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办公室,揉弄小雪,好爽

  • A+
所属分类:花胶

我也没再继续说什么了,拿上车钥匙后便和王艺一起离开了公司。

来到车上,我向王艺问道:“你知道他们住哪儿吗?”

她点点头,没什么情绪的回道:“知道。”

说着,她拿起手机打开导航输入了一个地址,便又对我说道:“你去这儿就行了。”

我点点头,便发动车子跟着导航走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什么交流,这件事的影响我没想到那么大,真的挺让人心烦的。

可是在其职谋其位,我既然是大鱼传媒的老板,那公司即将面临的危机,我急要挺身而出去阻拦。

这个时候我要是都退缩了,那公司真的可以不用再开下去了,宏盛资本也不会给我这个机会。

为了让王艺心情好一些,我主动开口向她问道:“你都这么久没和你家里人联系了,你怎么知道他们现在住哪儿呀?”

“那房子是我以前公司分给我的,我当然知道。”

“原来如此,那名字是谁的啊?”

“当时我被他们三天两头的纠缠弄崩溃了,就转给王贵全了。”

我无语地摇了摇头,冷笑道:“你这家人还真是奇葩,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父母。”

王艺也苦笑了一声,再次沉默了下来。

我长长吐出一口气后,又对她说道:“别多想了,等这件事解决好之后,我们出去旅旅游散散心,正好五一节马上到了。”

她轻轻点了点头,依旧没多说话,情绪还是不怎么好。

继续驾驶了二十多分钟后,我们终于来到导航的终点,这是一个还不错的小区。

毕竟是当时王艺公司分给她的,肯定也不会太差。

在进入小区之前,王艺忽然叫住我,对我说道:“陈丰,你让我缓缓,等一会儿。”

“好。”

我从车上下来后,便点上烟等待起来。

我知道她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自己,毕竟那么多年没再和自己家里人接触了。

一支烟吸完后,王艺终于从车上下来了,她对我说道:走吧。”

“你没问题了吧?”

她点点头,然后从容地走进了小区里,我紧跟其后。

跟着她,我们上了一栋楼,坐电梯一直上到17楼。

走出电梯的时候,王艺又停下了脚步,她似乎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我也不催促她,就在她身边安静的站着,知道她再次迈步向前走。

来到门口,王艺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响了门。

里面很快传来脚步声,同时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紧张是因为不知道待会儿要面对什么的恐惧。

我不知道王艺此刻是什么心境,也许比我更严重。

“咔”的一声,门便被打开了。

一个烫着卷发的妇女出现在我们面前,妇女大概五十岁上下的模样,身材有些富态,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项链,看上去像一个富太太。

妇女一见到王艺,便愣了愣,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王贵全的,他在家吗?”王艺面无表情的说道。

“谁让你来的?你不是说过永远不回来了吗?那你回来做什么,这里可不欢迎你啊!”

我算是听出来了,这个妇女应该就是王艺的母亲,从面相看就不像是好人。

“王贵全,我知道你在家,你给我出来!”王艺也不再你会妇女的阻拦,张嘴就向里面大喊起来。

“你喊什么喊!吵到我了知道吗?”妇女顿时朝王艺凶了一声。

我一把将门拉开,直接就带着闯了进去。

那妇女被吓得惊慌失措,看着我道:“你……你谁呀你?你干嘛闯我家里来!”

我瞪了她一眼,她并没有闭嘴,继续嚷嚷起来:“你们给我出去,谁允许你们擅自进来的,出去!要不然我报警了……”

“王贵全你别躲着,赶紧给我出来。”王艺继续向房间里面大喊。

终于,他出来了,穿着一件白色背心,脚上一双人字拖。

乍看上去和眼前这位略显富态的女人不那么匹配,让人感觉不是夫妻。

“吼啥吼,打扰老子睡觉!”王贵全走出来就是一通埋怨。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办公室,揉弄小雪,好爽

我走上前,对他说道:“咱们可以好好聊聊吗?”

他揉了揉眼睛,看着我道:“哟!我说谁呢?原来是女婿呀!”

我不知道这又是唱的哪出,他忽然热情起来,又急忙招呼我坐。

一边还向王艺的母亲喊道:“老婆子,你赶紧去给人倒一杯水啊,愣着干嘛?这可是咱们女婿。”

“女婿?就是你昨天说的那个住别墅的?”王艺母亲顿时也激动起来。

“可不么,人家不仅住别墅,还有一个大公司呢。”

王艺的母亲瞬间变了嘴脸,忽然就热情起来,赶忙给我倒来一杯水,又是拿出水果让我吃。

我一下有些懵了,王贵全还拿出一盒中华烟,发给我一支,说:“来,女婿,吸烟。”

我僵硬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也许这对我来找他们的事情有所帮助。

于是我接过烟,他又拿起打火机帮我点上,又对王艺母亲说道:“老婆子,你赶紧的出去买点菜,捡好的买……今儿晚上我要和女婿好好喝一杯。”

我和王艺对视了一眼,我俩都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王艺准备开口时,我向她使了个眼神,她这才闭上了嘴。

她妈出去后,王贵全便热情的和我聊了起来,他向我问道:“女婿啊!怎么突然来家里了?是不是想和我谈和小艺结婚的大事啊?”

“是有点事情找你。”

“没问题,我赞同你和小艺结婚,不过嘛……你也知道的,小艺还有个弟弟,他呢,现在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你这样……给他买套房子,彩礼就看着给就行了,没问题吧?”

我还没开口,王艺便接话道:“王贵全,你还要点脸吗?”

“你怎么和老子说话的,我是你爸。”王贵全立刻凶了王艺一声。

我也向王艺使了个眼神,让她先不说话。

王艺闭上嘴后,王贵全又笑呵呵的对我说道:“这女人就是要管,女婿啊!你以后就好好的帮我管教管教这臭丫头,叫她不听话。”

“我来找你,其实是另外一件事。”我也懒得和他东拉西扯了,直接进入正题。

“啥事啊?”

“昨天的事情,你我心里都清楚,是你自己摔倒的,鼻血也是你自己弄出来的……”

我话还没说完,王贵全便打断道:“女婿,你这话说的不对啊!我怎么可能自己摔倒呢?”

说着,他又伸手排在我的大腿上,语重心长的说道:“哎呀,昨天的事情就过去了,咱都不提了行吗?还是说说结婚的事……”

“我现在想让你出面澄清一下,昨天的事情,你放心那十万块钱我不会让你还回来,只需要你出面澄清一下。”

当听到我这么一说后,王贵全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办公室,揉弄小雪,好爽

样,眼神也转瞬变得冷厉起来。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