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 A+
所属分类:花胶

“我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柳平摊手道。

他对着手中的碎石,也对着虚空说道。

什么武经,什么苏醒——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归藏山再次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震动。

迷雾散开,一级一级的石阶从脚下延伸,开辟出一条通往山顶的幽长小路。

与此同时,一行行燃烧小字浮现在柳平眼前:

“请继续前进。”

“本操作界面已经完成了与归藏山的双向认证。”

“你需要前往山顶见证一件事。”

柳平只好继续前行。

十分钟后。

他终于站在了归藏山的山顶。

山风冷冽。

四周一片迷雾,什么也看不清楚。

这里除了一块巨大的石碑之外,别无他物。

柳平站在石碑前,只见上面浮现出一行行小字:

“一切归藏山中,创立最胜武经的存在。”

“欢迎你。”

“距离你上次登录归藏山,已经过去了六兆亿年的时光。”

“检测到你在生死之间流浪过许多次,特为你做出基本说明:”

“归藏山是受一切奇诡存在认可的存储点。”

“你可以在任意一处归藏山中存储你的所有物,而不必担心被其他存在夺走——一般来说是这样。”

“当前世界规则检测完毕,陈述如下:”

“一切奇诡者只能在感受和看见其他奇诡者之时,才可以临时脱离封印,完成对闯入者杀戮。”

“一旦杀戮完成,奇诡者将立刻回归封印,否则将被当前世界封印彻底吸收,化作纯粹的奇诡之力守护封印。”

“请注意安全!”

“最后,你有一件东西寄存在归藏山中,请问是否要取回?”

所有小字显现完毕,就不动了。

柳平迅速看完,自言自语道:“流浪生死?也就是说,我过去的某一世曾在归藏山上存储过东西。”

“那么——”

“当然,让我看看,过去的我曾留存了什么东西。”

石碑上,所有小字消失一空,迅速显现出新的文字:

“已确认指令。”

“您已经付过费,本次寄存完成。”

轰隆隆隆——

山体再次震动起来。

光秃秃的地面忽然裂开,一个东西被缓缓托举着,出现在柳平眼前。

——那是一具棺材。

整个棺材看上去破破烂烂,只用几块木板一隔,再一拼凑,便成了一具棺材。

柳平静了数息,叹口气道:“我这是嫌自己死的还不够多,所以给自己留了一副棺材?”

归藏山保持了静默。

——它的服务已经完成了。

但是很快,虚空中显现出一行行燃烧的小字:

“你是一个嫌麻烦的人,所以当年干脆没有留下任何解释,只留下了这副棺材。”

“如果想了解自己的过去,请躺进这副棺材之中。”

这还用想?

自己的过去从来都是一个谜团,眼下机会就在眼前,如何能放弃?

柳平朝着棺材走去,忽然醒过神来,重新打量着棺材道:“等等,这棺材跟封印中的那无数棺材很相似啊。”

又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

“请注意!”

“如果你在三分钟内没有躺入棺材,便代表你愿意放弃过去的一切,开始过全新的人生。”

“过去的所有因果将与你斩断,你将直接离开历史。”

“时间将不再陪伴在你左右,你也不必与它一起面对众生的敌人。”

“请立刻做出决定。”

柳平沉默了数息。

换做和平时代,如果自己真的重生,可以放弃过去的一切从新生活——

那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但眼下人类和奇诡怪物之间是你死我亡的局面。

还有那个攀爬虚空神柱的巨大尸体!

如果不干掉它,自己又怎么能安心去过什么都不管的舒服日子?

柳平走到棺椁前,打开棺盖,躺了进去。

两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做出了选择。”

“请见证过去时代的那件事。”

小字上散发出的火焰变得更加炽烈,仿佛传递着英灵操作界面极其不平静的情绪。

棺盖缓缓合上。

四周化作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

轰隆隆——

归藏山裂开。

这具棺材顺着山体内部,朝下缓缓沉去。

柳平静静的躺在一片黑暗之中,慢慢感受四周的变化。

也不知过了多久。

四周的隆隆声消失了。

他听到了水流声。

棺木的四壁忽然变得透明,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

外面是一片汪洋。

密密麻麻的棺木遍布整个海洋。

它们漂浮在海面上,一直朝着天空深处垒上去,仿佛无穷无尽。

——自己进入了封印世界?

柳平微微有些惊讶。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在他眼前:

“请不要发出任何动静,以免获得彻底灭亡的下场。”

柳平心说自己哪敢动啊,刚才归藏山已经强调过了,任何奇诡的力量被发现,就会立刻被这些躺在棺木中的怪物杀戮一空。

他微微屏息,看着棺木在汪洋之中缓缓漂浮前进。

说也奇

办公室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粗大挺进朋友的未婚妻

怪,海渊深处很快便有一股暗流浮上来,托着棺木朝一个方向漂去。

棺木仿佛有人操控一样,很快便没入海洋深处,随着暗流一直下潜。

柳平发现在这海渊之中,也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棺木。

这些棺木有大有小,最大的几乎超过了刚才的归藏山,而最小的只有半臂大小。

它们毫无规律的码放在一起,不时随着水波轻轻摆动,就像是水下密布的水草一样。

海渊之中,寂静无声。

——这是一个彻底被封印的世界。

在那股暗流的力量下,柳平所在的棺材朝着一个方向不断下潜。

下潜。

下潜。

下潜!

随着深度的增加,水下棺木的数量变得越来越多。

它们虽然紧紧闭合着,却不时逸散出一阵阵让人心悸的磅礴伟力。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存在被封印在里面。

封印它们的又是谁?

到了这种深度,四周早已变成彻底的黑暗。

暗流也放缓了速度,托着棺木以极其缓慢的速度绕过一具又一具棺木——

仿佛就连暗流也变得谨慎起来。

有一次柳平的棺木差一点就撞上了另一具刻印着无数诡异花纹的铁棺。

那铁棺中的存在似乎有所感应,里面响起数十道女声:

“是哪位来救我了?”

铁棺的缝隙里伸出一只又一只死灰色的手,渐渐布满整个铁棺周围。

所幸这时暗流的速度又快了一些。

柳平的棺木略一调整方向,无声无息的远离了铁棺。

一切看上去有惊无险。

但柳平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背后已经出了一层冷汗。

继续下潜。

下潜。

——终于,四周的棺木开始变得越来越少了。

到最后,海渊之中再也看不到任何棺木。

唯有柳平所在的这具棺木静静的停留在海渊之中,缓缓竖起,以方便柳平看到外面的景象。

柳平放眼望去。

在黑暗之中,仿佛有着一个无与伦比的庞然大物潜伏在海渊之底。

它一动不动,好像已经死了。

但它的轮廓不时散发出细碎的微光,让人可以大致看见它到底是什么。

柳平认真看了数息,终于明白过来。

不。

这不可能。

——为什么是它!

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前世的我,为什么要带着自己来看这样一件东西!

它究竟是生命还是别的什么?

柳平想要呐喊,但最终竭力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他紧紧攥着拳头,目不暂舍的望着海渊之底的那一具巨大的造物。

是的。

这庞然大物正是那一具在虚空神柱上不断攀爬,最终毁灭四圣柱和真实世界的巨大尸体!

但是——

它看上去又像是有些不一样。

究竟是什么地方不一样?

柳平死死盯着巨大尸体,拼命想把那种在心中回荡的感觉化为一个真实的判断。

这时候,一行行燃烧的小字化为血色,飞快的浮现在他眼前:

“时隔无穷岁月。”

“你终于再次来到了应该遇见它的时代。”

“你见证了奇诡世界的历史结果。”

“你发现了奇诡战争的源头:”

“奇诡法则权柄,一切世界的王者之衣,所有众生的放牧之徽,无穷奇诡之王的遗留物,众法归伏战甲。”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