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把胸漏出来给我吃 我把姪女日出水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

代价二字。

很重!

但任何一次大变革,必然会触动一些人的利益,从南庆到大延,战争打破的不仅仅是现有的权力架构。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

---思想!

和平变革?

温水青蛙?

呵!

舒甫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有时候粗糙的方法往往更有效,事实证明,的确如此。看着下方一个个面黄肌瘦的百姓,舒甫眯着眼。

今天。

新皇登基。

同时。

收网之时。

让藩王们还能笑到现在,目的就是把九皇子推上去,这样一来,名正言顺,百城和千寨也挑不出毛病。

质疑有用,要证据干啥?

大延正统。

诛杀谋逆。

合情合理。

估计百城和千寨的人又得抓狂一次。

随后,舒甫的目光渐渐望向王宫,这场戏的终幕,希望藩王们会喜欢。

。。。

王宫。

此刻。

新皇登基的流程开始。

一切从简,就如当初二皇子一样,否则的话,若是走完全的流程,至少十几天,藩王们倒也是等得起。

毕竟大局已定,南庆不可能再干啥。

但还是快一点的好,免得夜长梦多。

正听礼部正司念咒一般。

“王爷,南庆军还在接管沿途城市。”前线线报传回。

“嗯?”

微微一愣,但又摇头。

“无碍!”

昨天才赢,线报很多都是两三天前发生的事,那时候南庆没有停手很正常,并不以为意,小事情而已。

目光看向台上。

九皇子正接过王玺。

转身。

举高。

瞬间周围跪了一地。

“参见陛下!”

“万福永昌!”

“。。。”

一连喊了三遍,至此,九皇子算是成为大延新一任皇帝,当然,流程还没走完,尽管简办,却得一日。

天祭台,祭天。

宗祠庙,祭祖。

社稷阁,安民。

军武门,定军。

......

本来十几天的事一减再减,至少要去八个地方,折腾完,至少得到下午去了,而且整天不能吃饭喝水。

无辇可坐,全靠步行。

“那小身板,晕死在半路最好。”十皇子心里暗暗诅咒。

九皇子从小体弱,病秧子一个。

同样想法的很多,使劲画圈圈。

周围大臣们看着九皇子,眼底闪过一丝戏谑,谁都知道,整个大延的真正话事人,不再是皇位上的人。

而是藩王。

一个傀儡,表面尊敬一下就好。

心里都在盘算着,怎么抱紧藩王大腿,纵享荣华。

此时此刻。

九皇子却是十分淡定,步伐稳健。

虚弱?

那都已经是老黄历了。

自从成为主上的下属,在那神奇般的手段下,体弱的毛病早就消失,甚至比绝对多数人还要健康一些。

不仅仅是健康,还有力量。

一拳打死一头牛都能做到。

看了看不远一边走,还一边和一些朝堂新臣谈笑的藩王们,很显然,那些家伙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哼!

这群井底之虫,如何能理解主上的强大。

笑吧,人生的最后一段快乐,好好享受。

。。。

这一天,帝都同庆。

百姓们对于九皇子登基,并没有多大感觉,还是那句话,谁当皇帝不重要,重要的是赶快结束这乱局。

当然。

表面上还是要欢天喜地。

只是感觉怪怪的,因为距离上一次新皇登基没几天。

回想起来。

着实刺激。

皇位走马观花一样,轮流坐,要说二皇子是最短命的皇帝,其实不尽然,真正短的,其实还是六皇子。

先皇的诏书刚一宣布完。

咔嚓!

凉了!

整个过程就几口饭的工夫,令人唏嘘。

估计高兴的表情还没做完,小命没了。

惨!

惨绝人寰的惨。

。。。

傍晚。

王宫夜宴。

说是一整天不能吃东西,但走完大部分流程后,也就没那么严格,在王宫最大的偏殿之中,宴请群臣。

舞女献艺。

推杯换盏。

“王爷,敬您,此次平叛,您的英勇神武......”

“。。。”

“王爷,以后您指哪,臣定然照做。”有的直接以臣称呼,这是只有对皇帝才能如此,其他都说下官。

但此时此刻,却没人指责,反而绝对理所当然。

“哈哈,不错!”

“。。。”

王爷们的桌前,络绎不绝。

而主位新皇的桌前,却是空荡荡。

不是没人来,而是来敬一杯就走,不像和藩王,恨不得聊到宴会结束,赶都赶不走,简直谄媚到极点。

见此。

九皇子,也就是现在的新皇陆晋心头一笑。

低头,喝了口茶,吃了口菜,十分的淡定。

一些目光无意中扫过来的大臣一看。

纷纷撇嘴!

切。

果然是傀儡皇帝,根本不敢有不满。

“皇兄,恭喜!”

十皇子上来,端了杯酒,一脸笑意,直接站在了陆晋的桌前,居高临下,仪态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尊敬。

旁边的太监装作没看见,兄弟嘛,交流一下感情,没啥。

要是大声批评,扰了藩王们的雅兴,那可不妙。

再说,藩王们估计也想看陆晋被落面子,算是一种敲打。

或者说,他这个太监首领存在的目的,就是敲打陆晋,而不是为其服务。

“谢谢!”陆晋微笑。

“真羡慕你啊,撞到如此大运。”

十皇子看着陆晋,口无遮拦。

“我也觉得,老天赏饭,受之有愧。”

“。。。”

十皇子感觉被噎住,听听,好气人,老天赏饭,咋不赏给我?还受之有愧,笑那么开心,哪来的有愧。

“既然受之有愧,何不退位让贤。”

“咳咳!”

老太监咳嗽两声。

敲打可以,但别过分,骂他一顿都行,但退位,哪还有比陆晋更适合的傀儡,要是搁在以前大逆不道。

现在嘛,不是啥大事,提醒一下就好。

“十哥,你喝多了。”

“哼。”

十皇子冷哼一声,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正要离开,却被陆晋叫住。

“站住。”

“嗯?”

“就准备这么走了吗。”陆晋看着这个异母异父的‘兄弟’微笑着。

“想怎样?”十皇子挺直胸膛。

“听闻十哥在之前帝都乱起时,派人抓了不少女子,囚禁在你王府之中,放了她们。”

“听谁说的?”

十皇子脸色一变。

陆晋:“忘了。”

“。。。”

看着一脸人畜无害微笑陆晋,十皇子压下那份古怪,却也没有答应,不是舍不得,主要怕事情败露了。

好歹是皇子,也要一份脸面。

因此,坚决不能承认。

“这绝对是谣言,并没有什么女......”

噗!

正要狡辩,忽然说不下去了。

因为其脖子上多了一条红线,正在飙血。

动手的是.....一旁站着的首领太监。

其正握着一把匕首,做着一个帅气抹脖子的动作,其目光正好看向陆晋的方向,眼神中先是一丝茫然。

怎么回事?

身体怎么动了。

还有。

我为何拔刀?

宝贝把胸漏出来给我吃 我把姪女日出水了

嗯?

等等,拔的什么?刀?

随后,意识到自己处境,茫然渐渐变成惊恐,思维几乎要崩溃。

我.....杀了十皇子?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