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年轻漂亮的老师7

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第一章

说起V-2火箭,都已经被很多人认为是足以改变世界大战进程的黑武器,如果给德国人足够的时间,世界大战的结果说不定会因此而改写。

其实都是幻觉,罗伯特·戈达德在1926年就发射了全世界第一枚液体火箭,虽然火箭的飞行只延续了约2.5秒,最大高度为12.5米,飞行距离为56米,这依然是划时代的成果。

不过在1925年的当下,罗伯特·戈达德的研究却遭到了空前的危机。

关键还是没钱。

和尼亚萨兰开始研发飞机不同,罗伯特·戈达德没有任何前人的成果可以借鉴,也没有海量的资金支撑,他的团队包括他在内甚至只有五个人。

为了研发火箭,罗伯特·戈达德已经花光了积蓄,为了使研究能继续下去,罗伯特·戈达德准备卖掉自己的农场。

“不行的罗伯特,如果卖掉农场,那我们去哪儿做研究”罗伯特·戈达德的助手大卫·福斯特,同时也是罗伯特·戈达德的朋友,他为了支持罗伯特·戈达德的研究,卖掉了他在普林斯顿市的房子和汽车。

“不如我再去找找摩根先生,希望能争取到他的投资。”罗伯特·戈达德的学生乔治寄希望于大亨投资。

摩根说的是约翰·摩根,乔治出生在一个富裕的中产家庭,通过自己的父亲得到了一封推荐信,从而得到了一个见到摩根的机会。

可惜这个机会罗伯特·戈达德团队没有把握住,摩根虽然喜欢投资,但只投资那些有潜力,而且能为自己带来利润的项目,比如尼古拉·特斯拉的沃登克里弗塔。

尼古拉·特斯拉修建沃登克里弗塔,目的是进行跨大西洋无线电广播和无线电能传输实验,摩根为这项目投资了15万美元。

结果意大利人马可尼抢在尼古拉·特斯拉前面完成了跨大西洋的无线电传送实验,摩根随即停止了对尼古拉·特斯拉的资助,导致尼古拉·特斯拉陷入财政危机,最终破产了事。

对待尼古拉·特斯拉这样的大神级任务,摩根尚且如此冷酷,更不用说名不见经传的罗伯特·戈达德。

“没用的,我们现在连见到摩根先生的机会都没有。”罗伯特·戈达德的另一个学生吉布森一筹莫展。

摩根这样的人,时间是很宝贵的,不会轻易浪费在普通人身上。

“大卫,我已经决定了,我在伍斯特郊区还有一栋房子,我们可以搬到哪儿去,继续我们的研究——”罗伯特·戈达德决定卖掉农场,同时没忘记打鸡血:“——等我们的火箭发射升空,我们就能轰动全世界,到时候会有数不清的投资人,挥舞着支票排着队来找我们。”

卖农场也不是那么好卖的,和南部非洲一样,美国也是标准的地广人稀,位置不好的农场根本卖不上价钱,罗伯特·戈达德希望能得到10000美元,这和买家的开价相去甚远。

对的,就是一万。

别以为火箭这么高大上的项目,动辄就是几亿几十亿,那是21世纪的航天项目,罗伯特·戈达德现在进行的研究,跟真正的火箭相比就是个大爆竹。

当然伊万美元对于罗伯特·戈达德的火箭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现在罗伯特·戈达德只能寄望于,火箭升空之后能够得到投资,否则罗伯特·戈达德也无力开展改进研究。

马萨诸塞州的正式名称叫“马萨诸塞联邦”,简称麻省,著名的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都在这里,经济相对发达,农场还是比较好卖的。

当然好卖,并不意味着就能卖的上价。

晚上,罗伯特·戈达德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亲爱的,一定要卖掉农场吗?”罗伯特·戈达德的妻子黛西也没睡。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呢——研究已经进入最关键的阶段,我和大卫他们已经为此努力了五年,人生能有几个五年——”罗伯特·戈达德烦躁的坐起来,挠挠已经快要发展成为地中海的头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烟。

哦,对的,都已经穷的要卖农场了,那还有钱买烟。

“农场卖掉之后,我和孩子们怎么办?”黛西这些年从来没有抱怨过,可是生活的压力越来越大,女神迟早也会变成女神经。

“等火箭升空,我就能找到新的投资,倒时候我给你们在曼哈顿买一栋大房子,让孩子们接受最好的教育。”罗伯特·戈达德不断画饼,不仅仅是画给家人和团队成员,也是安慰自己。

不画饼不行,科学的道路上,每个人都是孤独的,鲁道夫·狄赛尔如果不是遇到了罗克,早就葬身于冰冷的大西洋底。

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第二章

白栋是亲眼见到公输般放出信鸽的,野史上虽然记载早在公元前500年人类就开始使用信鸽,可自从白栋来到老秦国,就没见人用过,连景监似乎都不知道这东西;本以为历史记载会有偏差,日后可以当作自己的发现,却没想到公输家早就用上了,而且一放就是三只,一只最瘦小的带上了自己的素描画,另外两只肥胖些的空着身子飞,这两只分明是用来引鹰的,如此细节都能考虑到,公输家真的只是普通的

文学

工匠传家?白栋表示怀疑……

感谢过白栋后,公输直就再次变成了‘柳树’,公输家的人就像最老实本份的工匠,按照白栋绘制的制笔流程开始制作真正意思上的毛笔,白家族人在他们的教授下也开始渐渐掌握了这种并不算困难的制笔方法。

如今这个时代的木笔粗糙到让人难以想象,就是将马尾毛捆绑在木端,好一点的则会破开木笔顶端,将马尾毛塞进去,没人会用羊毫兔毫或者狼毫,那是蒙恬发明了中空笔管后才有的事情;没有需要就没有发展,这个时代的贵族士大夫们沉迷于刻写竹简这种风雅事,谁会看得上畜生毛发做成的东西?

白栋直接跨越了蒙恬柘木造笔的麻烦,天然中空的竹管更方便使用,这都要感谢甘家大少爷做出的贡献。

甘升是飘着回来的,两百斤的汉子都瘦的脱了相,丝绸做成的肥大衣服吊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像个傀儡娃娃,白白胖胖的脸蛋上横一道竖一道都是皱纹,见了白栋就流泪,还脱了鞋子给他看,脚底都是拇指大的血泡啊,一张嘴好像被掐住了喉咙的母鸡,嗓子都哑了:“平安郎,给我碗茶,要温的!”接过来一口喝光,人也瘫在了白家客厅的筵席上,太惨了,白栋都想说不认识这个人。(此时筵为席下物,非酒宴之意。)

甘升这一趟真的很辛苦,去了秦岭,去了巴蜀,连乱成一锅粥的越国都去了,越国如今是个什么样子?连个君主都没有啊,贵族们杀来杀去,山贼盗匪也杀来杀去,要不是白栋说南国生佳竹,上品的毛笔需要这里的细竹,要不是老爹逼命般的催他去,他宁愿在老秦做苦役也是不会去的。如今看白栋的眼神儿都像是在看一个魔鬼,生怕白栋再说句我听说云梦泽也出好竹子,那就真的完蛋了,云梦泽里可是有吃人的水龙!

据说自认是有功之臣的人都会变得托大,甘升就是这样,不但叫上了‘平安郎’,还往白家的筵席上一坐,喝着温热的玫瑰花茶看白栋对苦酒说图样。

如今白栋已经发现了苦酒的隐藏属性,这就是一个事业型的美女;其实看苦酒在老秦军营的种种表现他就应该想到了,只是最近才发现而已。其实苦酒本就是个聪明的姑娘,唯一一次犯傻,也是因为迷失在狂热的爱情中,一旦想得清楚明白了,她就会迅速恢复天赋属性。在白栋看来,以前那个看似傻乎乎的苦酒很可爱,如今这个聪明的苦酒则更真实,他更欣赏今天的苦酒,因为这个女孩儿更立体,也更鲜活,有了属于自己的灵魂!

苦酒的理解和表达能力都很强,很像白栋后世的那个律师助理;几句话就能沟通公输家的人,有时还能提出特别的心思,让公输直都佩服不已。比如按照狼毫和兔豪的毛色分出笔的品质啊、以颈、肩、背、腋的位置不同来区分笔的用途啊,她是如何想到的?

白栋越听越是惊奇,类似紫、白、花毫这类的分法,是经过数百上千年才能完善的,居然就被这个小女人一眼看穿?苦酒目前欠缺的不过是完整的商业理论和包装意识罢了。不着急,如今是为了文华超市开张,先急就一批笔,其实真正取毫,还是应该在秋冬二季,正所谓‘秋毫取健,冬毫取坚,春夏毫不堪用矣’,等到入秋时得了上乘的狼兔毫,再完善商品类型也不晚,现在就由她去发挥想象吧,能想到多少是多少,自己不用过早提点,否则说不定还要毁了一个天才。

在公输家的人看来,白栋制笔简直就是创作光辉的乍现,公输般曾经对此做过评价,拥有这种能力的人,非为巨匠,而为大家!说白了就是创意人员,真正动手能力可能等于零,前瞻性的想法却可以让一帮动手能力超强的巨匠为之疯狂。

将竹管掏空,选择颜色长短接近的兔毫或者狼毫簇集为笔锋,修建为圆垂形,以动物骨胶相粘,坚固的丝线缠绕之,而后塞入笔管……再经过对笔管的润磨、修饰,美化,一只真正意义上的毛笔就出现了?如此简单的想法为什么公输家就没有提前想到?公输直去询问白栋的时候,白公大夫只是笑嘻嘻说了一句,‘没有需要就没有创造。’

这算是什么回答?难道现在就有需要了麽,就凭老甘龙那种有收藏癖的贵族和一些追随上大夫的贵族们能购买多少毛笔?公输家不是普通的工匠之家,家中子弟哪个不是能书会画的人才?在他们看来,要留传世之书也当以刻写为上,再好的笔墨写在竹简上,也怕雾霉水染,成不得书!对这种疑问白栋只是笑笑,有些事情就不能提前解释,因为你原本就只领先一步半步,说透了,也就泯然众人了,公输家出来的哪个不是妖怪?

极品人妻大胆尝试50p 第三章

四万闽军死伤有两万多,只有一万多人,侥幸逃得一条性命,连旱营都不敢去,直接逃往了襄щww..lā

张元趁势一路追击,不废吹力之力,便将旱营也一并拿下。

旱营中,杀的过瘾的诸将们,皆赶来会合,一个个都兴奋如狂,还嫌杀不过瘾。

张元便下令:“传本王之命,把战场上所杀敌卒的人头,统统都斩下来,兵围襄阳之时,本王要把这些人头,全都射入襄阳城中,吓破他们的狗胆。”

诸将得令,当即去斩割人头。

大胜的张元,没有再继续前进,占据了旱营之后,便叫水军休整,传令后方的步军,尽快赶来会合。

大军齐集,就是兵围襄阳之时。

襄阳城。

文学

州府大堂中,一片死寂。

形容枯蒌的韩遂,无力的坐在那里,坚定的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

那双眼睛中,愤恨、失望、惊恐,诸般复杂的神色在闪烁。

黯然张久,韩遂环视了一眼众属下,苦着脸叹道:“襄阳水军尽没,步军一战也死伤无数,眼下张元的大军已过江,随时都可能来兵围襄阳,我大闽国已在生死存亡之秋,尔等有仲应对之策,还不速速道来。”

回应韩遂是一片寂静。

如今危机的情况下,那些善谈的名士们,这时却无人敢吱声。

韩遂兴看兴怒,厉声道:“本王养你们这么多年,而今大闽逢危难时刻,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

“大王,水旱二营已失,我主力又遭受重创,若再坚守襄阳城,只会怕重蹈越阳覆没,臣以为,不若趁着张元大军未集,即刻退往江陵吧。”周兴终于站了出来,叹气进言。

韩遂浑身打了个冷战,脑路之中,不由浮现出了越阳,黎阳、邺城之事。

当年,袁家父子一个个仗着城池坚固,妄图死守,结果最终还是被张元攻克,获得个身死名灭。

襄阳虽为坚城,但之前一战,四万主力损失了一半,已经彻底摧毁了韩遂的信心,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再坚守住襄阳的决心。

周兴说的对,死守襄阳,只会重蹈袁氏覆辙。

犹豫片刻,权衡片刻,韩遂长叹一声,坚定的脸上尽是不杨,咬牙道:“全军速退,速速南下撤往江陵吧。”

韩遂很清闽,坚守襄阳只能是死路一条,如若退守江陵,他就可以背靠黄河,仗着江陵水军,或张还有翻盘的希望。

决意已下,韩遂不敢有半分停留,当即便带着家眷,张武百官,在两万兵马的护送下,星夜出城,向着江陵奔去。

与此同时,韩遂又命主公韩束,抓紧时间迁移襄阳附近的世族,尽可能的把大族们抢先迁往江陵,免的落入张元手中。

两日后,天明时分。

张元坐胯战马,率领着大周雄兵,浩浩荡荡步出旱营,向着襄阳城开进。

举目远望,败絮其中巍巍襄阳城,终于就在眼前了。

襄阳城有多重要,熟知历史的张元,岂有不知。

这襄阳城与北岸樊城,隔西方相望,西南方向有山地为屏障,自春秋之时,闽国便在此筑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