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旺秦芸雨1一400|快穿之娇花灌溉系统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一章

这样的疼痛也足以让罗刹失去反击能力,罗刹艮本无法挣脱,被二人死死按在了地上。

这二人正是黄浮和风怜花。

这时候已然无人可以救下罗刹。

之前落下攻击罗刹的,则是卫凯,此刻这人正扑向了公孙桐。

罗刹自身却是有救命之术的,这救命之术就是大叫。

只听罗刹大叫道:“饶命,饶命,我什么都听你们的。”

风怜花本抓着罗刹的双脚,闻言那双阴狠的眼睛也不由发亮,若是此刻无人,这阴司三狼怕是会对二女先玩后杀,当然也或许不杀,毕竟罗刹这种十分现实的态度似乎十分有可利用之处。

黄浮更是嘿嘿贼笑了起来。

只是,那通烟花可不是白放的,本在左近搜寻的人,若离开此地正好很近,那么就会迅速赶来。

更别说,燕南天虽然受了伤,可伊丽娜并没有受伤,此女仍在左近伏着。

但风怜花三人自然不知道此节,三人只看到了张静涛和赵灵儿出现在了街角。

被分神之际,伊丽娜猛然从城墙的门洞一侧出现,大剑挥舞着,扑向了风怜花和黄浮二人。

风怜花和黄浮二人为了按住伊丽娜,手上并没有拿着武器,更不认为用罗刹当人质会对伊丽娜有什么作用,要知道这二人之间可并无多少关系的,最多可以说是都出自自然神殿。

二人便是立即放开了罗刹后退。

但风怜花这阴人在后退的同时,狠狠踢了罗刹的双腿之间一脚,罗刹便额显冷汗,捂住了小肚子在地上打滚。

伊丽娜当然不是为了救罗刹,见罗刹在短时间内不会有威胁了,跨过了罗刹,那大剑又向风怜花和黄浮挥去,逼二人远离公孙桐,也不知这是什么策略。

至于公孙桐,见到有人从城墙跃下时,已然在用衣服遮掩上身了。

卫凯攻向她时,她只是后退,卫凯本要突击过去,一下擒下公孙桐,却见公孙桐身后飘出了一把带着金属羽翼的飞刀。

这把飞刀的角度是如此刁钻,又悄无声息,虽不算太快,但怕是比阴司三狼还阴狠了三分。

卫凯大惊闪避,总算在一招恶狗扑食之后,避开了要害,却也是肩头中刀,休想再控制公孙桐了。

只是阴司三狼之前企图控制罗刹和公孙桐,无非是为了询问二人关于和氏璧的情况。

可当张静涛出现之后,这似乎就没必要了。

所有人一瞬间都很自然地认为,只要这张正还活着,那么和氏璧一定是落到了张正的手里,而非其她几个女子的手里。

这种潜意识的感觉,众人都未察觉到各自心中已然如此重视这张正。

“走!”风怜花虽阴狠,却唯独对这二个兄弟是关爱有加,在敌情不明之下,虽未必不可一拼,但卫凯怕是会折损在这里,便立即选择了撤退。

阴司三狼要退的时候,还真不是谁都拦得住的。

只看黄浮手中倒扣的毒药包,风怜花手中翻出的铁蒺藜,卫凯手中出现的毒刀,就知道最好别去追击。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二章

前世贾平安刚踏入社会时很单纯,单纯到了懵懂的程度。

他一进去就在流水线上最苦最差的岗位上干活,一条流水线几个人,他的工资最低。

他本能的学习,本能的努力,然后一步步的往上走。

在这个过程之中自然也遭遇了不少恶意,以及各种困难。但当克服了之后,他觉得人生开始对自己露出了笑脸。

随后就是继续努力。

但到了此刻,涉及的利益就更大了些。

利益越大,矛盾和纷争就越大。

在升职的过程中有人背后捅刀子也就罢了。有人忽悠他……然后他很撒比的被忽悠了,去干了某件事……最后他得罪了人,忽悠他的那人却扶摇直上,占据了本该是他升职的职位。

这一顿社会毒打让他刻骨铭心。

后续……他的功劳最大,但那人有关系,轻松把功劳抢到手中,升职、奖金……而他只能徒劳的抱怨……

再然后他就变成了一个老油条:做事能躲就躲,责任能避就避。他那时候美名其曰这是长进了,适应了社会。

若非后来的变故,他的一生大概就会这般波澜不惊,看不到一丝波动的走完。

所以他可以和所谓的奸臣许言笑晏晏,最后成为忘年交。

他也可以和曹英雄这等人称兄道弟……

你可以忽悠我,你可以从背后捅刀子,这是我人生阅历不够吃的亏,我认!

但你特么的抢功……

他永远都见不得这等抢功的撒比!

孙启政说什么此事从工部尚书开始都很关切,这话若是初出茅庐的小子听了大概不解。

——这事儿工部尚书背书了!

你若是视而不见,那么你就会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得罪了一个大佬。

有人会问:工部姜尚书应当不至于吧?他甚至可能不知晓此事。

这没错啊!

但孙启政回去之后就会隐晦的给姜尚书点几句:老大,火药的事儿我说您很关切,贾平安把这话当做是屁……放了!

姜尚书可能会笑吟吟的说年轻人说话不过脑,没事儿。但转过头,你就会发现自己上了姜尚书的黑名单。

什么度量大!

在大部分人的世界里不存在的。

所以许多人年纪越大话就越少,不是不想说话,而是特娘的你说的话不知啥时候就变成了得罪人的毒药。

当然,有些人不说话不爽,那就打哈哈:是的,没错,你说的对,你真厉害……

没人愿意这般活,可被毒打次数多了之后,他情不自禁的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贾平安按理就该含糊以对,谁都不得罪。

可他走到了那些工匠的身前,拉起一个工匠的手。

粗糙,而且被火药给腐蚀的就像是生冻疮般的生出了口子。

“我也想你好我好大家好,可看着这手,我若是视若无睹,那我晚上会睡不好。”贾平安回身,“我刚有了一对儿女,以后他们会问……阿耶,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父母是孩子的第一老师,我想说自己是个正直的人,可面对儿女无邪的目光我会自惭形秽。”

这人想说什么?

贾平安放开手,“孙郎中你可知火药的配比?”

孙启政的眼皮子跳了一下,却不说话。

此刻他的神色倨傲,仿佛是在说:你是谁?老夫凭什么听你的吩咐?

贾平安前世见多了这等人,只是笑了笑,“你不知火药的配比,那可知晓火药如何制作?”

孙启政依旧冷笑。

撒比!

这不是官场啊!

贾平安突然觉得这人有些好笑。

他走向了那些工匠,问了火药配比的事儿。

你能奈我何?

孙启政看了秦松一眼。

这一眼格外的和气,甚至是慈祥。

秦松心中苦笑,再傻也知道自己在工部要步履维艰了。

随后一行人去了工部,工部尚书姜盛笑吟吟的和大家说起了火药的事儿。

“此物能这般犀利,朝中要多少,我工部就造多少。”

这是表态,也是隐晦的表示了自己对此事很伤心。

——官场实际上就是一个修炼的地方,可修炼的不是大道,而是怎么能更圆润的活的更好。

程知节等人又问了制造火药的流程等问题。

“这个……”

姜盛抬头。

贾平安说道:“孙郎中说自家对火药了如指掌,可问他。”

你不是要抢功吗?

来!

哥把舞台给你准备好了。

请开始你的表演!

这个贾平安为何对我有敌意?先前一直针对我也就罢了,如今还来……老夫和你有仇?孙启政看了他一眼,笑道:“此事……”

贾平安诚恳的道:“我等都在洗耳恭听。”

你特娘的别想忽悠!

孙启政干笑道:“此事吧,其实……”

不称职的官员最怕的就是这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态度,他先忽悠,你再追问;他再忽悠,你继续追问。

“还请孙郎中不吝赐教。”

孙启政的笑容越来越牵强。

程知节等人都是老鬼,见状哪有不明白的。

“谁知晓此事?”

姜盛的面子也扛不住了,他笑道:“孙郎中,谁知晓此事?”

孙启政微笑道:“此事……”

呯!

贾平安一拍案几,“从在山谷中时你就在顾左右而言他,一谈及火药就躲躲闪闪,可一提及功劳就满面红光。做事做事你不行,抢功抢功你第一。工部就是这么琢磨火药的?若是如此,当年我不如建言把火药给了兵部来弄!”

火药是他发明的,他自然有些这个建议权。

姜盛的脸挂不住了,沉声道:“谁知道?”

那些官员……

秦松起身,“尚书,下官知道些。”

总算是有人来收场了。

姜盛笑道:“你来说说。”

“火药在工部这几年,工部从未懈怠……”

秦松说的很流利,制造的情况,配方不断改进的情况……

“……工匠们夜以继日,死伤惨重,尚书,那些工匠……”秦松动了感情,“那些工匠功劳最大。”

孙启政看着笑吟吟的,目光不时扫过贾平安。

这人大概是把我恨惨了吧?

贾平安最喜欢的就是看着这人明明对自己恨之入骨,却拿自己没办法的模样。

“此等事要想做好,工匠第一!”

贾平安送上助攻,“姜尚书,恕我直言,今日火药测试,工匠们就如同民夫,地位卑微。可对火药不懂的一些官员却高高在上,事情没到哪就先抢功。工部这般……火药未来堪忧。”

好了。

事情妥当了。

程知节起身,“工部之事我等不好干涉,不过火药乃是军中重器,若是被耽误了,老夫自然会在朝中说话。”

这话带着威胁之意。

老帅们对孙启政这等人也颇为腻歪,但他们需要守规矩,所以就看着贾平安一顿王八拳打的孙启政无从招架,此刻最后补刀。

老帅们走了。

姜盛回身问道:“今日是怎么回事?”

孙启政说道:“姜尚书,今日秦松屡次说火药之功皆是工匠们的,我等都是抢功者。”

姜盛颔首,“工匠们是很辛苦……”

贾平安一番话,加上老帅们的表态,姜盛必须要做出反应,“回头老夫为他们请功。”

成了!

姜盛看似和气,可黑名单上已经多了一个人。

晚些,秦松就接到了任务。

“朝中正在移民安西,移民之初,水利为先,姜尚书让你去安西勘察水利……”

小吏同情的看着他,知晓这一去少说三五年。

秦松坦然的道:“离了长安也好。”

他本是技术官僚,不习惯官场倾轧,走了也好。

他不知道火药对于未来的大唐有多重要。

可以说整个大唐都不知道火药的未来。

贾平安已经进宫了。

“陛下,今日火药测试颇为犀利。”

“哦!”

李治颇为欣慰,“可能用于攻伐吗?”

“火药用于攻伐也可,不过还得持续改进。”

“如此让工部抓紧。”

李治随口说道。

该上眼药了……贾平安叹道:“陛下,今日臣在工部……发现工部官员多对火药漠不关心,抢功时却踊跃上前……”

李治心中微怒。

“谁?”

“陛下,为了火药,工匠们至今死伤不少,可有了功劳,官员们上下其手,做事的工匠却被丢在一边……”

那些死伤多是不遵守操作规范的结果。

老旺秦芸雨1一400 第三章

“爹,你怎么也来了?这点小事,不用您出马,女儿就能摆平了。”

“带人回去。”

“没问题……什么?爹,你说什么?”

“我让你带着所有家兵回到侯府,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踏出侯府一步,这一次,你听懂了么?”

安津美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爹,你怎么……爹,叶天的为人,您还不知道么?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不可能向咱们求助的。”

“回去!”安泽贺固执的说道。

“爹,你知道叶天这一次调动了多少人去大略村么?你知道这次要是出了问题,会死多少人么?”

“回去。”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爹,这是你从小就教我的道理,叶天帮过咱们多少次,我就不说了,没有叶天,恐怕咱们这骙亭侯府早就没了,现在叶天遇到了难事……”

“回去!回去!我让你回去!本坤,带人回去!”

本坤等人是骙亭侯府的家兵,而安泽贺是正牌骙亭侯,对于家兵们来说,他的命令,比圣旨更有用。

“大小姐,咱们回去吧。”

“爹,为什么?为什么!”

“回去。”安泽贺一脸痛苦的说道。

甘心装八年的糊涂侯爷,眼睁睁看着骙亭侯府破落而无动于衷,一直默默坚守在骙亭,守住那条可以直达国都的山中密道,是安泽贺对皇室的忠诚,自然是无可置疑的。

如今接到了皇帝的“旨意”,哪怕违反了自己的道德和底线,安泽贺依然遵旨而行。

在本坤拉扯着安津美要离去的时候,安泽贺长叹一声,闭上了双眼,心中默默说道:“叶天,这一次,安某对不住你了,事后,安某愿意用项上人头给你赔罪。”

军营中,看着渊理沙抱着一柄横刀看起没完,叶天不耐烦的问道:“检查的如何了?”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军队要想打胜仗,就离不开好装备,本官检查,岂敢随便糊弄?慢慢等,早晚有查完的时候。”

说完,渊理沙还故意在叶天面前,用手指敲击横刀,耳朵仔细聆听着。

当渊理沙敲了第七下的时候,叶天再也忍不住了。

“岂有此理,哪有你如此检查的!”

“怎么?看到本官检查如此仔细,你是不是害怕了?心虚了?”

“你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

“胡说,叶大人,你年轻,难免气盛,不懂做事精细的重要,我和你讲个故事吧,先帝朝的时候,有个官员……”

“住口!你是来检查军备,还是来讲故事的!”叶天恼怒道。

“叶大人,本官这是再给你将做人的道理,你怎么不知道好歹呢?本官和你说这些,还不是怕你走错路了,摔跟头?

你还不愿听?你知不知道,这些重要的话,向来是不传之秘,本官也只讲给自己的儿子听。”

一听渊理沙竟敢占皇上的便宜,沈若辰直接拔出了腰刀。

撇了一眼,渊理沙冷笑道:“对我动刀子?是担心被我查出什么,想要先一步灭口么?”

看到叶天打过来的眼神,沈若辰只能强压怒气,“大人误会了,您不是要检查军备么?我这柄刀也是军备,请大人查验。”

“等着吧,本官检查完这把刀,在查你那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