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一章

随着元极话音落下。

玄机忍不住长长的出了口气,忍不住回头看了方正一眼。

双方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欣慰神色。

中间委实费了不少功夫。

甚至玄机仅仅只是在中间稍做引导,然后稍稍的敲敲边鼓。

比如说不停的夸赞元极,将他夸的天上仅有,地上绝无……

所为的,其实就是将他架在道德的至高点上。

这样一来,他考虑事情的时候,必然要顾虑到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问题。

只能说这一招也就对他这样的老实人有效了。

但这样一来,昆仑派算是被拉入了他们的阵营之内……比起来,若是他们贸然进入内门悉心搜查,早晚难免会被昆仑中人发现。

到那时,恐怕昆仑与蜀山立时便成仇敌。

昆仑派底蕴惊人,如非必要,玄机并不太想要招惹于他。

“那此事宜早不宜迟,我等这便再入内门,一探那世界树的神妙吧。”

“不错。”

“正该如此,此事于我等有切身利益,耽搁不得。”

众人纷纷看向了元极。

元极认真道:“我等与你等同去!”

“还有一事。”

玄机想了想,说道:“元极道兄,你也说了,搜遍了整个修仙界都不见那云天顶,会不会有可能,他其实就隐藏在世界树的某个角落里,默默的汲取世界树的灵气呢?”

元极点头道:“这……确实很有可能。”

“而若真是如此,得了世界树的灵气,云天顶此人实力定然有极大增长,以防万一,依我之见,还是让众弟子们做好随时迎敌的准备,最好在进入之后,在内门之中先布置一个对敌的阵法,以此来增强我等的实力。”

“正该如此。”

元极其实颇为不以为然,再强难道还能强过在场诸位不成?

那么多炼真修士,那么多化神道人,再加上几百名宗门最为精锐的凝实境弟子。

若是连一个云天顶都应对不得,那云天顶当初也不会被他们逼的狼狈逃窜了。

但他如今对玄机感官极好,自然不会否定他的意见。

当下点头同意,吩咐下去。

命令众弟子随时做好迎敌的准备,五灵仙宗众人也提前布做好布置阵法的准备。

众人汇聚,往昆仑内门方向而去。

沿途……

玄机轻轻拍了拍方正的肩膀,以宗门内秘法传音给方正道:“一切顺利。”

方正点了点头。

玄机继续对他传音道:“此事昆仑已得了许可,那老怪物要么不在,若是在,定然难逃我等的勘察,到时有大战爆发的话……我等能赢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但若事不可为的话……”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会想办法把那老怪物引向荒界,在那里有众多最为精锐的弟子在,拖延一段时间总是不能问题,你切记不要参战,进入荒界之后,我会第一时间用我提前在异次元裂缝埋好的的那个什么灵元炸弹把异次元裂缝暂时炸毁,到时,你在内门之中以五形阵法搅乱异次元裂缝的灵气,那样也许可以永久将异次元裂缝封闭。”

方正惊道:“师伯你……”

“这是最后的无计可施之策。”

玄机嘱咐道:“我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封闭了进入内门的异次元裂缝之后,童龙师兄也会在得到讯号之后从内部将里蜀山的异次元裂缝也给彻底炸毁,由阿莘和林师弟在蜀山再以阵法搅乱,这样一来,两个入口皆毁,那老怪物就永远被封闭在荒界之中了。”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二章

十月过半之后,东京城也迎来了今年的初雪。

不过汴梁落雪时,不像会宁那样一开始就大雪飘飘,雪花满地,初时,只是小雨小雪,地上一片潮湿,多处结冰,只有屋顶、塔檐、菜地之间才能看到雪白的颜色。

寒湿之气直扑人身,天下最繁华的大宋都城,也少了许多喧嚣烟尘之气。

在这样的气候之中,方云汉越来越喜欢坐在自家院子里喝热茶了。

“临别之际,难道不该是喝酒吗?”

诸葛神侯坐在方云汉对面,拿着桌子上的一杯热茶,道,“我可是听说,京城中的花枯发、温梦成二人,还有桃花社那几位,为你踏破会宁一事来贺,把家中精酿窖藏的美酒,全都送到磨刀堂来了。”

“那些酒是不错,所以跟这座宅子一起留给小石头了,诸葛先生难道要跟自己的师侄抢酒吗?”

方云汉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茶,道,“况且,年纪大的老人家,就要多注意点身体啊,你为这大宋,也至少得再活五十年,饮酒终究伤身,以后多喝热水吧。”

诸葛神侯摇头道:“我还是不明白你为什么急着要走,现在虽然大局已定,却也正是各方心思最纷杂的时候,只要你在这里,哪怕什么都不做,很多事情也会变得更加顺利。”

方云汉捏着酒杯的手翘起一根指头,斜指向院外天空,道:“你看,天降白雪洗红尘,一时天下皆白,可这雪,等到冬去春来,自当消散,我与这雪一般,都只是此间过客。”

“这是你们的天下,未来如何,终究还是要在你们手上开创。”

诸葛神侯若有所思,不再追问或挽留,敛容道:“但是你来走了这一遭,已经改变了太多,老夫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还是搞这些虚礼。”方云汉懒散坐着,单手回敬了一下。

“当然也不全是虚的。”诸葛神侯放下茶杯,微笑着提起一个包裹,放在桌上,道,“我之前就听说,你要金风细雨楼收拢各家武学,这包袱里面,是我们神侯府中人这些年来四处行走,机遇所得的一些奇术、秘艺,聊表谢意。”

“那我就不多客套了。”方云汉接过包裹,随口说道,“对了,我听说唐门的实力非同一般,唐十五虽然死了,门内尤有众多高手,甚至还有些老不死的,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解决?”

诸葛神侯成竹在胸,道:“你去会宁的时候,方巨侠来过东京,我与他小聚一番,刚好请他去应付唐门的事情。”

这方巨侠方任侠,也曾经护卫京师,也曾经在边境战场上浴血厮杀,却偏偏给自己定下一种古怪规矩,觉得不知政事的武林中人,不该过多干涉朝堂上的事情,性格上颇有些别扭。

不过他是七帮八会九联盟的总掌门,像是唐门这种不择手段,要在武林道上掀起腥风恶浪的门派,如今既有实证,就是他义不容辞要去解决的事情了。

只是方云汉听了这话,反而有些担心,毕竟原著之中这位方巨侠,可是在被方应看偷袭的前一刻,还觉得自己

文学

义子十分纯孝。

他武功虽高,以这种识人辩事的能力,只怕在唐门讨不了好。

方云汉微疑道:“就他一个人带着自己手下过去?”

诸葛神侯知道他的意思,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道:“我大师兄叶哀禅也已被我说动,带着梁四公子,蔡五少主等江湖道上的豪杰、逸才,与方巨侠同行。”

方云汉意味莫名的唔了一声。

这个世界的宋室人才之多,简直是多到了不正常的程度,从前处处死斗内耗,互相钳制,到如今,这些人才终于有了几分一展才用的机会,未来可期。

“好,诸事已定,没什么好说的了。”

方云汉站起身来,拿着那个小包裹,挽在左臂之上,又反手抓了一个大包裹,那是他让金风细雨楼准备的数百本秘籍。

诸葛神侯跟着起身,正要拱手作别,却见方云汉右手一翻,提起了不应宝刀。

“那么,在我走之前,还有最后一个要求。”

方云汉左手把两个包裹甩在身后,长刀隔着石桌指向诸葛神侯,并无杀意,但也不容拒绝的笑着说道,“诸葛先生,让我看一看惊艳一枪,如何?”

诸葛神侯露出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的表情,轻轻退了几步,䄂中滑出了一杆冷艳的长枪。

枪声冷白,枪头冷峻,却系着一束艳而丽的红缨。

“枪是浓艳,枪式惊艳。”诸葛神侯低柔的说道,“这一枪出手之后,我也控制不住。”

不等方云汉搭话,他又自然笑道:“不过,这种事情,反正你也不在乎的。”

红缨微微转动,如同一朵纯一热烈的花朵怒放。

方云汉大笑:“正是。”

笑声里,他已经挥出一刀。

诸葛神侯也抖腕递了一枪。

这其实只是一杆普普通通的枪,内部没有任何机关火药暗藏,但是当诸葛神侯的内力运出了惊艳一枪的时候,枪头上的红缨立刻变得更加艳丽,镔铁铸成的枪头也开始发光。

隐约之间,好像其中有许多微小的粒子呈现。

那些微小颗粒,相互之间都有若有若无的联系,形成一个个独特的结构,组成了这枪头的形状。而如今,这些联系正在相继断裂,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那是幻觉还是真实,没人能够分辨。

但是枪头已经飞了出去。

刀也挥下。

轰!!!

强光耀目,轰响传遍四周长街宅邸。

整个磨刀堂都震了一震。

得到强光消散的时候,院子里已经只剩下诸葛神侯一个人。

那张石桌破碎成了绝不比绿豆更大的一滩碎屑,呈现出焦黑色,深陷于地。

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全部断折,墙角的那棵大树,破碎成了许多不规则的块状物,但是,四面墙壁无损,惊艳一枪的光芒,似被这座院子束缚住了。

方云汉原本站着的地方,只剩下一把刀。

本该处处歪斜的不应宝刀,这回即使不再被人掌握,也仍然保持着深灰色的古拙刀形。

刀尖点在石砖上,并未刺入其中,但是整把刀竖立不倒。

诸葛神侯静静凝视着那把刀,手里的那根枪杆尖端三寸,无声化灰。

“这到底是怎么离开的?”

诸葛神侯自言自语,“还真是天地间的过客吗?”

他在院子里站了很久,直到听见磨刀堂外传来几个独特的脚步声。

朱月明、米苍穹等人,竟携手而来,看着一片狼藉的院落,面露讶色,道:“诸葛先生,方才这里……”

乘再深一点就不疼了 第三章

广阔的大海中,偶尔会出现一些悬浮的陆地,有些陆地上遍地妖兽,有些则存在着许多怪异的生灵,这些生灵很像人类,有的胆小如鼠,有的则嗜战成狂。

无边的大海上方,有巨大的岛屿横跨海域,岛屿上生着一颗翠绿的巨树,如果仔细看得话才能发觉,那座岛,居然落在一头巨龟的背上。

那是来自九域的乾阳仙府。

新婚燕尔,小夫妻都喜欢出门游历一番,看看各处景致,说说甜言蜜语,这是人族的通性,即便是以长生为目标的修真者,也一样无法免俗。

“夫君,我们离开九域很远了吧,这里的大海都与九域的海水不大一样呢。”

仙府上,白裙的女子依偎在爱人的怀里,俏脸上尽是甜蜜。

“是啊,我们早就离开九域的范围了,怎么,想家了?”清秀的男子身穿儒衫,显得温文尔雅,声音更是轻柔。

“夫君就是我的家,嘻!有夫君在身边,蝶儿哪都不想去。”名为蝶儿的女子娇笑着将头拱进夫君怀里,脸睱上有晕红。

小夫妻的甜言蜜语,只有风儿听得清楚,当然了,盘绕在巨树顶端的那头巨龙,也一样听得清楚才对,那头凶物看模样应该是睡着了,只不过时而瞟向树下的眼角,预示着这家伙根本是在装睡。

“听闻西海尽头有金面国,以斗为名,有战士能生撕海兽,狂躁好斗,我们先去看看热闹。”刚刚大婚的战仙,望着怀里的妻子,轻笑道:“不过路途有些远,至少还要几年的光景,云龟太慢了,千豪,去帮云龟赶路。”

呼噜,呼噜。

巨树上传来沉闷的鼾声,刚才还偷看的龙眼早就死死地闭了起来,鼾声不断。

“蝶儿,上次在妖灵族看到的那只九尾灵猫不错,既然你喜欢,我们就换头灵禽好了,把那头爱装睡的痞龙赶走。”

“好呀好呀,猫儿最为乖巧,咯咯咯咯!”

“主子别急!千豪来了,不就是赶路么,千豪最拿手的就是当牛做马,嘿嘿,嘿嘿。”巨龙一个翻身落在仙府下方,连着云龟一起托了起来,速度顿时快了一倍还多。

文学

“你个老龟,多少年了还不能进阶妖王呢,成天就知道睡觉,还得让本大爷背着你,早晚把你蒸了做成王八羹,给主子补补身子。”

趁着万破沉睡,控制着烛龙本体的千豪苦力一样在仙府下边嘟囔着:“自从主子成亲,明显消瘦了不少,是不是太累了,身体被掏空了?女人哎,都是祸水啊。”

“十九。”巨大的云龟,慢吞吞地说出一个奇怪的数字,听得千豪一缩脖子。

“什么十九,老龟,我可警告你,乱说话是会挨揍的!”

“十九颗道果。”云龟和善的声音传来:“你偷吃过十九颗道果了。”

“好你个王八,要给老子穿小鞋是不是!”千豪巨大的龙眼叽里咕噜乱转,心虚道:“你敢告诉主子,我把你龟壳翻过来!”

“我不告诉仙主。”

“这还差不多。”

“我会告诉万破。”

“你个老王八!”

金面国位于遥远的西海深处,距离九域亿万里之外,金面国的人天生神力,面色如金,一个个全都是天生的战士。

喝!哈!

悬浮在西海深处的巨大陆地之上,遍布着圆供形状的宫殿,这里遍地风沙,很难看到绿色,在这片异族栖息之地,有身高三丈的巨人正在与恶兽搏杀。

那是一头蛟龙,拥有着七级巅峰妖兽的气息。

金面国的人好斗,而且脸庞全都是金色,看起来犹如一个个金甲天神,斗场的周围,无数金面人欢呼雷动,为场中搏蛟的同伴呐喊加油。

在人群里,两位夫妻模样的男女正相携而立,饶有兴致地观看着眼前这种异域风情,他们身边的金面人仿佛无人发觉一样。

“你们男人就喜欢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看的。”温柔似水的女子嘟起小嘴儿说着。

“你夫君还是战仙呢,你还不是嫁了。”望着妻子娇羞的模样,白亦洒然笑道:“金面国的人果然天生神力,独斗七级海兽的本事,堪比化神修士了,不过这还不是有趣的,我们来,是找那位前辈切磋一番。”

“非要打一场么?”蝶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斗战之间,必然有一场大战,放心,你夫君可是战仙呢。”

随着白亦的轻笑,他身影一动,直接跃进场中,单臂一探,一把擒住了那头正在发狂的恶蛟,巨大的蛟龙在他手里如同小虫一样扭动个不停。

惊呼声在周围大起,金面国的人终于发现了异族的气息。

“人族修士!”

“这里是九域之外,你来我金面国所为何事。”

“今天是我金面国争夺国主之位的大日子,捣乱者,杀无赦!”

三位身穿长袍的祭祀同时出现在斗场的边缘,隐隐将闯入斗场的异族围住,原来斗蛟之举,是金面国在争夺国主。

“哦?你们的王呢,难道他走了?”白亦提着蛟龙,皱眉问道。

斗仙最后的行踪出现在金面国,这个消息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打探来的,此行金面国的目的,也是为了与斗仙切磋一番。

没与斗仙交过手,可谈不上战遍九域八荒。

“王上正在休息。”

“你没资格朝见。”

“异族,受死吧。”

三位祭祀长袍涌动,不亚于大乘修士的气息翻涌而起。

“打架么?”白亦笑了起来:“我最喜欢了!”

“入我斗场者,只以力量拼斗。”

“战败我等三人,你才有资格朝见王上。”

“金面斗场,禁止一切道法神通。”

三位长袍祭祀也不傻,感知到对方恐怖的气息,立刻道出了斗场的规矩。

“好啊,没问题!”白亦朗声答道,让他用道法神通欺负几个相当于大乘修士的异族,那不是侮辱战仙之名么。

轰隆隆!

三声巨响之下,当先出手的三位祭祀每人掏出来一柄比水缸都大的巨锤,一人一下,直接将错愕的战仙轰进了地里。

“偷袭啊这是!”混在人群里的烛火千豪咂舌道:“那三个孙子哪来儿的,偷袭的功夫比我都溜啊,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穿得人模狗样,尽下黑手啊,这回你们倒霉了,敢坑我主子,一会不揍得你们连爹妈都认不出来,我都不叫千豪。”

尘土暴起,灰头土脸的白亦冲出大坑,指着三个祭祀怒道:“不是说只许用力气比拼么,你们说话不算话,就别怪我翻脸了!”

“力气,包括武器。”

“斗场可以用铁锤。”

“只许钝器,禁止刀剑。”

三位长袍祭祀不急不缓地解释了一番,随后举起铁锤就冲了过来,这番流氓模样气得白亦牙根都痒痒。

这是祭祀么,这是流氓头子才对,这群异族力士也不知是不是和那位斗仙学的,真要如此,看来斗仙也是个百无禁忌的主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