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 A+
所属分类:花胶

之前老秦说相声是小众,林寻有点不理解,在听了两三个节目后,他算是知道了。

一张票动辄上百,比电影票都贵,进园子就听了这么一会乐,确实有点考验钞能力,对有钱人来说几百块钱不算什么,对普通人来说,除非是特别喜欢,不然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两个小时后,相声来到尾声,岳云朋上台,林寻以为要结束了,压低了帽檐,准备起身,他怕被围。

自从身份暴露后,不少观众的目光就没在台上,一直在他身上来回扫,如果不是没有结束,已经扑过来了。

即便如此,林寻也能猜到,一会他八成是跑不脱。

“林老师来都来了,要不上台说几句,大家说好不好?”似乎是看出林寻的窘迫,岳云朋说道。

不等观众起哄,林寻急忙站起身走上台。

不愧是说相声的,反应就是快,这是考虑到他一会不好走,让他上台随便说几句,谢幕后跟着演员一起下台从侧幕离开。

“大家好,我是演员林寻。”

入乡随俗,林寻一上台,简单做了一个自我介绍。

说完,林寻闭嘴,和小岳岳大眼瞪小眼干十几秒,小岳岳看了看观众,又看了看他。

“还有呢?”

“没了。”林寻两手一摊。

“那你上来干嘛?”

“不是你叫我上来的吗?”

“不是,我以为你有才艺呢。”

“我以为你让我上来只是简单配和一下。”

看着两人干瞪眼,观众大笑,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一切都是他们俩排练过的,只有后台演员才知道,他们也是第一次见。

待笑声快过去,小岳岳道:“那你来都来了,总得会点什么吧?相声行业的你肯定不行,那就……”

“谁说我不行。”

让客人下不来台是不可能的,小岳岳知道林寻不会相声,本来想让他唱个歌就行了,谁知道话没说完就被打断。

不敢相信道:

“你还会相声?”

知道他会演戏,会唱歌,没听说过会相声啊。

“说相声我不会,会一点点唱曲,这是你们相声行业吧?”

“那是当然。”小岳岳笃定:“我们这行吃喝嫖……说学逗唱四门功课是基本功,唱是其中之一。”

“那就得了,我上次拍战狼2的时候我还特意向于大爷学过一首曲,还没对外唱过呢。”

说话间林寻已经开始卷起袖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子了。

见他有模有样,岳云朋心里打鼓:“你唱的是什么曲?”

“探清水河。”

岳云朋心里松口气,这是清末小曲,相声界挺有名的,他师傅,师兄弟们都会,他也唱过几次。

一会林寻要是不会的话他能接上。

“是嘛,没看出来啊,那你唱一个。”

“我需要伴奏。”

“没问题,我让他们给你伴一个。”岳云朋朝台侧的几位师兄弟使了一个眼色。

“不用,我自己来。”林寻道:“给我一把吉他就好。”

探清水河要用吉他伴奏吗?

不只是岳云朋,观众也是懵的,他们听了这么多年,还没听过相声小曲里也吉他伴奏的。

“你确定?”岳云朋心里发憷。

用上吉他,说明是改编,他怕林寻出错自己圆不回来。

“确定。”

对上他的眼神,岳云朋无奈,跑到后台拿了一把椅子和一把吉他过来。

这个场子年轻观众多,思想不像老头子,挺看得开,也愿意接受新东西,所以他们平时在台上唱歌跳舞没少干,吉他啥的后台好几把。

坐下,林寻试试吉他找感觉,清了清嗓子后道。

“桃叶儿尖上尖”

“柳叶儿就遮满了天”

“在其位这个明啊公”

“细听我来言呐”

探清水河是流行于燕京海淀区火器营村的叙事歌,讲述了清末民初发生在火器营村的一个类似孔雀东南飞的爱情悲剧。

叙事歌曲没什么难度,来回就那么一个调,就算是不会唱歌的人学上半小时也能唱个模样。

别说是岳云朋,就是台下的观众,不少都会唱,就算不会唱也听过很多次了。

只是这次林寻的版本有点不同。

咋说呢,配上吉他和清淡嗓子,有点像民谣,还别说,比以前好听了。

“姑娘叫大莲”

“俊俏好容颜”

“此鲜花无人采”

“琵琶断弦无人弹呐”

“奴好比貂蝉思吕布”

“又好比阎婆惜坐楼想张三”

……

“好!”

唱完,不知道是谁起了一个头,掌声不断,呼声如雷。

相声行业就是这样,说得好,观众能把你捧上天,搁以前,还有大把往台上洒金豆子的。

说的不好,当场被轰下台是好的,有的破口大骂,往台上丢桌椅板凳。

岳云朋和后台的演员已经麻了,下意识跟着鼓掌。

这尼玛是巧合路过?不是特意上台宣传新歌?

大兄弟,不地道啊。

“谢谢。”林寻鞠了一躬,用手肘顶岳云朋,示意他谢幕了。

反应过来,岳云朋道:“今天就到这,感谢大家……”

无视观众的强烈要求返场,两人从台侧的演员通道离开。

抹了一把头上的细汗,林寻道:“你们这的观众挺热情啊?”

刚刚有人往台上扔花的,有扔钱的,有扔零食的,有个抱着娃儿的大姐大声喊着我爱你,还有个大妈问他有女朋友没有。

“都是多年老邻居了,熟的不行。”岳云朋笑道:“不怕你笑话,台下观众我喊得出名字的至少十几个,还有几十个是熟面孔。”

“带孩子那大姐从怀孕前就在我们这听,生孩子前两个小时还坐在台下呢,她孩子的名字是我师傅取的。”

“第二排挺活跃大爷,十年前就坐这了,我刚上台的时候说得不好,他还让我滚,活生生把我含泪送下台……”

如数家珍,岳云朋把部分老观众的说了一遍。

“挺好。”

林寻有点羡慕他们这的环境,没那么多尔虞我诈,人来人去就那么一批人,你说什么都有人听。

有时候这批人也不是非得听什么相声,就是无聊了,下班压力大,过来求一乐,或者休息休息。

形成了习惯。

这点就比娱乐圈好,别看明星粉丝挺多,天天上热搜,等你不红的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墙倒众人推。

今天万人追捧,明天人人喊打,恨不得把你踩在脚底

同桌让我把腿张开给他看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喜欢文娱从夏洛特烦恼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