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和高校长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一章

连安的事情过去之后,一切都归于平静。大家都平安回来,就听说司萌生了个儿子,就在宁思萌被抓走的那天晚上。

“不对啊,司萌的预产期不在

文学

这时候,怎么早产了?”因为宁思萌和司萌一起产检过,所以知道她的预产期,那时候才刚刚九个月,胎像一直很平稳,怎么会无缘无故突然早产?

“司萌被医生打了催产针,目的就是为了绊住吴哲,让他无暇顾及你们被绑架的事情。”宁旭尧看着宁思萌,说着叹口气,“难为了他妻子,一个女人被强制打了催产针,连命都差点丢了……就因为我们的事情,差点又搭上一个。”

“还好司萌和孩子都平安无事,连安也已经被抓进去了,吴哲应该也不会继续纠结这件事情了吧?”薛芷珊看着身边的宁旭尧,伸手握住他的手。

“我亲自去看过了,吴哲现在有了孩子,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他的心态平稳了不说,听说连安被抓入狱之后,心里之前对他的恨意也不了了之了。”宁旭尧很愿意看到这样的吴哲,他现在有妻有子有朋友,再也不是以前那样孤身一人,犯不着和连安那样的人去拼命,不值得。

“现在连安的事情解决了,是不是也该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事情了?”宁旭尧看着薛芷珊,笑着提起这件事情。他已经准备很久了,是时候该给薛芷珊一个浪漫又难忘的婚礼了。

“连安的事情解决了?那你觉得叶静萱呢?她的事情就算了?”薛芷珊可没忘记叶静萱来给她“通风报信”的时候那副嚣张的模样。

宁旭尧反握住薛芷珊的手,笑着说道:“叶氏企业被老贺的公司收购了,至于叶静萱……就那样了。”

“就那样是哪样啊?她别又闹什么幺蛾子了。”宁思萌在一旁也很奇怪,叶静萱的事情最好还是可以一次性搞定,不然再冒出来的话,多闹心啊。

“放心吧,她再也不能闹任何幺蛾子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日夜都跟着连安。她不是喜欢和连安打交道嘛,那就让她跟连安去了吧。”

听到宁旭尧这句话,薛芷珊想起他说过,派了人去盯着连安的一举一动。难不成,这其中就包括了叶静萱?

“不管你把她指派到哪里去了,反正她离大嫂越远越好,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宁思萌说着,看了薛芷珊一眼,“这件事情到此为止,那么现在可以讨论一下你们的婚礼了吧?拖了那么多年,孩子都那么大了,早就该办了。”

“婚礼啊……”薛芷珊还真没什么主意,她就想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别的什么要求也没有。即便没有婚礼,只要宁旭尧时时刻刻陪伴在她身边,再也不要做这样冒险的事情,薛芷珊都心满意足了。

见薛芷珊不说话,宁旭尧笑了笑,问道:“要是你没什么特别的要求,那我就按照我的想法去办了。”

“嗯,这感情好,我是最不爱操心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就全权交给你了,我真的不想去操这份闲心。”薛芷珊最近特别累,从岛上被救回来之后,就一直在家休息,一连三天,公司都没去。

因为宁旭尧的事情公开的关系,所以y&s公司正式跟宁氏企业合并。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宁旭尧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致,他还是最喜欢这里的,因为这是他在青市开始的地方。

经过了那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的事,兜兜转转一大圈,他又回到了这里。

“宁先生,这几份文件需要您签一下字。”宋林敲门进来,看到的是宁旭尧,一瞬间觉得他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样。

宁旭尧拿过文件看了几眼,签下字,抬头看向宋林,问道:“那件事情怎么样了?”

“已经按照宁先生说的去办了,三天就送到,到时候可能需要少夫人去试一下。”宋林说着,拿起ipad打开,说道:“还有场地那边,少夫人喜欢黄色和紫色,那边所有东西的主色调都是这两种为主,我亲自去看过了,搭配的很漂亮。”

“好,这件事情尽快安排,时间不多了。”

薛芷珊在家里闲着休息了一个多月,每天都送孩子们上下学,没事就尝试着做几道新菜给家人尝尝,日子过得温馨又安逸,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

直到有一天,宁旭尧说要带她去一个地方,然后两人就什么都没拿上了私人飞机。

“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出国的话,连换洗衣服都不让我带啊?这又不是去公司上班……”薛芷珊有些不知所措,这样说走就走的旅行虽然很个性,但却让她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白洁和高校长 第二章

关于沈锦乔那点儿嫉妒劲儿,容君执不但不讨厌,反而助纣为虐,亲自挑选衣服。

两人一身同样的明紫色龙服,配套的头饰和玉佩,连鞋子都是同样的花纹,用料都是同一块布料上裁下来了,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是一对儿似的。

沈锦乔挺着个大肚子还挺不方便的,容君执倒是有心想帮她,可她现在这样子,背着不行、抱着也不行,只能扶着她慢慢的走,好在乘坐轿撵过去,倒也不用走多远。

等两人慢悠悠的去到大殿,该来的人已经来了,就等着帝后二人。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恭迎陛下,恭迎皇后娘娘!”

容君执都没空搭理他们,小心翼翼的扶着沈锦乔走上去坐下,自己这才坐下,抬手:“免礼,赐座!”

“谢陛下!”

容君执举杯:“两国使臣远道而来,辛苦了。”

两国使臣立刻举杯:“陛下客气了,能来夏朝学习是我等的荣幸。”

金国使臣上前:“陛下,吾王令我等前来吊唁太上皇,送上牛羊五万,珍宝两箱,以表心意。”

赤炎使臣也道:“吾王送上十箱明珠,海味珍宝三十箱,请陛下笑纳。”

容君执点头:“替朕谢过两位王上。”

又寒暄了两句,舞姬上场开始跳舞,宴席也就此开始。

襄王和安王陪着几个时辰说话,回答他们的问题。

容君执这个皇帝却是悠闲的给皇后布菜,最近肚子越来越大,沈锦乔就算想吃也不敢吃太多,所以每天得吃好几顿,每次只吃一点点,结果养成了容君执有空就投喂一下的癖好。

沈锦乔本来是来坐镇不让别人觊觎陛下的,结果没坐一会儿身体就不允许了,只得提早离开。

容君执倒是没有跟着一起走,不过沈锦乔一走,明显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气息冷淡了不少。

而金国的使臣看到皇后离开,顿时觉得机会来了,立刻上前道:“陛下,我等特意准备了金国的舞蹈,请陛下欣赏。”

金国的舞蹈,也不算陌生,毕竟之前金国也送来了人,还是什么第一美人,最后却灰溜溜的走了。

既然人家说了,也不可能不给个机会,容君执微微点头,很快舞姬就换成了金国人。

文学

国的舞蹈热情奔放,比夏朝的自然是不同,金国的舞姬更加开放,同样的舞蹈,夏朝的人却挑不出那样的感觉,偶尔看一看,让人耳目一新。

一曲终了,几个舞姬上前拜礼:“参见陛下。”

容貌深邃出众,热情大方,异域风情的美人,看着倒是很有诱惑力。

金国使臣立刻道:“这也是吾王献给陛下的礼物之一。”

容君执倒是没有拒绝:“留下吧,襄王负责安置。”

把人交给襄王,还一脸兴致缺缺的样子,显然是没动心的。

金国使臣想要的显然不是这个结果,但是也不敢说什么。

白洁和高校长 第三章

余心兰辛苦了一夜,终于在正月十六日的清晨,生下了一个儿子。

孩子白白胖胖的,眉眼很象秦简。秦仲海与姚氏夫妻俩轮流抱着孩子,笑得见牙不见眼的,简直把孩子爱到心里了。秦简这个做父亲的,好不容易才把儿子抢到手,不过抱在怀里的时候,双手都在打颤,叫上门来等妹妹生孩子的大舅哥余景明小心把孩子抢了过去:“你仔细着些!别把我大外甥给摔了!”

寿山伯与寿山伯夫人也赶来了,乐呵呵地看着外孙,满脸都是笑容。寿山伯夫人挂心女儿,还跑产房里看余心兰去了,见余心兰只是力竭,身体并无大碍,方才放下了心,又盯着丫头给女儿喂鸡汤。

秦含真跟在长辈们身边看了半天小侄儿,高高兴兴地跟赵陌讨论,孩子眉毛象秦简,嘴巴却象余心兰,还有那两只耳朵,是不是有点儿象姑姑秦锦华呢?正说话间,秦锦华也带着夫婿唐涵上门来了。看到这亲侄儿,她比秦含真都要热情几分,恨不得抱在怀里不撒手了。

还是蔡胜男提醒了众人:“孩子被抱出来这么久了,还是赶紧送回屋里去吧,仔细别叫他吹了风。”姚氏原本还欢喜得正晕呢,闻言顿时清醒了,连忙亲自从女儿怀中抱过孙子,送回了房间中去,还嘱咐儿子秦简,虽然不便进产房,但隔着窗子跟儿媳说几句贴心的话也是好的。怎么说,他媳妇也给他生了个大胖儿子哪,是秦家的大功臣!

秦简早有心要看妻子去了,只是怕母亲啰嗦,才忍住没往产房里钻罢了。如今得了母亲的话,立刻就窜进了屋里。姚氏吓了一跳,想要骂儿子不守规矩,怎么能往产房里跑?!但转念一想,横竖儿媳已经生完了,这会子又是大功臣,儿子去看看儿媳也无妨。就算有些不合规矩,但年轻人么……

孩子在屋里哭起来了,姚氏哪里还管得了儿子?自个儿也忍不住钻进了产房……

枯荣堂中,秦家三个房头闻讯赶来的亲眷们纷纷落座,唐涵也过来了,跟闻讯来贺的卢初明低声说起了在翰林院的事。卢初明之妻孙氏则与秦含真、秦锦华她们在一处。秦仲海刚得了嫡长孙,升级做祖父了,虽然人还稳得住,招呼长辈与堂兄弟们也都言止如常,但脸上那笑容就没消失过,似乎也有些晕飘飘的了,可见有多么欢喜。

秦柏提醒他说:“如今你也是做祖父的人了,这府里的称呼是不是也该改一改?你父母都已经没了,你如今是当家人,哪怕是为了下人称呼小辈们方便,也不该再沿用旧称了。”

秦仲海眨了眨眼,有些犹豫:“这……老人们去世毕竟还不满一周年……”

秦柏哂道:“又不是叫你分家,也没叫你搬院子,不过是改个称呼罢了。”

秦叔涛也有同感:“是呀,哥哥,就趁着简哥儿的儿子出世,把称呼改了吧。否则,我们是爷辈的,简哥儿是少爷,他的儿子该如何称呼?一般叫哥儿的话,岂不是跟简哥儿重了?再说,我们年纪也不轻了,未必就做不得老爷。”

秦仲海想想也是,便笑道:“如此,就都改了吧。开春后就都改了,等简哥儿他们出孝的时候,正好在祠堂祭祖,向祖宗先人们禀报他添了儿子,秦家长房香火得继,乃是一件好事。”

说话间,秦简过来了,秦叔涛立刻把这项决议告诉了侄儿知道,笑说:“往后你便是简大爷了,感想如何?”

秦简哈哈笑了,问秦柏道:“我们东府改了称呼,西府如何?二房又如何?二房倒罢了,只怕三叔祖那边不太方便吧?”三房是侯府,秦平秦安与秦仲海同辈,若是要改称呼,当然是一并改的好,可要是秦平秦安做了老爷,那秦柏……

秦柏却不在乎地摆摆手:“无妨,就算你两位叔叔做了老爷,我也依然是侯爷呢!”

秦简便不再多言了。如今他生了儿子,又升级做了爷,感觉还挺新鲜。

秦含真那边听说,也觉得新鲜:“这么一来,大堂哥可就要做大爷了?简大爷?还是秦大爷?”她忍不住直笑,看着秦简这二十岁风华正茂的年轻人,被人叫做“秦大爷”,还真是有趣得紧。

虽然她知道这大爷非彼大爷,但事情发生在熟人身上,还是会惹她发笑。

赵陌虽不太理解妻子的笑点,但这不妨碍他凑趣,问秦简:“孩子的名字可想好了么?这可是你们家头一个孙辈,名字一定要好好取才行!”

说到这个,秦简就精神一振:“我早想好了,大名就单取一个‘荣’字,只盼着秦家能日益兴荣。至于小名,昨儿是元宵节,他又是长子,就叫‘元哥儿’吧。”

秦含真笑着说:“为什么不叫元元或是团团?我看小侄儿白白胖胖的,也象元宵一般可爱呢。”秦锦华听得笑了:“团团就很好么,我也觉得这个名字更有趣,听着也吉利哪。”

秦简嗔着瞥了三妹一眼,又看向亲妹妹:“你喜欢,可以自己生一个,取名叫团团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