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内被强高H_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

  • A+
所属分类:花胶

收回心神,将手机还给王大爷。

他接过手机之后,说道:“这城隍庙拆了也好,最近几年,这城隍老爷也不怎么显灵,没什么香火,导致那边有些阴森。

因为有城隍庙在,开发也要绕开些,导致地皮荒废,拆了也好,以后渐渐开发建设。”

王大爷站在他的角度,说得自然有道理。

但我知道这是人为,有人抢城隍的地盘。

但我没给王大爷说,只是附和道:“想必也是一件好事。”

“可不是吗。”王大爷说道:“对了,小川,你是行内人,这城隍或者其它神祗有时候怎么就不灵了呢?”

这个该怎么解释呢?

想了想,我道:“不灵,肯定是有原因的,要么是神祗本身出了什么问题,要么是什么地方犯冲,冲了城隍爷,便不灵了,但具体是什么情况便不得而知。”

王大爷点头。

随后,和王大爷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少许。

有电话打来。

乍一看,是王永富。

这家伙,终于打电话来了吗。

接通电话之后,我没好气地道:“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嘿嘿~~~”

王永富嘿嘿尬笑,问道:“小川兄弟,你的法器你拿回来了?”

“嗯。”

我依然没好气地道:“是不是我不告诉你我的东西已经拿回来,你一辈子不打算见我了?”

“小川兄弟你说的什么呢。”

王永富居然还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说道:“我是拿我的东西和别人交换,但我不存在说是一辈子不见你,毕竟,东西你已经拿回来了不是吗,而且我也是因为有事,天天跑,没时间。

现在,我的事已经办得差不多,很快你就能见到我了。”

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说假。

我数落道:“就你这种人,能有什么事,莫不是又去搞什么偷鸡摸狗的下流勾当。”

“小川兄弟,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是那种人吗?”他不高兴。

我道:“你就是那种人。”

“嘿嘿!”

他尬笑之后,说道:“算

公交车内被强高H_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

了,不和你争论,管你怎么看我,我行得正,坐得直,不怕别人说,更不怕你说,总之,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对我刮目相看。”

这王永富,必定没什么好事,我会对他刮目相看,那倒是稀奇了。

想了想,我问:“你这些天跑哪里去了?还是就在扬州,没来找我而已?”

“告诉你也无妨。”

王永富说道:“之前 ,我在盘山上做事,遇到一位世外高人,和他一见如故,相谈甚欢,随之,我便跟他游遍祖国大好河山,欣赏天下奇景,征服名山大川,体验别有一番的生活。”

什么七七八八的,我没好气地道:“说人话。”

“咳咳!”

王永富说道:“我和一名老风水先生撵龙脉。”

??

我险些认为自己听错了。

和一位老风水先生撵龙脉,撵龙脉这种事可是要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是一件苦差,我不相信王永富会去干这种费力没好处的事。

心中疑惑,我问:“你确定没有在瞎说?”

“切~”

王永富没好气地道:“我为什么要瞎说?”

这……

我倒是被他问住了。

想了一下,我说道:“为什么,自然是乱说一通,忽悠我啊。”

“我在你眼中就这么不堪吗?”

王永富愤愤不平。

“得了得了!”

我道:“暂且就相信你是和风水老先生去撵龙脉,那你倒是说说,你们撵到龙脉没有,那位风水老先生又给你什么好处,你愿意跟着他到处跑。”

王永富说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我深深地鄙视道:“就你,别给我说你是在做好人。”

“去你的。”

王永富说道:“这一点你清楚就好,我会做好人,自然是有好处我才和他干的,你以为我傻啊,你把我当好人吗?我才没那种高尚的品德和情操。”

“我……”

险些喷了口老血。

脑子不转一点,还明白不过来王永富说这话。

也对,他这家伙,无利不起早,肯定不会白干。

随之,我问:“看样子,你们撵到龙脉了?”

“那是当然。”

他神气地道:“而且这可不是一般葬人的风水龙脉,而是能影响国家气运的皇气龙脉,怎么样,听到都够牛气吧。”

这倒让我无比的惊讶,能影响国家气运的皇气龙脉,这确实大至少能再大。

然而,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撵皇气龙脉?

目的是什么?

不会说吃饱了没事干吧。

要说是撵葬人的龙脉,那还说得过去,毕竟寻得真龙之穴,自己以后可以葬其中,再或者,卖给宝贵之人,几千万甚

公交车内被强高H_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

至上亿的价钱都有人愿意出。

但是这皇气龙脉就不一样了,倒也不是说不能葬人,而是没有帝王之命,葬下去得反而坐不住,是要家破人亡的。

突然。

我想到一个问题,既然不能葬人,那是不是想破坏这皇气龙脉呢?

当今世界,国与国之间存在着太多无形的战争和比拼,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涉及的领域也很广。

这样的情况下,有要想破坏祖国的皇气龙脉,这种可能也是有的。

不然,我想不明白王永富口中这位老风水先生撵皇气龙脉要干嘛。

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随之,我起了心眼,套一套王永富:“别吹牛了,真撵了皇气龙脉,那你倒是说说这条皇气龙脉起于哪里,止于哪里,又途经什么地方?”

“呵呵。”

王永富笑了,说道:“天下龙脉,始于万山之祖昆仑,皇气龙脉,自然也是。

至于止于哪里,你肯定猜不到。”

“我又没撵过,我哪里知道?”我没好气地质问。

王永富说道:“我就告诉你吧,止于三江口,而且我们扬州还是比较重要的一截,乃皇气龙脉之气穴所在。”

“而且,据我这些天和老先生的跑下来的结果,这条皇气龙脉的气穴最精确的位置,就是我们扬州城隍庙所在的位置。”

这!!

我当场就被惊到。

皇气龙脉的气穴竟然在扬州城隍庙所在的位置,要知道,城隍庙早上刚刚拆除,这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所为?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