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好爽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一章

手里拿着“邪神波动骨剑”,陆帆细细的打量着,品玩着。

此时的“邪神波动骨剑”变化非常之大,剑身长达两米,通体血红色骷髅怨念环绕,剑身由无数狰狞恐怖的黑色骨头拼凑而成,骨头两端有尖锐的骨刺向后弯曲,看的让人心惊胆颤。

物品名称:【邪王波动骨剑】

物品类型:【旧日诅咒之物】,【附身类】

物品状态:【附魔】,【强化】

物品等级:【噩梦级】

物品介绍:【它是由无数怨念骨头组成,庞大的怨念赋予了使用者毁天灭地的能力。

但同时庞大的怨念也会侵蚀使用者,让使用者堕入深渊,永远沉沦在毁灭之中。

所以请使用者小心使用它,否则它不但是敌人的噩梦,也是使用者自己的噩梦!】

陆帆拿“邪神波动骨剑”剔了剔牙齿,对着苏诗瑶淡淡的说道:“这把剑不错,以后就让它保护你了。”

被陆帆剔了牙,“邪神波动骨剑”剧烈的震动了几下,剑身无数血色骷髅飘到陆帆面前,疯狂的对着他咆哮!

陆帆通过唇语,发现它们应该是在称赞自己,也就没在关注了。

苏诗瑶接过“邪神波动骨剑”,仔细的打量着,俏脸越看越觉得满意。

因为苏诗瑶是“邪神波动骨剑”的附魔者,所以这些骷髅也十分亲切的围绕着苏诗瑶打转,丝毫没有对陆帆的凶神恶煞。

“呵呵,陆帆哥,这把骨剑好像变强了很多!”苏诗瑶惊喜的说道:“我能感觉到它在酝养我的肉身,或许不久之后,我的肉身会变得更加厉害。”

陆帆道:“这都是基操,勿喜!而且我已经想到对付黑雾的方法了!”

忽然,两人头发飘了起来,天空中似乎慢慢起了风,风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但这股风非常诡异,似乎只在陆帆两人身边狂旋转,很快黑雾也跟着旋转起来。

苏诗瑶担心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像这股风在围绕着我们打转,难不成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不成。”

“别担心,是我在使用邪神之影吞噬这些黑雾,不出意外的话很快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之间陆帆头顶之上,出现了一只巨大的黑影,黑影张开大嘴,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东西。

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周围的环境就重新明亮起来,陆帆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竟然在一个乱葬岗中。

周围无数的白骨散落一地,还有数量不多的土坟,这些土坟长满了草,草里面不时还能看见腐烂的尸体。

在不远处坟堆上,更是有一个还没有腐烂完全的脑袋,脑袋是个女人的,脸上的表情十分惊恐。

陆帆发现这个脑袋似乎还有些眼熟,正是一个演员妹子的,名字好像徐梦,是一个十分可爱的美女,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嗝!”

邪神之影捂着肚子,瞪着大大的眼睛,打了一个饱嗝,一股黑气瞬间从它嘴里冒了出来

邪神之影赶紧使用短短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大大的黑眼睛看了陆帆一眼,发现陆帆没有注意到它后,才放下心来消失不见。

就在此时!

乱葬岗中传来无数“悉悉索索”的声音,地上的白骨竟然全部都抖动了起来。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二章

“你觉得你凭什么可以活下来?”

亚瑞克沉默了片刻,然后低沉的回答道:

“我……我只是比其他人更幸运一点。”

面容苍老的审判官审视着亚瑞克的身影,虽然带着巨大的怀疑,但依旧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年轻政委身上放射出的力量与决心。

“你还记得忠嗣学院赋予你的荣誉和勇气吗?你还记得身为一个政委意味着什么吗?”

“当然。”

“那么当那些人,你所带领的那些人,和你生死与共的那些,在临死前哭喊你的名字的时候,你是作何想呢?”

德文凝视着亚瑞克,看到他脸上映射出内心中巨大的思想斗争。

对职责的忠诚,对战友情谊的那种忠诚,二者正激烈交锋。

最终,亚瑞克哀伤地笑笑,说道:

“我曾以为这不会是什么很难的事情,但我错了……我的回答是,我无权让他们活下去,但我有责任让他们死得其所。”

德文盯着他,整整十秒,然后开口道:

“你走吧。”

“去哪儿?”

“去你该去的地方,你终究是归属于军务部的管理。”

文德指了指一扇侧门。

“马库斯请求我照顾你,那正是我将要做的,现在安静下来,军务部的代表在那里你,未来可能会有一场问责或者审讯,但你要坚持住,这是必要的流程,毕竟……只有你一个人活了下来。”

亚瑞克抬头看了一眼索什扬,在对方点点头后,便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大衣,阔步走进那扇大门。

金属门在他身后带着沉重的宿命感轰然关上。

那星球濒死的声音,以及那些震惊的低呼顿时被切断,令人不安的寂静笼罩了剩下两人。

“对了,索什扬战团长,你们在星球上没有发现什么吗?”

听到这句话,索什扬立刻在内心里又问候了赛维塔三遍,这家伙的肆意妄为真的给自己找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从离开大教堂的废墟后,马库斯就不断询问他是否有发现那本魔典,索什扬为了守住战团的秘密只能撒谎说自己什么也没找到。

但审判官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在搜寻废墟无果后,马库斯又去询问饮魂者的戈尔格里,对方也说没有发现什么。

文学

这就让马库斯起了疑心,因为混沌造物不会那么容易毁灭,而如此重要的东西,恶魔要么贴身携带,要么便是藏在最安全的地方。

他个人认为前者的概率更好,但也无法排除后者,不过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马库斯却经常对索什扬旁敲侧击。

显然在恶魔被放逐时离得最近的索什扬是他第一个怀疑目标。

好在目前还没有什么马脚。

可这却让索什扬感觉很恼火,因为赛维塔拿走魔典后也不说具体的原因,总之就是一副我做事你别管的态度。

如果不是索尔的劝说,他真想把这自作主张的家伙扔到太空里去。

而且如此危险的一个混沌造物放在自己的船上,索什扬都感到很不安全,他并不相信赛维塔有他说的那么值得信任。

这次行动损失已经很大了,祭坛那里阵亡了两个战士,后面大教堂之战又阵亡了一个战士,他已经失去了三个战士,不想再出现什么巨大的麻烦。

“审判官,这是你第五次询问我了,我的回答还是那样,我们驱逐了恶魔,但没有发现那个记录中的遗物,也许以后你们可以仔细把星球再搜一遍。”

“好吧,看来我们需要更细致的调查了。”

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第三章

@@各位书友:

大家好!

小婠新书《何以为姻》已经发布了,本书还是聚焦医疗及婚姻

文学

家庭。

这回医疗科室放到了是大家可能比较陌生的神经科,大家有没有跟小婠一样有个疑问:神经科医生是不是就是治精神病人的?医生接触久了精神病患者自己会不会也得精神病啊?

对于这些疑问本书可能会给出一定的答案。

当然这本书还会聚焦当下热门的婚姻家庭问题等,希望新老读者支持,记得收藏、订阅哦。

你们的支持才是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小婠

2020.8.27@@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