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乱家庭、bl啊好烫撑满了abo

变乱家庭 第一章

沈嘉文突然和龙心月摆出的这个架势,让徐诺感到又吃惊又好笑,他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德玛西亚皇子”和“龙血武姬”之间还有什么“黄金龙骑枪”的招式。

就连战在一起的夏小闲和萧恩,也都暂时的顿了一下,惊疑不定的看着沈嘉文和龙心月两人。

不过沈嘉文和龙心月却是一点故布疑阵的意思都没有。

沈嘉文手中锯齿长矛平举,手背上的本命徽记金光大盛,已经是全力发动了自己的本命源力。

金光流转之间,将沈嘉文的整个身子都笼罩在了一片神圣的金光之中,非但如此,就连他脚下的龙心月也渐渐的被镀上了一层金光。

徐诺看着沈嘉文溢出本命源力,自然看得出他的实力确实增长了许多,但是和自己却还是有着一些差距的,这一点在嘉年华上的首次交锋中他便已经确认了。

但是徐诺却没有过于托大,身周红雾弥漫开来,也是将自己的本命源力释放了出来,对于沈嘉文接下来准备发起的攻击,做好了完全的应对。

已经被沈嘉文浸染成金色的龙心月双爪交错一撞,身上一股有如烈焰般的本命源力也是疯狂的涌动起来。

对于龙心月变身魔龙的过程,徐诺已经是领教过不止一次了,自然是一点也不陌生。

不过这次却是明显的有所不同。

龙心月的本命源力仿似被沈嘉文的金光给侵染了一般,竟然也呈现出一种金色,而且随着她体型的暴涨变化,金色的烈焰也随之席卷了整个大厅。

“黄金龙之怒!”

龙心月狂啸一声龙吟,金色的巨爪骤然扬起,恍似带着风雷之音一般向着徐诺拍去。

徐诺惊讶的看着龙心月这种陌生的变化,突地哈哈大笑,道:“还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啊!也好,就让我来试试你们新招式的威力!”

手中血色巨斧向身后一收,徐诺身形抡转开来,巨斧也是带起了强劲的风声,向着拍击来的龙爪迎去。

“锵”的一声金铁交鸣。

龙心月那庞大的巨龙身躯纹丝未动,徐诺却是被那股巨大的反震力给推了出去。

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龙心月这种沛然而不能御的黄金龙力却是一直将徐诺给推到了墙边。

单手扶着龙角的沈嘉文,冷笑看着仅仅一拍便倒退不已的徐诺,“这才只是个开始,来尝尝我们组合出的技能吧!”

“巨龙冲撞!”

“龙牙突刺!”

沈嘉文长矛前指,和龙心月同时使出了自己的第一招基础攻击技。

“巨龙冲撞”带来的强势冲击力,配合着“龙牙突刺”的恐怖破坏力,竟然释放出了远超两人攻击力总和的威能。

而且在沈嘉文技能的引导下,这一击释放的速度极快,徐诺几乎刚从龙心月的拍击中回过气来,这猛烈的一击便又到了身前。

徐诺也就仅仅来的及将自己的巨斧挡在身前,金色魔龙的利齿却已经如锐利的刀锋一般捅了过来,直接顶撞着徐诺击穿了墙壁飞出了楼体。

夏小闲惊叫一声,速度冲到了楼边,毫不犹豫的追着魔龙飞出的庞大身影一跃而下。

他们所处的楼层不高,但是摔死个人却是绰绰有余,地上那被徐诺丢下化作六具尸体的络腮胡和他的下属便是明证。

这种高度坠下虽然未必能让徐诺受到严重的伤势,但是经受那种冲击也未必是一件舒心的事情。

变乱家庭 第二章

他们确实很安全,因为房梁上的丁温手无缚鸡之力,哪怕想要偷袭阴人,也对他们造不成一丁点伤害。

更何况,天将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头顶有人,还在屋子里忙活着‘防守工作’。

追风者的武器是丝线,从手腕发射,射击到某一点位后固定,然后落于地面,像是陷阱一样,等发觉有敌人时,起始端的使用者可以抬起细线,拉着它进行移动,造成大范围的切割伤害。

此前暗黑童话的两人便是被西域的吟游诗人以此招瞬间击杀,几乎来不及做任何动作,非常难防。

浪人营的地形很辽阔,三三两两的建筑互相间隔很远,丁温所处的这座房屋也算是其中数量较多的区域了,三座大房,两座漏风的小房,四个方向最少一个也要200多米才能看到新的建筑。

魔礼青两人布置的防线自然要以大房为主,他们计划把起始端设在这里,然后射出固定到其他房屋的门口,凭借追风者武器的特有能力,将几处房屋连接段打造成另一种形式的‘陷阱’。

只要敌人逼近,不管进入哪座房子,他们都可以拉动细线,以此来斩杀对手!

天将每个人都是追风者,所以丝线充足,不存在遗漏或不够的情况。

当然,他们五个人扎在一堆的做法无疑也是在赌博,赌这把天胡好好打选了‘老家’A区,赌他们的‘吸圈体质’能把决赛圈吸过来。

假设一切顺利的话,天将能在浪人营待到第五阶段都不需要移动。不过后续给切角的时候就得另寻他法了,毕竟天胡在AB区的链接,跟浪人营不在一个方向,切角圈型有概率被他们吸走。

但那个时候还早,现在不用提前担心,而且浪人营在A区的圈边,被刷走了他们也好转移,贴着圈边往东走就行了,不是很困难。

“完美!让我想想,好像没有其他疏漏了吧……”

魔王心里思考着,真想夸一句自己顾及全面的策略,简直太厉害了,反正他自己是没找到什么漏洞,能应对各种不同的可能,怎么样都可以打!

“可惜啊,没一个夸我的。”

魔王暗自感伤,魔礼青这几个队友哪都好,就是从来不夸他,魔礼红甚至刚才还在质疑,这让他多少有点不爽。

天将这队伍的构成跟绝大多数战队不一样,魔王是指挥,但是他没有绝对的发言权,身为队长的魔礼海才是一锤定音的人。

也许是ID抢慢了,他没抢到四大魔将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从ID的工整性上看,显得跟其他四个人有些格格不入。

不要看魔王的名头很唬人,但那只是ID,选手本人实质上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比如起个‘三国吕布’的ID,也并不意味选手就能1V3,在职业赛场来个三英战自己。

相反,不要说1V3,1v1打赢就是一名很强的选手。

魔王自然不能1V3,他的实力跟ID也不匹配,不过在指挥方面还是有一定才能的,比妲己之类的稍微差点,但也算很不错了。

“哎,就是夸一句也好啊。”

魔王不禁有些惆怅,还想再详细描述一下自己的‘全面’战术,可始终找不到机会,接着只能闷闷不乐的加入到

文学

布置工作中。

场上时间来到三阶段准备时间5分整,第二支被团灭的队伍出现。

地穴来客靠着杨离的能力,五人提前埋伏,阴掉了光年满编,收获500分。

变乱家庭 第三章

98

扭曲虚空之中也u迎合萨格拉斯的战斗已经持续了半日时光,他们狂暴的能量释放使得周围变成了真正的能量虚空;原本的奥术能量和黑暗能量都在战斗期间被击散,周围世界规则也被击溃使得能量无法再到达这片地域。

看着萨格拉斯月影神色少有的凝重,他几乎已经底牌尽出;但依然无法真的杀死这黑暗泰坦。时间拖得太久他必须得尽快解决战斗了;再拖下去他怕攻击燃烧军团的联军会支撑不住。

看着自己手臂上的银色护臂,月影皱眉轻声道:“忒伊

文学

亚,我需要你的帮忙。”

“好的父亲。”幽幽的声音传出,月影横握黑暗偿还者;周身金色的符文开始闪现而出,一个极为巨大的世界虚影开始在他身后浮现。借助忒伊亚的力量,这个世界变得犹如实质。

周身世界之力弥漫,月影银发乱舞;亮银的铠甲开始破碎。手中的黑暗偿还者周围的一切开始溃散,带着毁灭之力月影眼中闪烁着璀璨的神光。

“存在本身即有着缺陷,唯有将森罗万象的一切烧灼殆尽,泰坦才有希望阻止虚空大君的终极目标。。”看着月影恐怖的力量,萨格拉斯也脸上浮现出了别样的神采;他张开双手道:“我知道你非常想杀了我,但是你可知道;是我阻止了所有黑暗泰坦的出生,让这宇宙免受虚空的侵蚀。”

“像你这般毁灭所有的生命,即使他不被虚空侵蚀又有什么意义?”月影眼神冷漠,他不知道萨格拉斯是不是在拖延时间;但就他所说的黑暗侵蚀主物质世界的事;他从守护者的自泰坦们的记忆中听到过,知道他并不是胡邹,但毁灭所有生命无论如何都实在太过耸人听闻。

“即便是死去的宇宙,也总好过被虚空所支配的宇宙。生命既然能在宇宙中生根一次,那兴许当剿除实体宇宙的腐化之后,生命仍能再度绽放。”萨格拉斯高声阔谈,如同演讲。月影看着他眼中带着的认真并不似作假。

“你简直不可理喻”听着萨格拉斯对于毁掉一个个文明世界说的如此轻描淡写,月影怒不可遏。化作一道流光月影掌中的黑暗偿还者刺进了这名黑暗泰坦的身体,狂暴的能量和极快的速度使得萨格拉斯根本没有来的急躲避。

绿色的邪能在涣散,萨格拉斯的能量在从他的金属体内流出;他双目开始黯淡下来,不过即使如此他强而有力的手臂依然抓住了黑暗偿还者的剑刃。看着月影,他嘶吼道:“不明白的是你,我能感觉到你已经毁掉了我的燃烧军团;你毁灭了这主物质世界中唯一一个抵挡虚空入侵的组织,你会后悔的。”

“放心,我最不后悔的就是毁灭你;扭曲虚空的入侵我会解决,但不是用你这种方法。”月影将神能注入巨剑之中,他巨大的身体开始崩溃。

无尽的各世界中,这一刻所有的燃烧军团恶魔开始悲鸣;它们周身燃烧的邪能火焰开始消失。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一件事,征战整个主物质世界无尽岁月的黑暗泰坦陨落了;而这他创造的能量自然便开始消失。

对于远征的联军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失去邪能的恶魔变得更加不可一击,他们开始对恶魔们展开追击消灭这些扭曲之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