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妇女不戴套|人杂交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一章

高飞在朱睿的三请四请之下他终于姗姗的从美国飞了回来由于接机的那天,朱睿在上班,朱睿发话让王怡请谢馨一起去接机,也算是知会他们一声,正主回来了,他们的事情也能有解决办法了,也显得咱时刻把他们的嘱托放在心上,要不然高飞本来还打算小大飞回国内来的,那么一来他们几个非要到了二月下旬事情才能得到解决的。

谢馨接到王怡的电话之后,立刻收拾了下之后,在楼下等王怡来接自己,不要看元旦的时候,朱睿答应的好好的,可他也说了要等高飞回来,他才能和高飞商量事情,可他迟迟没有回来,就没有谈事情,苏晋他们又催的紧,谢馨每次电话给朱睿或者王怡,都说不急不急,也说高飞在美国有事情,他们本来也以为高飞是在戏弄他们,可后来他们才知道高飞竟然和那个麦克待在美国又干了一票,虽然目前不知道结果如何,可应该是盈利,赚了不少钱,这让谢馨是越发的火冒,他在那头赚钱,咱在这里亏钱,可她也只能忍着,这么一来,大家的实力真的是悬殊的厉害了。

王怡开车开到谢馨家楼下,刚想拿起电话打给谢馨,通知下自己已经到了,可没有想到谢馨的身影从楼道里闪了出来,看来她应该早早下来了,“嫂子,等久了吧。真是不好意思,你用不着早下来的,其实我到了电话通知你就成了,没有必要早下来。”

“没事,正好我在家里没事,就早点下来。”谢馨坐到副驾驶位置上,“怡怡,对了,听说这次小舅舅去度假有大动作?”

王怡点点头,“嗯,听小睿说起过具体事宜我们不知道,不过小舅日子好过,我和小睿的日子也好过,不是么。”看来在向自己打听消息了,咱当然知道高飞的动向,可惜咱是不会和你说的,咱俩压根就不熟。

谢馨知道王怡不想和自己多说啥,也就转个话题问些别的事情,一个人是追求名牌服饰,而一个是家里就做这个行当知道一二,而且经常上网看看最新的潮流,所以两个人一时间车里的气氛倒是不错。“怡怡,有时间,你还是要出国去看看,那里的东西比国内便宜多了。”以前自己是年年要出去几趟,买上一堆东西不管是自用或者送人都挺不错的。

出国买这些?王怡想想就谢了吧,再便宜又如何自己又是个难得出去应酬的人,买那么贵的衣服还有包包,基本上都是闲置在家里睡觉的面大“出国是要的,可我喜欢到处走走,而不是去血拼,再说了,我妈舅妈他们经常会送这些给我。”就连高梅也是,这次她人在国外渡假,还会发快递给自己寄点东西,还说新房子的更衣室很大,空在那里是件浪费的事情,让王怡真是无语了刚好不容易把一些不需要的衣服还有鞋子扔在sh,就带了些自己常穿的服饰过来,可这段时间在妈妈他们还有高梅的体贴之下,真的都有堆满更衣间的趋向,而且朱睿的衣服也都塞了过来,按高梅的说法就算朱睿不穿也要备着,让王怡也只能摇头了,弄得现在王怡出去逛街,也就是看看逛逛,服饰很少买。

谢馨听到王怡这么说,心里妒忌死了,自己每年的置装费就是不少,不是自己不想省,而是省不下来,总不能周围的朋友穿的都是当季新款,而自己穿的都是以前的款式吧,“还是你好,不要考虑这些,我就要自己花钱了。”

王怡听到谢馨这么说,也就笑笑,不然自己怎么接口,难道自己还支援她一两件么,自己又不是有病,有那个钱还不如放在店里换点毛爷爷的。

“小舅小舅。”王怡站在接站口兴奋的冲着刚出站的高飞挥挥手,“小舅,在这里。”

高飞看到王怡来接机,都愣住了,啥时候这个丫头这么勤快,来机场接机的,等他慢慢走到王怡身边的时候,发现站在王怡身边的谢馨,他心里暗骂朱睿,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这次收获好,是开心的回国的,可他偏偏要怡怡带着这个扫把星来接机,看着就头痛。“怎么今天是你来接机,让助理他们来就行了。”由于美国那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半路飞过去和高飞汇合的人都在那边接着处理事情,这边只有高飞一个人回来。

“小睿本来想来接机的,可他走不开,就催着让我来。”要不是要带谢馨来,王怡怎么都不会来机场接机的,反正过两天大家会聚到一起吃饭的。

谢馨看到高飞的表情有点不大好,笑着打招呼道,“小舅,你好。”

高飞虽然不乐意见到谢馨,可人家人都来了,自己还能当场给他脸色看吗?那也不符合自己绅士的做法,“你好,小馨你今天怎么有空啊。”

王怡看看谢馨再看看高飞,觉得怎么这个对话有点怪怪的,谢馨保养的再好,可在外人看了,她和高飞的岁数都是差不多的,可愣是她要喊高飞为小舅舅,唉,虽然高飞是挺年轻的,可他们的岁数真是差不多,唉。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二章

VIP病房外空旷的走廊,冷小乔背着书包快步走到一间病房门口,紧张的望向站在门口的男子:“爸,你……你回来了?妈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忽然就……”流产了?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两个字对面前的男人来说,意味着背叛与耻辱。

记得她刚接到管家的通讯请求时,听到那个消息也震惊的无以复加,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消息传出去后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澜。

三年前皇室大公主嫁给整个银河帝国最年轻的元帅艾伦·比洛多,虽然大公主名声不太好,但也算得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然而在婚礼当天却爆出新娘竟有个未婚先孕的私生女,这一皇室丑闻瞬间席卷整个帝国,想遮掩都没办法。

如果新郎不介意,这件事也就逐渐平息了,可偏偏新婚当夜新郎连洞房都没进就被派去了与虫族的战场前线。

官方的、说法是战况紧急,需要帝国元帅亲自坐镇指挥,但民间纷纷猜测这一定是艾伦对这门婚事强烈不满,自请调去了战场,不然为何三年都没回帝都一趟?帝国与虫族的战争已持续数百年之久,什么样的紧急战况让艾伦元帅连洞房花烛都顾不上?

冷小乔也只在婚礼上远远见过艾伦一面,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新婚妻子附带个拖油瓶就算了,三年不回家,一朝回来发现老婆居然又怀孕了,真想问一问他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艾伦身形高大修长,一身黑色军装将他不容侵犯的凌厉与威严展现的淋漓尽致,璀璨的金色流苏与衣扣又为这份绝对的冷酷增添了几分华美尊贵,他一个人站在宽阔的走廊里,却让整条走廊都显得逼仄灰暗,只因他太过耀眼。

闻言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冷小乔一眼,转头又继续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扇门,仿佛门后藏着什么洪水猛兽。

无言的沉默让走廊内的空气更显稀薄,冷小乔活了两辈子都有些受不住了。

她正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双腿,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一道女子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手术服将她从头包到脚。

看到门口两人,她摘下口罩,脸上神情疲惫而苦涩,眼睛红红的:“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姐姐的身体一直不好,恐怕熬不过这一关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艾伦与冷小乔脸上都闪过了然之色。

大公主梅琳娜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自小骄纵着长大,与一群贵族纨绔玩儿的很疯,甚至吸食一些刺激神经的药物,类似地球上的毒品,当年冷小乔刚穿越过来就是在一个小型的家庭派对上。

一屋子打扮的奇奇怪怪的男女兴奋的又唱又跳,根据原主的记忆她看到自己的公主母亲只穿着吊带与热裤,几乎赶得上比基尼了,在一群人中大跳艳舞,画面让人不能直视。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三章

看到小桌上那丰盛的饭菜,惊讶之余也感叹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做的这么好。

“原来…你会做饭。”柳佳意还以为他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别人去做的。

她帮忙将碗筷摆好,由于是放在地毯上的小桌,只好坐在地毯上吃,可在女孩看来这样有别样的温馨感。

司弃注意到她缓和的情绪,不由唇角轻扬。

他席地而坐,拿起筷子将一块红烧排骨快速地剃了骨送到柳佳意微张的粉唇边,“张嘴。”

女孩不太适应这样的亲密,但也知道他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只好张口吃进。

味道虽然算不得太出挑,但算得上是好吃的。

她肯定地点了下头,“你自己吃吧,我有手。”

言下之意…我不是残废,不用你来喂。

司弃冷嗤一声扯过一张纸巾拭了拭她唇边的点点汁水,“那你喂我?”

柳佳意微挑纤眉,“好啊。”

她装模作样地夹起一块清脆的黄瓜,作势放在唇边吹了吹,“来张口,小心烫。”

男人觉得她与自己开玩笑的模样无比可爱,没太计较她眸中的调侃。

“行了,好好吃,吃完再去睡一觉。”

他可没忘了她还有些低热。

说到这里司弃霍然起身将一个薄毯裹到女孩身上,生怕她着凉。

柳佳意感受到了他的体贴,却变得更加沉默。

因为发烧并没有胃口,吃了小半碗米饭就爬回了床上,没一会儿便又睡了去。

司弃在床边坐着注视了她许久。

其实这丫头很让人心疼,她总是一个人默默地抗下所有事情,并不会把心里的苦涩说出来,所以两个人之间,他才需要更加主动。

直到收到罗宽发来的短信,他才俯身吻了吻她的粉唇起身离开。

明莺满脸惊恐地看着罗宽,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无论犯什么错,哥哥都会包容她,就算不然,罗宽也一定会。

她知道他是喜欢自己的。

“罗宽,不,罗宽哥哥,求你和哥哥说一声,我想见他,我求求你。”

司弃已经让她在这个又黑又潮湿的屋子里待了一天,心中的恐惧愈发增大。

罗宽已经没有之前那样对她热情,反而很冷漠。

“大小姐,我也无法左右先生的思想。”话音刚

文学

落,男人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房间中。

“老板,这只多少钱?”手摸着一只泰迪的头顶,眼神看着宠物店的老板问。

老板微笑着对报价,“这只算是比较名贵的品种,两万四不讲价,额外送您垫子,洗浴用品,三包高档狗粮。”

颔首,“好,就它了。”

这个价格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老板拿过一根狗绳拴上将一端递到的手边,“好的,小姐您请到这边,店里的工作人员会告诉您注意事项,我去开单。”

她为这个即将陪伴自己的小家伙取名star。

带小家伙回到自己家的时候小家伙有点怕生,安安静静地窝在墙边,换了家居服,在客厅一处阳光充足的地方铺上了垫子,准备明天就去买一些小家伙的生活用品。

将项圈打开,让star先熟悉家里的环境,她便给自己准备午餐。

打开冰箱看了看,只剩孤零零的两个鸡蛋和两包泡面。

轻叹一下,看来也得给自己充实粮仓了。

“老板,夫人又打来了一通电话,说…”平时的严肃脸,此时也带着崩裂的表情。

办公桌另一边坐着的那位手中的笔没停,一直在圈圈画画。

“嗯?”

“说…您再不回家,她…她就改嫁。”说完迅速地低下头。

嘴角微扬,“下午的行程。”

开手中的文件夹,“中午12点您与程氏的总裁有一个午餐会议,16点要去下面的食品工厂视察。”

“推掉。”

应下转身出了办公室。

从文件中抬起头,抽出较急的文件审过,便拿过西装外套下班。

刚下到地下车库就看到一辆熟悉的车稳稳地停在不远处的一个停车位上。

心中闪过无奈,便大步上前。

车上司机先下来,绕到后座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四十岁但保养良好的贵太,看到朝自己走来的儿子,原本嘴上挂着的笑容瞬间消失。

冷哼一声,“哟,这是不是我那三个月没见的儿子?”

“最近在忙一个收购案。”

轻飘飘地开口。

“走吧,儿,老妈发现一家超级好吃的素菜馆!”瞬间破功。

深知自己母亲的性格,轻笑了下,“您带路

给star倒好狗粮,一碗水,便出门。

现在正是12月,一年中最冷的时候。

外面刚下了一场雪,路上的车由于天气少了许多,超市也不远,便打算散步去。

只是走了没几分钟,便听到了一声巨响,转头一看,马路上发生了一起追尾事故。

她停了两秒,看着车上的人无碍,便打消了去帮忙的念头。

正要继续走,却看到一位在过马路的妇人二十米处一辆车直直冲她开来。

心急喊了一声,“小心!”

许多人看向她,她却疾步跑向那位妇人,将她扑向前方,两人倒在地上,身后那辆车呼啸而过。

感受到身后的动静,松了口气,还好!还好…

她连忙起身,扫了眼还倒在地上的女人,“阿姨,您没事儿吧。”

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手撑着地要站起来,却发现手上擦伤,左膝盖也有点疼。

注意到她的伤,“我扶您。”

将扶起来后,“阿姨,您还能走路吗,我送你去医院。”

了动,没有什么骨头上的伤。

“没事,谢谢你啊小姑娘。”

“我还是送您去医院吧,伤口也要…”

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推到了一旁。

将抱起,“怎么回事。”

眼神却在盯着一旁的颜听婳。

直视着他。

不得不说,他身上有与生俱来的贵族气息,眉宇间透露着他的不可一世。

锤了一下薄云衍的肩膀,“放我下来,我要与这个姑娘说几句话。”

皱着眉,却没有动作知道自己拗不过儿子,“姑娘,你与我一同去医院吧,刚才怕是你也受了伤。”

拍了拍身前的雪花,“不用了阿姨,只是举手之劳,您不必放在心上,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不等两人反应,便走向了超市的方向。

抱着自家母亲,回到停车场,驱车去医院。

没想到他就停个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早知道不让管家老吴回去了,真是一点都不省心。

医生给诊断后确认只是皮外伤,开了些外敷药便离开医院。

点了送餐到家中,于是母子俩便回家吃。

江月圆一路上挂念着刚才救了自己那个丫头,“儿子,你可一定要找到那个姑娘好好感谢她,她可救了你老妈我一命,不然车撞得就是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