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岳目录伦,大尺度到肉黄文

乱岳目录伦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乱岳目录伦 第二章

炎南王已经确定炎祖还不知道自己做得那些勾当,否则整个上京不会这么平静,自家府邸也不会安然无恙,但他终究还是有些惶恐,担心炎祖只是还没审问出来,自己去了反而自投罗网咋办?

所以他虽然到了圣宫附近,但是迟迟没有过去,不断在门口徘徊着、观望着。

“炎南王,您怎么在这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

炎南王吓了一跳,猛地回头一看,发现竟是崔琰。

“崔家主,你在这干什么?”炎南王反问。

来人确是崔琰。

昨晚眼见大仇得报,却又被炎祖横插一脚,将肖潇带进了圣宫,美名其曰除魔还要靠她,两人的仇将来再报就是。

崔琰当时答应了,回到家后左思右想,仍觉得不痛快,所以今天又来圣宫,打算找炎祖理论下,却看到炎南王在这鬼鬼祟祟的。

崔琰也没多想,叹着气说:“炎南王,昨晚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炎南王沉沉地道:“略有耳闻,怎么?”

“那个叫肖潇的,就是杀死我儿子的凶手。”崔琰叹着气说:“差一点点,我就杀死她了,就差一点点啊!”

炎南王疑惑地说:“圣上不是把她抓走了吗,圣上会帮你报仇吧?”

崔琰满怀悲愤地说:“圣上才不会为我报仇!圣上说了,去南方除魔的事,还要靠陈冬和肖潇——您知道了吧,肖潇就是陈冬的女朋友,也不知道这两人吃了什么神丹,年纪轻轻的,竟然一个比一个厉害,一个比一个级别高——我也理解圣上想要提携后辈,想给年轻人更大的发展机会,可我是他的老兄弟啊,我儿子都被人杀死了……”

说到这里,崔琰已经眼含热泪:“我要去找圣上理论,必须让肖潇一命偿一命!”

虽说陈冬是地球来的,肖潇八成也是地球来的,和崔琰有“同乡”之谊,但一码归一码,不能因为老乡,他就不报杀子之仇了吧?

崔琰愈发愤慨,炎南王的心中却是翻江倒海。

原来炎祖不是抓走肖潇,而是救走肖潇。

原来炎祖这么器重肖潇,甚至不惜得罪自己的老兄弟!

自己还去落井下石,不是自如其辱么?

“炎南王,您地位尊贵,可否和我一同去圣宫,协助我一起和圣上理论?”崔琰满怀期待地问。

“这个……”炎南王面色犹疑:“我还指望除魔军帮我收复失地,现在不好得罪陈冬吧……”

“也是……”崔琰叹了口气,冲炎南王拱拱手:“那我就先去了。”

看着崔琰的背影,炎南王愈发忧心忡忡,也不知道该不该去圣宫,只能继续在门口徘徊着。

……

圣宫。

崔琰说到做到,真的去找炎祖理论了。

在某偏殿中,崔琰声泪俱下,痛斥肖潇的狠毒和嚣张,希望炎祖能够秉公处理、依法断案,还说除魔军要是没了领头的,他愿意让自己的儿子代为上阵,甚至自己亲自上阵都行。

炎祖则还是老一套,说大家要坚守上京,除魔的事交给各大门派,这里是最后一块阵地云云,坚决不让崔琰伤害肖潇。

一君一臣说着说着有些上火,崔琰眼眶含泪地说:“圣上,您真要伤了老兄弟的心么?刚才我在圣宫门外,还遇见了炎南王,将这事一说,他也支持我处死肖潇……”

炎祖本来耐着性子和崔琰辩论,说了一堆都有些困倦了。

听到“炎南王”三个字,瞬间从龙椅上跳了起来:“你说什么?你见到了谁?”

崔琰有点被吓到了:“什么我见到了谁……”

“你刚才说,你在圣宫门口遇见了谁?”

“炎南王啊,他就在门口呐,似乎也想找您,但是半晌没有进来……”

炎祖仔细询问,确定炎南王是真的在门口,立刻叫进来一名侍卫头领,命他秘密将圣宫方圆数公里都包围起来,接着亲自调了一群高手,打算去抓炎南王。

整个过程,崔琰都看在眼里,面色不禁惊恐地说:“圣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先跟我一起去抓炎南王,回来再跟你说。”炎祖拍了拍崔琰的肩。

“好。”崔琰当然没有二话。

二人当即出宫,率领一群高手直奔崔琰之前遇见炎南王的地方。

结果却扑了个空,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我就是在这遇见他的……”崔琰面色肯定地说。

“还没离开上京,给我搜!”炎祖咬牙切齿。

炎南王既然回来了,就绝不能让他离开。

在炎祖的命令下,所有城门全都关闭,空中也有高手监视、防控。众侍卫先是在圣宫四周展开搜索,一无所获后,又在整个上京展开搜索,就连炎南王的府邸也没放过,炎南王从南方带来的一群心腹都被抓捕。

乱岳目录伦 第三章

项九幽直接就坐了下来,一副装傻的模样冲沈朝歌笑着开口。

其实,这几日沈朝歌想了很多问题,尤其是在东境疆域这边,项九幽被誉为项王府这一代最出色的项王,其出色程度自然是毋庸置疑。

可谁能想到他那么容易就被天网给生擒活捉了,实在是太不科学了。

转念一想沈朝歌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项九幽那家伙绝对不可能是那么容易就会被人生擒活捉的,其中肯定有很大的猫腻在其中。

很有可能是项九幽故意而为,至于真正的目的就不得而知,但他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点实力。

当然,沈朝歌也只是好奇多嘴问了一句,想来项九幽也不可能会说,这家伙看似浓眉大眼,威武不凡,但能成为东境之王,又岂会真的是那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呢?

“或许真的是我想多了。”

想到这里后,沈朝歌也不在多废什么话,淡淡开口说道:“项王,我准备前往帝都了,你怎么说?”

“我先整

文学

顿一番东境疆域,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项九幽沉吟片刻后,眼眸中凶光毕露,冷然开口道:“北王去了帝都可别直接就将万千秋给宰了,也等等我过去剥他一层皮。”

“可以,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万千秋就死的。”

沈朝歌低声应了一句点点头道:“对了,你们东境疆域有些贵族作风比较差,正好你此番好好整顿一下。”

“哦?是嘛?”

项九幽听到沈朝歌这话,头微微偏向后方看了眼身后的韩千军军团长,继而点点头应道:“我回头会好好处理一番。”

“牧野,收拾好东西,今日等到华山老先生的号消息,我们就出发前往帝都。”

沈朝歌轻声应了一句便冲牧野招呼了一声。

“北王,你如今身体还比较虚弱,此去帝都可是有不小的风险,我最担心的是战皇和狂皇,他们虽不在帝都,但他们真正的巅峰力量也尽皆都在帝都,你如今过去怕不是什么好事啊。”

项九幽沉默了片刻后冲沈朝歌开口说道:“要不继续去我东境军团做做客?权当休养一番,如何?”

“不用,我沈朝歌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怕过谁呢。”

沈朝歌目光平淡的看了眼项九幽,随后也不再多说什么低声道:“项王你如果没什么事就去忙你

文学

自己的事情。”

“既然你这样说的话,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废话,咱们帝都再见。”

闻言,项九幽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就站起身冲沈朝歌笑了笑,便示意韩千军军团长一同离开。

“北王,帝都见。”

韩千军军团长冲沈朝歌示意了一声,便转身朝外面离开。

“王爷,刚刚接到电话,华山专家已经确定药效显著,正在批量生产救治更多的人。”

正在这时,羽先生从外缓缓走进来,面带微笑表情冲沈朝歌开口道:“民众们很快就能够得到救治,这次的困难总算是度过了。”

“是吗?”

沈朝歌眼前一亮,点点头道:“那就好,只是此次依旧死了不少人,终究是我的错。”

“王爷,这根本不是你的错,那日血后的情况已然岌岌可危。”

牧野看到沈朝歌自责的模样,实在是有点不忍,沈朝歌何等身份,主动去承认错误,并且亲身试药,这在权贵们中已然是独一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