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写作业的时候还要被c

  • A+
所属分类:花胶

秦军中大量的士兵被这种强弩箭给扫中,死伤不断攀升,弓箭手的伤亡更是数倍,王翦突然意识到韩军中的武器太过凶狠,杀伤力也不是一般的大,在这样打下去,不付出惨痛的代价,怕是难以摸透韩军的实力,王翦眉头紧锁,当即下令:“撤军”

“将军!这才刚刚开始啊!”周德威面色一愣,听到王翦要下令撤军,神色大变,急忙提醒一句,看向王翦凝重的面颊道:“将军!大王可在看着呢?“

“撤!”王翦似乎想到了什么,当即下了军令。

周德威黑色的眼眸盯着王翦,最终叹息一口长气,当即怒喝道:“撤!”

“呜呜……呜呜!”撤退的号角吹响,刚刚过桥的秦国士卒只能不情不愿的撤离护城河,城墙上的袁崇焕见罢,当即下令放射冷箭,顿时数万只冷箭放射而去,不断的扩大战果。

“撤了!秦军撤离!”无数的韩军士卒在山呼海啸的呐喊,一个个露出兴奋的神色。

刚刚抵达辕门的嬴政听得撤退的号角,不由自主的回首,眉头凝重道:“怎么回事!”

“好……好像是撤军了!”跟随在嬴政身侧的司马懿颔首低眉,如实相告。

“撤军了!”嬴政面沉如水,眺望着濮阳城,嬴政有些难以置信,虎目眺望着濮阳城的墙角,嬴政紧紧按住怀中的宝剑,他神色有些凝重,他开始回忆起韩毅对自己说的话。

自己真的看不到长安的黄昏吗?

嬴政反问自己的内心,身为一代始皇的骄傲,让他无法接受眼前这个事实,或者说,他不愿意承认。

王翦的数十万大军撤回军营,王翦却是马不停蹄的来见嬴政,他已然看出端倪了,事情不能在有所耽误了。

“大王!”王翦掀开军帐,来到嬴政面前,神色显得仓皇和着急,迎面对着嬴政道:“大王!速速离开濮阳,返回长安!快!”

“大将军!发生了何事!”嬴政面色狐疑,自己这稳如泰山的大将军,今天有些慌乱!

“大王!”王翦掏出怀中的地图,摊开放在座子上,神色凝重道:“大王!你仔细看看,韩军中猛将如云,我军已然打下了颖川郡,但到现在预见的都只是岳飞和袁崇焕这种二流战将,光是这些战将就消耗我军大量的时间和战机,如若吴起和韩信这些名将齐出,大王我军将危险了!”

“直说吧!”嬴政迅速捕捉到王翦的猜想,虎目盯着下方的地图,面色显得铁青。

“大王请看!”王翦伸手在地图上布置,神色凝重道:“韩军可能在周边布置了一个口袋,一但我军入套,他们将会把这个口袋收缩,从而吞并我军这四十万大军!”

嬴政听到这里,背后的凉气直冒,夜风一吹,嬴政直接打了个寒蝉,现在是夏天,他却如临冰窖。

“大王!我会让夏鲁奇和罗士信两人护卫在您左右,侯君集的铁鹰锐士会护送你到函谷关”王翦深吸一口凉气,随后道:“连夜出发!万万不能被韩军发现!”

”王将军!如若孤王走了!韩毅不就会发现吗?孤不能走!不能让这四十万大军葬送此地,要不然咸阳夜夜哭嚎,白幡满城!”嬴政紧紧捏着手中的秦王剑,面色刚毅,他从不怯懦,也不知道怯懦为何物。

“大王放心!我会在军中寻找一位附和大王身形的士兵来冒充大王,只要王旗还在,军心就在!这几日我会陆陆续续派人撤离函谷关!大王不要耽搁时间!速速离开军营吧!”王翦没有多说,拉着嬴政就要往大帐外走。

“孤不走!孤要和将士同甘共苦,有孤在!士气才会保持不变,影子永远代替不了孤!”嬴政没有丝毫的怯懦,一股属于王者的气势和威压不但散发当场。

“有大王!真乃是大秦之福也!”王翦虎目含泪,来到嬴政近前拱手道:“大王得罪了!”

“碰!”一计刀掌而下,打在嬴政的晕穴上,王翦随后招呼帐外的赵高为嬴政换上甲胄,在罗士信等人的保护下连夜向函谷关撤离。

“将军剩下的四十万兄弟怎么办啊!”周德威面色凝重道,军队的移动量实在是太大了,如若一口气全部撤退,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先撤离三万人!每日夜间皆撤离三万!不能让韩军发现动静!”王翦扶着自己的额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指着周德威道:“另外!告诉火头军,饮食方面还是按照四十万人做,一顿都不能少,但凡少了一个,军法处置!”

“属下明白!”周德威咬了咬牙,便是应了下来,军营里的火头军虽然狐疑,但还是按照王翦的吩咐去做,虽然多出些口粮,但好在基数大,随便分分,多烧出的口粮也没有浪费,都吃进了肚子里。

当嬴政清醒的时候,自己已然到了王野城下,眼下木已成舟,嬴政只能在众人的保护下返回函谷关,开始筹备兵马,为接应王翦做准备。

一连三日王翦都发动总共,但每一次都是虚张声势,没有真心实意的要进攻,城墙上的韩毅有些狐疑,掐着自己的胡须,总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

三日后

天机的消息传回来,王翦每日夜里都会放三万兵马返回函谷关,韩毅便是知晓王翦已然知晓了自己的计划,只能提前下达命令,但左右耽误一天的时间,王翦也知晓不能久留,开始向王野撤军,此刻王翦军中还剩下二十七万兵马,足足撤离兵马十三万。

八月初旬,韩信拖着病体,连夜打进王野,不过三个时辰的时间,王野尽数落于韩信手中,阵斩王野守将嬴虔,而当王野失守的消息传到了王翦军中,现在的王翦有些像是无头苍蝇,完全被韩军困住了,可谓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秦国数万大军归家无路,眺望着城墙,上面还悬挂这赢虔的血淋淋的人头,一时间久久无语,韩信也在士兵的传讯下来到城墙,看着王翦的数十万大军,韩信捂着嘴角咳嗽道:“王翦!许久不见啊!”

“韩信!”王翦猛然抬头,虎目盯着城墙上宛若病入膏肓的武将,这个面孔王翦这辈子不可能忘记。

“父亲攻城吧!”王贲按着背后的宝剑,似乎只要王翦一声令下,他即刻率领兵马攻上城墙。

“不!不要冲动!”王翦按着王贲的胸膛甲胄,平复着内心的愤怒,告诫道:“不要愤怒,他只会让你失去理智!”

“父亲!眼下的退路就在眼前,不打上去咱们就都要死在这里!”王贲有些着急了,毕竟他身后可是有数十万人啊。

“莫要做无畏的口角,这不过是浪费时间,不如想想如何解决问题!”王翦拍了拍王贲的肩膀,花白的胡子在寒风的吹拂下左右飘摇

王翦面色凝重,虎目盯王野四周,别无他法的王翦苍眉内扣,摇晃着手中的马鞭道:“全军北上,绕过韩地,从魏地突围!”

“诺!”

数万大军拔寨北上,韩信目送王翦二十万大军离去,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捂着嘴角咳嗽了两声,看向北方,扶着城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翦二十万大军行军壶承道,两地平坦,树木丛生,王翦行军之中,感觉有些不安,看着林中不时有惊鸟飞出,王翦面色一变,当即大喝:“不好!撤军快!”

“王翦你束手就擒吧!”一声怒喝传出,两道山林上传出数声呐喊,邓禹和吴汉两人率领二十万大军直面向王翦扑杀而来。

王翦面色一阵煞白,当即调转马头怒喝:“撤!速速撤离!”

“杀!”吴汉怒喝一声,手持银枪,驾驭着战马,在军中来回穿梭,阵斩秦国王公贵族嬴壮、嬴芾二人,麾下兵卒斩首八千人。

王翦败退于衡宿,向着岐山进兵,想要翻山越岭,避过韩军射下的埋伏,将士疲惫不堪,一个个饥肠辘辘,心惊胆颤,看着岐山,王翦正欲

我的大不大厉不厉害 写作业的时候还要被c

挥鞭下令登山,山林间却是传出一声怒喝。

“王翦老贼哪里走!还我数万儿郎性命来!”岳飞一声怒斥,手中的沥泉枪迸发瘆人的寒意,催马奔袭杀来,密密麻麻的人影宛如蚂蚁从山林间冲杀而出,宛若大坝决堤,异常的汹涌和澎湃。

“混蛋!欺人太甚!”王翦怒发冲冠,连连被吴汉、邓禹两个小辈羞辱,眼下看到岳飞他又如何能忍得住,当即挥舞着兵刃欲要斩杀他,然而秦兵早就疲惫不堪,正面迎战,阵阵溃败。

“随我杀!”秦国上将军周德威亲自领兵冲杀战阵,秦卒这才堪堪稳住阵脚。

岳飞横眉冷目,怒喝道:“周德威休走!看枪!”

周德威也是身经百战的悍将,昔年更是和姜松对决数次,眼看着岳飞奔袭杀来,如何会惧,当即挺刀走马,花白的胡子随风飘荡,怒斥一声:“斩!”

“叮,周德威骁勇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5,基础武力值100,九环大刀武力值加1,连环马武力值加1,当前个人武力值107”

“杀!”岳飞浑然不惧,说中银枪闪动,六合大枪使用的是虎虎生风,六朵精妙的枪花浮现在周德威眼前。

“叮,岳飞武圣属性发动,武力值瞬间加10,岳飞基础武力值101,沥泉枪武力值加1,当前岳飞武力值111”

“叮,岳飞枪绝属性发动,使用枪形兵器,武力值加7,当前岳飞武力118!”

两人一个人照面,岳飞枪影一闪,将周德威的兵器挑落,伸手抓住周德威的咽喉,宛若鹰击长空,一把将其拽罗下马,重砸在地。

“轰!“烟尘扬起,周德威被砸的肝胆欲裂,一口老血吐出,岳飞扫了一眼周德威,怒斥道:“狗贼,就是你屠了我上百个兄弟!死来!”

岳飞怒喝一声,手中的沥泉枪刺入周德威咽喉,鲜血长流,当场将其斩杀于此地。

岳飞麾下数百名断后的士兵,宁死不降,周德威直接下令,将他们屠杀殆尽,这个仇岳飞必须报。

王翦眉头紧锁,看着战死的周德威,以及他身后不断溃败的先锋军,王翦当即调转马头,怒喝道:“撤离阳翟!快!”

一场冲锋下来,岳飞斩首九千人,追逐秦军三里地这才不情不愿的收兵回营。

一切都这么戏剧性,原本还桀骜不驯的王翦在这一刻却是如临大敌,此刻韩毅的六十万大军齐齐向阳翟发兵,一切都这么戏剧性,宛若扭转乾坤,嬴政在赶回函谷关半月后就听到王翦二十万大军被围困阳翟,瞬间整个秦国开始哗然。

阳翟大营外,韩毅坐在主位上,虎目盯着地图,抚摸着自己的胡须,眼中的杀意愈发的浓重,这一次王翦跑不了了。

函谷关

六首面色酣然,匆匆来到函谷关,来到嬴政面前,六人皆是大气不敢出,五十万大军起兵,只回来了十三万,这个打击对秦国来说,不可谓不打。

嬴政抚摸着胡须,面色凝重道:“派人告诉韩毅,就说只要他放过这二十五万兵马,孤可割让梁地给他,并年年纳贡!”

“大王!”甘茂神色不忍,他秦国何时想他人俯首称臣了,这不是在打他们的脸吗,这不是将他们按在地上摩擦吗?

“一切皆以大举为重!”嬴政双手交叉,十指紧扣,面如寒霜,阴沉如水,随后补充道:“土地没了,还能打回来,这二十万兵马要是没了,怕是会伤及根基啊!”

秦国虽然财大气粗,但每一战下来,损失都颇为严重,王翦二十万大军没了粮草供应,几乎支撑不了多久,随时会覆灭。

“大王!眼下还需和巴蜀停战!集结国内二十万兵马,齐聚函谷关外,一但韩毅不允,随时准备强攻王野,为王翦老将军打通归路啊!”商鞅一眼就看出局面的战况,当即给嬴政提议,做两手准备,要不然这二十万兵马,会被韩毅吃定了。

“允”

喜欢战国大召唤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