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 A+
所属分类:花胶

林丰也收起脸上的笑容,直接道:“陛下,我来晋国这里,除了接回琉璃,还身负秦国任务,代表秦国和晋国谈判,商谈两国划分夏国疆土之事。”

司马冲眼眸也是眯起,问道:“秦国覆灭了夏国,打算怎么瓜分夏国呢?”

林丰道:“晋国自南方进入夏国豫州边境,正在攻打豫州。因为整个豫州疆域,和晋国接壤。除此外,南方整个夏国扬州疆域,也和晋国接壤。所以豫州、扬州之地,尽数划给晋国。秦国方面,占兖州一地即可,陛下以为如何?”

这一次瓜分夏国,按照林丰和李重府等人商议的,秦国要收敛锋芒,占据的主要是河洛地区,以及兖州地区。

目标,仅仅止于此。

其余夏国的地区,交给晋国和齐国,任由两国吃饱。秦国的目标,是先把占据的地方彻底掌握,同时让晋国、齐国认为秦国没有侵略性。

这是最大一个缘由。

再者,夏国各地的疆域,实际上只剩下兖州稍微富庶一些。其余各州各地,早就破败,真要是秦国全部接纳过来,根本无法赈灾。与其如此,不如让给晋国和齐国,给两国好处。

司马冲听到林丰的话,保养得极好的脸上也露出震惊神色。

秦国兵锋,天下皆知。

谁都知道秦军厉害,能征善战。

夏国不敌秦国。

同样的,真要单打独斗,尤其陆地上的厮杀,晋国和秦国交锋,晋国一样会被碾压。

司马冲的内心,却觉得不真实,试探道:“林丰,秦国当真让出豫州,以及扬州靠近长江北岸的部分地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区吗?要知道,这可是广袤的疆域。”

“当然!”

林丰点头道:“不过我们秦国,也有一定的条件。”

呼!

司马冲稍稍松了口气。

有条件正常。

如果没有任何的条件,才让人不放心,他不认为秦国是什么良善之辈。

司马冲身子微微前倾,问道:“什么条件呢?”

林丰说道:“秦国这几年,一直遭遇连续的战事,消耗很大。众所周知,秦国贫穷。尤其夏国的疆土,百姓更是艰难,到处都需要赈灾,到处都需要赈济百姓。”

“如今秦国夺取了安邑,正在攻打兖州之地,当下更需要赈济百姓,稳定民心。秦国没有足够的粮食,请晋国抽调一批粮食,卖给秦国。粮食的数量,至少千万斤以上。”

林丰道:“粮食的价格,以晋国的市场价为准。”

司马冲微微颔首。

这才合理。

秦国本就很穷,即便林丰在秦国做出一系列的改革,可秦国依旧贫穷。

打仗不仅靠前线的军队厮杀,也打后方的后勤补给。

没有后勤,一切都是问题。

司马冲仔细想了想,问道:“林丰,我晋国粮食丰足,自然有充足的粮食卖给秦国。朕直接打开一座粮仓,开就可以卖粮食给秦国。可是,秦国有这么多钱吗?”

林丰自信道:“这一点,不劳陛下费心,秦国钱财充足,有足够的钱购买。甚至,多有多剩的钱都有。”

“当真?”

司马冲笑道:“你这么一说,朕很是怀疑啊。”

林丰说道:“不瞒陛下,事情其实不是什么秘密。秦国进入夏国帝都安邑,直接抄家,灭了一部分大家族。所以如今钱财很多,只是缺少粮食罢了。”

嘶!

司马冲听得倒吸了口凉气。

抄家灭族!

大范围抄没夏国的大家族,容易引发地方上的大震荡。

晋国是无数的世家大族组成,官场上到处都是世家大族的人员。世家大族,掌握了大批大批的资源,掌握了无数的人脉和关系,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力。

恰是如此,司马冲深知大家族的影响力。如果你在晋国,要随意抄没大家族,就等于是火上浇油,会引发大震荡。

司马冲深吸一口气,稳住心神。

他可不管秦国在安邑如何抄家灭族。

秦国不顾一切的抄没大家族,抄没原本夏国的勋贵,导致大家族对秦国抵制,是有利于晋国的。

司马冲笑道:“既然秦国有钱,朕同意开仓卖粮食给秦国。不过朕能抽调的粮食,约莫两千万斤左右。”

“足够了,多谢陛下。”

林丰笑道:“陛下仁义,不愧是我秦国的盟友。晋国和秦国划分疆域抵定,同时秦国和齐国也会划分疆域。到时候定下局面,便是天下三分。我们三国,当永久盟好下去才是。”

“朕拭目以待。”

司马冲的眼中掠过一道精光。

如今的晋国,要进一步扩张,显然还不具备条件,先夺取豫州和扬州部分再说。

下一步,再做考虑。

司马冲道:“林丰,你在秦国,就是一个镇国侯,对吧?”

“是!”

林丰点了点头。

他身上的爵位,镇国侯便是最大的,暂时没有更多的封赏。不过林丰虽说没有得到封赏,实际上林丰在秦国的地位,那是极为特殊。

秦国发生的任何大事,都有林丰参与。

诸多政策,是林丰制定。

他不是朝中显赫重臣,却是丝毫不弱于一部尚书的。

司马冲身子前倾,缓缓道:“林丰,只要你来晋国做官,朕给你一个国公的爵位。另外我晋国的驸马,一向不干涉政务,在朝堂上很少有话语权。”

“你才华出众,所以朕许你入仕为官,在朝中任职。”

“你没有多少做官的经验,可以先去吏部,担任一个吏部的员外郎,慢慢熟悉吏部,再不断升迁。以你的天资,估摸着几年内,就可以成为一部尚书。”

司马冲蛊惑道:“你意下如何?”

司马育忙不迭的点头附和,笑道:“林丰,我晋国承平多年,国公爵位的封赏已经很少很少。开国时,有不少的国公。可是如今健在的国公,一个巴掌都数得过来。也就朝中大臣病逝,可能追赠国公。父皇如此倚重,是你的机会。”

林丰心中想笑。

他在秦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为什么要在晋国受气呢?

更何况,晋国看似是强盛,实际上晋国是大家族秉政。大家族的人,遍布各地各州,皇权虽说有一定的影响力,实际上已经被限制在朝廷中。

真要是皇帝和大家族起了冲突,皇帝的命令,难以贯彻下去。

这是晋国的格局。

林丰不愿意留在

往下边塞玉器骑马 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金陵城。

林丰微笑道:“陛下好意,在下心领,请陛下见谅。我如今在秦国,就是一个商人,顺便参谋一点军政。我不愁吃穿,其他也没有什么想法。”

司马冲眉头微皱。

他给出了优待。

没想到,林丰竟如此的固执,竟是不乐意留在晋国。

司马冲心头又有些不喜,朕给了你更好的待遇,你还是不留下。

这是给脸你都不要啊,只是一想到徐琉璃,司马冲的怒气也就凭空消散,女儿向着林丰,他也无奈。

只能是认了。

司马冲大袖一拂,说道:“罢了,随你吧。你如果想通了,随时来找朕。”

“谢陛下。”

林丰再度揖了一礼。

大事情定下,林丰请司马冲拟定国书用印,秦晋两国关于夏国边境安排直接敲定。

抵近中午,皇帝专门设宴,款待林丰、徐琉璃,又有太子、皇后出席。

一场宴席结束,林丰和徐琉璃才离去。

喜欢史上最狂姑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