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艾杨烁|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肖艾杨烁 第一章

设立机构行政,就相当于为搭建房子架梁子,而所谓的地基,就是那些渴望太平的自耕农,以及地主豪右。

没错,地主豪右真的是根基,不要因为人家土地多,偶尔偷税漏税,仗势欺人,就怀疑人家。

比如,一个豪右万亩良田,普通百姓十来亩地,解决一个豪右纳税问题,等于解决了上千户百姓征税,地方州县进行政治尊重,也就理所当然了。

所以,某种层度来说,驯服地方豪右,基本上就摆平了地方。

骨骼框架弄好,就解决了大半问题,而接下来就是犒赏了。

建功立业,不就是为了这时吗?

不过,李嘉一开始并不是直接奖赏武将,而是对负责后勤征税的政事堂宰相们,进行赐爵。

“汉初,高祖以萧何为首功,征兵治民,才有了前方的百战百胜,朕发四路兵马,亲出江陵而北上,从不虞钱粮短缺,此皆诸公之能也。”

李嘉很尊敬地向宰相们拱了拱手,一副古代圣王的模样。

宰相们哪里敢再坐,连忙起身,腰弯地更地,拜的也更深。

“首相赵诚,居功至伟,朕嘱意,封其为滕州侯,食邑三千户。”

“微臣叩谢皇恩——”赵诚颤抖地跪下,撅臀,匍匐而拜,头磕到了地面,这是如今最大的礼节,一般只是正旦,冬至朝会时,才有这般礼节。

平日里,官吏们只是微微弯腰鞠躬,跪下也只是弯背低头罢了,脑袋距离地面还有几十公分呢。

当然,从侧面来说,君权还没有达到极致。

这时,田福拿出了圣旨,朗声读道:

“封宰相孙钊为康州伯,食邑两千户——”

“封宰相孙光宪为归州伯,食邑两千户——”

“封宰相邓斌为复州伯,食邑两千户——”

其他几人也是欢喜,没想到他们也能捞到爵位,真是天大的欢喜。

“臣等叩谢皇恩——”几人连忙也跪下,口中大喊。

这时,李嘉看了一眼艳羡的另外几人,笑了笑,挥了挥手。

田福了然,连忙又拿出圣旨,进行册封:

“封军机处大臣李淮为永州伯,食邑两千户。”

“封转运使司胡宾王为忠谦子,食邑八百户——”

李淮与胡宾王也大喜过望,连忙拜下。

这下子,六个顶级文臣,也都有了勋爵,食邑。

其余文臣们则投之以羡慕之色。

爵位难得啊!

“诸多功臣不可无号,我有意,无论是伯子男还是他爵,皆为加号‘复国辅运忠正功臣’,以褒其忠。”

李嘉思量片刻,按照唐中后期以来的传统,为这种功臣们封赐功臣号。

所谓的功臣号,其实就是对臣子的褒奖,如唐高祖李渊称帝后,以定策元勋为“武德功臣”,以太原起兵将士为“太原元从”,明太祖的“开国辅运推诚功臣”,明成祖的“奉天靖难推诚功臣”。

说白了就是一种资历的认证,人为的将功臣分化,区别,从而形成荣誉感。

如今大唐终于复国,李嘉也不愿意违背传统,就赐予功臣们“复国辅运功臣”号,不长不短,正好合适。

肖艾杨烁 第二章

宝应二十年.大唐皇帝李庆安巳登基二丰年.此时大唐人自己经突破八千万,国家强盛,人民富足,四海安宁。

六月,张掖弄王、河中道观察使兼军府大都督段秀实不幸在撒马尔罕病逝,朝廷休朝哀悼三日,右相、吏部尚书裴瑜举荐户部侍郎张知节为河中道观察使。

由十三名相国组成的政事堂三读通过了任命,并报皇帝李庆安批准,李庆安批准了政事堂的任命,并加张知节为御史大夫,同时他颁布皇帝令任命晋王李林接任河中军府大都督一职。

.君不见走马川行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

九月的安西已是朔风四起,黄沙漫天,这天下午,在安西道拔焕州的西域大道上远远来了一支军队.约有三千余人,盔甲鲜亮,旌旗招展,被疾风吹得猎猎作响。

“张使君....你若抵不住....就进马车去吧!”

疾风中,李抟的声线被吹得断断续续,晋王李林是李庆安的第五子,母亲是惠妃独孤明珠,他今年异有十八岁,长得酷似其父,身材高大,两臂修长,从五岁起便拜羽林大将军南霎云为师,学了一身群武艺,再加上他箭法尤其高明,能开七石弓,几追其父李庆安,去年在三军比武大赛中箭术一举夺冠,被军队美誉为.小李广,。

这次除了出任河中大都督外,他还有三件事要替父亲去做.一件已经做了,在龟兹劝说皇姑高雾回长安养病,高雾十年前升为龟兹都督、云麾将军.是大唐军职最高的女将军,三年前高仙芝因病不幸去世,高雾便按照父亲生前的心愿将他安葬在龟兹。

高雾在父亲去世后便辞去了军职,在龟兹为父守墓三年,她终身未嫁,辞去军职后被李庆安封为安西公主。

今天春天,她母亲也不幸在长安去世,高雾因悲伤过度而大病一场,至今病体未愈,几个月前她写信告诉李庆安.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不能适应安西的气候,李庆安担忧之极.便让儿子借这次赴任的机会,替他劝说高雾回京养病。

高雾因为母亲安葬在长安,便决定将其父亲的灵枢l并迁回长安,和母亲共葬,她要为父母终身守灵。

李林另外还要去撒马尔罕祭扫俱兰公主之墓,这也是李庆安二十年的心愿.除此二者之外,还有第三件事,就在拔焕城。

张知节是张筠之子,张筠已经在五年前去世了.这次张知节以户部侍郎的身份被封为河中道观察使兼撒马尔罕政务主官,依照惯例,他将在在河中道任职五年,然后回京入阁,将成为政事堂相国之一。

按照大唐新六典的规定,大唐皇帝一般不过问政务,只掌军权,但军国大事必须经皇帝批准后方能实施,另外在人事任命权上,以正三品为界,正三品以下官员由政事堂任命,张知节的观察使是从三品衔,所以是政事堂任命,而御史大夫又是正三品衔,就由李庆安加任。

张知节身子有些单薄,被安西的秋风吹得瑟瑟抖,他也大声道:“好吧!我真不行了先进马车躲一躲!”

他钻进了马车,这时,李橡打量了一下远处,他远远看见了一座城堡,便对军队大声令道:“前方是粟楼烽城,大家进城休息一日,明早出!”

粟楼烽城就是从前的粟楼烽戍堡,戍堡还在,但已经成为军队教育设施,是安西新兵入伍必须参观之地,新粟楼烽城在戍堡北面约五里处,十年前修建而成,是一座有两千军队驻扎的上等军城。

三千军队的到来,使粟楼烽城立刻热闹起来,驻军郎将席骏前来给李株见礼,“末将席骏,参见晋王殿下!”

席骏是信德总督席元庆之子,今年也只有二十五岁,他十五岁从军,现在已经是十年老军了,去年升为郎将,驻守粟楼烽城。

李妆向他回一礼笑道:“席将军,我想去参拜圣石,将军现在可方便带我去。”

“现在就去吗?“席骏笑着问道。

李林缓缓点头,“对!现在就去。”

“可以,殿下请随我来。”

席骏点了三百骑兵带着李隶和他的亲卫向北一路飞驰而去,半个多时辰后,骑兵队约奔行了五十里.来到凌山山口,这里有一根石柱,上面曾经是烽火台,但十五年前烽火台已经拆除了,大石下有一个一人高的山渠,原来里面填满乱石,现在也清理出来了,李庆安封这根石柱为圣石,四周已用铁链包围,不准人轻易靠近,并专门修建一座戍堡,守卫这座圣石。

在圣石旁还有一座灵

文学

堂,供奉李庆安的父母,也就是昭敬皇太后,和昭远皇帝。

李林翻身下马,他从马袋中取出祭祀香烛,快步走到了圣石前,这是李庆安托他做的第三件事,替他祭祀圣石,李庆安之所以封这里为圣石,因为李庆安宣布这里是他的出生之地,他就在这座圣石下的山洞内出生,事实上,他就是从这块圣石走进了大唐,所有的秘密就在那座山洞里,这个谜他至今未解。

李糠点燃香烛,将它们放在圣石前的供奉台上,他缓缓地跪下,郑重地替父亲磕了三个头.并为他的皇祖父和皇祖母在天之灵祈福,祝愿他们安息。

(全书完)

肖艾杨烁 第三章

夜,虽然漫长,不过,终究是被一道天光陡然刺破。

当雄鸡的那一声啼叫划破清晨的风声,赵高原本萎靡的神情猛然为之一振。

一夜的时间总算是熬过去了,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当天色大亮,赵高这才在重重兵卒的护卫下昏沉睡去。

一夜的煎熬实在让他太困了,他的身体撑不住了。

而就在这时,距离咸阳城不知道多远的地方,一队约莫三万余人马的队伍,正卷着滚滚烟尘向西进发而来。

为首的,是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

汉子方面宽额,浓眉长须,目光炯炯,乍一看,是个孔武仁厚之人。

不过,如果你留意他的眼神,你会发现他的目光中不时有凌厉的精芒闪过。

此人名为田荣,乃是齐国田氏宗族。

秦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国灭了齐国后,田荣与兄田儋、弟田横便隐居在了狄县。

而陈胜、吴广起义时,派遣周文攻取并平定了魏地,向东打到了狄县。

然而,狄县县令命令守城军固守县城,周文部久攻不下。

此时,田儋、田荣兄弟假装绑住了自己的家奴,带领着手下的几个年轻力壮的汉子去了县府,称自己要在拜见了县令之后杀死有罪的家奴。

不过,在拜见县令的时候,他们并没有杀死家奴,而是乘机杀死了狄县县令。

随后,田氏兄弟召集有势力的官吏和年轻人说:“各地诸侯都已经反秦自立,而我田儋,是齐王田氏的同族,应当为王。”

于是,田儋便自立为齐王,并且起兵固守周文的进攻。

周文的军队攻狄县不下撤走以后,田儋乘机带兵东进,夺取并平定了齐国故地。

后来,秦大将章邯带兵在临济围攻魏王咎,情况紧急之时,魏王派人到齐国来求救。

齐王田儋获悉后,带领军队前去援救魏国。

不过,章邯在夜间让兵马口中衔枚,趁夜幕的掩护进行偷袭,把齐魏联军打得大败,在临济城下杀死了田儋。

田儋的堂弟田荣见此情形,立马收集田儋的余部向东逃跑到了东阿。

然而,让田荣没有想到的是,齐国人听说田儋战死的消息之后,于是就拥立以前齐王田建的弟弟田假为齐王,田角为丞相,田间为大将,以此来抗拒诸侯。

而田荣在败逃东阿的时候,章邯疯狂对他进行围追阻截。

项梁听说田荣情况危急,于是就领兵来到东阿城下,并且一举击败章邯。

不久后,田荣对齐人立田假为齐王一事非常气愤,于是就带兵回去攻打齐王田假。

田假不敌之下,逃到了楚国,丞相田角逃到赵国。

而田角的弟弟田间在此以前已到赵国求救,也就留在赵国没敢回去。

田荣于是立田儋的儿子田市为齐王,自任丞相,田横为大将,平定了齐地。

而项梁乘胜追击章邯以后,章邯的军队不知何故反倒日渐强盛起来。

于是,项梁就派遣使者前往齐国和赵国,要两国共同发兵攻打章邯。

田荣见了那使者后,当即表示,如果楚国杀死田假,赵国杀死田角、田间,那我们才肯出兵。

不过,楚怀王给他的回复是,田假是我们同盟国的君王,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来投靠我们,杀了他是不合道义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