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一章

冷丝雨看到小圆圆和小虫虫被工作人员送往台上就坐了,这才和夏鹏飞回到观众席。

“雨儿刚才揍了人?”林婉如一见丝雨一副怒意难平的样子,就问。

“没有,她大多数时候就是吓唬人,真正动手的时候并不是很多。”夏鹏飞回应婉如。

“妈妈,你揍我的次数都比我揍人的次数多。”冷丝雨在林婉如身边坐下,顺着夏鹏飞的话头回答。

“以后妈妈不拿你锻炼身体了。”林婉如忽然变得宅心仁厚了。

兰兰吃惊地问婉如,“揍人锻炼身体?阿姨这爱好剽悍!对了,你的小说改得怎么样了?”

林婉如一提到自己的小说,就显得特别兴奋,“自从小飞帮忙制作了个书封,我把主页简介改了后,订阅数又涨了。”

夏鹏飞关注点不一样,“开篇飙车的场景其实挺吸粉的。没法,人的劣根性……”

“飙车?是爷们儿的劣根性吧!”丝雨口不择言,说出了就后悔了。

夏鹏飞侵略性的眼光看得丝雨发怵,看得丝雨又想逃离地球了。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恶魔,明明看起来体贴温柔,可发起狠来就是最凶悍的猛兽。

可无论如何,他还是让她最心动的存在。没有任何人能取代。

几人说话间,台上主持人开始发话了。

一番华丽陈词之后又是偶像人气歌手支识现场献歌,依然是由叶清明作曲的古典诗词。

之后又是对参与领导、媒体操作员、技术员、记分员、颁奖员以及比赛环节的介绍。

少儿组的参赛人员50人,比成人组的总人数少了一半,年龄大多数是3-6岁,有极个别的选手是7、8岁。

战幕未正式拉开,圆圆后边的一个三岁小男孩居然被吓尿了,在台上哇哇大哭。

工作人员要带小男孩去换装备,小男孩却哭着喊:“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万般无奈之下,主持人用话筒喊话,“小朋友的家

文学

长请把小朋友领回去安抚一下,比赛马上要正式开始了。”

小朋友的家长尴尬出场,把小朋友领下台后,无心观看比赛就退场了。

这段小插曲自然是被制片人切了。

“可怜的宝宝,竞争压力大吖,这种竞争,对小宝宝们确实有些残酷了。”小虫虫对一旁的小圆圆说,仿佛自己不是小宝宝似的。

小圆圆和小虫虫第一次面对这么多媒体和观众,说是一点也不紧张也是不可信的。但两位小朋友基于对自己实力的非凡自信,即使有点小紧张,他们也认为自己是能脱颖而出的。

第一环节依然是20个必答题。

大屏幕上显示的是:

1.“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是()的词句?

A辛弃疾B苏轼C王安石

台下林婉如问夏鹏飞,“小飞,这个以前我们学过,我忘记了是谁的词来着。”

夏鹏飞知道答案,偏偏要去问一旁的丝雨,顺势悄悄把座位下丝雨的一只手握在手里,“我也不知道,丝雨你知道么?”

丝雨知道他扮傻充愣,没好气地说:“我也不知道。”

兰兰说:“是辛弃疾的词句。”

林婉如夸奖兰兰,“兰兰,学霸不知道的你也知道,你一定能考一个好大学。”

兰兰正要谦逊两句,可一见大屏幕上已经显示了比赛的第二题,就没吱声了。

2.请把以下诗文空缺处补全: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

A终日淡无味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二章

聂远彬发现,霍尔夫根本就没有要跑的意思,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享受着雪茄和威士忌,很是放松。

“我们终于见面了,霍尔夫教授!

您的地方看起来不错。”

聂远彬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罪大恶极的人,但在他的身上丝毫看不出来有那么变态的气息。

“老师,就你一个人吗?”

MAY环顾四周,除了留声机会发出声响,好像真没什么会发出声音的东西,密闭的有点可怕。

“霍尔夫,你跑不了,束手就擒吧。”

左泽京拿枪指着他,一刻都不敢放松。

“跑?”

霍尔夫晃动着手里的酒杯,

“我为什么要跑,这里是我的家,有我所有的藏品跟回忆,我要守着它们。”

“你的藏品?

那些你通过不法手段得来的东西,怎么能叫你的?”

欧游觉得他就是个疯子,说着不着调的话。

“不法手段?

只是没按照你们的规则做,在你们的眼里叫不合法而已。

我给了这些文物最好的保存条件,它们在我这里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保护,温度适宜,湿度适中,它们完完整整的存在于最初的模样。

你们呢?

如果这些在你们手里,你们能保证给它们这么好的条件?

你们只会利用它们,用它们的故事为你们赢得更多的利益,美其名曰摆在博物馆里供大家观赏,对它们的保护,你们能保证做到万无一失吗?”

说到岛上的文物,霍尔夫眼睛瞪的老大,拿着酒杯的手不停的颤抖,像得了脑充血的后遗症。

欧游与左泽京面面相觑,不得不承认,霍尔夫陈列文物的地方真的是非常考究,通风除湿都是最先进的设备,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照它的特性摆放,而且被擦的一尘不染,单从这一点上说,霍尔夫绝对称得上是爱家。

“别用那套冠冕堂皇的理由掩盖你盗窃文物,豢养非法组装来满足你的私欲的事实。

跟我们走吧,有什么理由,想表达什么情绪,有地方让你说个够。”

聂远彬无情的近乎冷血,在他眼里,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无论你是什么理由,这就是规则,尤其是关乎民族与信仰,那是决不能让步的。

“聂队长,你可知道,欧阳盗取敦煌壁画最大的愿意是什么吗?”

聂远彬抿着嘴,不说话。

“是因为你!

是你把他推到了悬崖边上,一失足成千古恨。

如果,你能给他一点关心,哪怕只有一点点,他也不会死的这么惨,这么的不甘心。”

霍尔夫邪魅地一笑,看着聂远彬紧绷的眉头,知道他的心里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

“还有你MAY,你也是间接杀死欧阳的凶手,因为你的出现,才酿成了今天所有的后果,你是整个事情的***。”

MAY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今

文学

天听到霍尔夫的话,仔细想来,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她自己到敦煌开始,认识了欧阳,加入煌颜组研发还原壁画的颜色,后被徐丽套路接触到伯瑞斯.冯,再后来到了加纳热基地,发现了传艺会的真面目是倒卖文物和制假贩假,聂远彬冒着生命危险把她就出来,从那时候开始,欧阳静林就开始记恨她了,直到后面矛盾升级,巴鲁达地区发生冲突,欧阳静林彻底倒向了霍尔夫,亲自推翻了他和聂远彬一直守护的东西,最后所有的事情浮出水面,却没想到背后的始作俑者竟然是自己的老师。

MAY突然觉得头很晕,踉跄了一下,险些摔倒,被聂远彬一把抱住揽到怀里。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三章

宫中,太妃所。

魏皇后看着眼前的几个箱笼点了点头,内侍立即将箱笼合上送去宫外的静安寺,宓太妃的棺椁停放在静安寺,等待送往妃子陵安葬。

“当年惠王的灵柩也停放在静安寺,这算是全了她的慈母之心,”太后让人扶着走进大殿中,“这段时间辛苦皇后了。”

魏皇后向太后行礼。

太后伸手立即将魏皇后扶起来:“你看看你,比前些日子又消瘦不少,不过这手倒不是很冷了,气色也好多了。”

魏皇后道:“让母后惦念了。”

这声母后让太后心中一阵温暖,还记得有一年,她身子不舒服,还是鲁王妃的魏氏进宫侍疾,她病得迷迷糊糊,那时候魏氏就在旁边唤她母后,一边唤她一边喂她吃药。

后来她病好了,与魏氏就亲近许多,没有人的时候魏氏也不再改口,私底下一直这样称呼她。

太后抬起头看着这冷清的大殿,但凡宓太妃喜欢的东西,大多都被收起来将来随葬在妃子陵,那些带不走的也就扔在了库中,这里也就被空出来。

“先皇在的时候除了哀家之外,赏赐给宓太妃的物件儿最多,后宫许多人不知有多羡慕宓太妃,现在宓太妃一走,许多东西也就无人问津了,就像角落里那些兰花,这才几日就不死不活了,”太后说到这里长长叹了口气,“人老了,许多事也就看开了,富贵繁华究竟都是一场梦而已。”

魏皇后扶着太后娘娘坐在木塌上。

魏皇后坐下来给太后沏茶:“皇上虽然没有答应将惠王挪去先皇陵园之中,宓太妃安葬的妃子陵却与惠王陵相隔不远,希望宓太妃母子九泉之下能够相聚。”

太后听得这话心中一阵怅然,有时候她何尝不是与宓太妃一样。

“这样做也算是对得起她了,死了的人不用再说了,”太后微沉下眼睛,“皇后在太妃所应该听到了贵妃宫中的动静。”

魏皇后颔首道:“听说贵妃宫中抓到了几个怀王府的眼线,昨天晚上一个侍奉皇上的小黄门投湖自尽了,今日又在德妃宫里查到了宓太妃服用的那种仙药。”

太后捻动着手中的佛珠:“但凡朝堂上有风吹草动,后宫都免不了要跟着乱起来。哀家听说,吏部呈上一本奏折,奏折上列了不少官员,这些人大多都是朝廷科举取士拔擢上来的寒门子弟,自这些官员入仕时起,怀王府和申家借给他们银钱,供他们租府邸养家眷。

礼部侍郎揭发申贵诚,私底下结党营私,还曾将银钱借给他用。申家还利用族学资助不少寒门子弟,如今这些人都在为怀王府做事。”

太后说到这里,长长地叹口气:“从前先皇夸赞申首辅是大周难得的肱股之臣,还说申家子孙聪敏好学,将来必定能为大周出力,没想到这才短短几十年,就成了这般模样,真是看得清人,看不透人心。”

太后说完这话,站起身来,将手伸向魏皇后:“这里太冷清了,还是陪哀家去慈宁宫里坐一坐吧。”

魏皇后上前扶住了太后,两个人一路离开了太妃所,正往慈宁宫走去,就听到不远处一阵疾呼声。

“太后娘娘,奴婢冤枉啊,太后娘娘……”

太后停下脚步,不一会儿功夫只见几个宫人七手八脚将一个女官押走。

“怎么回事?”太后开口询问,身边的女官忙过去打听。

不一会儿功夫女官就问了清楚:“是德妃宫中的女官,被贵妃娘娘带去问话。”

“皇后,”太后侧头看向魏皇后,“你瞧瞧,都跑来哀家这里求救了,恐怕过一阵子,哀家这慈宁宫也别想再安宁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