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圈养调教(粗口H)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一章

PS:章节防盗,明天上午更正……………………………………………………

但他刚接过书信,还没有来得及撤回手呢,突然间就变生肘腋,张特手握着寒光闪闪的匕首,以快逾闪电的速度,朝着诸葛诞就刺了过来,惊得周围的人是齐声高呼。

但张特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而且此刻不管是诸葛靓还是护卫,都处于距离较远的位置之上,他们虽然看到了张特行刺的举动,但却是救之不及。

张特原本就是武将出身,彪悍无比,此刻刺杀诸葛诞,更是他蓄谋已久的计划,而且张特也深知,自己最多也就只有这么一刀的机会,如果这一刀杀不了诸葛诞的话,周围的人一拥而上,根本就不会给他第二次的机会,所以这一击必须是雷霆一击,倾注全力,绝不容有失。

诸葛诞顿时便有一发懵的感觉,原来张特此前一直卑躬屈膝的态度是一种假象,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就是要刺杀自己的,诸葛诞只怕此刻肠子都有些悔青了,一时不察,竟然着了张特的道儿。

虽然诸葛诞佩着宝剑的,但是事发突然,张特如此近距离的刺杀,诸葛诞根本就没有拨剑的时间,张特下手太快太狠了,诸葛诞下意识地去躲,但一切都为时已晚,张特一刀刺中了诸葛诞的胸口位置,诸葛诞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诸葛靓见状,目眦欲裂,抽出佩刀来,狠狠地朝着张特的右手斩了过去。

张特刺杀得手,哈哈大笑,对诸葛靓砍来的这一刀竟然不理不睬,刀光闪过,张特的右手连同手上握在血淋淋的匕首被斩落在地。

但张特的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他仍然在大笑,只要能杀得了诸葛诞,自己虽死亦无憾矣。

众护卫一拥而上,将张特擒了下来,原本他们可以乱刀将张特砍为肉泥的,但这样的死法,未免太便宜他了,诸葛靓已经砍掉了他的右手,张特已经再没有反抗的能力了,诸葛靓吩咐众护卫将张特擒下,而后急急地赶到诸葛诞的身边,将他搀扶起来,急切地呼唤道:“父亲——”

张特的这一刀刺得又快又狠,诸葛诞当场倒地,胸口部位都沁出了鲜血,几乎所有的人包括诸葛靓都认为诸葛诞很可能遭遇了不测,诸葛靓更是悲愤异常,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父亲,让张特这么轻易地就接近了父亲并刺杀得手,疏忽大意啊!

不过诸葛靓将诸葛诞扶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诸葛诞剧烈的咳嗽了一声,虽然胸口有一大片的血迹,但他的脸色却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睁开双眼,对诸葛靓道:“为父不碍事,莫要着急。”

诸葛靓不禁为之一怔,他明明看到张特的匕首已经是刺中了诸葛诞,而且诸葛诞的身上,也确实是流

文学

血了,怎么会没事呢?

诸葛诞轻轻地一笑,扯开了身上的锦袍,露出了穿在里面的软甲,诸葛诞里面穿得是一件薄薄的鱼鳞软甲,轻便防身,如果他不露出来的话,别人是很难发现的。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二章

第718章龙小云的求救消息

“我觉得这边挺好的,气候很适合货物的生长,之前那些工厂温度太高,不行啊!”

“这些我知道,但是安全起见,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雪怪的事,反而会有大胆者前来探险或者其他专业人士来的话,后面暴露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对的,还是不要在一个地方停留时间太长,毕竟我们做的这些东西如果被抓到,结局就是一颗子弹。”

“行了,你不要说这些丧气的话,现在先回山洞,把剩下的货赶出来送出去,陈老板,那边已经催得很了!”

几个人才刚刚进入山洞,没想到旁边突然跳出人来,电筒被何晨光一脚踢飞,山洞里没有月光黑漆漆的,秦渊他们有夜视仪这群人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一瞬间就把这几个人制服。

原来这是一个制毒窝点,不过这群人是小娄娄,真正的老大是那个陈老板,这几个人本来也是吸毒人员,之前在城中村里有过一个制毒窝点,不过被警方端了。

陈老板,才找到这几个尹瘾君子,让他们在这雪山里面制毒,这种新式毒品的要求非常高,对温度也有极大的要求,之前他们在其他的地方都失败了,这个雪山是最合适的,陈老板这次要了30公斤的货,他们今晚来做,然后明天早上送给陈老板交易。

秦渊他们打算顺着着这群小喽喽抓到后面的老大,大家把这几个人带到山下的营地,坐在火边,大家身上渐渐暖和起来,等到天亮的时候,押着这几个人,先去找陈老板。

这伙人的汽车在山下,那个陈老板每次交易都特别谨慎,这次交易的地点选在了游乐场,非常狡猾,不直接接触,让他们把货物放在黄色的方形摩天轮里。

秦渊他们换了一套便装跟着那几个人一起进到游乐场,因为现在是早上,工作人员还在试调摩天轮,情愿他们把用石头冒充的货物丢进黄色的摩天轮里。

静静等待着猎物上钩,过了一会,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靠近那个摩天轮,你让他们一瞬间冲了上去,控制住那个男人,没想到此刻竟然还有其他便衣警察也跑了出来。

后面才知道,警方已经盯这个制毒团伙很久,只是找不到他们的制毒老巢,不过得到内线消息,今天他们会在这里交易,所以就在这里设下了埋伏。

没想到会刚好遇到秦渊他们,就这样秦渊他们本来到雪山游玩加训练,却意外帮助警方破获了一起制毒贩毒大案。

回到军区高世巍没有提他们抓捕制毒集团的事,反而看着警方写来的认罪报告,手轻轻的扣着桌子,大家有些不明所以,秦渊主动开口说:“高队,我们这次可是给你长脸了,你不打算奖励点东西给我们?”

“奖励嘛肯定是要有的,毕竟我们的几位大英雄穿着区里最好的装备是去那边游山玩水,然后顺手收拾了那帮人!”

秦渊听到这句话,顿时觉得有些不妙“那个什么高队啊,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奖励什么的,我们不要了,我们先下去了,不耽误您工作了。”

“别呀,我可是要好好奖励我们的大英雄,这样吧,就穿着你们雪山的那身新装备,绕着军区负重30公里吧!”

“可是,高队,现在外面怕是有二十度。”

“哦,看来你们对这个奖励不满意,那就再加五公里吧!”

秦渊马上明白了,大声喊道:“红细胞小组听命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现在赶紧逃离吧,要不然不知道这个老变态,又会想出什么花样来整他们。

外面的士兵更是议论纷纷,这大热天的,红细胞小组怎么穿着冬天的雪地服在太阳下负重跑。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估计是高队在炫耀新的装备,毕竟这个装备只有他们红细胞小组才特批使用。”

秦渊此时一脸黑线,其实自己真的是去训练的,这下还解释不通了,这大热天的,不一会儿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高世巍走了过来拿出个喇叭“怎么样?我的各位精英们,这批装备好用吧?”

在高世巍亲自监督的训练了几天,大家巴不得赶紧有任务,这个时候秦渊接到了一条短信,正是龙小云发来的。

“小毛国,法式风情地下葡萄酒庄,云,急!”

秦渊看这短信模式确实是龙小云,可是不管秦渊怎么回复,龙小云那边都没有再发消息过来,打电话过去已经关机了。

赶紧找到高世巍想要去找龙小云,高世巍背着手想了一会“情缘我可以批准你,但是你只能一个人去小毛国那边对我国敌意比较重,因为龙小云要找的人就在小毛国和d国的边境交界三不管地带。”

秦渊本来就有这种打算,带着其他人,人太多,反而不方便行动,自己一个人,还有系统在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只是现在非常担心龙小云,毕竟他这个人非常要强,不是到了紧急关头,不会向自己求救的。

事不宜迟高世巍便同意让秦渊单独前往,看着秦渊离开的背影小声说:“请愿你可一定要平安回来,如果能把龙小云带回来,那更好。”

秦渊换上了便装,到了龙小云短信上的指定地址,这个地下葡萄酒庄很奇怪,外面看着破破烂烂,里面的建筑却装修的非常华丽,酒庄里面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给红酒检查年份添加日期。

秦渊趴在墙上看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龙小云,难道她在那栋建筑里面,秦渊悄悄的跨过围墙,绕过那些工作人员,直接进入了那栋建筑。

秦渊脚刚刚落地,就听到了一阵“呼哧呼哧”的喘气声,转头看去,竟然是一只德国牧羊犬歪着头看着他,接着一阵脚步声传来,旁边又来了一只,这一只明显比上一只聪明,看出了秦渊是个侵入者,直接冲着秦渊扑来。

秦渊冲着那德国牧羊犬一咧嘴,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杀意,那牧羊犬竟然吓得一哆嗦,停止了扑咬的动作,一时间有些不敢上前,但是还是保持警惕的动作,看得出它虽然害怕,不过还是敢冲上来扑咬秦渊。

娇嫩的被两根粗大的 第三章

张敷华入京任兵部尚书,许多官员先后上门拜谒。

大理寺卿杨随守和吏部主簿李隧,一行五人,以吟诗作对之名,携礼登门拜访。

飞黄腾达后,谄媚者蜂拥而至,如同士绅投献般。

张敷华习以为常了:“诸位将心意带回去吧,本官吃得惯米糠,食山珍反而无味。”

杨随守和李隧几人相视一眼,神色僵硬又尴尬。

他们没把南京的兵部尚书放在眼里。

可谁会想到,山鸡会飞上枝头变凤凰。

听说张敷华的脾气刚直,可那也得巴结啊。

兵部郎中黄锦颇有经验,陪着笑脸道:“严成锦的仕途恐怕到此为止了,变制伤及皇庄,陛下答应,藩王也不答应。”

张敷华来了兴致:“扬州大运河修整,也是严成锦谏言?”

南京六部与京城的联系极少,虽知道零星消息,但也不如在京城,一清二楚。

杨随守道:“不错,但凡是变制,都与严成锦有关。”

另一个郎中见张敷华有兴致,顿时明白过来,将心意丢到一边,兴致勃勃加入群聊:“张大人可要小心了,自此子当上都御史,至今兵部尚书已换四人。”

短短两年多,兵部尚书就换了四个。

张敷华对此极为不解:“为何?”

“皆是因此子弹劾,京中人人自危,不过,张大人放心,严成锦这次动了皇庄,仕途必定止步于此。”

恐怕,连严成锦自己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等变故。

诸公看得清楚,良乡走商和易市衙门等变制,虽然令国库充盈。

但也伤及皇室的利益。

这,仅仅只是第一个兆头。

就如同商鞅、王莽和王安石,风风火火蹦跶几年,最后,还不是凉了?

是以,黄锦和李隧等官员笃定,此子的官途,要戛然而止。

皇庄的剧变,只是开始,还有变制带来的弊端,会接踵而来。

张敷华洞察出几人的意图:“严成锦若欲违民心,本官自不会罔顾,不必挑拨离间,诸位请回吧。”

诸公离开后,大理寺卿杨随守却微笑道:“听闻张大人清直,今日才亲证,不收是对的,免得留给都

文学

察院把柄。”

张敷华转头,杨随守升任大理石卿不久:“杨大人有事?”

“严成锦为了变制,迫害朝中大臣,我乃大理寺卿,岂能不管。”杨随守眼睛直直看过来:“这次伤及皇庄,是难得的机会,请张大人与我等弹劾。”

毫无疑问,置之不理,严成锦还会继续变制。

如今,伤及了皇庄,陛下对他起疑,正是大好机会。

张敷华却端起茶壶,给杨随守满上:“喝了这杯,杨大人请回吧。”

……

华盖殿,

一旁香炉升起袅袅白烟,四周窗户打开,宫帘轻轻拂动。

弘治皇帝皱着眉头坐在御座上,看向中央的诸公:“诸公也认为要处置严卿家?”

御案上,放着弹劾严成锦的疏奏。

大殿中,站着刘健三人和六部等,严成锦告假,所以缺席。

李东阳躬身:“严成锦变制虽伤及皇庄,却也令国库充盈,臣以为,是功过相抵。”

这正是令弘治皇帝最为难的地方。

若是严成锦变制,没有效果,可以立即废止。

关键在于,严成锦变制令国库收到了银子,百姓生活有所改善。

代价是,牺牲伤及士绅,甚至是朝廷的利益。

该如何治国?如何取舍?

王鏊苦口婆心道:“变制弊端,已初现苗头,陛下还要继续下去吗?”

“臣等请乞,废除易市衙门和户户承包等荒唐变制!”大理寺卿杨随守躬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