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野性狂欢大派对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二章

豆豆菜菜操心自己两个胖弟弟从小名声就坏了,又要操心他们太胖,其实很忙碌。

名声的问题,他们只能在自己的圈子内提及。具体操作,就是说起一个话题时,假装不小心说到自己家里两个胖弟弟,说他们多好多好。

豆豆和菜菜只希望好朋友们在跟家长不小心提到乐乐畅畅时,说出的是好话,挽救一下两个小胖子的名声。

至于两个弟弟很胖这个问题,豆豆和菜菜也有策略,那就是每天晚上在家学习时,一定会抽出时间陪陪两个胖弟弟运动。多运动,才能减掉身上的胖肉肉。

乐乐畅畅并不知道哥哥姐姐的辛苦用心,但是在哥哥姐姐和墩墩陪他们时,十分高兴,差点都要飘了。这一高兴,往往会忘掉用餐时,哥哥姐姐和墩墩都坐在自己对面远离自己的委屈。

文绿竹看到几个孩子关系好,心中十分高兴。

刚放完暑假,豆豆菜菜的幼儿园同学说要举办个同学会,文绿竹和谢必诚一大家子便一起到了南方。

幼儿园同学是豆豆菜菜小时候认识的,具有特殊感情,所以文绿竹和谢必诚这才千里迢迢带着豆豆菜菜和墩墩回来参加。

一行人先回到凤镇,文爸爸和文妈妈抱住刚满两岁的胖乐乐和胖畅畅,高兴得很。

就是晨晨小朋友,也早忘了曾经被这两个小表弟一起欺负过,看到了小伙伴特别高兴。

豆豆菜菜和墩墩更高兴,他们一回来放下书包就高兴地往外跑了。

在村子里玩比在城市里玩好玩得多了,爬树掏鸟,或者下河游泳,怎么都有得玩。

晨晨已经可以跑了,自然也要跟着去。而乐乐和畅畅呢,虽然跑得不够稳,但是也高兴地跟着跑出去了。

豆豆菜菜他们的保镖都跟上,文绿竹见两个小的也跟去了,只得让阿左阿右也跟上去看着。

乐乐和畅畅只有两岁,还胖嘟嘟的,跑了没多久就累得跑不动了,都开口叫“得得——”“姐姐——”“墩墩——”

豆豆菜菜和墩墩几个玩得正高兴,听到叫声,都扫兴地停下来回去抱两个小胖子。

豆豆一把抱起相对而言轻一些的畅畅,口中训道,“吃得这么胖,哥哥都抱不动了。”

胖畅畅被哥哥抱了,高兴得很,就在豆豆怀中蹦跳。

“别动,把你扔下来了……”豆豆连忙说道。

“不扔……”畅畅小胖手抱住豆豆的脖子,还不忘为自己平反,“畅畅不胖……”

那边被墩墩抱着的乐乐,也是挥动着胖手胖脚丫,春风得意。

这时听了畅畅的话,连忙也说,“乐乐不胖……”想了想,他皱起小眉头想了想,说,“妈妈胖……”

他们最常跟的是文绿竹,文绿竹总是抱怨自己胖,于是两个胖宝宝都记住了。他们知道胖是不好的,所以坚决不承认自己胖。

“哎哟,胖乐乐你厉害啊,回头姐姐告诉妈妈,让妈妈打你小屁屁……”菜菜笑着说道。

豆豆拍了拍胖畅畅肉肉的小屁|股,“你们才胖,是个胖小子,妈妈可不胖。”

大家童言童语地说着,一路上嘻嘻哈哈热闹得很。

菜菜牵着晨晨的小手,说道,“他们太小啦,带上他们不好玩儿……走一段就让阿左叔叔和阿右叔叔把他们带回去。”

“好玩,不回去。”胖嘟嘟的晨晨一本正经地说道。

“好玩,不回去。”乐乐和畅畅也跟着学舌。

阿左阿右一听,都忍不住笑起来。

乐乐和畅畅是两个胖子,豆豆和墩墩抱了没多久就不得不把他们放下来了。

阿左阿右便一人抱一个抱回来,晨晨因为三岁了,走路还算稳当,所以获准可以跟着去玩。

到晚上豆豆菜菜回来,文绿竹不知是心理原因还是别的,觉得都晒黑了,便说着明天不让他们去玩了。

就要和以前的幼儿园同学

文学

见面了,还把自己晒这么黑,这可不行。

可是第二天,豆豆菜菜和墩墩照样往外跑,他们现在课业很重,课内加课外的,压得他们极少有时间玩,这时有机会,自然是天天往外跑。

文绿竹看见,不由得叫道,“赶紧回来,不许出去。中午红烧鸡腿,出去玩都不给吃——”

乐乐和畅畅两个小胖子原先也要跟着往外跑的,可是被谢老太太和李老太太一边一个抱住了,不许往外跑,因此就听到了文绿竹的话。

中午亮婶在厨房忙活,最先做好的就是红烧鸡腿。

文绿竹和谢老太太、李老太太在客厅说话,乐乐和畅畅两个小胖子在屋中玩捉迷藏,自得其乐。

过了一会儿,乐乐和畅畅一起从里头出来。

文绿竹见了,便冲他们招手,“快来,准备吃饭了,妈妈带你们去洗手。”

乐乐和畅畅高兴地走过来,分别用小胖手抱住文绿竹的一条腿,高兴地说道,“吃鸡腿——”

他们还是不喜欢吃鸡腿,但是却喜欢舔鸡腿香喷喷的味道。

“好,吃鸡腿……”文绿竹笑着带他们去洗手。

一洗手才发现,乐乐和畅畅两双小胖手都黏上了纸巾,那纸巾都干了,带着酱油的颜色。

“哪里弄的?是不是偷吃了?”文绿竹一边说着,一边帮他们弄湿了小手,然后教他们搓掉手上的纸巾。

跳d放在里面一晚上 第三章

很快,哀乐奏了起来,送葬队伍缓缓向前移动起来,绕城一周后从正南门而出。

出城后,女眷们都换上了马车,仇希音和谢

文学

氏、凤知南坐了一车。

上车后,凤知南就对仇希音道,“要不要到我怀里睡一会?”

仇希音,“……”

凤知南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她趴上去。

仇希音,“……”

谢氏淡声开口,“公主怀着身孕,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我不会去告密”。

凤知南噢了一声,道,“也没什么话,就是见她瘦了许多,想抱抱她”。

仇希音,“……”

谢氏意外打量了她一眼,道,“谢探微眼光不错”。

凤知南又噢了一声,仇希音忍不住问道,“小舅舅和表哥怎么样了?”

“一样”。

凤知南想了想,又道,“谢嘉树还不知道你被你父亲关起来了,你小舅舅说关得好,他早就看不惯你父亲母亲,你这么一关,说不准表哥就会一怒为红颜,直接杀了你父亲母亲,他在旁边捡个热闹看”。

仇希音,“……他真这么说?”

凤知南道,“我不说假话”。

谢氏冷声道,“既然你不说假话,不如你告诉我,宁慎之一直到现在都隐忍不动是为了什么?”

凤知南愕然,似是不明白她怎的连这个都不知道,“自然是为了叫音音看清楚,是你们逼得他不得不动手,而不是他为了功名利禄,连妻子的父母表姐都下得了手”。

谢氏蹙眉看了看她,又看向一脸怔忪的仇希音,冷哼,“你是特意来为宁慎之说好话的?”

凤知南道,“我不说假话”。

谢氏没有再理她,凤知南朝仇希音伸出双手,仇希音连忙摇头,她也就没再勉强,双手垂在膝头,闭目养神。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再说话,下车时,谢氏先下了车,凤知南忽地开口道,“表哥传话来说,叫你不要怕,等他”。

仇希音动作一顿,凝神看向凤知南,凤知南却没有看她,利落下了马车,又伸手来扶她。

仇希音看着她朝自己伸来的双手,不敢置信抬头看向他,凤知南依旧面无表情地朝她伸着手。

仇希音只觉一股磅礴浩大的感情直冲心头最柔软的地方,猛地红了眼眶,只她很快就控制住了已经到了眼窝的泪意,扶着她的手下了车。

孝成宗在帝陵停灵三天,这三天的期间,文武百官和命妇贵女们要完成各种祈福敬拜礼仪。

送葬的队伍到帝陵时恰恰午时,一直到夜幕四垂,众人才总算完成了当日的仪式,回了暂住的屋子,整个过程一直默默跟在仇希音身边的凤知南十分坦然地跟着仇希音进了屋子。

刚进门,仇希音就反手关上门,插上门栓,猛地扑进了他怀里,忍了一天的眼泪簌簌而下。

宁慎之,她的夫君——

宁慎之亦紧紧回抱住她,两人都似乎将全身的力气用到了拥抱对方上,恨不得将自己融入对方身体中。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是短短一瞬间,仇希音猛地抬起头,踮起脚急切去寻他的唇,宁慎之发觉她的动作,立即低下头来。

仇希音甫一接触到他的唇,立即近乎贪婪地将舌头伸入了他口中。

久别重逢,明明她该牵着他的手细细问起他这段日子的遭遇,向他叙述自己这段日子的痛苦彷徨和后悔,可此时此刻她所想的全部竟只是亲吻他,将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永永远远——

原来,他说的真的是真的,原来爱极了一个人,思念极了一个人,所思所想竟真的只化作了一个念头,和他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再近一点……

就在这时,外间仇正深的声音响了起来,“音音?我已为公主另备了住处,请公主移步”。

仇希音浑身一僵,宁慎之双眼隐隐泛红,藏着的皆是贪恋和谷望,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抚了抚仇希音柔顺的头发,嘴唇动了动,是个无声的“等我”。

随后,他一把抱起仇希音,脚下微踮,两步便跃到了床边,除了仇希音的绣鞋,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眷恋在她发间落下一吻,稳了稳气息,转身大踏步往外走去。

仇希音坐在床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扬起唇角,眼泪却源源不绝地落了下来,宁慎之,她的夫君……

……

……

仇希音本以为她会睡不着,不想她刚躺下来就沉沉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她被一阵隐隐的惨叫声惊醒,她忙坐了起来凝神去听,那若有似无的惨叫声渐渐变成了嘈杂的呼喝声,紧接着就有人喊起了走水。

伺候的宫女也惊醒了,点燃了蜡烛,仇希音也不要她伺候,迅速穿好衣裳鞋袜,简单将头发挽了个髻,想想又抓起披风穿上,她要照顾好自己,才不会让宁慎之分心。

穿戴妥当后,仇希音就出了屋子,帝陵地方很大,只来送葬的人实在太多,除了皇后贵妃等寥寥几人,没有人能单独住一个院子,很多女眷甚至好几个人挤一间屋子。

这个时候,院子里已聚了一群人,全都面色惊恐地朝着火的地方指点着说着什么,见她出来,齐刷刷看了过来,有好几人下意识要围过来,却又想了起来,止住脚步,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花越昔分开众人,小跑着到跟前,急声问道,“郡王妃,你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走水了?”

仇希音回头看向隔壁谢氏的房间,谢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出了房间,在门口的石梯上默默站着,目光看着火光冲天的地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仇希音看向了她,谢氏恍然回神,看向仇希音,“音音,到我身边来”。

仇希音顺从走到她身边站定,花越昔再次开口问道,“仇夫人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左不过是男人们在争权夺利,”谢氏神色淡淡,“我们在此等着结果出来就好”。

花越昔噎了噎,半晌方屈膝行了一礼,“多谢仇夫人”。

本来还惶恐不安的众人忽地全都静默了下去,是啊,男人们争权夺利,她们中有的知晓一些,更多的则是完全不知,插不上手,更帮不上忙,急又如何,担心又如何?

在此等着结果罢!

远处的火光映得整个天空亮如白昼,隐隐的喊杀声配着满院的静默,让这盛夏的夜格外诡异而不祥。

仇希音站得有些累了,索性在石梯上坐了下来,托腮看向天边的细细的银月,心头前所未有的平和而轻盈,那是愉悦的平和轻盈,那是宁慎之啊,他一定会打败所有心怀不轨的人,接她回家。

回家,真是让人一想起便觉得温暖愉悦的词啊!

仇希音默默念了几声,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东方破晓之际,一阵快速而整齐的脚步由远及近,直逼院子而来,疲惫的众人瞬间绷紧了心神,警惕看向院门。

仇希音想要站起来,却腿软得厉害,一时竟是根本站不起来。

“砰——”

院门被人粗暴推开,逼仄的院子里,院门一推开,里面的众人便一览无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