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偷乱;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大炕上的偷乱 第一章

火烧新野。

神策军大获全胜。

诸葛亮的计中计完全没有发挥出来,就又被抓住了。

这个夜晚,军营里都是欢庆的气氛。

府邸之中。

贾诩郭嘉,赵云张辽等将,也是彼此开心谈着话,等待着袁谭从后堂出来。

此刻的袁谭,坐在后堂的席塌上思索。

有些事情,郭

文学

嘉他们是不知道的。

今天这么大的火势,但那些伪装的伏兵怎么没有出动?

忽然又想到颜良莫名其妙捡到一把钥匙就逃出来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敌人麻痹自己的计策,以为是看破了敌人的奸计,并大胜。肯定疏于防范,然后再发动伏兵,一举逆转乾坤。

袁谭越想,越感到这个可能性越大。

于是乎,他找出来了红药水,收在了宽大的手袖里面。

走出去时,众人见礼。

郭嘉道:“颜良将军已经在去国都的路上了。”

贾诩道:“今夜大获全胜,具体的歼敌情报,还需天明才可以统计出来。”

袁谭又开始思索,应该不会有什么收获,诸葛亮的后手就是要打这个时间差吧。毕竟明天战报出来没什么收获,本方一定会思考、并戒备。

那么,今天晚上还会动手可能性很大。

敌人只有几千伏兵,冲击他的行辕是唯一选择。

全部想通透后,心情更加平稳,挥手道:“带诸葛亮上来。”

“进去!”

诸葛亮被推搡着进来。

紧跟着,腿窝中了一脚,噗通跪在了地上。但对他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他都没有跪过刘备一次,却是在这里跪了两场了。

诸葛亮此刻,真是……一言难尽,又是愤怒,又是对自己感到失望。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虽然膝盖无法站起来,但头颅不会低下。

袁谭就看到,诸葛亮高昂着头看过来。于是心里一动,假装疼痛难忍,然后又必须忍住。同时,一些鲜红的液体流淌到了案几下面,急忙擦拭去了。

案几下面这个地方,也只有跪着的诸葛亮能够观察到了。

他看到后,(⊙v⊙)嗯。

\\(^0^)/,这肯定是在火计中受伤了。

但诸葛亮想起现在的处境:--||||

对于他来说,袁谭受伤了,更加有利。

此刻他的计策还没有全部展开,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自己被抓住了。

无异于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袁谭暗中观察,“诸葛亮,你服不服。”

诸葛亮仰着头,“不服,你只不过是运气好,我运气差,这才抓住了我。若是凭本事抓住,我就服。”

袁谭一笑,“好,那你滚蛋吧。”

诸葛亮一愣,这么好,就这么简单的就释放了?未免袁谭反悔,立刻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且慢,主公不可!”随着贾诩走出来,典韦也拦住了诸葛亮。

诸葛亮心里一紧。

谁知,袁谭挥手示意贾诩不要多说,还是道:“走吧。”

诸葛亮赶紧绕过典韦跑了。

“主公?”众将疑惑不解。

郭嘉也是说道:“主公,想要收服此人,关进大牢慢慢调教就好了。”

袁谭说道:“野物,骄傲气性大,关起来,反而伤身,随他去吧。接下来,我们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大炕上的偷乱 第二章

雷叙目光中充斥着火热的战意:“当真!”

冲城槌撞击城墙的声音一下一下地传来,每一次都好像撞在牛辅心上。他从腰间最贴肉之处,解下一个小盒。打开盒盖,盒中是一枚铜制的虎符。那虎符分为两块,合在一起就是一只小小的铜虎。牛辅小心翼翼地拿出左边的那一半,沉声道:“将军,辅当日率军入驻洛阳,只带了不足两千西凉铁骑。困居洛阳许久,拼拼凑凑,堪堪凑齐三千铁骑,仍沿袭当年董相国赐予的军号:飞熊军。只恨辅麾下没有良将,这两千飞熊雪藏已久。今日吕布为祸,将军勇猛,足以抵敌。就请将军暂领一千飞熊军,摧毁吕布的冲车!”

雷叙听了飞熊军三字,脸色严肃起来。但认真听完牛辅的话语,还是缓缓摇头:“不,牛辅将军,你不懂骑兵。骑兵必须冲击起来,才是骑兵。本将要三千飞熊军,是要用铁骑去撞开吕布军军阵,搅乱吕布军的指挥,不是用骑兵去消耗、破坏。所以,不仅仅是骑兵,还请牛将军派出大量的步兵,才能不浪费骑兵闯出的战机。

再者,吕布军骁锐、战将也是能征惯战之辈,区区一千骑兵,无法形成足够的冲击力,不过是送羊入虎口罢了。即便是董相国带出来的飞熊军老兵,也必须有三千精锐铁骑,方可一战!”

牛辅脸色难看起来:“三千?这可是洛阳仅有的三千精锐…”

雷叙一拍胸脯:“若是折损超过五百,本将赔你五千百战铁骑!牛将军,你要是这点胆子都没有,不如趁早投降。找吕布攀攀旧情,还能落得个富家翁!”

牛辅转头看了看被撞击得微微颤抖的城墙,又转头看了看一脸不耐烦的悍将雷叙,一咬牙:“好!三千就三千!我亲自率军出战,为将军助威!”

雷叙这才咧嘴一笑:“大丈夫就该有如此气概!”目视城下,眼中战意昂扬:“必不负所托。”

牛辅双手呈上虎符,然后低声下令:“赤儿,领将军去调兵!”

胡赤儿引雷叙去了,牛辅站立城头,微微叹了一口,命令身边一员偏将:“去,令人烧金汁、准备火箭,再多备滚木擂石!洛阳城墙饱经战乱,不能任由吕布军破坏!”

又交待了负责守城的武官许多句话,自己转身下了城墙,去点兵准备出战。

城上城下足足鏖战了半个时辰,一台冲车被城上的滚木擂石摧毁,但是另一台冲车又沿着浮桥推至补上。

牛辅骑马持刀,率领亲卫队在城门口列队,心急如焚地等候骑兵部队到来。

幸好,沉闷的马蹄声传来,雷叙率领骑兵抵达。牛辅面色一喜,走下城头:“将军,这就出击么?”

雷叙摇摇头:“飞熊军虽然精锐,但数量太少。吕布军前后两队,加起来足有两万人马,三千骑兵虽能冲开敌阵,也必然颇有折损。还请胡赤儿将军率领步兵先一步出击,消耗敌军箭矢,与敌军

文学

混战,为飞熊军创造战机!”

牛辅军精锐虽少,招纳的流民军却多。闻言稍一沉吟就答允了:“可以。赤儿,你领一万步兵,先一步出城。务必冲击敌军阵列,搅乱敌军阵势!最好,能把敌军从城门口引开!”

整顿好部队,胡赤儿一马当先,领诺而出。城门处领军将领乃是尹礼,与胡赤儿交手十余合,不敌败退。胡赤儿趁势领军突破吕布军阵列,一队队鱼涌而出。臧霸见了,指挥大军来围,双方混战成一团。胡赤儿军有意识地往冲车的方向冲击,臧霸则将冲车后撤,两军纠缠着逐渐远离城门,胡赤儿军的一万大军尽数出城,城门再次关闭。

大炕上的偷乱 第三章

看着老黑离去的背影,陆羽和唐心怡不由相视一笑,两人眼神如水般清澈,一切过往都仿佛随风般流逝。

抬头望向海面,目光所过之处,海天一线。

天上零散的飘着几朵白云,海鸥扑腾着翅膀飞向远方,这一幕画面,令人心旷神怡。

一股清新的海风拂面而来,说不出的心情畅快。

这一刻,两人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享受着此刻身处海上漂浮,感受广袤天地之浩瀚的静谧氛围。

老黑带着队伍,进入船舱内把所有的尸体清理完毕后,全副武装的防化部队才小心翼翼的把化学毒气转移出去。

等待这艘货船的最终命运,则是被彻底销毁。

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多驰援的快艇靠近货船,而陆羽他们也跟随老黑,同乘一条快艇,赶回去复命。

等快艇靠岸之后,陆羽他们一上来,就有一排车队等候在这边。

车队前方,身穿笔挺军装的高世巍领头站在这儿,亲自迎接凯旋归来的战士。

望着眼前这只曾经是自己手下最得意的特战队伍,在一次次艰难任务的打磨之下,都能取得胜利,给他长足了脸面,高世巍不由得感叹不已。

虽然现在陆羽并不归他管,但这次任务的得胜而归,依然令高世巍脸上填满灿烂笑容。

陆羽领着队伍快步迎上来,在高世巍面前站定,整齐划一的举手敬礼。

“报告,任务顺利完成!我方谈判专员唐心怡,已安全获救。”陆羽大喝。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众人齐刷刷开口大喊。

高世巍含笑点头,目光在所有人脸庞上转悠了一圈后,最终落在了陆羽的肩头。

“陆羽,这回你又为国家立了一次大功,有没有兴趣更进一步?”

陆羽愕然一愣。

更进一步?

这话的意思是……

他心头忽然怦怦直跳起来。

自己现在已经是大校了,再往上升,不就是要为他的肩膀上平添一颗将星了?

这可是他梦寐以求所向往的事。

傻子才不愿意呢!

毕竟,从他升任大校到现在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了,虽然他知道是一个最重要的分水岭,也是一次质的飞跃,想升任并没那么容易。

一般人如果按照军官体制内的升任速度,恐怕要熬到五十岁以上,年过半百,才有资格被提名,仅仅是一个资格而已。

陆羽自做上军官以来,从少尉连续晋升到大校的传奇经历,这种恐怖速度,在当今和平年代恐怕也仅有他一人。

可陆羽并不想把脚步仅仅停歇在这个位置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成为长官,才是他的理想!

当然这话陆羽不敢说出来,否则……他就要被别人用妒忌羡慕的眼神给瞪死了。

用一句烂大街的话来说,如果眼神能杀人,陆羽恐怕早就被万箭穿心!

不仅是陆羽,身旁的何晨光和李二牛等人,听到高世巍说出这样一番话,脸上也绽放出兴奋笑容。

如果陆羽真的能再进一步,他们也会感到与有荣焉,由衷为队长开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