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乱家庭;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变乱家庭 第一章

张单立是这样陡然闯入南郊聚变电厂的,这里已经被确立为了民联体(自救团)的行政中心,也是人民党干部们的办公地点,同时,也是领袖日常处理事务和休息的场所。

他这样一具高大的机体,闯入领袖的办公室,就在人来人往的时候,房间中央裂开一道灰蒙蒙的时空缝隙,虚空的光照亮每个人的脸,映着凡人苍白的面色。

张单立来了。

他手持弑神之刃,此时还颇有些茫然,只看到办公桌后坐着个戴面具的人。

“你就是灵异客?”他发出沉闷的笑声,“正好,我有很多事情要问你。”

偶戏师一点点站起来,面具后的眼睛一瞬不瞬地凝视着眼前几近一丈高的超限义体,驼色蝴蝶迷彩喷漆,尖端战术动能武器,腿部喷射装甲,高周波对剑,手部战术榴弹发射器,多功能工程义肢,神经链接侦察机——这些都不重要,这些对偶戏师来说都只是凡人无趣的技艺。

真正重要的是他手上那柄双叉剑,是他躯体里发散出来的浓烈的、深邃的、森严的、混乱的虚空气质。

边宁凝视着张单立。

好久不见了。

他们彼此都在心里这样说道。

几位负责安保的同志急匆匆闯进来——他们其实并不负责保护领袖的安全,事实上,他们需要保护的是其他干部,因为领袖是不可能受伤的。

边宁长出一口气,站起身来,“来了个客人啊,请各位同志先出去吧,我和这位先谈谈。”

他的话总是很管用的,警卫员倒是忍不住低声询问:“领袖,这人身上有武器。”

“那不是显而易见的吗,你也出去吧,放心,我不会有事。”

等人都走空了,办公室里就留下两位老友。

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两个人都没有开口打破房间里冷冰冰的缄默气氛。

边宁摘下面具,露出自己的脸来——事实上是偶戏师的脸,但和边宁是有九分相肖的,看着就像边宁的某位兄长一样,当初一中的学生们一起拍微电影,边宁也是用偶戏师的形象登场,张单立看到他时就心里有数。

还是没有人说话。

他们也还是直挺挺站着。

边宁突然笑了起来,一只手捏住眉头,又是困扰又是欢快的神情,“他妈的……”

张单立也发出闷闷的合成笑声,收起手中黑刃,“你他妈……”

他们便愈笑愈大声,叫等候在门外走廊的同志们一个个面面相觑。

边宁挥挥手,隔断房间内外的时空,又朝张单立用虚空之刃撕开的裂隙一指,将其关闭。

“挺厉害呀。”张单立有狭促的笑意。

“我一直都很厉害,倒是你,他妈的,怎么变成这样子了……真难看啊,张单立。”

“我觉得不错,你也知道的,小泉老师总说,义体是我们人类的第二身躯,现在我就是咯,算是完成他的梦想了,对了,我现在有一大堆事儿要问你。”

边宁左右看看,没有可供张单立坐下的椅子,于是让他盘膝坐在地上,而自己则坐上办公桌,这样,他才和张单立是平视的。

“说说吧,学校里一切都还好吧?”

“嗯,除了两个英勇的同学牺牲之外,大家都还好,现在也基本恢复秩序了。”

“我家里人也都还好吧?还有那什么,小赵同学她也还好吧?”

“你和她没有联系吗?”

“去了公司那边,通讯都断了,我都没和你打电话,又怎么可能给她……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不是。”张单立话语里有短暂的悲哀,随即他振作精神,“那什么,

文学

我刚才遇见一个自称外来者的人,他告诉了我非常多的东西,关于你的。”

“嗯,我也遇到过他。”边宁抬起左手,擦去遮掩的妆品——印记会显示在边宁的每一具躯体上,但不同躯体上的印记会以不同的形式和位置出现,虚空义体的印记在胸膛的核心里,并不能被直接观察到,而偶戏师的印记与本体一样,在左手手背。

变乱家庭 第二章

在欧阳晖的强硬命令下,周文育亲自领兵冲击,但狭窄的街道也就能同时容纳20几士兵冲在第一线,以血肉之躯撞在枪林中,死伤惨重。

周文育也不知道身边的骑兵换了多少遍了,一边躲避袭来的冷枪,一边奋力挑飞拒马,可为是艰难万分。

再次击杀掉一名壮勇时,周文育感觉出前面的压力突然一松,神情开始振奋起来,终于突破了。

定睛一看,原来主公欧阳晖竟然从后杀出,一举捣乱了桃源军民的阵型。

“杀”

来不及细想为何主公会在前面出现,抓住机会,一举冲锋,终于突破了西大道的防御。

来到欧阳晖旁边时,周文育才得知怎么回事。

原来周文育之前派兵从街道两屋中找进路的骑兵回来禀报,见主将不在,就禀报给了欧阳晖,说里面都是封闭的,没有通道。

欧阳晖一听小兵的汇报,心中却立马出现了一个主意,忙令后面的骑兵下马进屋,准备砸墙。

这些民居都是石木结构的,没有趁手工具的骑兵们还是费了一番力气的。

这些不用派去送死的骑兵捡了条小命,凿起墙来非常用力,倒也顺利凿穿数座民居。

之后的事情周文育就知道了,欧阳晖领兵从墙洞中穿越,直接出现在桃源军民中间偏后的地方,打了个措手不及,桃源军民守卫方阵几乎是瞬间就崩溃了。

付出巨大代价才突破西大道的骑兵们,没有时间感伤阵亡的同伴,在欧阳晖的催促下,朝镇长府而去,沿途没有阻碍,顺利无比。

不过,当欧阳晖到达镇长府时,见镇长府外墙上每隔一米左右就站着一名举着枪的壮勇或胆大的居民,忍不住破口大骂,口吐芬芳。

骑虎难下的欧阳晖断然没有后退的道理,他现在就指望在骑兵们阵亡之前,5000步兵能快点赶来。

来时3000骑兵,现在就2000多一点,几乎阵亡了三分之一。

“率先突破围墙者者,赏金千两!”

“击毁玉碑者,赏金万两,封将军!”

欧阳晖阵前空头支票乱喊,什么能鼓舞士气,就说什么,说得天花乱坠,热血沸腾。

受刺激的骑兵们士气狂升,嗷嗷叫着冲向镇长府,与外墙上的居民厮杀。

有外墙保护,本就居高临下,处于优势地位,略占上风。

欧阳晖见桃源镇军民据外墙而守,该怎么解决他们的优势?

“镇长府大门已经封锁,不用想,门后绝对堵住了,根本过不去。”

“优势就是高度,我让他没有高度!”

“周文育,快去拆周围的房子,将石头木料什么的堆在外墙前。”

欧阳晖现在是处于极度亢奋中,大脑超速运转,很快就想出了一个靠谱的办法。

周文育其实也想到一个办法,不过见主公已经出了主意,连忙应道,开始分拨手下去取物资。

很快,乱七八糟的物资开始在外墙间堆砌,高度也越来越高,形成了一匹战马可以奔跑的临时通道,但通道太窄,一匹一匹的上就是送。

“快,继续堆!”

欧阳晖见破敌时机快至,兴奋的难以自拔。

“华夏第一又如何,还不是要灭在我欧阳晖手中。”

通道变大,陆续有骑兵开始冲进墙内,不过进去之后战马哀鸣一声,瞬间被灭,骑兵也死的不能再死了。

原来管仲见外面开始堆石头木料,瞬间就理解了敌人的想法。

令何玉管理的救援队在墙内开始挖洞,也不用多深,刚好到马蹄关节处就行,密密麻麻的陷马坑出现,同时集结镇内不多的20几名精锐枪兵把守这个地方。

当骑兵跃进墙内后,马蹄陷入坑中,活活折断,骑兵摔落马下,被活活扎死。

欧阳晖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情,见骑兵进去后就没了声息,料想里面还有他不知道的情况,不过这种时刻,就得靠人海战术了。

欧阳晖见填进去百人左右时,里面再有陷阱估计也用填完了,知道此时是关键时刻,开始令手下大将周文育冲锋。

“周文育,你上。”

“诺”

周文育深呼了一口气,右手长枪拖地,对身后为数不多的亲兵视死如归的说道:“准备冲锋!”

此时墙内陷阱坑已经被填的差不多了,虽然壮勇在不停的搬离尸体,但战马实在太沉了,清理起来速度很慢。

“完了,”何玉见墙外的大将准备冲锋,不由感觉到一丝绝望。那个大将如果突进来,这里面将没有一个能与之匹敌的。

“努力这么久,还是没有等到刘峰回来吗?”

文学

就在此时,欧阳晖身后的西大道方向传来一声怒吼:

“典韦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典韦?”

欧阳晖闻言木然回过头,心脏也猛的跳动了一下,刘峰回来了?

转头才发现,原来是100多骑兵,身后没有更多士兵,才松了口气,将跳到喉咙的心脏又按回原来的位置。

“吓死我了”

“这些人我来处理,你继续冲锋,毁掉玉碑为第一要务。”欧阳晖见周文育似乎担心自己的安危,忙开口说道。

虽然欧阳晖觉得自己说话很正常,但在周文育耳中却听到了颤抖声。

当下不再迟疑,不顾身后不到百米的援军,催动战马,与十几位亲兵冲进墙内。

周文育躲过袭来的长枪,击杀掉眼前不值一提的小兵,成功跃进墙内,此时他才发现,地上都是陷马坑。十几位亲兵也相继跃进墙内,不过有些骑兵就没有周文育那么好的身法,被刺身亡。

周文育努力控制着战马小心落在地上,但地上实在到处都是坑,还有很多马尸。简直凹凸不平,猛然间落下麾下战马还是折了右后蹄。

“咔嚓”一声,战马痛快的嘶鸣一声,将周文育摔落马下,好巧不巧,正在落在管仲身前。

管仲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出,身前只有数位乡勇,被顷刻间就跃起的周文育瞬间击杀。

其实周文育落马时就注意到这位明显是指挥一般的人物,借助战马摔落得力量,用枪一点,改变方向,飞落到管仲面前。

成功击杀过几名乡勇后,挥枪刺向还未反应过来的管仲,直指喉咙。

眼看就要击杀掉核心时,周文育眼前出现一道人影,挡在了两人之间。

变乱家庭 第三章

星历四百八十九年六月的平凡一天。

没有人知道,五年前的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不过是一个消失已久的男子重新回到了人间,却给所有人都带来了未知的影响。

原本剑拔弩张的人类和半兽人、人类和星族之间的关系终于缓和。

人类间的贸易战也逐渐告终。

星族开发出了先进的科技,和人类换取大量能源。

半兽人在他们的聚居地繁衍生息,过上了和人类相差无几的生活。

宇宙重新回到了难得的宁静之中。

绝大多数生活在这个宇宙中的人,都没有听说过何若智这个名字,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今天享受的生活,和这个默默无闻的男人有着莫大关系。

而这男人对这一点当然也毫不在意。现在他正在为另外一件事情而烦恼。

“哇……哇……”

清脆的哭声响彻了产房的走廊,何若智和何爸爸焦急地走来走去,周围还围着不少神色古怪的女子。

这些女子服装各异,但却全都是长相出众的绝色美女,幸好整座医院已经被全部包了下来,否则一定会引起骚动。

每名女子手中都抱着一个小孩,有些大点的孩子则站在母亲身边,他们的容貌全都非常相似,不过每个人的气质各有不同。唯有额头的一枚五角星胎记,却几乎一模一样。

安吉莉儿:“姐妹们,今天我们一定要这个臭家伙说出,那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大家给他生的小孩长得相似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额头上都会有相同的胎记呢?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苍井空:“……这件事确实非常重要,该死的家伙,原本只是想和他借个种来培育出最适合格斗的后代,没想到居然被他骗去在教廷登记注册结婚,实在是太可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