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御宅屋自由小说阅读网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一章

唐子风接过苏化的话头说道:“无人机是有钱人的玩具,所以美国厂家收的也是美国百姓的智商税。但像机床这种生产设备,相当大的一部分市场是在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在中国。西方国家利用工业装备收我们的智商税,收得才算狠呢。

“咱们国家这些年搞铁路建设,用来加工铁路钢轨的铣床,原来必须从意大利进口,一台铣床的价格是300多万人民币。去年我们的滕机攻克了这一技术,推出了国产钢轨铣床,意大利那边的厂家立马就宣布铣床降价,一台的报价才100万人民币,足足降了2/3。

“铣床依然是那样的铣床,人家一下子就能砍掉2/3的价格,你们想想看,他们在这之前赚了我们多少倍的利润?”

“唐总,你们真了不起!”张蓓蓓在一旁向唐子风翘了个大拇指,给了一句廉价的赞扬。

唐子风笑着说:“嫂夫人可夸错人了,滕机攻克钢轨铣床的难题,主要功劳是晓惠的。其实那项技术是为军工开发的,标准比滕机用的要高得多,滕机推出的只是一个简化版。”

张蓓蓓看看于晓惠,笑着说:“晓惠了不起,唐总也了不起,晓惠是在唐总的领导下了不起的,所以这个功劳也要算在唐总身上。”

于晓惠冲张蓓蓓撅了一下嘴,说道:“胖婶才了不起呢,我听苏化说,大河无人机能卖得这么好,主要功劳是胖婶的。”

一句胖婶,立马让张蓓蓓脸色晴转阴了,当然,她也只是假装不高兴而已。她唾了一口,说道:“呸,什么胖婶,我这一年多东奔西走,累得都成瘦婶了。大河无人机卖得好,功劳主要是你们家苏化的。他开发的产品好,物美价廉,自然就卖得好了。”

梁子乐认真地说:“这倒不是,酒香也怕巷子深。如果光有产品,没有好的营销,产品也是销售不出去的。现代市场上,产品更新换代速度极快,产品性能的差异已经不是影响销售的主要因素,营销的作用越来越大。在这一点上,张姐的贡献是不可忽略的。”

“的确是这样。”苏化点头说,“我原来觉得自己也算有一点点营销能力,可是和蓓蓓姐比起来,真是差得太远了。蓓蓓姐设计的营销方案,堪称是天才,大河无人机能够这么快打开局面,蓓蓓姐的贡献是最大的。”

“你们两口子,一个叫我胖婶,一个叫我蓓蓓姐,我都弄不清辈分了。”张蓓蓓笑呵呵地挑剔着苏化和于晓惠的用词,把关于她的贡献问题给绕过去了。

苏化最初决定开无人机公司,就是听了张蓓蓓的建议。当时因为苏化自己的资金不够,张蓓蓓便入了一股,成为无人机公司的创始股东之一。

公司的第一代产品投产之后,销售一度不太景气,积压了不少产品。张蓓蓓索性不管自家的机床维修店,甚至把两个孩子也交给了宁默看管,自己走南闯北地推销无人机。她胆子大,也不在乎别人的白眼,硬着头皮与大商场、摄影器材店等单位交涉,居然很快就打开了局面。

苏化一开始没觉得张蓓蓓有什么本事,他与张蓓蓓、宁默夫妇合作,一方面是因为自己资金不足,需要有一个投资者,另一方面就是知道宁默与唐子风关系密切,觉得拉上宁默入伙,遇到麻烦的时候唐子风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谁曾想,这位在苏化眼里不过是个家庭妇女的合伙人,居然是一个做销售的好手,做出来的业绩比苏化自己要强得多。苏化于是也就把销售全交给了张蓓蓓,自己一心做研发,二人分工明确,配合默契,无人机公司的业务也蒸蒸日上,赚到的利润早就超过了最初的投入。

唐子风是知道这件事情的,心里不免感慨宁默果然是傻人有傻福,路边上随便捡个媳妇,居然也如此能干,宁默可以躺着吃软饭了。

关于张蓓蓓的话题,大家倒也是点到为止,毕竟相互之间都是很熟悉的朋友了,没必要一直说这种恭维话。王梓杰接过刚才唐子风的话题,说道:

“子风刚才说的情况,我们也研究过。中国的发展,的确已经对西方国家经济带来了明显的冲击。这种冲击的影响,未来还会越来越大。

“90年代的时候,中国的产业结构以劳动密集型为主,出口商品主要是一些袜子、衬衫之类的轻纺产品,与西方国家的产业结构是互补的。

“那时候,西方国家对于中国制造是一种欢迎的态度,因为我们的产品附加值低,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单纯地给西方打工。西方用一架飞机,就能够换我们几亿件衬衫,他们是乐于见到这种分工模式的。

“进入新世纪以来,咱们除了保持原有的在劳动密集型产业上的优势之外,在资金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产品方面也开始发力,这就动了西方的蛋糕了。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二章

.read-contentp*{font-style:normal;font-weight:100;text-decoration:none;line-height:inherit;}.read-contentpcite{display:none;visibility:hidden;}

这是云颠山脉的最深处,这里住着一群最原始的苗人,他们有个俗称“生苗”,因为这个地方的人通常都不走出这个山脉,他们一代一代的在这里繁衍,自给自足。。

然而,就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却住着一户特殊的人家,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他们是汉人,他们没有住在苗寨里,而是住在离苗寨大约一公里的小山上,在这个生苗的居住地,住着一户汉人,确实是一件很令人惊讶的事!

此时,这户汉人的屋里,有三个人在说着话,一个坐在轮椅上的青年面带微笑的对他对面的一男一女道:小宝,以后月如和莫忧就拜托你了,这些年,苦了你了,以后,还要继续苦着你,如果有来世,我再好好报答你吧……

男人说完,脸上露出不舍的神情,他深深地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道:“月如,这些年多谢你的陪伴,我知道小宝喜欢你,以后你和他好好过下去吧,好好把莫忧照顾好,我知道我们的结合是一个意外,可是却毁了你的一生,如果真的有来生,就让我来照顾你!!”男人不等对面的男女开口,又继续说道:“我一直没告诉你们我的身份,其实我是个军人,我是燕京林家的小少爷,如果将来莫忧长大了想回家,你们就拿着这个去林家找老家主林正南,他会明白的……”男人说着递给了女人一个勋章。

“时间快差不多了,动手吧,莫忧也快回来了!”男人说完后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脸上有解脱,有怀恋,更多的是深深的不舍。

对面叫做小宝的男人蹲到男人的膝前,道:“虽然当年我恨不得杀了你,可是我不能那样做,因为我不想让月如伤心,只要是她做的选择,无论对错,我都会跟着她的决定走,这些年你教了我不少东西,我们之间谁也不欠着谁,至于月如和莫忧,我会用我的生命去保护他们,这你可以放心……”

这时女人也走过来蹲在男人的膝盖旁,轻声说道:“夫君,我当初做这样的决定时没有后悔,现在也没有后悔,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把小宝当着我的亲大哥一样。你放心的去吧,等莫忧长大成人的那天,我就来找你!”女人说完后突然抽出腰间的匕首,深深地扎进了轮椅上男人的心口,男人也面带着微笑闭上了眼睛,渐渐的停止了呼吸……

女人温柔地把男人从轮椅上抱了起来,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屋后的小花园里,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在地上挖出一个大坑,动作温柔,脸上也带着恬静的笑容,她把男人轻轻的放在坑里边后,又用自己鲜血淋漓的双手一捧一捧的捧起泥土,细心地把男人的躯体掩埋掉!在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那个叫小宝的男人始终在旁边看着,他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帮忙,因为他知道她此刻那隐藏在平静下的悲伤,他没法帮她,所以他只好做一个旁观者!

当女人把一切都做好时,天色已近黄昏,她看了看天边的夕阳,轻轻地叹了口气!思绪又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傍晚:

她是苗疆圣女,也是很多苗族小伙心中的女神,她有很多的爱慕者,苗小宝就是其中之一,然而,她虽是人人仰望的女神,可是这也注定了她是一个孤独的人,因为她不能有爱,她的一生注定了要献给伟大的月神!

然而,突兀而至的变故,却使她从高高在上的女神变

文学

成了平凡的女人…那是八年前的一个傍晚,她一个人去深山里采摘野山菇,那是一种毒蘑菇,同时也是一种稀有药材,她在家无趣,又没有一个闺蜜,于是就一个人上山找乐趣,她正一个人自娱自乐的时候,突然一声炸响在她身后响起,她吓得大叫一声,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间一只黝黑的大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当她被掐着脖子扭转身子时,看到对面站着一个五颜六色的身影,她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只知道那是一个男人,男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她在电视上看过的那种叫做手枪的东西,枪口正对着她的方向。

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第三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

文学

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