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 A+
所属分类:花胶

饶是这头坐骑的脊椎骨,掺杂了大量金属和晶石元素,坚硬程度堪比龙城重装战车的合金车轴。

也承受不住剧烈颠簸和紊乱的灵能狂涌,狂奔百里之后,超越疲劳极限,“咔嚓”一声,从中折断。

连带周身骨骼,都根根碎裂,像是一座崩塌的山丘般,轰然倒地,在覆盖着厚厚一层腐殖质的山坳里,犁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身披金色斗篷的魁伟巨汉,神经反应速度却比小小的蜂鸟更快。

就在胯下坐骑发出哀嚎的刹那,他就已经像是一只插上了无形翅膀的大鸟般腾空而起。

堪比蛮象武士的庞大身躯,在半空中轻盈无比地旋转三百六十度,将坐骑扑倒的冲击力化解了大半。

又及时调动灵磁力场,对抗地心引力,如同一片枯叶般,轻飘飘地落地。

这名魁伟巨汉,乃是整支逃亡队伍的核心。

他的坠落,令周围的怒狮武士们全都大惊失色,纷纷勒住缰绳,朝他飞扑而至,试图帮他化解冲击力。

整支队伍,顿时陷入山坳间的淤泥里。

猛然收住脚步的坐骑们,纷纷发出关节碎裂的哀嚎,再不可能飙出刚才风驰电掣的速度。

魁伟巨汉低吼一声。

似乎在责怪这些家伙小觑了自己。

更是提醒手下们,大家的坐骑都已经瘫痪,再逃下去,注定死路一条。

唯有调转枪头,拼死一搏,才能不负怒狮武士的荣耀。

吼声尚未平息,他身上的金色斗篷已经膨胀到极限,就像一只接近爆炸的热气球。

随后,圆滚滚的金色斗篷,真的爆裂开来。

天女散花的金色碎片下面,是一具仿佛金色雕像般威风凛凛的重装战铠。

甲胄的造型霸气至极,就像是纵横原野的百兽之王人立起来。

又有大片浓密而华丽的毛发,直接附着在铠甲表面,伴随着山坳间呼啸而过,渐渐凌厉起来的穿堂风,熊熊燃烧,随风舞动,如同淡金色的火焰。

大部分怒狮武士,都拥有威风凛凛的毛发。

他们也习惯将毛发的浓密和华丽,当成祖灵的馈赠,用来衡量地位高低和战斗力的强弱。

这名魁伟巨汉,绝对当得起“美髯公”这个称号。

他的毛发,不但呈现出晶莹剔透的半透明质感。

伴随着日光的照耀,从不同的角度观察,竟然还能看出好几种金属光泽。

令人分不清,这些毛发,究竟是天然生成,还是得到了类液态金属物质的包裹,成为图腾战甲的一部分。

更加不可思议的是,环绕魁伟巨汉脑袋一圈的华丽毛发,竟然伴随着他的战焰狂飙,还在不断生长,渐渐分成了八束。

每束毛发都有三五米到七八米长,毛发的末端,凝聚成了八支比狮牙更加锋利的尖锥。

当魁伟巨汉摇晃脑袋,发号施令时,八束毛发就像是八条触手,在他的脑袋周围张牙舞爪,将空气切割出纵横交错的光痕,隐隐发出令人心跳加速,头皮发麻的狮吼声。

看上去,他丝毫没受贯穿胸膛的闪光长矛的影响。

这一点令逃亡者们士气大增。

纷纷激荡生命磁场,将图腾战甲催动到了最华丽、最威武、也最狰狞的战斗形态。

化作一头头金属铸造的武装雄狮。

就连孟超这个初来乍到的异乡人,都能看出他们身上的图腾战甲,浑然一体,天衣无缝,和自己的图腾战甲一样,拥有不同“输出功率”的多重形态。

绝对是拥有数千年历史,注入了不知多少图腾武士战斗经验的极品。

和下级武士以及鼠民勇士七拼八凑的蹩脚货,绝不是一回事。

冰风暴更是圆睁双目,喷射出望眼欲穿的光焰,脱口而出:“白金之拥!”

孟超急忙伸手,遮住她的双眼。

以免底下完成战斗准备的高手,感知到她锐不可当的目光。

他只觉掌心传来两道滚烫的刺痛,像是要被冰风暴的眼神戳穿两个窟窿。

不由好奇道:“你认识这家伙?”

“没见过,但听说过他的特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家伙应该就是‘白金之拥’雷恩,在黄金氏族新一代强者里面,绝对能跻身前十名的佼佼者!”

冰风暴顿了一顿,似乎觉得这样还不足以描述“白金之拥”的重要和可怕程度,她继续道,“你应该知道‘毁灭号角’雷克萨吧?”

孟超点头。

就算再孤陋寡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闻,他也不至于没听说过狮族的现任族长以及黄金氏族的大酋长,“毁灭号角”雷克萨的名字。

虽然在前世记忆碎片中,孟超并没有检索到“毁灭号角”的存在。

想来是充当了“胡狼”卡努斯奇迹崛起的踏脚石。

但重生并来到图兰泽之后,不用孟超主动搜集,他都在各种场合,从不同人的口中,听到过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

据说“毁灭号角”的父母,都是狮族当中一等一的勇士。

在半个世纪前的那次荣耀之战中,大小三十六场战役,他们每每携手并肩,冲锋陷阵,甚至冲在炮灰部队的前面。

只为了享受将自己的血肉之躯当成攻城巨炮的炮弹,第一个狠狠轰击密集敌阵的快感。

“毁灭之锤”就是在硝烟弥漫,尸山血海的战场上孕育的。

而他的母亲,就算到了怀胎十月的时候,仍旧披挂重铠,挥舞着两柄巨锤,像是一台咆哮的冲车般纵横驰骋。

换言之,“毁灭之锤”还在母体里面时,就已经跟随着强悍到一塌糊涂的母亲,狠狠碾碎了敌人的血肉、骨骼和五脏六腑。

而在母亲的最后一战中。

因为表现太过英勇或者说嚣张。

这名比雄狮更加狂暴的女战士,得到了整整一支矮人炮兵部队的关照。

在她周围数百米的范围内,几十枚得到圣光照耀,恍若小太阳般的炮弹不断落下,掀起的冲击波就像是一浪高过一浪的波涛,将她抛上几十米的高空,掀飞到数百米之外,铺满了荆棘和尖刺的壕沟里面。

当同袍们七手八脚地将她从壕沟里抬出来时。

她的周身血液,已经顺着数不清的伤口喷涌而出,灌满了整条壕沟。

就算黄金、血蹄、暗月、雷电、神木,五大氏族的祭司联手,都无法拯救她的生命。

她的身体渐渐冰凉,灵魂却在一路高歌中,飞升到了圣山之巅,去参加更高层次的永恒之战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历来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毁灭号角”的父亲,那名和妻子一样简单粗暴的勇士,挥舞着刚刚砍掉整队矮人炮手的脑袋,顺带砸烂了四名精灵弓箭手和两名魔法师的胸膛,兀自沾染着血渍、碎骨和脑浆的超重型战斧,干脆利落地劈开了妻子的肚皮,从皮开肉绽的伤口里面,取出了浸泡在鲜血中,正在“咯咯”发笑的“毁灭号角”。

另一种更加玄乎的说法是,当时他的父亲还在为母亲报仇,狠狠砸烂那些矮人炮手的狗头。

“毁灭号角”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痛快地呼吸战场上刺鼻的血腥味和浓烈的硝烟气息。

于是,没有借助任何人和器械的帮助,他自己从母亲的尸体里面,爬了出来。

无论这两种说法,孰真孰假,总之,“毁灭号角”的确是在上次荣耀之战,最危险的前线,最激烈的战斗间歇降生。

他的降生,就足以在图兰泽最华丽的战争史诗中,占据一席之地。

当然,仅凭这点,还远远不足以让他当上狮族的族长,和整个黄金氏族的大酋长。

他是凭借自己的满口獠牙和一双铁爪,用整整十年时间和数百名桀骜不驯的氏族武士身上的成千上万道伤疤,才让所有豺狼虎豹,都对他服服帖帖,唯命是从的。

据说,“毁灭号角”还在母体中,就得到了血腥战场上十万亡灵的祝福,觉醒了操纵声波的特殊能力。

当他发出愤怒的狮吼时,吼叫声不但能化作肉眼可见的冲击波,震碎敌人的耳膜、大脑、骨骼和五脏六腑,毁灭他想要毁灭的一切。

甚至能转化成诡异的精神攻击,将敌人拖入永无止境的血腥战场,永远徘徊在尸山血海的杀戮迷宫之中。

在他攀登黄金氏族大酋长宝座的征途上,曾有无数硬实力比他更强的竞争对手,全都被他用愤怒的狮吼,同时摧毁了血肉和心灵。

“毁灭号角”这个残暴无比的名字,就是这些可怜虫,惊恐欲绝的惨叫,凝聚而成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情报。

想当年,在整个狼族中远远排不上号,只能舔舐别人爪缝里漏下的残羹冷炙,因而被人讥讽为“食尸犬”的卡努斯,之所以能平步青云,登上狼王的宝座,据说,是遇到了贵人的缘故。

而这个让“胡狼”卡努斯表面上死心塌地服侍了多年的贵人,正是“毁灭号角”雷克萨!

“毁灭号角”是“胡狼”的恩主。

估计,也是前世的“胡狼”,最先吞噬下去的猎物。

当然,现在的“胡狼”卡努斯,应该还来不及向“毁灭号角”雷克萨下手。

后者仍旧是理论上,黄金氏族,不,是整片图兰泽,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之一。

“这个‘白金之拥’雷恩,就是‘毁灭号角’雷克萨的亲弟弟,虽然不是一个母亲所生,但高等兽人原本就不是太计较这些东西。”

冰风暴告诉孟超,“因为‘白金之拥’的战斗力,在一众兄弟当中,仅次于‘毁灭号角’,所以颇得后者的信任,在赤金城里,也算是兵强马壮,飞扬跋扈。

“不知道这位黄金氏族大酋长的亲弟弟,究竟怎么搞的,竟然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喜欢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