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乱岳目录伦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一章

Ps:前文出现个bug,宇文化及已经死了,所以不可能带领军队威迫竟陵,只是俺没法修改前文章节,特此注明将前文“第五百二十四章”中的宇文化及改成“宇文阀”。感谢书友“天命一念”的提醒。

……

沈落雁手持笏板,在内宦的引领下,沿着凝碧池,往太后商秀琪的寝宫仪鸾殿行去。

如今的她,已不再是往日那个见不得人的蛇蝎军师,而是大宋实际上的宰相,位高权重,总揽朝廷政务,一言便可定人生死,甚至可决定那些世家大阀的延续与荣辱。

她是古往今来第一位女宰相,也正是因为她女子的身份,才能打破外廷与内廷间的天然鸿沟,毫无滞碍的进到外臣的禁地,太后的寝宫……有皇权支持的宰相,实际的权利甚至还在皇帝本人之上。

一袭窄袖轻衫,儒配长裙,将本就俏丽动人的沈落雁衬托得无上雍容,典雅与华贵完美的在她身上结合。高腰束胸,宽摆拖地,色彩鲜艳的百鸟裙在春日的风中眼花缭乱的缤纷飘动着,竟比周遭御苑中的百花争艳更加美丽夺目。

她的心情也同样缤纷多彩。

以往那些高高在上,觊觎她的美貌、她的身体,却不在意她才智的各色男人……

那些从不拿正眼瞧她,反斥牝鸡司晨,极尽侮辱的古板男人……

那些惯用眼神将她扒得精光,甚至想要对她用强的恶心男人……

要么被诛杀干净,家中女眷卖入教坊司,任人蹂躏,永世不得翻身。要么只能伏在她的身前,战战兢兢的哀求她施舍怜悯。

每当这种时候,她高傲的自尊心就得到了最大的满足,沉浸在近乎高/潮的极度兴奋中。

男人,男人!她见惯了那些看似刚强不屈,却在五木之下哭得比娘们还软的男人。也见惯平常正气凛然,私下里却卑躬屈膝,毫无礼义廉耻的男人。

更有那些在外飞扬跋扈,欺男霸女,不可一世的男人。但只要抽去他们依仗的背景,种种不堪入目表现,甚至还远比不上从前被他们肆意欺辱的人。

近些年身居高位,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利,使沈落雁的气质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就算走在最威严庄重的皇宫之中,她依然昂头翩行,像只落入人间的骄傲凤凰,美目更从不斜视。盖因当世有资格让她多瞟哪怕一眼的人,都已没剩几个。

仪鸾殿外,暖阳斜照入殿门,沈落雁终于停下她骄傲的步伐,稍整仪容,迈步进殿。

太后的寝殿内,并非常人想象般富丽堂皇,陈设简单却极其雅致,无处不透出此间女主人的出尘脱俗。

不过这气氛着实雅而不俗的寝宫中,如今却仿佛弥漫着一种荡漾的春意。

近年已没有敌人的沈落雁,有些丢失了以往的警惕之心,但毕竟蛇蝎美人儿的天性犹在,突然警觉的停步。

她回头张望,发现为她引路的内宦早已退不见踪影。

而诺大的寝宫之内,居然空无一人!应该寸步不离服侍太后的太监和宫女,竟一个不剩,连寝殿外都好似无人值守。

沈落雁额上浸出冷汗,华丽的头饰微微颤动,发出清脆的呛啷声,传遍全殿,更显空旷和寂静。

她心中生出一种莫可名状的肃杀之感。仿佛殿内外的不可察觉处,已经埋伏好了无数刀斧手,只待人一声令下,就会毫不犹豫的冲将出来,将她剁成细细的肉泥!

太后商秀琪好听的声线慵懒的响起,轻轻柔柔的透出分隔的精致座屏:“沈相来得好快,只是缘何驻足不前?”

沈落雁心思飞快转动,皆不得所解,终咬紧银牙,冲殿内座屏方向拱手道:“臣沈落雁给太后请安,太后金安。”居然未一拜再拜,更未行稽首礼。

虽然商秀琪贵为太后,更实际上执掌皇权,但沈落雁自恃是邪帝心腹,根本不惧。

平日里对商秀琪的尊敬,也只是做给外人看的,私下里她从来都和商秀琪平起平坐。甚至因为她一直替风萧萧掌总一切的关系,地位还要隐隐盖过商秀琪一头。

毕竟商秀琪能鸠占鹊巢,成为太后,完全由她亲手执行的,既然知根知底,又如何能尊敬得起来?

对沈落雁扑面而来的戒备感,商秀琪却好似浑然未觉,柔声道:“这里没有外人,落雁不必多礼,进来说话吧!”

沈落雁侧耳凝听着屏风内的动静,回道:“臣……不敢。”

她原本不信商秀琪敢对她不利,不过寝殿内的情形太过反常,不得不提上几分小心。

商秀琪轻笑道:“如果婠儿非要栽赃沈相刺驾,你在外间里间又有何分别?如今私下唤你来,自然是要找你说些不可告人的私密事。”

听她自称本名,沈落雁稍松口气。所谓不可告人的私事,八成是事关太后身份的秘事,的确不宜有内宦服侍在旁。而且商秀琪真要不顾后果,非找个借口杀她,在这魔门高手无数的禁宫之中,她也的确死定了,怎么反抗都没用。

但沈落雁的戒备之心并未尽去,缓步行到座屏侧边,往里悄悄窥视,立刻呆在当场。

薄帐轻纱遮掩下,竟是张雕琢精致的宽大龙榻,里面虽人影模糊,却可隐隐瞧出商秀琪正慵懒的侧躺榻上,朦朦胧胧的显出线条优美的娇躯曲线。

她身上竟穿着冕冠和冕服,这是本该是皇帝参加盛/大的祭祀典礼时,才会隆重穿戴的服饰。

玄色上衣、朱色下裳,配饰完整,却唯独没穿那件本用来遮盖腿根至膝部,以遮羞身体的蔽膝,只有半边袍角轻轻地顺着她纤细的腰肢覆落下来,将光泽玉白的腿根遮掩的若隐若现。

本代表无上威严的龙袍,居然这般松松垮垮,毫不庄重的让商秀琪披在身上,就算隔着纱帐,都掩不住无限春/光的外露。

沈落雁瞪大美目,张着红唇,半晌都没能合拢。什么戒备、什么警惕,全被抛到了九层云霄之外。

商秀琪从半遮半掩的龙袍中抽出玉手,轻轻拨弄着顺颈斜斜垂落前胸的一缕秀发,手皓白、发乌黑,皆都泛着奇异的亮泽,相得益彰,尤其惊艳。

她嘻嘻笑道:“见本后穿着龙袍,你很吃惊吗?”

沈落雁蓦地回神,苦笑道:“太后是否太心急了,现在外廷未平,心怀鬼胎者不可计数,宋家人更是不满你我久矣,还需徐徐图之,远不是称帝的好时候。太后……你,唉!若事不机密,只怕会立刻颠覆如今的大好形势。”

她总算清楚为何寝殿内外的情形如此反常!商秀琪居然迫不及待的穿上龙袍,这要是传扬出去,只怕像冷水入滚油,立刻剧翻。反对之激烈,绝对还要超过她以女子身担任宰相时的百倍千倍,天下各处再次举旗造反,都在预料之中,

商秀琪却没答她话,反而微张樱唇,发出一声幽荡的轻唤,好似一只正在萌萌酣睡,却被主人玩弄尾巴而惊醒撒娇的小猫,身子微颤微抖,轻轻耸动。

她双颊上红透的霞云之艳丽,竟连龙榻前的薄纱帐都遮掩不住,诱人至触目惊心。

沈落雁花容失色,她可不是未经人事的少女,十分清楚女人会在什么时候变成如此模样。

她只是万万没想到,商秀琪居然这等胆大妄为。不单私穿龙袍,而且还穿着龙袍和一个男人秽/乱宫闱,甚至于当着她的面前……

商秀琪咬着下唇,仿佛在强自忍耐着什么,轻嗯轻喘着低声道:“落雁妹子莫要生气,婠儿是……”她像是突然间被抽空所有力气,扬长玉颈,发出一声足以荡魄勾魂的娇吟,柔弱无力的伏低身子,露出娇躯后的男人。

虽然

文学

有纱帐遮掩,但沈落雁还是认清了这男人的脸孔,登时倒抽口凉气,失声道:“邪帝!”双腿不由一软,跪到地上,伏身叩首,颤声道:“落雁拜见邪帝!”

她却根本不知道,风萧萧非但不像她想象中那般淫/邪无忌,反而正手足无措,还莫名其妙中……

他并非什么都没做,只是已然做完了啊!刚见沈落雁进来,便臊得不敢抬头,更不敢乱动……他都不知道婠婠为何胡乱叫唤呢?

婠婠见沈落雁胆颤心惊的伏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一抹微笑悄悄浮上她那美艳无伦的玉脸朱唇上,其幽艳诡美的模样,绝对可让苦修多年的高僧亦要为她大动凡心。忽然提臀往后轻蹭,让风萧萧忍不住发出一声重喘,心中大叫“妖女”!

沈落雁立刻将身子伏得更低,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婠婠媚意十足的向她细声道:“你也过来吧!婠儿一个人……实在承受不了邪帝大人的爱宠。”

沈落雁娇躯发僵,呆在当场,她没想到婠婠召她入宫,居然是让她侍奉邪帝……或者这本就是邪帝的意思。

风萧萧简直比她还呆,刚想张嘴,却又让婠婠给不轻不重的顶了一下,话语顿时变作喘气,好似正火势大炽,无可遏制。

沈落雁终于回神,神情略带苦涩和无奈的咬了咬下唇,手足并用,慢慢爬向龙榻,边爬便褪去身上的衣物。

她虽不算忠贞节烈的女子,但她这辈子都在努力争脱出男人的掌控,希望有一天能够自由的选择男人,而是不是被男人选择……她几乎快要做到了!

可惜她一切权利都是来自邪帝,没有邪帝的支持,她立刻被打回原形,重新任人摆布。所以她无法拒绝,也不敢拒绝风萧萧对她的任何要求,只能由他予取予求。

沈落雁终于爬到榻前,外袍也被她褪在一旁,更露出扑粉香肩,风萧萧才终于回过气来,嚷道:“不用……不用,你快出……你先退下吧!”

他任旧懵懂无知,完全不知自己这番话语,对沈落雁是何等残酷。

沈落雁果然如遭雷击。

被邪帝肆意索取,虽然十分屈辱,但她还有自知之明,知道邪帝愿意要她,其实还算是她的福气、她的幸运。

却在突然之间被弃如敝屣,这种打击是任何女人都难以承受的,何况沈落雁本就是个骄傲之极的女人,对自己的美貌和智慧一向尤为自信!

她眼眶都红通了,俏目泫然欲滴,失神的爬将起来,跌跌撞撞的往外跑去,连褪落地上的外袍都忘记捡起。

婠婠瞧她失魂落魄的倩影消失在屏风后面,俏脸上浮起隐隐笑意,心道:“解决了一个,还有一个……”她目光瞟往榻头的宫壁,哪里和刑室那边一样,也有一方隐蔽的窥孔,正对着龙床。

她暗暗寻思道:“与沈落雁相比,师妃暄的意志真是超乎想象的坚定,明明一直在崩溃的边缘徘徊,好似下一刻就会坠入深渊,却始终没有……”

……

接下来的日子,风萧萧如同飘荡在云端天宫,师妃暄却苟活在无间地狱。

婠婠则如鱼得水。

她并不欺辱师妃暄的肉/体,却几乎在一刻不停的折磨着师妃暄的灵魂。她想将师妃暄的意志彻底击溃,风萧萧自然是她最好的武器。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二章

曾经的秦许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余生,只是他完全没有办法找到蓝星的位置。

说不定他可以凭借着这一次,再一次见到姐姐也说不定呢?

秦许很期待。

然而在第二天的时候,学校当中的众人却没有再看见秦许踏出过房门。

直到两三天的时间过去,秦许再也没有出来过的消息不胫而走。

很快,秦许曾经的那位老师就闯进了秦许的房间,看见了躺在床上的他。

在尝试了好几遍没有将人给叫醒后,他们就直接将人给送去了中央医院当中。

一番检查做下来,医生摇头叹息。

“秦元帅这是精神力损伤,如果能早一点过来的话……说不定还有治好的可能。”

“那现在……”

那位老师心里咯噔一声,暗自懊恼自己昨天的态度怎么就不强硬点。

“别紧张,现在虽然只是说情况不是很乐观,但说不定还有能够治好的可能性。”

只不过这个可能性很低就是了。

在面对面前这个老人的时候,那位医生并没有将自己心中的这一句话给补全。

病房当中,秦许身穿病号服躺在营养仓里,他的面色略有些苍白,呼吸平稳。

秦樊祺在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他那个曾经天人之姿的哥哥,最终却躺在了这里,他拿下来那么多的战功,最后来探望他的人却寥寥无几。

“哥,你可是秦元帅啊……一定要好起来,知道吗?”

——后记——

或许当初的那一场比赛,只是为了遇见她所做的铺垫而已。

他的父母是商业联姻,母亲对于父亲的感情还是有的,不然也不可能会闹着要自杀。

只是……

为什么要拉着他呢?

他又何其不无辜?

他没有想明白这件事情,也不想明白这件事情。

从被拉着跳下去的那一刻开始,他觉得他的生命已经毫无意义。

他曾经为什么要活的那样小心翼翼?

从他出院后开始,他就发现家里多了一个人,一个很烦的小孩。

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第三章

琳儿匆忙地拿出通讯器,喊道:“调虎离山,调虎离山!”

柳世权并没有明白这句话,边连接A师的通讯,边问道:“琳儿,什么意思?”

“敌人全面出动,只不过是他们营造的假象。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师部和几位大师!”

“啊,好歹毒!”

消息刚传出去,密集的枪声就从通讯器里传来。

“敌,敌人……”

声音未落,里面就传来:立即将资料传出去,快!

“冬日暖阳听令:全力救援通讯室,快!”

小姐姐们和柳生翔达等人已全力奔向哪边……

与此同时,一个全身笼罩在黑影下的女人已偷偷潜入冬日暖阳极限救援队总部。

她很熟悉这里的一切,轻易就避开了层层排查。

忙碌的柳世权并没有看到屏幕上的人,还在不断键入着命令。

“终于将你们全找出来啦!”高兴地将坐标传给哪些出动之人。

余光却在此时,瞄到个急速而来的影子,心中顿时一惊。

刚准备展开防御,女人却已出现在控制室门口,两只忍镖快而急地射向柳世权。

他赶紧向旁边翻滚,避开忍镖同时,敌人已经冲到了附近。

短刀直接往要害上招呼。

柳世权惊慌的心已冷静了下来,手已偷偷放在腰间的匕首位置。

黑衣女人并不知道这些,招式比之前更加狠辣。

嗤啦!

柳世权后背被划出口子时,隐藏的匕首突然刺向她心脏。

黑衣女人被吓得不轻,赶紧向旁边闪躲,臂膀还是被刺中。

“啊……”

听到这个声音,柳世权第一反应就是:此人,他绝对认识。

可,不管怎么想,就是想不起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黑衣女子见他目光异样,心道:“他是不是已经猜到我是谁了?”

一股浓郁的杀意飘出。

柳世权很心惊,赶紧向后击退。同时,她却快速黏上。

二人一追一逃,很快就冲到了门口附近。

“站住!”

听到这个声音,柳世权浑身一震,一抹极其痛苦的神色浮现。

“阿香,我待你不薄,你为何,为何啊?”

痛心疾首的话让她的攻势都慢了些,柳世权刚好能避开短刀。

“醒醒吧,阿香!”

黑衣女子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向后退了几步,一把拉下蒙面黑巾。

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出现。

“世权,如果,如果能早十年认识你,我或许不会走上这条不归路!”

阿香的脸上尽是苦涩,泪水已顺着下巴滴在衣服

文学

上。

柳世权的心如刀割,眼眶也已通红,声音哽咽地说道:“阿香,收手吧?我会为你向他们求情的!”

“没用的,没用的!”阿香情绪有些失控,胡乱地挥舞着短刀。

柳世权再也忍不住,泪水已夺眶而出。

“是不是猪头(竹头)家族逼你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她很无奈,带着哭腔地笑了笑。

柳世权很想去安慰她,阿香却用短刀阻止。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

三分钟过去,阿香突然擦干了泪水,恶狠狠地说道:“和亲人比起来,你什么也不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