩谦一个人,至于魏玖和他身边的美女全然当做没看见,这时候吴青丝忍不住开口道。

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嗯··这位是咱们剧组的第一投资人,蔡女士,清湖!这位是这部剧的男主角,饰演韩谦的角色。”

蔡青湖哦了一声,这时候温暖也走下了车,站在车边冷眼看着韩谦,皱眉道。

“你们俩要抱到什么时候?韩谦你等回家我怎么收拾你。”

话出,魏玖愣住了,转过头目光呆滞的看着韩谦,韩谦微微有些尴尬,这时候吴青丝掩嘴笑道。

“这位是畅荣集团的董事长温董,也是咱们这部剧的投资人。”

魏玖对着温暖笑道。

“温董您好。”

却不料温暖理都没理魏玖,走上前抓住蔡青湖的头发把她拖回了车。

场面极度尴尬。

韩谦只能转移话题,前往监狱去见蛤蟆。

有蔡青湖在,想要见到蛤蟆很简单,并且还有韩谦的申请,抓起来的几个人多少都和他有关系,他现在想见蛤蟆,上面的人都会给他行方便,而且这里的典狱长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

与蛤蟆在院子里见了面,蛤蟆对着韩谦笑着打了声招呼,韩谦丢给他一包烟,随后对着一旁的狱警挥了挥手。

“手铐脚镣都打开吧,没必要这样。”

狱警把要是丢给了韩谦,韩谦走上前打开蛤蟆的手铐,凑近耳边低声道。

“我告诉你妈你过个十年八年的就能出狱了,她现在身体很好,每天去寺庙里给你烧香赎罪,你闺女的眼睛很大,像你老婆。不像你,我希望不像你,不然这孩子以后嫁不出去了,我去看过几次,见我很亲切。”

蛤蟆张开手臂拥抱韩谦,红着眼睛轻声道。

“谢了。”

这时候蔡青湖走上前淡漠道。

“上面对你的案子有了纠纷,你是在绰号大牛这个人对无辜人进行侵害时心生恻隐之心,另外没查到你有伤害除韩谦意外其他人的记录,我家相公选择对你不追究,等冯伦落网后你们会被判刑,我个人估计应该在二十年以下,十五年以上。”

“谢谢蔡检察长。”

“不用谢我。”

蔡青湖转身回到了温暖和吴青丝的身边,询问当日案发的时候这个蛤蟆都做过什么,两女纷纷摇头,至于温暖则是指着蛤蟆疑惑道。

“他也是那晚的歹徒?没印象啊?”

吴青丝小声道。

“被韩谦从二楼扔下来那个,也是把韩谦打成重伤的。”

温暖歪着头想了很久,这件事儿她听说过,但脑子里一点画面都没有。

韩谦和蛤蟆说了一下此行的目的,到时候会找一个和他差不多的角色来饰演,但不会暴露他的名字,魏玖走上前伸出手。

“张先生您好,我叫魏玖,是这次扮演韩谦角色的演员。”

蛤蟆看了一眼魏玖,转头看向韩谦,轻声道。

“那三个哪个是你媳妇?”

魏玖再一次被无视,韩谦挥手给了蛤蟆一巴掌,笑骂道。

“哪壶不开提哪壶?”

魏玖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滨海市的人一个个骄傲的都像是一条孔雀一样。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