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粗,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好大好粗 第一章

看到这个奥特曼的出现,塔洛斯微微抬手,周围打的正欢的怪兽们和机器人们都停了下来。

雷杰多下意识又看了一眼不

文学

知何时出现在他不远处的塔洛斯奥特曼,才再次看向德拉西翁。

“德拉西翁,我知道你的顾虑。”雷杰多的声音十分低沉,那不是高斯的,也不是杰斯提斯的,更不是武藏的。

红荼的视线在杰斯提斯的身上停留,感觉到了些许的意外。

这并非是和赛迦一样,只是几个奥融合在一起,类似召唤出来的奥特曼,而是一个真正的,有自己意识的奥特曼。

这光,纯然,肃穆,但又温柔,注视着便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包容感。但同时又让人不敢轻易冒犯其威严。

这就是张杰所说的,传说中的宇宙之神,雷杰多奥特曼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高斯的影响,总之,雷杰多对塔洛斯看上去并没有恶意,看过来的时候目光平和,一点都不像德拉西翁那样上来就喊打喊杀。

而一旁,德拉西翁和雷杰多的对话还在继续。

“高斯奥特曼相信着这个星球上的生命体们,他们会哭泣、欢笑、愤怒,并且还有着温柔善良的内心,我相信,这样的生命体,即便是在未来,也值得我们信任。”

这是高斯所原因相信的人类,在高斯的光内,雷杰多看到了那个被高斯所珍爱的人类所拥有的“仁爱”和“勇气”。

而这一点,愿意为地球站出来的杰斯提斯也证明了这一点。

德拉西翁沉默了良久,才再次开口:“那我们也相信他们吧,传说中的战士,以及人类所传达过来的消息。”

事实上,在祂派遣杰斯提斯前往地球宣告消息的时候,德拉西翁就有受到来自于地球,不,准确说是来自于SRC的消息。

那是日浦队长让绫乃发的,是想通过这些消息,和德拉西翁好好的谈一次,尽可能的为地球争取希望。

当然,那些消息基本上都是石沉大海,没有丝毫的回复。

就连提出这一点的日浦队长本身都不报什么期望,但现在看来,似乎还是有的。

但是,地球的问题解决了,现在就是黑暗的问题了。

“那么,黑暗呢?”

可以说,德拉西翁之所以会来,一大半的理由都是冲着红荼来的。

这才是,真正的,让它感觉不安的宇宙危机。

雷杰多叹息了一声:“黑暗啊……德拉西翁,有些事,我们终究要面对。”

“传说中的战士,雷杰多奥特曼,你应当知道,黑暗意味着什么。这是我所钟爱的宇宙,我不希望这一切走上末路。”

“光与暗,本就是共存。黑暗无法消失,但光会一直传递下去。德拉西翁,不如去相信吧,相信会有光来阻止黑暗。”

这两个家伙的对话像极了打哑谜,听得人类一头雾水,也让一旁的塔洛斯若有所思。

但德拉西翁似乎做出了妥协,那些还幸存的战舰们渐渐消失,连带着那旋涡也渐渐缩小。

塔洛斯转头看向德拉西翁已经快要消失的旋涡,主动询问道:“德拉西翁,你所看到的未来里,我是什么样子的?毁灭了宇宙吗?”

“不,我看不到你的未来。”德拉西翁否认的十分干脆,没有丝毫的心虚,“但我看到了你的黑暗星人占据了宇宙的未来。”

好大好粗 第二章

第二章精血合一

一直以来,家族的人都告诉唐逍,他的母亲在他小时候就因病去世了。

在唐逍记忆中的母亲,只是一个模糊的身影,但是却很是温馨亲切。

唐逍对于母亲的了解,仅仅知道母亲姓紫,叫紫慕秋。

“哎……是啊”唐青天此时的眼里,充满了回忆的说着。

“当年你母亲外出历练,意外受伤,被我所救,之后便有了你。可是,好景不长,慕秋的家族寻之而来,硬是要接走你的母亲。慕秋的家族很是重视血统,如果你被发现,定然性命不保,慕秋与我无奈,只好将你体内继承慕秋的那一半血抽离,封印在这石碑之内。可能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论怎么努力,修为都停滞不前的原因吧。”

说着,唐青天带着缅怀的心情,从怀中取出一块一寸长,下窄上宽的普通石碑,递到唐逍面前。

“本打算这件事瞒着你一辈子,让你快乐的过完一生,可是,如今眼前这情况,哎……”

呆呆的接过石碑,好一阵,唐逍才消化了父亲这简单的几句话。

“是什么家族,竟然如此霸道,难道连父亲你冲破八条荒脉的实力都无法抗衡吗……”

唐青天无奈的一笑:“八条荒脉算什么,人家随意一人出来,都可以轻松的灭掉整个地杰镇,要不是你母亲以性命相逼,恐怕我也会被当场格杀吧……”

唐逍有些诧异。没想到一直未曾谋面的母亲的家族竟如此可怕。

经过今天的冲动,唐逍已经彻底冷静下来。

得到了唐逍的肯定,唐青天才默默的转身离去,走出了很远,才传来一句萧索的声音:

“你将血滴到石碑上即可,还有,不要在外人面前显露。慕秋的家族不是我们惹的起的,不到达一定实力,千万不要去找你母亲”

“唉……”唐青天此时的眼里,充满了回忆的说着。

默默的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唐逍内心如一团乱麻一般。

先是父亲家主被夺,后是得知母亲的消息,最后得知自己修为不前的原因,这几件事在短短的一天里接踵而至,纠缠在一起。

完全没有了刚刚内疚无助绝望的心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唐逍从未体会过的不知所措。

脑中这几件事来回的闪过,一遍遍的回想着父亲的话。

逐渐的,唐逍冷静了下来,看了看手里带着温热的石碑。

驱散了心头的绝望,眼中充满了希望与坚定。

“呵呵……真是世事难料啊,这东西真的能让我重新修炼吗?我可是名副其实的废柴,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了。”唐逍无奈地喃喃道,毕竟这已经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

既然目标已经定了下来,那么首要任务就是让自己一半的血脉回到本体。

按照父亲的提示,唐逍将手指咬破,让鲜血流到石碑上。

在银色的月光下,石碑刚刚接触鲜血,就发出一阵灰蒙蒙的雾气,眨眼之间,唐逍惊奇的发现,石碑居然凭空消失了。

“怎么回事?”

还未反映过来,唐逍脑中哄的一声。

下一个瞬间,唐逍惊奇的发现,自己的意识居然出现在了一片灰蒙蒙的世界中。

“这……难道就是书

文学

中描述的,冲破两条荒脉才能做到的内视嘛?可是我才勉强冲破一条荒脉啊。”

跟随着体内的荒力,唐逍的意识来到丹田处,惊奇的发现,刚刚消失的石碑,正处于丹田的中心,上下漂浮着。

“它怎么跑进来的?”

就在唐逍纳闷的时候,一股血液从石碑中流淌出来。

这血液很是奇特,竟然通体幽蓝,散发着晶莹的光芒,美轮美奂。

“这难道就是来自母亲的血脉?母亲的家族是什么样子,居然会有如此血脉?”

唐逍惊愕。

接下来,那股血液穿过灵魂与肉体的壁垒,顺着唐逍的荒力,流通进血脉。

“爽!”

唐逍不禁叫出声来。

这蓝色的血液与自己本身的血液相融合,没有产生丝毫的冲突,反而带来一股温暖,充实的感觉,这是唐逍有生以来从未有过的感觉,放佛是一件本应属于自己的东西经过多年后的流浪,重返本体一般。

而随着血液的融合,唐逍久久未曾长进的荒力,也突然发疯一般,急速增长,如同干涸大地一般的经脉,顿时充满了荒力,在经脉中一个又一个周天的循环着。

感应到体内荒力久违的增长,唐逍内心充满了喜悦。

一直处于黑暗中的自己终于看到了那一丝光亮。仅存的一丝绝望也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那绝对的自信与期望。

好大好粗 第三章

“你要亲自动手吗?”长门意外。

“恩,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需要用点心思,来让它回归正轨。”带土道。

他已经抛弃了这个世界,把一切都放到了月之眼,无限月读中,任何阻挠这件事完成的人事物,他都要拔除,谁来都没用。

“这样的话,胜算就更大了。”长门颔首。

他虽然没有和这个自称是斑的人战斗过,却也从侧面了解过一二。

那虚化的能力,写轮眼,还有疑似掌握着木遁,都是传说级别的力量,也就比他这轮回眼要低一个档次而已。

有这人的参与,晓组织的计划,就能进行的更加顺利。

“什么时候动手?”

“要做就尽快,迟了,恐怕连这最后的几只尾兽,也会不翼而飞。”

对话结束,带土进入神威空间离开,长门则连接上佩恩天道,继续晓的集会,安排任务。

“需要注意一点,幕后之人很可能掌握着某种不为人所知的术,可以窥视到我们的秘密,在行动开始前,依旧保持原样,不要有任何马脚出现。”小南道。

“你的意思是?”角都道。

“原来什么样,现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就还是什么样,直到正式展开行动的时候。”小南道。

“两个为一组,不要分开,杜绝各自为战的情况发生。”

“这是晓的一次重大行动,不容有失,只准成功,绝不允许失败,知道吗?”长门借佩恩天道的口,如此道。

在这强者如云的晓组织里,也只有他能镇得住场子,让人信服。

鼬面无表情,迎着佩恩天道的注视,他轻轻颔首,这心底,不由的考虑起来。

晓要对人柱力下手了,这个消息要想办法传给村子,然后,也不知道佐助那边,怎么样了?

要找机会,寻个由头去确认一下才行。

“那么,一个星期后开始行动,做好准备,别出岔子。”这句话,成了结束语,晓这一次的集会,宣布告终。

也正式预示了忍界不会太平,即将步入混乱的局面。

对此,鸣人一无所知。

他在事情走向正轨后,就把盯着晓的事,托付给了分身,毕竟一个人的精力有限,事儿又那么多,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单独就只盯着晓吧?

一次两次的没有发现问题,鸣人对晓就松懈了,这是不可避免的。

而与此同时,木叶村,自来也风尘仆仆的回到这里,哪都没去,直奔火影楼,火影办公室。

把此次遭遇到神秘人,试探鸣人是人柱力,有要捕捉尾兽,针对人柱力的意图,告知三代。

刚安生没多久的日子,平静,又被打破,三代感觉心累。

详细问明自来也的准确经过,不放任何一点细节,蛛丝马迹,可疑点,三代沉吟。

“晓组织吗,他们已经打算对人柱力下手了啊,这可不能当成没有听见,话说,你看看这个。”

说着,三代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丢给自来也。

自来也打开来看过,神情不由的一变:“什么,人柱力和尾兽,接连出事?”

“恩,被证实已经失踪了的人柱力,分别是四尾老紫,五尾汉,六尾羽高,然后是据沿海附近居民,透露的情报来看,似乎三尾也被抓走了。”三代严肃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