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啊|小丹的性欢生活

用力啊 第一章

广阔的大海中,偶尔会出现一些悬浮的陆地,有些陆地上遍地妖兽,有些则存在着许多怪异的生灵,这些生灵很像人类,有的胆小如鼠,有的则嗜战成狂。

无边的大海上方,有巨大的岛屿横跨海域,岛屿上生着一颗翠绿的巨树,如果仔细看得话才能发觉,那座岛,居然落在一头巨龟的背上。

那是来自九域的乾阳仙府。

新婚燕尔,小夫妻都喜欢出门游历一番,看看各处景致,说说甜言蜜语,这是人族的通性,

文学

即便是以长生为目标的修真者,也一样无法免俗。

“夫君,我们离开九域很远了吧,这里的大海都与九域的海水不大一样呢。”

仙府上,白裙的女子依偎在爱人的怀里,俏脸上尽是甜蜜。

“是啊,我们早就离开九域的范围了,怎么,想家了?”清秀的男子身穿儒衫,显得温文尔雅,声音更是轻柔。

“夫君就是我的家,嘻!有夫君在身边,蝶儿哪都不想去。”名为蝶儿的女子娇笑着将头拱进夫君怀里,脸睱上有晕红。

小夫妻的甜言蜜语,只有风儿听得清楚,当然了,盘绕在巨树顶端的那头巨龙,也一样听得清楚才对,那头凶物看模样应该是睡着了,只不过时而瞟向树下的眼角,预示着这家伙根本是在装睡。

“听闻西海尽头有金面国,以斗为名,有战士能生撕海兽,狂躁好斗,我们先去看看热闹。”刚刚大婚的战仙,望着怀里的妻子,轻笑道:“不过路途有些远,至少还要几年的光景,云龟太慢了,千豪,去帮云龟赶路。”

呼噜,呼噜。

巨树上传来沉闷的鼾声,刚才还偷看的龙眼早就死死地闭了起来,鼾声不断。

“蝶儿,上次在妖灵族看到的那只九尾灵猫不错,既然你喜欢,我们就换头灵禽好了,把那头爱装睡的痞龙赶走。”

“好呀好呀,猫儿最为乖巧,咯咯咯咯!”

“主子别急!千豪来了,不就是赶路么,千豪最拿手的就是当牛做马,嘿嘿,嘿嘿。”巨龙一个翻身落在仙府下方,连着云龟一起托了起来,速度顿时快了一倍还多。

“你个老龟,多少年了还不能进阶妖王呢,成天就知道睡觉,还得让本大爷背着你,早晚把你蒸了做成王八羹,给主子补补身子。”

趁着万破沉睡,控制着烛龙本体的千豪苦力一样在仙府下边嘟囔着:“自从主子成亲,明显消瘦了不少,是不是太累了,身体被掏空了?女人哎,都是祸水啊。”

“十九。”巨大的云龟,慢吞吞地说出一个奇怪的数字,听得千豪一缩脖子。

“什么十九,老龟,我可警告你,乱说话是会挨揍的!”

“十九颗道果。”云龟和善的声音传来:“你偷吃过十九颗道果了。”

“好你个王八,要给老子穿小鞋是不是!”千豪巨大的龙眼叽里咕噜乱转,心虚道:“你敢告诉主子,我把你龟壳翻过来!”

“我不告诉仙主。”

“这还差不多。”

“我会告诉万破。”

“你个老王八!”

金面国位于遥远的西海深处,距离九域亿万里之外,金面国的人天生神力,面色如金,一个个全都是天生的战士。

喝!哈!

悬浮在西海深处的巨大陆地之上,遍布着圆供形状的宫殿,这里遍地风沙,很难看到绿色,在这片异族栖息之地,有身高三丈的巨人正在与恶兽搏杀。

那是一头蛟龙,拥有着七级巅峰妖兽的气息。

金面国的人好斗,而且脸庞全都是金色,看起来犹如一个个金甲天神,斗场的周围,无数金面人欢呼雷动,为场中搏蛟的同伴呐喊加油。

在人群里,两位夫妻模样的男女正相携而立,饶有兴致地观看着眼前这种异域风情,他们身边的金面人仿佛无人发觉一样。

“你们男人就喜欢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看的。”温柔似水的女子嘟起小嘴儿说着。

“你夫君还是战仙呢,你还不是嫁了。”望着妻子娇羞的模样,白亦洒然笑道:“金面国的人果然天生神力,独斗七级海兽的本事,堪比化神修士了,不过这还不是有趣的,我们来,是找那位前辈切磋一番。”

“非要打一场么?”蝶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斗战之间,必然有一场大战,放心,你夫君可是战仙呢。”

随着白亦的轻笑,他身影一动,直接跃进场中,单臂一探,一把擒住了那头正在发狂的恶蛟,巨大的蛟龙在他手里如同小虫一样扭动个不停。

惊呼声在周围大起,金面国的人终于发现了异族的气息。

“人族修士!”

“这里是九域之外,你来我金面国所为何事。”

“今天是我金面国争夺国主之位的大日子,捣乱者,杀无赦!”

三位身穿长袍的祭祀同时出现在斗场的边缘,隐隐将闯入斗场的异族围住,原来斗蛟之举,是金面国在争夺国主。

“哦?你们的王呢,难道他走了?”白亦提着蛟龙,皱眉问道。

斗仙最后的行踪出现在金面国,这个消息可是他好不容易才打探来的,此行金面国的目的,也是为了与斗仙切磋一番。

没与斗仙交过手,可谈不上战遍九域八荒。

“王上正在休息。”

“你没资格朝见。”

“异族,受死吧。”

三位祭祀长袍涌动,不亚于大乘修士的气息翻涌而起。

“打架么?”白亦笑了起来:“我最喜欢了!”

“入我斗场者,只以力量拼斗。”

“战败我等三人,你才有资格朝见王上。”

“金面斗场,禁止一切道法神通。”

三位长袍祭祀也不傻,感知到对方恐怖的气息,立刻道出了斗场的规矩。

“好啊,没问题!”白亦朗声答道,让他用道法神通欺负几个相当于大乘

文学

修士的异族,那不是侮辱战仙之名么。

轰隆隆!

三声巨响之下,当先出手的三位祭祀每人掏出来一柄比水缸都大的巨锤,一人一下,直接将错愕的战仙轰进了地里。

“偷袭啊这是!”混在人群里的烛火千豪咂舌道:“那三个孙子哪来儿的,偷袭的功夫比我都溜啊,还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穿得人模狗样,尽下黑手啊,这回你们倒霉了,敢坑我主子,一会不揍得你们连爹妈都认不出来,我都不叫千豪。”

尘土暴起,灰头土脸的白亦冲出大坑,指着三个祭祀怒道:“不是说只许用力气比拼么,你们说话不算话,就别怪我翻脸了!”

“力气,包括武器。”

“斗场可以用铁锤。”

“只许钝器,禁止刀剑。”

三位长袍祭祀不急不缓地解释了一番,随后举起铁锤就冲了过来,这番流氓模样气得白亦牙根都痒痒。

这是祭祀么,这是流氓头子才对,这群异族力士也不知是不是和那位斗仙学的,真要如此,看来斗仙也是个百无禁忌的主儿。

用力啊 第二章

自古以来,九州界域自上古洪荒起,九州大地的仙神传说便是绵绵不绝。

但是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仙人?若是没有,那么仙神传说又起源于何处?

若当真世上便真的有仙人,那仙人又在何处,为何除了虚无缥缈的传说,世间便再无仙神存在过的遗迹?

没有任何人可以说出确切的答案,但九州界域的人族,其中出类拔萃者,都是“无中生有”的人,都是不满足于现状的创造者,都是盯住未来的造梦者,于是带领着无数人类子民,向着自己臆想创造出来的高居碧落黄泉的各种神明诚心叩拜,祈福诉苦。

不得不说,九州人族作为九州界域的万物之灵长,相比其他九州生灵可能有着某些不可弥补的差异。

如肉身,如爪牙,但是也拥有着其他种族所不具备的,可以使种族高度发展的聪明才智;如同生命成长一样,不断的积累酝酿了一次次的爆发,尤其在世人喜生厌死追求长生的原动力作用下,不断推动着九州人族长生之路的发展进步。

成仙本没有路,但是想成仙的人多了,路自然就产生了。

一代代不世出的经天纬地之才,前赴后继,凭借着自强不息的努力和对长生的渴望,投入毕生精力,苦苦追寻。

然至今为止,九州历9789年,近万年的苦苦追寻,也未找到真正意义上的长生不死,但一批奇人异士,却是通过参透天地变化,追寻到“气”的存在。

这是一种人世间万物生化的根本,是长生的一种基本物质——“气始而生化,气散而有形,气布而蓄育,气终而象变。”

用力啊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