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 A+
所属分类:花胶

江日胜看了王海亭一眼,没有理会他,转而对贺仁春说:

“你出来一下。”

刚才他进来时,在后院的柱子上,看到了一个三角形的一个角,插在一个正方形里。这是一个紧急撤离暗号。

目前在石泰岩饭店,只有贺仁春会画这样的暗号。

刘子云住进了石泰岩饭店,贺仁春自然很紧张,如果刘子云真是自己的同志,他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护刘子云的安全。

刘子云走出来后,低声说道:“江部长,刘子云住在后院107房间,左右都安排了我们的人。”

他觉得很悲哀,明明自己的同志处于危险之中,不仅不能营救,还要帮敌人监视他。

江日胜掏出烟,随口问:“王海亭表现得怎么样?”

贺仁春连忙给江日胜点火,他双手护着火苗,轻声说道:“刚开始有些不服气,还说要给寺田班长打电话。我让他蹲到墙角,只要站起来就是一脚,他很快就老实了。”

江日胜突然问:“问你件事,你以前在二地委时,认识张守白吗?”

贺仁春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张守白?没印象。”

江日胜问:“真没印象?”

贺仁春也是潜伏者,他的神情很有可能是假的。这种事上,江日胜不能凭感觉判断。

贺仁春坚定地说:“确实没印象,我从来不认识什么张守白。部长,这个张守白是什么人?”

他在江日胜面前表现得很反动,对江日胜也很“忠诚”。别看江日胜能力一般,但驭下之道非常高明。江日胜的手下,如果胆敢跟他作对,绝没有好下场。

只要对江日胜忠诚,哪怕你干错了什么事,他也会帮你扛。江日胜的护短,在泉城都是有名的。

贺仁春希望能赢得江日胜的信任,有朝一日他被人怀疑,江日胜能坚定地站在他这边,帮他扛一下。有的时候,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命运。

江日胜淡淡地说:“张守白是中共冀鲁豫辖区党委的政治交通员,刘子云很有可能是他的化名。”

贺仁春低声惊呼道:“啊。”

幸好他不认识张守白,否则就麻烦了。但他突然又很懊恼,如果自己认识张守白,刚才就能确定,这个“刘子云”是不是真的政治交通员了。

江日胜问:“你觉得,刘子云是真的共产党吗?”

贺仁春随口说道:“王海亭的情报这么准确,应该假不了。”

江日胜说道:“你觉得共产党会派一个手指少了一截的人来当政治交通员吗?普通交通员都非一般人所能,政治交通员更加特殊。你一定要睁大眼睛,多动脑子,不要被表象迷惑。”

贺仁春问:“部长的意思,刘子云是假的?”

江日胜叮嘱道:“目前来看,假的可能性很高。晚上抓捕,到时就知道了。在此之前,不得轻举妄动。”

他希望在行动前,能得到上级更多的信息。哪怕告诉他张守白双手无伤也好,只要证明刘子云是假的,他就好办了。当然,如果能证实刘子云就是张守白,他和贺仁春也好行动。

像现在这样,他既不能暴露身份,也不能采取行动,才是最麻烦的。

贺仁春跟着江日胜回房间,刚准备进去时,他的目光朝后院的方向瞥了一眼。蓦然,他整个人愣住了,柱子上的暗号竟然不见了。

这让贺仁春大吃一惊,看得懂暗号的只能是自己的同志,难道刘子云真是张守白?

江日胜马上明白了贺仁春的想法,故意问:“刘子云进房间后,有没有出来过?”

贺仁春摇了摇头:“没有。”

江日胜的话提醒了他,自己的暗号是刘子云进房间后画的,而刘子云一直没出来过,不可能擦掉暗号。也就是说,擦掉暗号的另有其人。或许,石泰岩饭店还有自己的同志。

王海亭看到江日胜再次进来后,一脸哀求地说:“江部长,我能不能坐到火炉旁?就一会。”

他现在的命运掌握在江日胜手里,虽然他是寺田清藏的代表,可江日胜根本不鸟他。别说待他如上宾,连正常待遇都没有,江日胜的手下简直把他当成共党嫌犯。

江日胜朝他招了招手,微笑着说道:“过来吧,抽颗烟。”

王海亭立马屁颠屁颠跑了过来,双手接过烟,也没向江日胜要火,直接叼着烟就凑到火炉旁,顾不上烫脸,在炭火上点燃了烟。

江日胜淡淡地说:“烟也抽了,火也烤了,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了?”

王海亭苦着脸说:“江部长,该说的我都说了。”

江日胜冷冷地说:“那就说点不该说的。我这个人不喜欢废话,这已经是第二次跟你提起了,千万不要让我问第三遍。”

王海亭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我只知道刘子云的真名叫张守白,其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江日胜又问:“张守

啊...学长你干嘛上着课呢小说 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白的手指是怎么断的?”

王海亭摇了摇头,回答得很坚决:“不知道。”

江日胜突然问:“我决定晚上抓捕张守白,到时候你要不要参与?”

王海亭惊喜地说:“我能参与吗?”

只要能参与,不管能不能抓到人,最后也能算一份功劳。江日胜这次下了大力气,张守白就算长了翅膀,也飞不出石泰岩饭店,让他参与,等于白白送功劳给他。

江日胜说道:“你提供了这么重要的情报,不让你参与怎么说得过去呢?我们在石泰岩饭店不好抓人,必须跟张守白制造矛盾,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他其实真想踢王海亭一脚,这么重要的情报不早点告诉自己。

江日胜原本觉得,刘子云有七成以上不是张守白。可王海亭说出他的真名,他的把握就只有三成了。

王海亭笑道:“这没问题,寻衅滋事我最拿手。江部长,皇帝不差饿兵,能不能给口酒喝?”

江日胜笑了笑:“没问题,这里的铁扒鸡也不错,再给你弄块牛排,吃饱才有力气干活嘛。我等会要当面向武山君报告,等我回来就动手。”

喜欢对垒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