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一章

李嫣嫣眸光如毒蛇一般!

让黄歇背脊冷汗直冒,不是他不知道。

而是这件事,就连他也不曾想过。

黄歇道:“此事关系重大,你能否让我想想。”

李嫣嫣怒道:“黄歇,我李嫣嫣怎么说也是你的女人,如今遇见这般生死之境,你无良策救我,却还在这里踌躇不前,你心里还有没有你的孩子!”

黄歇深吸一口气,看着李嫣嫣半响,低喝道:“你确定此事不会牵连到你和我。”

李嫣嫣道:“事关悍儿,我岂会虚言,我等有事,不就是悍儿有事。”

黄歇这才终于说道:“好!!!”

说完,黄歇不再犹豫,这才转身独自离开。

……

寿春孔庙。

河渊和河海已然听闻了负刍在咸阳的消息。

二人不由神色大喜。

河渊道:“想不到熊启也还念着楚国,到是给负刍帮了大忙。”

河海也笑道:“秦王也是够聪明的,先修书,在修法,书为法之绸缪,不得不说,当代秦王当真厉害啊。”

河渊点点头,说道:“不管如何,秦国如今修法,就给了楚国时间,这期间,我等若是再派一些儒士和术士前往秦国,投奔负刍,熊启必然会再次相助,帮助秦国修法,那时,或可再谋大事。”

河海一愣。

“哦?继续派人过去?”

河渊点点头,道:“数百年来,天下大争,儒家势末,不为一家所用,如今,秦国开了秦法王道之先河,不正是儒家的大好机会吗,儒家和三苗术士本同为一家,儒家若在秦国修法,将来不管如何,如若真的影响了秦国的政策,便正是我三苗一族进入关中的大好时机,只要秦国行了王道,将来,我三苗一族未必不能同时掌控楚国和秦国。”

“退一步而言,秦国廷尉李斯,亦如负刍所言,乃是楚国人,此人乃是大才,亦心系楚国,若是其麾下皆是我楚国儒生术士,此人安能不受影响,到时,秦国修的是楚国的书,楚国的法,三苗的法,三苗安能不兴?当年,舜禹将我三苗归为四罪之一,将我等驱逐到了百越,苍梧之地,岂会想到,千年后,我三苗还能回到中原,控制秦楚?”

河海感叹道:“还是你想的多,这几日,儒家四处宣扬公子负刍之威名,朝中怕是有人着急了啊。”

河渊笑道:“我既能让负刍回到楚王身边,自然会倾力让他成为太子。”

就在二人商议之时。

有人在门外道:“掌座,春申君前来拜访。”

二人极为意外。

就黄歇来说,他们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黄歇二十年来,谁都知道,名为令尹,实则行的楚王的权利,三大贵族更是被黄歇一人压了二十余年,好在黄歇和吴起不同,吴起是来变楚国的法,但黄歇自己本就是贵胄,自然不可能便自己的法,又得熊完重用,无人不弱其半头。

这一次,楚国迁都,又事关太子和楚王大位,这才让众人不得不出来抗衡。

二人立刻前去会见。

河渊一见,立刻笑道:“小庙如何能让令尹屈尊来拜,若是要拜会,也该是由我二人前来拜会啊。”

黄歇一见,说道:“二位掌座客气,黄歇不请自来,多有叨扰,还请两位原谅则个。”

河海道:“令尹请入案,还让我二人招待一番。”

三人并肩坐上案几。

不多时,酒肉纷纷被人送了上来。

三人相互敬酒,黄歇顿时说道:“本尹先行恭贺二位,王子负刍此番为楚国立下大功,这背后也多亏了二位掌座悉心教诲,日后,我楚国若是大兴,二位掌座功不可没啊。”

两人内心一惊。

这黄歇,不是摆明了是支持熊悍的吗。

河渊笑了笑,说道:“令尹言重了,负刍能有今日,自是其自己敏而好学,不知,令尹今日来孔庙,是有何事,若是有用到我二人的地方,令尹尽管开口!”

黄歇顿时笑着说道:“掌座有心了,本君此来,确实有一事询问。”

河渊顿时说道:“令尹直说无妨,只要本座知道,定然知无不言。”

黄歇叹了一口气,说道:“如今这朝野上下,无不在传扬负刍公子之贤,当然,在本君来看,与其说是公之贤,到不如说,是三苗族之功啊,此言发自内心,并未特意恭维二位的意思。”

河渊和河海也听的出来黄歇语气里的诚恳。

整个寿春淮北之地。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二章

“一贯兄,虎山,昆山,想必你们也看到了迁安城和卢龙城的变化了,有什么感觉?”

冯紫英没有正面回应罗一贯的话,而是提起这两城这几个月里变化,说穿了,就是在外城墙上重新扩建了大量棱堡。

无论是罗一贯还是黄得功左良玉二人,自然都能看得出来从外墙突然长出了几个类似于马面瓮城一样的棱堡目的是什么,尤其是冯紫英几乎彻底放弃了普通步兵,而全数以火铳兵取代。

“这等棱堡凸出,扩大的射击面,极大的扩张了防御方利用火铳和弓箭打击的角度,使得进攻方将面临多角度的封锁和打击,……”

罗一贯点点头:“的确很见效,对于蒙古人来说,他们要想攻城会付出更大的代价。”

冯紫英满意地点头认可,“蒙古人不擅攻城,但是在我们永平府坚壁清野之下,他们想要拿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就不得不攻下城池,当然,他们在数量上的优势和机动能力,决定了他们可以在进攻目标上有更充分的选择性,但无论如何我相信迁安城和卢龙城都会是他们的目标。”

这一点也是几个人都商计过的,没有异议。

卢龙是府治,是整个永平府精华所在,迁安则是距离边墙最近,又在滦河边上。

随着坚壁清野战略实施,几乎整个永平府的豪绅巨贾都会躲进城中,甚至也包括大批平民,其他人则躲入山中。

而从蒙古人南下可能突破的路径来看,迁安首当其冲,然后就是卢龙和滦州,像昌黎和乐亭可能性都小,因为位置太偏,而抚宁则是在山海关的辐射下,远不及这三城价值更大更划算。

“我也会放一些烟幕出去,让蒙古人把重点放在迁安或者卢龙。”冯紫英补充了一句。

只有将蒙古人的注意力充分吸引到迁安和卢龙来,让蒙古人在迁安和卢龙碰得头破血流,才能打消他们在永平的意图,迫使他们转道西进。

冯紫英最担心的就是他们会绕过迁安去进攻滦州和昌黎,毕竟滦州离卢龙太近,同样也处于滦河边上,而昌黎虽然略偏,但是也不算远。

手中兵力有限,冯紫英不是没想过集中重兵在迁安或者卢龙,但是无论是守哪一座城,一旦蒙古人在这座城碰了钉子,不可能就这样直接走人,肯定还会选择另外的目标,而其机动能力决定了冯紫英手中兵力无法调动。

不到万不得已,或者说没有足够优势条件,冯紫英可不愿意让自己这五千火铳兵去和蒙古人正面野战。

“那以一贯兄、虎山、昆山你们的看法,若是我们这几千人守迁安或者卢龙,有多大把握?”

“只守一城,八成以上把握。”黄得功率先表态,这几乎就是打包票了。

“守迁安和卢龙二城呢?”

“五成吧。”左良玉思索了一下,“如果能动员全城民众协助的话,五成。”

“同时守迁安、卢龙和滦州呢?”

三人同时摇头,最后还是左良玉道:“一成都没有,二三千兵登墙,单看城墙守军布防密度,一下子就能被人窥测出虚实,只消四面一围,稍稍调动一下,便会让我们顾此失彼,……”

“所以我们只能守迁安和卢龙。”冯紫英点点头,“而且必须要让蒙古人在迁安和卢龙,尤其是卢龙吃个大亏,这样才能让他们心痛肉痛,不肯再去冒险,进而放弃对滦州或者昌黎的进攻,转道向西。”

三人都明白了冯紫英的心思。

现在永平方面无力同时守三城,但按照蒙古骑兵南下的惯例,大概率会是沿着滦河由西北向东南入侵,那么迁安首当其冲,避免不了一战。

如果迁安受阻或者破城,蒙古人还会继续向东南,府治卢龙亦是避免不了一战,也就是说这两城都是蒙古人必取之城。

这两城都免不了一战,无论胜败,蒙古人尚有余力还会继续深入,滦州和昌黎都是选择项,但是滦州概率更大,因为滦州在滦河边上,距离不远,昌黎略偏。

要想让蒙古人不进攻滦州或者昌黎,就只有让蒙古人在迁安和卢龙,尤其是卢龙这一战中吃足苦头,觉得再冒险攻打滦州和昌黎不划算,付出代价太大,他们才能放弃,转而选取别的目标。

“大人,您这个构想太理想化了,蒙古人会按照我们的指挥棒来动么?一旦蒙古人没按照我们的想法来,昌黎和滦州就会面临破城之危!”

文学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 第三章

“撤退!”看着远方那个冒着浓烟的小村庄,157号村庄外围增援过来的白衣剑士的首领,有些不甘心的放弃了进攻计划。

他已经向那么一个小村庄投入了300多人的兵力了,可那个村庄的房顶上,依旧盖着那面该死的,让他有些恼火的黑色金鹰旗帜。

看到刚刚的那个巨大的爆炸,他就觉得他的部队再如何努力,也已经拿不下远处的那个村庄了。

之前那些孱弱的平民,被他们屠杀的平民,和眼前的这些真正的军队比较起来,差距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来自两个不同世界的存在:这些平民太弱了,而这些军队却强悍得让人忌惮。

无论他怎么进攻,那里的敌人都非常顽强的把他们顶回来,而更让他无奈的是,无论他怎么进攻,对方的防守力量,看起来都不那么强。

从头到尾,他都只见过三辆那种坚固的战车,在防线中间穿梭,而他的头顶上,总是会有一些古怪的飞行器,在不断的压制和干扰着他的部队的展开。

尽管,他已经击落了很多小的,不起眼的古怪飞行装置,但是他一点儿获胜的喜悦感觉都没有。

在这么一个小村庄的前面,他已经损失了超过270人,还有30个重伤的,成为了他的部队的累赘。

现在他手里只剩下不到200人了,这种时候如果再继续进攻,很可能自己带着的这些士兵,就都要陨落在这里了。

让他倍感不安的,还有侧翼的部队许久没有传来消息了,那边有100多人,如果没有出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早就派人来联络了。

如果那支部队出了意外,那他孤军深入在这里,就更加危险了。要是敌人从两翼包抄过来,他还真不太容易脱身。

想到了这里,他才义无反顾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他身边的白衣剑士们,也在听到了这个命令之后,带着伤员立即开始向后退却。

天剑神宗的部队并不像正经的军队,他们的配合还有进攻章法都非常粗浅,只是因为个人实力强劲,才拥有很强的战斗力。

之前他们面对的,不过是一些实力低微的对手,这并没有让他们有足够的必要改进自己的战斗方式,毕竟怎么都能打赢。

可现在,

文学

他们面对爱兰希尔帝国训练有素的作战部队的时候,就显得稚嫩了。缺乏系统战斗配合的他们,在撤退的时候,更是一片混乱。

有些人用飞剑抬着伤员混在人群中,有些人拎着一些帐篷之类的物资跟在后面,只有散落在周围的那些警戒的剑士,让这支队伍看起来稍微像那么一点儿样子。

不过,当一个倒霉的白衣剑士一脚踩断了那若有似无的绿色光线的时候,伴随着咔的一声清脆响动,一枚跳雷飞起,打断了这些白衣剑士们美好的宁静。

“轰!”在护体的飞剑砍在那枚跳雷上的时候,这枚跳雷也已经爆炸开来,直接用弹片笼罩了周围的白衣剑士。

这群白衣剑士显然不懂什么叫做火箭炮布雷,也肯定不知道爱兰希尔帝国的地雷花样之繁多。

一个被爆炸吓得连连后退的剑士,一脚踩在了压发地雷的引信上面,他感觉到了自己踩中了东西,但是他没有看过类似的电影,不知道踩在上面不能乱动的道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