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塞着跳d讲课文 开着水的水管放进

  • A+
所属分类:花胶

包天斌带着张向北和小武,沿着穿过五指山的海三高速,把海南的中线走完。

一路上,他们到包天斌已经联系好的农户家里去看了,心里有了底,到了三亚,就在半亩田度假酒店住了一个晚上,接着就沿着西线的环岛高速回来,一路走走停停的。

他们在陵水和莺歌海,还去看了基围虾和香螺、鹦鹉螺的养殖场,以后每年到了南海的休渔季,就要靠这些养殖的海产品挑大梁了。

基围虾和香螺、鹦鹉螺的养殖场,都建在离大海不远的滩涂上,每天靠水泵把大海里的水抽进来,以保持养殖塘水体的清洁,一个个长方形的养殖塘里,曝气器不停地喷着水花,在给池子里增氧,远远地看去,那一排排的曝气器,就像是犁头翻开了一片片土地。

从这里捕捞上来的海产品,装在塑料袋里,加了冰,打了氧气,再装进泡沫箱里,然后从三亚的凤凰机场或海城的美兰机场,发往全国各地,抵达的时候,这些海产品还是活蹦乱跳,或把身体钻出坚硬的壳的。

可惜没有时间了,不然,张向北和小武,真想跟着渔民去南海捕鱼,在船上尝尝最新鲜的海鲜。

他们还想去离岛上,据说渔民们现在都已经可以在海岛上,养殖石斑鱼和大青龙了。

他们在海南待了八天,接下来要去广东,广东的蔬菜基地,主要分布在粤西和粤北,他们的第一站,就是海南岛对面的徐闻县,徐闻是广东蜜本南瓜和小南瓜主要产地。

接着第二站,是去湛江,湛江是番茄、苦瓜、白萝卜和辣椒的主要产地,广东的苦瓜在全国独树一帜,特别是从台湾引进的白玉苦瓜,很受市场的欢迎,而白萝卜和辣椒,已经形成了南菜北运的格局,可以说全国各地的菜市场,少不了都会有湛江的白萝卜和辣椒。

广东扬名全国的还有菜心、菠菜、松花菜和西蓝花,这是他们的优势产业,这几年甘蓝的种植面积也在不断地扩大,成为了全国甘蓝的主要供应产地之一。

张向北和小武到了海安轮渡码头,他们“宅鲜送”广东分公司的总经理林昆锋和司机小周,已经在海安码头上等他们了。

广东这里的整个蔬菜行业,和全国的业态又不一样,这里的蔬菜基地起步早,规模化、产业化实施得也早,这里不是以合作社或家庭农场为主,而是以公司为主,日资的公司、港资的公司、台资的公司,还有来自湖南、湖北、江西、

英语老师塞着跳d讲课文 开着水的水管放进

安徽、北京等地和广东本地的公司。

农户们的地,早就以入股的形式加入了公司,每一个蔬菜基地,都是按照公司化在运营。

这对张向北他们来说,难度就减少了很多,他们只需要和这些公司,签订供销合同就可以,把需要的蔬菜品种和数量、交货时间作为附件,附在合同后面,其他的事情,一点也不用他们操心。

这样的合同,直接由吴欢那里和这些公司签就可以,林昆锋他们都可以不用插手,大不了只需要拍一个QC,检查产品的品质就可以。

林昆锋笑着和张向北、小武说,我感觉自己,怎么还是回到了一家物流公司。

是啊,林昆锋他们剩下来要做的事,主要就是安排运输了,很多公司,甚至连运输都不需要你安排,他们自己可以安排,双方可以签订货送到所在城市的价格。

张向北和林昆锋说,这样对我们反而有利,你广东这块,生鲜配送做起来的时候,工作量会很大,任务会很重,我原来还担心你们,又要做配送,又要负责采购,会忙不过来,现在采购这块的压力减轻了,你们可以把重点放到配送上去,不会顾此失彼。

林昆锋说好。

湛江这里结束,张向北他们接着要去江门、惠州、陆丰和增城,然后就从广州绕个弯,开始北上,去清远、怀集和韶关,韶关的工作结束,张向北和小武就要和林昆锋他们分手,两个人踏上归程,穿过江西回浙江了。

……

又是一个夏天到了,红岭农家乐的游客多了起来,水库的所有工程都收工了,红岭农家乐的名气现在变得很大,去年夏天,芒果台来这里做了极限挑战的节目,搞得不仅远到长沙和广州的游客,会开车来这里,全国各地的游客都会慕名跑到这里来。

他们的船屋天天爆满,刘立杆想再扩建,都没有地方扩建,围着水库的山就只有这些,你船屋总要临于水上,不能够说跑到半山腰上去,真到了半山腰,那就变成了猎人小屋。

刘立杆觉得,变成猎人小屋也没关系,照样别具风格,可惜建设的难度很大,最主要的是,那样一来,造房子和开辟道路,需要砍伐太多的树木,这个不好办。

刘立杆请林业局的几个老大,吃了很多次饭,对方都说比较为难,和他说,现在上面管林子,就和以前管女人的肚子一样,现在女人的肚子管得松了,这林子管得越来越紧。

管女人的肚子,就是计划生育,原来是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现在是到处都在传,说是生育政策马上要放开了,鼓励二胎,都鼓励你肚子大起来,当然是管得松了,而林子事关青山绿水,卡得很死。

“刘总,不是我们不帮你,是你在建下面那一排房子的时候,我们已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说那是水淹林,你砍了也就砍了,上面不问,我们就当不知道,上面要问,我们就打个马虎眼,反正就是水边一圈。

“现在都是卫星遥感监测的,你只要再一动,上面马上会知道,我们总不能说,那山上的也是水淹林吧,那里是水淹林,你下面的房子怎么会没事?”

对方看着刘立杆,将他一军:“要么刘总,我们大不了把乌

英语老师塞着跳d讲课文 开着水的水管放进

纱帽拿在手上,再帮你一次?”

刘立杆赶紧说,算算,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我刘某人坚决不干,不能好了我一个,苦了你一家。

对方哈哈大笑,举起酒杯说:“我就知道你刘总心软,知道体谅人,来来,刘总,我敬你一杯,以后有其他地方用到我们的,你说。”

这一顿酒喝完,刘立杆就死了在山上建猎人小屋的心了,不过他很快心生一计,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新安江边看到的那些运货的拖轮。

那种船的船体是用木头做的,外面刷了好几道的桐油,永城有一家造船厂,专门造这样的船,船篷是用可以移动的竹篾和箬叶编的,但不是两头尖尖的绍兴乌篷船和蚱蜢舟,虽然本身没有动力,但船体宽大,船舱里面是用来装运砂石水泥和煤炭钢材的。

刘立杆找了一家船厂,就做了十几条这样的船,船舱里面是房间,一条船就是一套客房,停在水库里,他等于一下子就多了十几套房间,而且是真正的船屋。

这些船屋推出来之后,比原来电话里那些船屋还要受欢迎,想想,当一对对情侣在船舱里抱在一起,整条船摇啊摇的,这是什么感觉,就是去五星级酒店,也不会有这样摇到你头晕的体验吧?

船造好的第一天,刘立杆就带着雯雯倩倩和刘雯倩去船上,好好体验了一个晚上。

那一天正好明月当空,刘立杆让雯雯把船缆解开了,把船荡到了水库的中央,就是那天晚上,雯雯倩倩找到他的地方,今天的刘立杆一点也没有伤感,他举起酒杯得意地说: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刘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举酒属客,诵明月之诗,歌窈窕之章……”

“滚吧,我们两个在这里,你还想什么窈窕的女人,你让她来,看我们会不会把她踢到水里去!”倩倩在边上骂道,雯雯大笑。

刘立杆盯着她们两个,摇了摇头:“没文化真可怕,哪里跑出来窈窕的女人了。”

“你自己刚刚不是说了吗?”倩倩叫道。

刘立杆抬起头,朝天上叫道:“吴刚,求求你,你把这两个都收了吧。”

“让他换嫦娥给你?呸,那嫦娥都几千岁的老妖精了。”倩倩叫道。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