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妈妈坐公交车最后一排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 A+
所属分类:花胶

唐城已经不止一次,在局座面前谈及全面清理城内日伪特务的好处,而且他每次都拿日军轰炸做文章。唐城离开重庆的这段时间里,日军对重庆有过数次轰炸,只是轰炸效果并不是很好。唐城此刻提及日军轰炸的事情,局座的表情瞬间发生变化,神情中隐隐透出一丝厉色来。还好唐城熟悉局座,并不会觉着局座此刻的表情变化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是换了白占山坐在这里,说不定早就被吓尿了。

“既然你说起这件事情,相信就一定已经有了计划,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妨直说好了!”局座果然上道,毫无提防的开始顺着唐城的思路往下说。唐城闻言,隐蔽的看了张江和一眼,之后才将自己的计划,一字一句说了出来。唐城当初提出的户籍制度,因为需要耗费不少资源和人力,最后只能不了了之,可是这一次,唐城决意要推行自己的这个新计划。

果然,唐城说完之后,局座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一脸的沉吟之色。稍顷之后,局座才开口言道,“你说的这个计划,听着是不错,可其中也需要耗费大量的人手。在一个,如果将权力下放到街道,你怎么保证你所说的街长,不会利用这份权力为自己谋私利?”局座的反应够快,马上就抓住重点,向唐城提出自己的疑问。

唐城此刻所说的这个计划,张江和事先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他此刻并没有插言,只是静静的坐着,听局座和唐城之间的交流。唐城冲着局座双手一摊,轻笑到,“这个我可不能保证!我的这个新计划,只是将原先的片区管理细分为街道管理。只要有陌生面孔出现在权力下放的街道里,那些本地户或者街长,就能第一时间知道。由他们上报,我们来核查陌生人的身份,这远远要比警局的片区管理便捷的多。”

张江和此刻还并不知道,看似夸夸其谈的唐城,根本就没有真心推行这个新计划的决心,他故意拿出这个新计划告知给局座,只是想要转移局座的注意力。半个小时之后,唐城两人离开局座的办公室,钻进轿车的张江和,第一句话便是埋怨唐城太过跳脱,要不然也不会拿一个悬而未决的计划,引的局座大发雷霆。

亲自开车的唐城听了张江和的抱怨,却是笑出声来,“叔,我本来也没有要局座推行这个街道管理计划!”听到唐城这句话,张江和马上楞了一下,随后只能是摇头苦笑,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和局座怕是都被唐城给骗了。“咱们昨天一口气抓了那么多人,其中还不乏背后有撑腰的主,如果不想个办法转移局座的注意力,咱们两个说不定早就被局座在办公室里骂成狗了!”

会不会被局座骂成狗,张江和是不知道的,但是等他返回军营之后,他办公室的电话就没有断过。外界那些关注此事的人,并不知道搜索队这边已经连夜审讯,并且还拿到了所有人的口供。他们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张江和,主要目的,便是为了说清。张江和不是个不懂清理之人,可搜索队昨天抓到的这些人,不但交代了自己暗地里帮着日本人做事的实情,而且还信誓旦旦的交代出不少其他的事情。

和唐城一样,张江和也很是痛恨汉奸叛徒,所以接到这些求情电话的张江和,非但没有答应放人,反而在电话里将说清的人痛骂一顿。等局座得知此事的时候,唐城已经带着搜索队超过半数的队员在,再次出现在城区里。“这个张独臂是不是吃了枪药了?昨天就已经抓到了那么多人,怎么今天又在城里抓了十几个!要是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长时间,怕是连军统总部的地牢都没有空地方了!”

被外界称呼为张独臂的张江和,此刻正沉浸在喜悦之中,因为就在几分钟之前,身在城区里的唐城又派人,送回来一部缴获的电台,此外还有半本没有被日伪特务来得及完全烧毁的电台密码本。相较赵大山他们最喜欢查抄的钱财和贵重物品,张江和更加看重现场缴获到的电台和密码本,因为有了这些东西,国府召集起来的密电码专家们,就能推演破译出日军正在使用的密电码。

这已经是唐城返回重庆之后,现场缴获到的第二部电台,见到电台和密码本的第一时间,张江和便有点迫不及待的打了电话给局座。和张江和一样,接到电话的局座大人同样是一脸的欣喜,随即安排专人前往军营,将刚刚送到张江和亲自看管的的电台和密码本,小心翼翼的押运回了军统总部。

有了新收获的唐城,并没有返回军营,此刻还在城区里的他,正端坐在城南的一个院子里。端坐在椅子里的唐城面无表情,在他面前跪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的身后站着赵大山和另外一个老警,两人用力按着中年男子的肩膀,防止他突然暴起对唐城不利。“想好了吗?如果你不说,那我就不问了!只是你要想清楚了,机会只给你一次,是死是活,就都要看你自己怎么选了。”

被赵大山两人按在地上的这位,是城南有名的混混,有情报显示,这货最近总是在黑市里转悠,不少人都知道这货榜上了大金主,正寻摸着从黑市里购买军火。重庆的黑市经过两轮整顿之后,黑市里从事军火生意的那些人,都知道他们出手的东西绝对不能流入重庆本地。可这货却大刺刺的恨不能所有人都知道他在寻摸军火,而且交货地点就在重庆成立,这无疑是违反了军统的规定。

唐城看到这货的第一眼,就知道此人是个没脑子的憨货,如果不是憨货,有谁乐意让那么多人都知道他在购买军火。听到唐城的话,被按在地上的这货,下意识的挣扎起来,可惜他没能挣脱来赵大山两人的压制。见对方还是不肯开口,唐城随即没了兴趣,只是安排手下队员将这货先押回军营。

唐城实在是没有兴趣,在这样一个憨货身上白白浪费时间,可是还没等接到命令的队员,将这货从地上拉起来,一直紧闭的院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赵大山反应不慢,不等地上这位发出声音,便一把捂住了这货的嘴。其他人这才纷纷反应过来,立刻抽出手枪,按照唐城的示意,隐蔽在了院门两侧。此刻在院子外面敲响院门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在壮汉身后,还站着几个面色冷峻的精壮汉子。

看到唐城打出的手势,站在院门后面的队员,没有丝毫迟疑,便伸手拿下院门后面插着的门栓,然后用力将院门拉开。唐城正对着院门,院门被拉开,他马上就看清楚了院门外面的情况。院子外面的人,似乎也没有想到,院子里回站着一个他们不认识的年轻人,壮汉身后的人,立刻就有人做出反应,反手想要掏出别在腰后的手枪。

“都别乱动!谁动就打死谁!”隐蔽在院门两侧的赵大山等人,各自举着手枪冲出院子,将这个壮汉和他身后这些人团团围了起来。“你们是什么人?如果有证件,就马上拿出来,否则只能把你们视作抢匪对待!”站在院子里的唐城高声言道,面对赵大山他们举起的手枪,原本站在院子门口的壮汉,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

和妈妈坐公交车最后一排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同时也示意身后

和妈妈坐公交车最后一排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那些人不要轻举妄动。

敢带着枪在城里到处跑的,不是军方的人,便是军统这种特权部门的人,唐城故意说这些人是抢匪,只是想要激怒对方。谁知这个壮汉却并不上当,不但从门外台阶上主动退了下去,还阻止身后人掏枪的企图。先前被赵大山两人压着跪在地上的这位,这个时候,也看到了院子外面的壮汉等人,原本一脸哭丧的面孔马上变得生动起来。

院子外面的人不敢乱动,却也不说话,歪斜着身子倒在院子里的这位,趁机想要从地方爬起来,却被唐城一脚踢翻。还在院子里的唐城,将右脚踩在这货的背上,同时抬眼看向院外的那些人。“想来你们是认识的,那正好,那就不要走了,还是都进来吧!”唐城这话听着有些霸道,只是这几个被赵大山他们用枪指着脑袋的精壮汉子,却不敢贸然反抗。

看到这几个精壮汉子,被赵大山他们用枪指着,逼进院子里来。唐城便转身回去,重新在椅子里坐下来,也不在理会地上那货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我们是中统的人,你们是哪部分的?”壮汉有点摸不清唐城等人的底细,在他的印象里,军统总部可没有唐城这号人,所以只能主动出言询问。对方先开了口,唐城却并不开口搭话,知道了对方是中统的人,这事就好办了。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