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合集第一部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一章

“拜见陛下!”李节迈步上前向老朱行礼道,随即又向旁边的朱标也行了礼。

只见老朱却不像旁边的朱标那么高兴,反而只是抬眼撇了李节一眼道:“听说昨晚你动手打人了?”

“府中下人不听话,我就教训了一下他们!”李节面色轻松的回答道。

老朱听到李节的话则是白了他一眼,不过也并没有说什么,虽然李节的确不守规矩,但相比李节的能力,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

比如蓝玉打仗厉害,但他闯祸的本事更大,不但把元朝的妃子搞上床,甚至还纵兵毁掉大明的关隘,朱元璋只要提到他,就直接骂他是混帐东西,放在别人身上,恐怕早就被老朱砍上几百回了,但现在人家蓝玉却依然活蹦乱跳,而且还镇守在西北重镇,与蓝玉相比,李节简直就是个纯洁守法的小羔羊。

“老二送来了奏报,你来看看吧!”老朱这时一指案头上的一份文书再次向李节道。

听到是朱樉的消息,李节也是精神一震,上次关于朱樉的消息,还是他和朱棣打了一架,然后被朱棣像是赶臭虫一样赶出了高丽,当时李节估计他应该会马上去倭国,毕竟除了倭国外,他也没地方可去了。

于是李节也立刻拿起文书,只见这份文书竟然是朱樉亲自写给老朱的报功奏本,这让李节也十分惊讶,因为算算时间,朱樉也不过去了倭国几个月,怎么这么快就立下什么功劳?

不过当李节仔细看下去才发现,朱樉竟然还真的立下了功劳,这并不是他的自夸,而是有实物为证,因为他在文书上说,他在倭国已经开采冶炼了两千斤白银,而且这些白银在几天后就能到达大明。

两千斤白银,也就是整整一吨,换算下来就是两万两白银,虽然看起来不多,但要知道现在银矿才刚刚开采,而且朱樉也才刚去石见国,就能搞到两万两白银,这个数目已经相当惊人了,如果日后将银矿成规模的开采出来,完全可以到年产几百吨的产量。

李节刚开始还觉得这件事有点虚,甚至怀疑朱樉是不是从哪里抢了两万两白银,谎称是开采出来的哄老朱开心?

不过当李节接着看下去才知道,原来白银还真是朱樉开采出来的,不过他开采的手法却十分粗暴,就在几个月前,他被朱棣赶出了高丽,于是只能乘船去了倭国接收石见国。

大内义弘早就按照约定将石见国交给大明,甚至有一部分水军已经在石见国修建了港口和堡垒,做为大明在倭国的据点,所以朱樉到了石见也很顺利的开始接收石见国。

也许是为了讨好老朱,也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不比朱棣差,所以朱樉到了石见国后,立刻就开始着手银矿的开采事宜,本来石见国就有一些零星的银矿开采,只是因为倭国的技术落后,开采的规模也很小,所以并不引人注意。

文学

但朱樉却从李节那里得知石见国的地下有储量巨大的银矿,所以他立刻加大了开采量,为此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因为开采的矿工人手不足,朱樉竟然主动派兵抢掠周围的倭人做矿工,日夜不停的开采银矿。

在这种情况下,还真的被朱樉找准了矿脉,开采出大量的银矿石,最后冶炼之下总算是在短时间内凑齐了两千斤白银,于是他就急切的把白银送到大明向老朱邀功。

另外除了白银的这件功劳,朱樉还在文书上给自己报捷,据他所说,周围的三个倭国大名竟然联合起来对他用兵,其实也想想也正常,毕竟朱樉已经跑到人家的地盘上抢人了,这些倭国大名当然要给朱樉一点教训。

不过朱樉虽然不是个好东西,但在打仗方面还是有一手的,别看他只带了两千多护卫,但这些全都是西北军中的精锐,再加上大明的装备精良,朱樉面对三个大名的联军也是丝毫不惧,甚至还能以少胜多,多次打败三个大名的联军,现在隐然已经有了崛起之势。

“你觉得老二在倭国做的怎么样?”老朱耐心的等李节看完,这才开口问道。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扶桑王果然没有辜负陛下的期望,扬我大明国威于海外!”李节当即给老朱拍了一记马屁道,当然他也要让老朱知道,把朱樉送到倭国是个

文学

正确的决定,千万不要让他再回来了。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二章

腊月的傍晚夕阳照耀着剧组的众人。

李南池大刀金马的手持麦克风站在众人之前。

“我说一下现在的拍摄进度,在过去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我们是一共拍摄了七集,这其中还有一些需要转场到大场面的镜头没有拍,也就完成了大概五分之一不到的样子。这个速度放在电视行业里,算是垫底了。比起人家三天一集的,也是没法比。”

站在下面的一众演员们,听闻此言,脸上尴尬笑,这些有着其他剧组经验的演员,都能感觉到《番号》每集耗时的不小。

李南池继续道:

“我没有批评的意思啊,我们虽然这拍摄速度慢,但就呈现的效果来看,足以称为电影级的拍摄,各种场景搭建和镜头构图,我都很满意,我们打斗的场面,都是荧幕级的画面。”

“不过既然慢了,那我们就干脆慢下来。按照我们元旦后的进度来看,一个月拍个四集我们现在是轻而易举的。打仗戏少的剧集,我们四天半的时间就能完成。等开了春,天气转暖四肢活络了之后,大家也应该不会冻得这么束手束脚了。这样的话呢,过完年我们的目标是每个月拍六集,平均五天拍一集,大家有个心理准备,我们争取能在七月底前拍摄完成。”

李南池对整个拍摄周期交了一个底。

以田语为首的一众演员们点点头,表示自己心中有数了。

李南池眼神扫向跟自己一个班的这些同学们:

“至于沈南南、潘建顺你们这些人,还有个任务。这放假的两周也别吃喝玩乐了,我给院长说了声,这从明天开始你们各自的毕业导师都会联系你们,趁着这回家过年的功夫,你们把毕业论文给弄出来,至少要把底稿给弄出来,别过完年我要人拍戏,你们还要愁眉苦脸的扒论文。”

“啊——!”

沈南南、陈优这些人,脸上挂满了不乐意。自己这封组以来,每天五点半就被敲门叫醒、排戏拍戏,好不容易现在放假了,还要去写论文,这简直太可怜了。

何况论文这两个字,对于整个大学四年都不怎么动笔组织语言的人而言,乍然听闻就是让人头脑空空的事情。

李南池举起“大声公”说道:“不许叫苦,谁叫你们不能像我一样拿奖替代的?张慧贤不也因为得奖而可以替代论文撰写么?所以你们不许抱怨。为了避免《番号》拍摄耽误你们按时毕业的情况发生,这件事你们得重视。等过完年来的时候呢,你们每个人可以带电脑过来。”

“对的,我不也是从论文写作过来的。别抱怨了,喽,给你们红包。加油吧,论文人。”

姜苗苗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手上还拎着刚从车上拿下来的两个盛满红包的大袋子,看着沈南南几个人打趣道。这马上就是传统佳节,惯例的,红星影视会给剧组和演员发红包。虽说数额不是很多,但这已成为红星影视准备的小福利。

一旁站着的演员田语等人,感觉到的是全是魔幻。在剧组里听到导演嘱咐演员写论文,这是他们走遍以往任何剧组都从没有过的体验。

当晚,《番号》剧组众人就陆续坐车离开高丽营影视基地。

李南池和姜苗苗两个人,迎着路两边的华灯,驱车一路进城。两人的车后,一辆轿车里坐着红星厂的保镖跟着。若说以前出行安保跟随是若有若无的话,那现在自打名列了百富榜,这已成为无可避免。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三章

随着唐纳德麦克林在锡兰的动作,其事迹也从锡兰传播到了印度本土,当然这是在某些人的推波助澜之下,塑造了唐纳德麦克林英勇果敢的形象。

事情很简单,英雄谁爱当就去当,英属印度的公务员对当英雄不感兴趣,只对钱感兴趣。

而印度教寺庙当中,能够和神灵妻子交流的,肯定不是低种姓的人,能做高级僧侣或者是长老,肯定都是婆罗门。

这些婆罗门倒不是个顶个的有钱,但在印度教体系当中地位就摆在那。

虽然最高法院并没有要大动干戈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够找个机会搞钱。可就算是如此这也是得罪人的事,得罪的还是婆罗门阶层。

所以不管是克拉克还是艾伦威尔逊都认为,这件事最好是和英属印度总督府无关,至少表面上无关,而是让锡兰的风波顺势吹到英属印度,随后给寺庙当中的婆罗门长老一个自罚三杯的机会,司法官员捞够了钱,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剩下的事情和英属印度无关,拍摄记录电影的主要目的,其实并不是给印度人看的。后世BBC制作的纪录片,最终也被印度政府禁播了。

这部电影的主要目的,其实是给其他英属殖民地看的,煽动谴责至少是鄙视印度教和印度裔的情绪,遏制印度裔在其他殖民地的影响力扩大。

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问题,不管怎么样,这个时代的印度确实比被常公祸祸够呛的中国硬件上强大太多了,一旦次大陆脱离大英帝国的掌控,说不定就会引起示范效应。

要知道,印度独立后继承了英国在南亚的大部分势力和领土,是次大陆最大的国家、世界第二人口大国,耕地面积世界排名第二,煤铁等资源在世界上名列前茅。

同时,作为英国最重要的殖民地,印度拥有了较强的工业基础,印度的钢铁、纺织等工业非常发达,印度的工业品产量在亚洲首屈一指,现在日本已经被摧毁,印度可以称得上是亚洲第一工业强国。

印度的钢产量是常公领导的国家十倍,工人数量也是其六倍,其经济总量是两倍。

再后来,印度联合印尼、埃及等国家发起了不结盟运动,世界上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加入了这个组织。作为发起者的印度俨然以不结盟运动的老大自居,认为自己是第三世界的领导者。

削弱印度这件事,艾伦威尔逊不管办法有用没用,有用的大还是不大,根本就不在乎,想起来什么就实行什么,拿出来一百种办法,哪怕就奏效十种也行。

当然这个前提是建立大英帝国可以受益的基础上,如果英国不能受益,他是不会对印度怎么样的,而削弱印度教就能让大英帝国受益,最直接的一点,马来亚也有泰米尔人的社区。

在艾伦威尔逊的设想当中,英属马来亚有两个族群就够了,并不需要玩三国演义,所以印度裔泰米尔族群,在英属马来亚是没有角色的。

出于这个原因,印度圣女群体秉承着公开公正的原则,出现在了英国本土的报纸上。印度事务大臣,佩西克-劳伦斯勋爵刚刚踩上本土的土地,就眼见关于印度教圣女的新闻,已经席卷了本土。

老牌帝国主义的公民,只知道英属印度是大英帝国的重要殖民地,却不知道那里竟然还流传着如此令人愤慨的习俗,佩西克-劳伦斯勋爵还长期以保障妇女权益自居。

而佩西克-劳伦斯勋爵现在则是印度事务大臣,一个长期以来以保障妇女权益面目出现的大臣,管理的英属印度却出现了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刚刚回到本土,还没有和首相见上一面表功的佩西克-劳伦斯勋爵,首先面临的是一场公关危机几乎近在眼前。

这是非常伤害人设的公关危机,发生的时候他还在海上飘着。

他很想要解释,英属锡兰并不是英属印度,可转念一想英属锡兰是皇室领地,这样有推卸责任的嫌疑,而且宗教叫印度教,很难说和英属印度没有关系。

但作为一个政治家,面临汹涌的公关危机,佩西克-劳伦斯还是从对唐纳德麦克林表达赞赏的报纸上,找到了解决危机的办法,来为自己辩护。

马上佩西克-劳伦斯就接受了英国广播电台BBC的电台访问,主持人诺曼贝克代表BBC对佩西克-劳伦斯进行了专访。

诺曼贝克其实对这一次的专访非常期待,最近一年英属印度突然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当中,当然是以负面印象出现的,不知不觉之间,伦敦的公民对这一块帝国明珠的好奇心,也随着报道的增多而水涨船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