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人妻美妇疯狂迎合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一章

【我从未爱过任何一个人如爱你这般万念俱灰。】

像是默恋的少女在纸上细细的描绘下你的模样,一笔一画都勾勒出你的精致。

你是谁朝思暮想的笔尖少年,在绝尘的荒途里辗转成歌。

席在熙。席在熙。席在熙。

那种含情含笑的温柔昙花一现。

你爱不爱。

《《《《《《《

那个有着漂亮铁塔的法国城市,每一处都充满着浪漫的气息。

异国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陌生面孔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意。

一个可爱娇小的异国女生跑过来,看着跟前那个精致妖孽的他,唇边挂着甜美的笑,用有些别扭的英文打着招呼,“Hello,areyoucomeformChina?”

他微微掀了掀唇角,淡淡的应了声,“En。”

女生笑的很开心,“Me,too。”女生顿了顿,然后开始用中文交流起来,“你也是来法国留学的吗?法国的巴黎很浪漫,是和女朋友一起来的?”

“不是。”他简单的回答道。

女生也不介意他的寡言,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本国人,快乐开心都写在了脸上,“为什么啊?”

而刚好,女生的同伴似乎找到了她,在不远处喊了声她的名字,女生没来得及等回答,说了一句拜拜就走了。

他微微掀起的唇角也染着再妖孽不过的色彩。

那个女生的同伴叫她的名字时,喊得好像是……小凉?

小凉么。

很好听的名字。

一边一个穿着长裙的女生拿着杯饮料走了过来,笑靥如花的对他说,“又来一个女生向你搭讪了?”

她栗色的长发及腰,搭配着白色开衫长裙,一颦一笑都顾盼生辉的灵空漂亮。

他把双手放进了口袋里,淡淡的说道,“她也来自中国。”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二章

慕容妃雪痛到蜷起娇躯,脊背凉

文学

透一片,尤其是江叶寒不怀好意的神色,让她隐约不安。藏在这的,不是慕容仙吗,难道江叶寒把她错认成妹妹?使力试图从江叶寒鞋底拽回手,可负伤的她,远敌不过江叶寒,气息微弱道:“你,你想干什么?”

闻言,江叶寒淡漠笑了,脚尖蹂躏着她的秀手,轻佻的说,“三小姐温柔如水的滋味,叫我永生难忘。若不是三小姐你好奇心太重,险些坏了大事,我还真舍不得弄死你这娇艳欲滴的美人。”

慕容妃雪心神剧颤,夺走慕容仙清白的野\\/男人,竟然是他江叶寒!慕容仙没有说谎,是她被妒忌冲昏了头,一直不肯信。眼看着江叶寒快要娶容清漪过门,怎会污了慕容仙犯如此浅显的错误?慕容仙到底知道些什么。

焦灼的内心,十分犹豫。她在想,要不要告诉江叶寒她是慕容妃雪,一旦江叶寒得知认错人慕容仙还活着,势必会下手灭口,因此殃及慕容府又该如何是好?回想起刚才,慕容仙先摒弃姐妹之情,狠心要勒死她,她觉得替自私的慕容仙隐瞒很不值得。

正在她纠结之际,江叶寒点了她的哑穴。

江叶寒提防慕容仙再次逃跑会惊动铺子里的容世安,遂而擒住她。“原本我打算直接杀\\/了你,省得你把我的事泄露给容家,你跑到这,倒是给我提了个醒,我改变主意了。”他环顾周围渐渐燃起的焰火,将灶台角落的油洒在木柴上,火势迅速蔓延。

他亲眼看着慕容仙被火烧得血肉模糊后,才离开。慕容仙死在别处,事后慕容城追究起来,恐有麻烦

文学

,死在铺子里就不一样了,容世安逃不了干系,慕容城定会因为慕容仙的死,与容府反目成仇。

少了慕容府的帮衬,他侵占容府对付容笙,胜算会更大。容笙把私吞官银满门斩首的死罪扣在江家头上,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慕容仙的死栽给容世安。容世安一人抵不了江家几十人的命,仅是他铲除容笙的开始。

……

一股股黑溜溜的烟,往铺子里飘,崭新的布料,瞬间被熏黑。

容世安退到外面,才察觉后院起了大火,心疼铺子里的货,命掌柜和跑堂赶紧把东西往外搬。

控制好火势,灭完火,跑堂连滚带爬来汇报,说后院有具尸体,面目全非。容世安顿时眼皮子一跳,猛然想起慕容府家的小姐进去了,没见出来,该不会……结果他不敢想,慕容府一贯不待见他,这回全完了,六神无主的他,急忙回去找容笙。

人还未进东院,便大声嚷着,“出事了。”

容笙和长枫吃着零嘴,看话本取乐。忽然听到容世安惊慌的声音,容笙搁下书,瞅着他那张面无血色的脸容,问道:“三叔,怎么了?”

“慕容府家的小姐好像死在铺子的后院了,怎么办?”容世安手足无措的看着容笙,容府和慕容府是姻亲,倘若因为他的缘故,坏了两家关系,他便是府里的罪人。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第三章

VIP病房外空旷的走廊,冷小乔背着书包快步走到一间病房门口,紧张的望向站在门口的男子:“爸,你……你回来了?妈现在怎么样了?怎么忽然就……”流产了?

后面的话她说不下去了,因为那两个字对面前的男人来说,意味着背叛与耻辱。

记得她刚接到管家的通讯请求时,听到那个消息也震惊的无以复加,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个消息传出去后会掀起怎样的狂风巨澜。

三年前皇室大公主嫁给整个银河帝国最年轻的元帅艾伦·比洛多,虽然大公主名声不太好,但也算得上门当户对郎才女貌,然而在婚礼当天却爆出新娘竟有个未婚先孕的私生女,这一皇室丑闻瞬间席卷整个帝国,想遮掩都没办法。

如果新郎不介意,这件事也就逐渐平息了,可偏偏新婚当夜新郎连洞房都没进就被派去了与虫族的战场前线。

官方的、说法是战况紧急,需要帝国元帅亲自坐镇指挥,但民间纷纷猜测这一定是艾伦对这门婚事强烈不满,自请调去了战场,不然为何三年都没回帝都一趟?帝国与虫族的战争已持续数百年之久,什么样的紧急战况让艾伦元帅连洞房花烛都顾不上?

冷小乔也只在婚礼上远远见过艾伦一面,这是两人第二次见面,心里不由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新婚妻子附带个拖油瓶就算了,三年不回家,一朝回来发现老婆居然又怀孕了,真想问一问他此时的心理阴影面积。

艾伦身形高大修长,一身黑色军装将他不容侵犯的凌厉与威严展现的淋漓尽致,璀璨的金色流苏与衣扣又为这份绝对的冷酷增添了几分华美尊贵,他一个人站在宽阔的走廊里,却让整条走廊都显得逼仄灰暗,只因他太过耀眼。

闻言他只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冷小乔一眼,转头又继续一言不发的盯着那扇门,仿佛门后藏着什么洪水猛兽。

无言的沉默让走廊内的空气更显稀薄,冷小乔活了两辈子都有些受不住了。

她正想活动一下僵硬的双腿,就听到病房的门被打开的声音,一道女子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手术服将她从头包到脚。

看到门口两人,她摘下口罩,脸上神情疲惫而苦涩,眼睛红红的:“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姐姐的身体一直不好,恐怕熬不过这一关了,你们进去看看她吧。”

艾伦与冷小乔脸上都闪过了然之色。

大公主梅琳娜是陛下的第一个孩子,自小骄纵着长大,与一群贵族纨绔玩儿的很疯,甚至吸食一些刺激神经的药物,类似地球上的毒品,当年冷小乔刚穿越过来就是在一个小型的家庭派对上。

一屋子打扮的奇奇怪怪的男女兴奋的又唱又跳,根据原主的记忆她看到自己的公主母亲只穿着吊带与热裤,几乎赶得上比基尼了,在一群人中大跳艳舞,画面让人不能直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