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晚上没人妈妈就是你的人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一章

二十分钟后……

林轩抽完一根烟,赶紧穿上了衣服。

韩初雪躺在那里美眸看着林轩没有说话。

“那啥,小初雪,我出去一趟哈。”

林轩尴尬的对韩初雪说道。

其实吧,林轩大概感觉到韩初雪应该知道了。

“嗯

文学

。”

韩初雪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慵懒的闭上了眼睛。

另一边,苗小喵洗完澡都半个小时过去了。

倒不是她洗澡洗了半个小时,只是说……她在浴室里做心理建设做了那么久的时间,出去就得跟林轩那啥,想想还有点紧张!

但是一想,他们是那女朋友嗳,哈希其实也没啥啊。

想到这里她出来了,然后林轩没了!

苗小喵很郁闷的躺在床上疯狂的给林轩发着消息。

“等会哦,我等会就回来。”

林轩给苗小喵发了个消息。

他现在正在去接陆雨凡的路上。

“你在干嘛?”

其实苗小喵大概能猜的到林轩在干嘛。

“啊…我啊,我在给你买东西呢。”

林轩感觉自己真的是分身乏术了!

三个,三个就是极限了!实在是不能五个。

“哦。”

苗小喵穿上了衣服,然后走到了酒店大厅点了杯咖啡坐在那里玩手机!

无聊!

她就想着要不坐在这里,然后看看到时候能不能抓到林轩现行!

哼!

混蛋!

过了一会儿,凌影也是来到了大厅。

她也无聊!

本来想着到时候给林轩一个“惊吓”,但是现在想想,要是能抓个现行也是极好的。

然后凌影也来到了大厅。

当然了,凌影把韩初雪给喊上了。

“他也没在

文学

你那里啊,那显然去找其他女孩子了,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要把所有女孩子都弄到这个酒店,然后晚上各个房间窜,真不要脸!”

凌影咬着银牙!

畜生啊!

两个人然后走到了大厅,就看到了苗小喵坐在那里。

“小喵喵?”

凌影跟韩初雪走了出来。

“凌影姐,初雪姐。”

苗小喵看到她们,好像也没有怎么吃惊。

意料之中吧只能说。

“你也在这里啊?林轩呢?”

苗小喵说道:“出去了。”

凌影和韩初雪对视了一眼。

“我靠!”

一开始呢凌影觉得吧,那最多也就三个妹子吧?现在一看,绝对是三个之上,还有其他人啊。

“那一起等吧。”

凌影道,然后坐在了一起。

“凌影姐,林轩是不是跟你说他今天就陪你一个人过情人节?”

苗小喵问。

“嗯呐。”

“臭流氓。”

苗小喵鼓了鼓小嘴儿。

“嗨呀,习惯就好,到时候抓他个现行,看他多尴尬。”

凌影说道。

“对了小喵喵,你跟林轩什么时候那个过了啊?”

凌影问。

“啊?”

苗小喵俏脸一红,道:“没…没有。”

“我靠!没有啊?难不成他今晚想把你……不要脸啊,我跟你讲,啥时候都成,今晚不成,今晚搞不好他要糟蹋好几个。”

“嗯嗯!”

苗小喵连连点头。

韩初雪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她没有说其实刚刚她已经被林轩又糟蹋了一次了。

此时此刻的林轩来到了步行街。

“嗨,小凡凡!”

林轩笑着对着陆雨凡招了招手!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二章

“我马上bkb,下波就不会被秒了,再拖十分钟看我砍死对面!”凯文夹缝中偷偷刷钱,边说边关注小地图,唯恐自己一个失误,彻底葬送局势。

撒神的风行,也没敢再浪,把本来准备出羊刀的钱,老老实实的换成了bkb。

没办法,li上一波的卡尔太吓人了,举手投足间真如魔幻小说中的禁咒法师一般。

不对,应该说更像禁咒机关枪,A杖加持之下,技能一个接一个,在这个时间点谁遭得住啊?

再加上船长等人的技能,不出bkb简直动都动不了。

至于飘神就比较尴尬了,按说小熊在有了辉耀以后,肯定是首选强袭装甲啊,但有8s持续的酒雾和我一吹就是6s的吹风,他就算有强袭也打不到人。

但直接给小熊也出个bkb却又太奢侈了,不得已,飘神选择拼一枪,直接金箍棒——起码先无视我酒雾和醉拳的miss再说。

总之,场上的一房几人,还在寄希望于拖到后期,靠着双敏核以及自身的打团能力翻盘。

但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场下的顶级高手,则已经提前看到了结局。

比如我们的赞助商王老板还在念叨啥,“刚才怎么不再多破一路?”,“对面装备越来越好了,等会不会再被翻了吧?”

一旁的fy则笃定回道:“放心,你们肯定能赢。”

也没有心思解释太多,fy的思绪早已飘远——

还记得第一次在网上碰到这个“xg”,口口声声说着要拉自己入队,却被自己solo打爆,当时自己,暗暗觉得我不自量力。

但再后来,他眼里的这个“手残”,却生生练出了一手熊德绝活,而且还隔三岔五的就来刷存在感,让fy颇为无奈——这家伙,还挺执着,也挺闲吧?估计是个天天逃课的学渣。

可很快,fy就发现自己的猜测只对了一半,天天逃课不假,但人家居然也是如假包换的名校高材生。

“是上了大学以后就放纵了吗?”

fy心想,

“又或者,他是有着宁可放弃目前学业,也要打dota的决心?”

再后来,和老鼠他们恩怨局,找我出枪那次,是fy第一次真正和我并肩作战,当我们一起逆风翻盘成功之时,fy有一刻难免生出【这个xg要是能来我们队就好了】的想法。

但很快,“哎呀,我在想什么,当初都和几个兄弟说好了一起拿冠军,现在怎么能因为一点挫折就动换人的念头?”

于是fy再次婉拒了我的邀请,决定继续和他的“好兄弟们”一起打……至少,至少打完这次的cdec大赛。

接着假期特训期间,我们两队也没少打训练赛,一次次的对抗中,fy从一开始基于整体实力的优越感,到惊讶于我们队的进步速度,再到发现自己队也能一起进步的感激,个中情绪很难说清楚。

再到后来,fy他们好不容易战胜落魄流浪汉的X战队,却又被我们亲手淘汰时,多少有点不服,“如果,我的队友再强一些,我一定不会输!”

但现在,当他亲眼看着我们已经被一房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打法逼入绝境,却又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连扳两局,也就彻底释然了。

“也许,论打dota,你未必比我强,但作为领袖,我可就差的远了。”

Fy看着台上认真操作,冷静指挥的我,还有身旁同燃一团战火的战友,

“起码,在生死局,我有魄力故意把一套超强阵容放给对面吗?

我的队友能彻底相信我,去投入这一场豪赌吗?

而我,又能彻底相信他们,制定如此低容错率的计划吗?

可能,最后只能是原形毕露,一地鸡毛吧?”

这时,fy又不免多看了li和贪爷两眼,他曾问过我,为何会启用贪爷这样一位不入流的选手?如果换一位实力正常点的五号位,我们的实力一定能更上一层楼,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被一房在对线和团战两端稳压一头。

“因为要给你留位置啊,感动不感动?”当时我立刻回复。

“呕!”fy表示这人咋那么直接肉麻啊?

“哈哈,开个玩笑,给你留位置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嘛,贪爷也不菜嘛,”我笑道,“她虽然操作拉胯了点,英雄池浅了点,打团怂了点,反应慢了点,意识差了点,基础弱了点……但她听话,或者说团队嘛,团队,才是第一位的!”

【所以,你给我留的位置是辅助?】fy并不傻,他明白在这个年代,打辅助意味着什么,往往最后就成了陪太子读书,【不过嘛,辅助我也认了。】

Fy默默握紧双拳,又如释重负般松开,他相信我,更相信自己。

做出类似判断的当然不仅fy一人。

浙江宁波,nirvana.cn的训练基地内,近期愁于成绩并不够理想的几人团团围坐在电脑前,而电脑上的画面,恰恰也正是我们总决赛的比赛画面。

“这个业余比赛的参赛队有点东西啊。”banana推推眼镜,他最喜欢骚套路了,比如当前版本的冷门船长,就是他的绝活之一。

“可惜这把没选谜团。”id写作dgc,读作大哥陈的【世界第一谜团】&【世界第一辅助】发话了,“不过他们这个5号位的操作也太辣眼睛了吧,虽然意识还行。你们真确定那个长的漂亮的混血妞不是五号位吗?”

“瞧你内出息,说真的,你们看,我就说这种提速的打法契合版本吧?咱们也应该练一练来丰富下战术。”天天琢磨着忽悠队友帮自己选骨法打大哥的zhou越看越兴奋。

队长兼五号位insense摩挲着下巴,最终拍板,“看来是,可以试试,不过……”说着目光给到了身边的俊秀(马脸)少年。

虽然id是YaphetS,但所有人,都习惯将其读为另一个id——pis。

Promiseisshit!(划掉)

Perfactisshit!

不久后,他将被冠名影魔,现在,他也已是驰名中外的“影魔王”。

神装救世,carry全队,是他最习惯的事情。

但看着我那个前期几乎不发育,把对面脑浆都给锤爆了的熊猫,再想想队友的多次劝说,终于松口,“好吧,接下来,我会抓紧练兽王之类的节奏英雄的。”

“太好了!”

“p神nice!”

“这就对了嘛!”

而同一时间,上海的ehome俱乐部内——

此时还不是光头的357,咂摸着嘴:“现在这帮新人真是不可小觑啊。”

而一旁不懂装懂的71,当即表示,咱们也该学学这些新打法嘛。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