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女奴》最新章节 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 A+
所属分类:花胶

“怎么都撤了?”望月稚子再问。

魏定波知道望月稚子担心的是什么,因为有抗日分子和刘翠儿见过面的事情,已经是大家都认同的一个点。

那么姚筠伯一直盯着学校,则说明他认为这个和刘翠儿见面的抗日分子,就是在学校之中。

可是如果不盯着学校,说明什么?

姚筠伯认为人不在学校里面。

那么这个人?

看着眼前的望月稚子,魏定波不得不说,她的嫌疑就上升了。

望月稚子在听闻这件事情之后,第一时间跑来找魏定波,便是担心这个。

魏定波安慰她说道:“会不会是调查没有结果,区长也不想继续在学校浪费人力物力和时间了?”

盯着学校这都多久了?

浪费的人力物力可以说是非常多,而且抓回来的于师孔还不是抗日分子,丢人现眼。

就算是你不甘心,可是你和学校硬杠上也不行啊,你又不能随便进去,一直布控不是个办法。

可是面对魏定波的安慰,望月稚子觉得可信度不高,毕竟按照她对姚筠伯和陈柯林的了解,应该不会如此轻易放弃吧。

魏定波也觉得自己的话,没什么可信度,他又继续说道:“再者说了你也没有做过,就算是区里想要查,就让他们查好了。”

查望月稚子是不怕,但是麻烦啊。

明明可以省却麻烦,却不得不让自己陷入麻烦之中,望月稚子第一次觉得,很被动。

她对魏定波问道:“怎么才能扳倒陈柯林?”

之前望月稚子从来不感兴趣的东西,现在她居然是主动问了。

因为她觉得,如果自己是科长,那么自己没有做过,可信度就高,不会面对无休止的调查和怀疑。

现在就因为她是队长,就要被如此对待,这让她很不舒服。

望月稚子自己积极性这么高,魏定波自然是要帮忙,不过陈柯林在武汉区内,地位非同一般。

想要扳倒,并不容易。

魏定波说道:“只能是让陈科长自己工作出现失误,导致姚区长的不满,一二来去降低他在区长心目中的地位,才能有机会。”

两个队长,堂而皇之的讨论,怎么扳倒一个科长。

而且两人都觉得正常。

毕竟两人之前没有确定关系,都敢商讨这个问题,现在两人都已经确定关系,算得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存在,还有什么不敢聊的。

工作出现失误?

望月稚子问道:“陈科长现在是不是在负责,孔瑞这里的任务?”

面对望月稚子这样的问题,魏定波回答说道:“不清楚。”

望月稚子能猜到不难,毕竟魏定波都能观察到的事情,她怎么会观察不到。

而且她身在情报科,观察的还要更加方便一些。

但是魏定波不能说自己知道,不然显得他好像非常关注一样,可也不能一点都不清楚。

所以再说完自己不清楚之后,魏定波继续说道:“不过看孔瑞和陈科长见面的次数,应该也差不多。”

“这个任务之前是孔瑞负责的,然后又让陈科长负责,你说是孔瑞有所发现吗?”望月稚子问道。

她不太清楚具体情况,所以认为是有重大发现,陈柯林才会插手。

魏定波也没有纠正她,反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说道:“极有可能。”

“这样看的话,这一次的任务非常重要,如果失败的话,应该算是工作上的重大失误吧?”

“你不会是想要用这一次的任务做文章吧,如果被人知道是你做的,导致武汉区没有办法获取功劳,你的麻烦可就大了。”魏定波提醒一句。

望月稚子也是气上心头,听到魏定波的提醒之后,她也冷静下来。

这操作起来确实太难了,留下把柄不仅不能解决麻烦,还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其实魏定波想要望月稚子这样做,那么组织就方便救人了,但是你不阻止望月稚子,显得太假了。

毕竟你看望月稚子这样问,但你真的让她去做,她不一定会去啊。

气话而已,魏定波若是点头同意,不是显得奇怪。

“徐徐图之,不要着急。”魏定波说道。

“嗯,我知道了。”

“至于这一次的调查,如果真的怀疑你,我会帮你作证。”

“你怎么帮我作证,当时在学校,我单独行动过一段时间。”望月稚子说道。

当时在食堂吃饭,吃完饭望月稚子自己离开了,去寻找刘翠儿,魏定波是没有单独行动的,不管是陈禾苗还是学校的老师和学生,都可以帮魏定波证明。

所以说魏定波是不可能单独见刘翠儿,但是望月稚子有可能。

而且再加上他们两个现在的关系,魏定波的话,姚筠伯不见得会相信。

不过魏定波的态度就是,不管他们相信不相信,自己都会出来作证。

就是让望月稚子感动呗,魏定波当然不会吝啬这些话。

又宽慰了望月稚子几句,她就离开了,魏定波则是在自己办公室内开始想,能不能加快一下进度。

让组织或是军统这里,配合一下,让陈柯林这里办事不力,反而是让望月稚子立功。

慢慢的降低陈柯林在姚筠伯心里的地位,帮望月稚子有所提升?

魏定波认为完全可行,他打算之后有机会了,和组织还有军统,都商议一下这件事情。

《调教女奴》最新章节 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是望月稚子虽然离开了魏定波办公室,而且在办公室内,也说了自己不会着急。

可其实望月稚子心里已经有了一定的计划,只是方才没有告诉魏定波罢了,毕竟这种事情,她认为告诉魏定波,也会给对方带来麻烦,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望月稚子完全是出于对魏定波的保护,所以才没有和他透露,她打算自己一个人做。

之前的望月稚子,或许不屑于这种勾心斗角,但是她现在不得不承认魏定波说的话很对。

你不喜欢,不代表这些东西不会找上门来。

被怀疑至今,望月稚子真的是不厌其烦,她不喜欢这样的状态,所以她要改变。

而且望月稚子的性格,就不是一个瞻前顾后的性格,她既然想了,她就一定会做。

不过这一次她不打算让魏定波帮忙,她担心给他带来麻烦,不得不说,她真的有在替魏定波考虑。

甚至

《调教女奴》最新章节 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于望月稚子有如此变化,也是因为魏定波的原因,她不想因为自己一直被人怀疑,给魏定波带来影响。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