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全文阅读,风流女医生

阿宾全文阅读 第一章

云骊,胡小凤几人能想到,云崇义与歆虹自然也有着这样的担心。既担心陆小天寡不敌众,又怕陆小天真要是神通惊人,会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你便是云霞仙宗的东方大长老?”林行山反应过来,眼神中对陆小天的忌惮之色一闪而没,不过见陆小天并没有直接收起涅空蚁与小火鸦转身便逃,心里倒是放心了少许,虽然陆小天方才来的速度极快,出人意料,林行山对陆小天是空前的重视,但也不认为陆小天能与他正面匹敌,这是来自一个仙域真仙,对天许之外的的寻常真仙还有散仙的自行,是天庭无数载,无粉仙班正列建立起来。

就算眼前这家伙手段了得,还能与他们三个同时相抗衡不成?

“我也算击杀过真仙级狼人,虽不属仙班正列,也算是间接替天庭办了些事,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竟然来抢我的灵宠,还打伤我的人。念在你们是天庭真仙,今日我不取你们性命,不过我的人受了什么,双倍还给你,应该是不会有人敢多说什么。”

陆小天束手而立,直接伸手对着林行山罩下去。已经开始涅磐成无相佛印的祖佛古印,化作一道巨大的*字印当头向林行山罩下。

“大言不惭!”林行山听到陆小天的话之后,勃然大怒,一个比散仙强不了多少的寻常真仙竟然也敢如此狂妄。看来方才他下手还轻了一些,没有对这家伙起到应有的震慑!

只是那巨大的*字印罩下来时,林行山却是陡然色变,这哪里是面对一个寻常仙宗的真仙,就是佛门高僧也不过如此。也没有谁跟他说这劳什子东方大长老是来自佛门啊。

那*字印看上去轻飘飘的,压下来却是沉重如山,几乎让林行山呼吸都不顺畅了。林行山身形一晃,身体逐渐变得淡泊,化作一道火影想要向外掠走。

只是那*字印如影随形,任其如何施展,也始终被那*字印笼罩在其中。而陆小天始终的虚空而立,如同一个看客一般。

那淡淡的火影火光一闪,接连十数道晶莹的火针向陆小天激射而来。此时被陆小天逼到了墙角,再想像之前对付涅空蚁与小火鸦那般已经不现实了。

林行山醒悟到必须攻击陆小天本人,或可化解眼前几乎无法可破的危机。

只是令林行山意外的是面对这从数个方向包夹过来的十数道火针,陆小天仍然静立于虚空中不动,似乎任其施法,放弃了抵抗一般。

林行山心里咯噔一声,且不说对方修为如何,单是这份气势便临驾于自己之上。对方骤然间发出的一击便已经强横如斯,林行山自然不会以为陆小天真的是痴傻之辈。

此时林行山只有一次反击的功夫,那巨大的*字印已经一道金影落下。林行山吓了一跳,连忙祭出一件赤钟,那赤钟将身周的罩得严严实实。*字印的金影一道接着一道,赤钟很快便波纹泛动。荡起层层涟漪,显然在那*的镇压下坚持不了太久。

阿宾全文阅读 第二章

第一百五十二章隐帝(大结局)

残月山顶,残月神教的总部,此时冯林正端坐在首座,浑身散发一股凌然的霸气。居移气养移体,他身居残月神教教主几年,他身上也培养出强大的气势,不过比起曾经的张枫,冯林要显得张扬,霸道。

“知道那神秘人的真实身份吗?”冯林冷着脸,对着下方的教众喝声道。

“这……”下面的人面面相觑。

“废物,连一个人从哪里冒出,长得什么样子都探查不到,你们是吃什么长大的?”冯林抓着旁边的茶杯,《猪〈猪〈岛《小说www.zHuZhuDaO.coM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下面的人缩了缩脖子,不敢这时候触教主的霉头。

“教……教主,主要是那个神秘人武功实在太强了,远远不是我们可以敌对的。”高进申小心翼翼地说道,他话中意思就说神秘人太强,不是神教的人太弱。

“哼!”冯林冷哼一声,心中恼怒之极,要知道自他成为教主一来,神教还是头一次吃了这么大的亏。

“哼,想要杀上神教,我看他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立即把外面的长老堂主召回来,我要让江湖武林看看,招惹我们神教是别想活着在这世上。”冯林大手一挥,厉声喝道。

每一日都有神秘人的消息传来,当神秘人的战果越来越辉煌,那些躲起来的正道武者激动的难以自己,他们只觉得光芒在向他们招手。

在大理城外一处偏僻的古林中,有一间普通的茅草屋,茅屋的主人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和一个粗犷的汉子。

这一天古林中来了一个充满威严的英俊男子,男子左袖飘飘,右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大哥,我来看你了。”男子对着粗犷的汉子笑道。

“是二弟来了。”汉子放下手中的木活,站起身。

“大哥你在给寒儿做玩具啊!”男子拿起桌子上的兔子雕刻。笑道。

“是啊,寒儿整天跑来跑去,他娘都照顾不过来,我就做了几个小东西给他玩玩。”汉子摇头笑道,不过眼中带着宠溺。

“你去和弟弟玩吧!”男子对着和他一起来的小孩子说道。

“是,父亲。”小孩子闻言眼睛一亮,屁颠屁颠跑到后院。

“你这次来,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汉子为男子倒了一碗酒。

男子看着桌子上的一碗酒,脸上忍不住带着一丝苦笑。

“这次江湖上发生了一场大事。”男子端起碗一饮而尽,而后感叹道。

“哦?难道有人去魔教杀魔尊了。”汉子一口喝掉酒。漫不经心地说道。

“要不是知道大哥你没有出去,我还以为你知道这件事呢。”男子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什么?真的有人去杀魔尊?”汉子顿时坐直身子,惊讶地看着对面的男子。

“他是谁?”汉子看着男子,好奇地问道。

“没有人知道他是谁,大家只知道他穿着黑衣,带着一个斗篷,武功极高。”男子摇头说道。

“武功极高?很了得?”汉子来了兴趣。

“了不得,他的武功顾忌比当年的我们还要强。这神秘人武功极高,在洛阳的时候一招杀死魔教的两个一流高手。伏虎岭中魔教数百高手殁于那一战。别人看见他衣不沾血地走出伏虎岭。他向残月山而去,一路上不隐藏行迹,可是魔教的人对他没有任何办法,任何毒药暗器。偷袭机关,都没有办法给他制造麻烦,仿佛他是一个没有破绽的强者。”男子苦笑一声。

汉子脸色一变,如果说一招杀死两个一流好手。当年他也可以办到。可轻易杀死数百位魔教好手,哪怕他全盛时期,也难以应付。更不要说每日面对无穷无尽的暗算还游刃有余。如此武功,真是可惧可怖。

“此人的武功,端的可怕,恐怕不在当日的神僧和那人之下!”汉子甘拜下风,不过说到那人,汉子脸上表情复杂难明,有感激,有仇恨,有痛苦。

男子听到汉子的话,脸上也露出无尽的沉默,那个人已经是禁忌般的存在,平常时候他刻意不去想他。

“当年那人带领魔教席卷天下,众多隐世不出的高手都被引出来了,要是出现早就出来了,何至于等到现在。而且他还带着斗篷,明显不想要有人认出他,你说他到底是谁?”汉子沉声道。

“当日那场大战,众多高手死亡,唯有你,我,慕容博父子,天山童姥几个高手幸存下来。”男子细细数着。

“除了你我,慕容博父子当年被魔尊所杀,天山童姥和她师妹同归于尽。”汉子说道。

“还有一人不知生死了。”男子脸色沉重。

“我不希望是他。”汉子也知道男子说的是谁。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是他是最有可能的。”男子说道。

汉子比男子更加确信是那人,因为他的妻子……

两人对视一眼,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这将是最可能,也是最可怕的结果。

……

自从知道神秘人的战绩,冯林倍感压力,于是整个魔教的人都陷入紧张的备战之中。

“十关二十险都准备到位了没有。”冯林表情严肃地说道。

“回教主,已经布置妥当,相信就是他长了一只翅膀,也飞不上来。”下方一人立即弓身说道。

“做得不错,本教主何等身份,他想要挑战本教主,岂是说挑战本教主就应战?如果他闯上来,本教主就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上不来,就是他实力不济,对于实力差劲的人,我向来是兴趣缺缺。”冯林高傲地说道,他不承认自己是怕了对方,才在路上布下天罗地网。

就在这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传遍整个山峰。

“魔尊,本人已经上来了。可敢出来一战?”声音虽然不大,可就算掩着耳朵也听得一清二楚。东南西北群峰都传来“可敢出来一战?”“可敢出来一战?”“……一战?”

端坐在上方的冯林双手一抖,猛地站起身,刷的一声出现在下方,抓着刚才说话之人的衣领,在他耳边咆哮道:“你不是说他上不来的吗?那他是怎么上来的?”愤怒的冯林右手一拍,把这人远远打飞出去,骨断筋折一命呜呼。

正在守关的魔教弟子顿时傻眼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上来,那个神秘人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上面的?

可惜冯林不知道。这里本就是张枫一手建立的,其中有什么密道张枫也清楚,他要上来如入无人之地。

“呼呼!”冯林大口呼吸,一双眼睛充满了阴霾。

现在神秘人都来老窝问他敢不敢出来,这时候身为教主的冯林要是不出现,肯定会被冠以胆小如鼠的称呼。

文学

所以无论如何,冯林都必须出面。

“哼!好大的胆子,本教主要是不把你挫骨扬灰,难消我心头只恨!”冯林大袖一挥。带领魔教的高层走了出去。

当冯林带人来到演武场,见不少教徒围着一个负手而立的黑衣斗篷的人,他们手上拿着武器有些颤抖。无怪乎这些人怕得要命,被人一口气杀了几十人。也会把胆子吓破。

“好大的胆子,居然胆敢来我神教,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冯林脸上带着一抹冷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只觉得对面的人似乎有些熟悉。

张枫就这么孤零零地站着。没有言语。事到如今,他只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话要对他们说。

“杀!”冯林也不想浪费口舌,冷漠地挥手。声音冰冷无比。跟在他身后的长老,堂主,香主等等高手顿时一拥而上。冯林乃是残月神教的教主,这些年他的手段大家也清楚,故而哪怕眼前的家伙是个了不得的高手,慑于冯林的淫威大家也不得不拼命。

魔教中的高手,占据整个武林近九成,这些一流高手,二流好手共同击杀一人,哪怕是冯林面对这种情况也要暂避锋芒。

张枫眼睛眯起,脚步一点,整个人化为一道黑影,冲向对方。在这过程中,他的身影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人同居一线,可每个人的动作却截然不同。

高进申等人见到对面的家伙居然变成四个,顿时大惊失色,他们上面时候遇到过这种对手?不过他们手上的动作却丝毫未见,纷纷使出自己最得手的手段。

阿宾全文阅读 第三章

“打过几次交道,他认识我,我也知道他。”蜃影简单的回道。

“可夜前辈刚才说了,除了被时空商人选中的棋子之外,他就只跟历代圣者做交易!而我看夜前辈可不像当棋子的人,至于圣者,虽然夜前辈很强,但跟历代圣者相比,恐怕还有不小的差距!”余天极立时又道。

蜃影摇了摇头,平静的问道:“你说我不及历代圣者,那你见过真正的圣者么?”

“在下见是没有见过,但却听闻过三千年前左圣的传说!”余天极顿时回道,“当初妖族九王共世,而人族却只有左圣一位大乘!”

“最后左圣仅以一己之力,连诛妖族九王,平定了那场轮回大劫!”

“如若夜前辈也能平定轮回大劫,又何需布下此局,培养一位气运之子?”

听到这里,蜀洲和苍洲的老祖也都看向蜃影,余天极说的没错,这次夜前辈挑选血道弟子,显然是为了抗衡轮回大劫,培养出这个时代的气运之子!如果对方自己就能对付轮回大劫,那还需要什么徒弟?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们应该庆幸,我没有成为三千年前的天魔帝!否则的话,这天下还存不存在,都是两说!”

“三千年前的轮回劫,只是一场小劫,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劫!”

“而此次的大劫,这个天下不但要面对一位真正的天魔帝,甚至魔界的四位古仙也会插手!”

“以我一人之力,对付一位天魔帝绰绰有余,但却阻止不了那四位古仙!尤其是现在的我非常虚弱,早已不复曾经的巅峰!”

“唯有两代圣者联手,加上时空商人的布局,此次轮回大劫,方有一线生机!”

说到这里,蜃影接着又道:“你们还剩下最后一个问题!”

闻言,余天极等人全都呆愣了片刻,没有成为三千年前的天魔帝?魔界古仙?两代圣者联手?夜前辈的意思是,对方差点成了天魔帝?而且曾经也是一位圣者?这都说的什么?

“不可能!上代圣者是左冥,再上一代不知是谁,但时隔六千年岁月,即便是大乘期修士,也活不了这么久!”余天极心中暗道,但却不敢把这样的质疑当面提出来,他已经招惹过一位大乘,可不想同时跟两位大乘为敌!

蜀洲和苍洲的一众老祖也都差不多,夜前辈所说的内容太过惊世骇俗,他们一点不信!只不过,顾忌对方的修为,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跟对方争辩,现场立时陷入了沉默……

等了片刻,不见有人再次提问,蜃影顿时说道:“既然你们已经没有要问的了

文学

,那么……”

闻言,三洲老祖同时回过神来,不等蜃影把话说完,立时便有几人同时发问……

“余某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渡劫巅峰,应该如何引劫?”

“牧某有个问题要问,衡洲冰雪谷的冰妖王,对我人族态度如何?”

“老夫司空恒想问一件事,夜前辈想不想收第二个徒弟?我苍洲的血道天骄,远不是蜀洲能比!”

除了蜀洲之外,幽洲余天极和苍洲过来的魔门老祖,全都有各自的目的!

余天极想要的是,引劫淬身之法,这夜前辈修的不是血道,能够踏入大乘之境,定是掌握了类似的手段!当然,他不会天真的以为对方会把这样的方法白白告诉自己,他此行特意从幽洲带来了无数顶级宝物,只要对方开口,他就可以不惜一切!只有步入了大乘,他才有再次挑战那位仇人的资格!

而苍洲的一众老祖,距离大乘还远,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把这位半仙请去苍洲!一来是也想让对方在苍洲收一名弟子,二来么,就是苍洲的魔界界门到现在还没有封印,目前已经出现了很多合道境界的天魔!以苍洲现在的实力,想要封印魔界界门,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最省事的做法,就是请这位半仙帮忙!

“三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两个,现在还剩最后一个!到底要问什么,你们商量好了再问!”蜃影顿时冷道。

牧九明看了眼余天极,又看了眼司空恒,顿时怒道:“余老怪!刚才前两个问题都是你问的,这第三个问题,该我们蜀洲问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