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娇妻被多p的刺激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旦旦,怎么样?”

一看到旦旦停下,陆鸣连忙问道。

“这个传送阵,非常非常古老,绝非这个纪元的人能布置出,而且非常玄妙,里面居然蕴含了一百零八种变化,互相交织,又形成了七十二种排列组合…”

旦旦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别废话了,直接说,你能不能修复?”

陆鸣打断了旦旦的话。

“你急什么?一点都不淡定,也不看我是谁,区区传送阵,岂能难道我?虽然想要还原这个传送阵的难度非常非常大,换做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成功…”

旦旦斜视陆鸣,非常不爽陆鸣打断他。

不将这古传送阵的难点说出来,怎么能显示出他的实力非凡?

这家伙,一点都不配合。

陆鸣才懒得管旦旦的想法,听到可以修复,心里一松,露出了笑容。

“旦旦,那就辛苦你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陆鸣道。

“当然,修复这座古传送阵,一些珍贵的材料,是必不可少的,还有恐怕需要数月的时间。”

当即,旦旦将需要用到的一些材料,说了一遍。

的确都是顶级的材料,有些陆鸣身上就有,有些,灭天军才有。

两人返回了灭天军,将材料准备齐全,再返回此地,旦旦开始修复古传送阵。

数月时间,一晃而过。

三个月后,一座崭新的传送阵,出现在两人眼前。

“曾经听说,这座传送阵是单向的,是不是真的?”

陆鸣问。

旦旦摇了摇头道:“之前可能是误判,我通过修复发现,这座传送阵并非是单向的,而是双向的。”

“双向的?”

陆鸣心里一动,然后问道:“你可知这传送阵,通往哪里?”

“在修复的过程中,隐约能感觉到,是通往宇宙废墟深处的,但是具体的,就不清楚了。”

旦旦道。

“通往宇宙废墟深处?是哪里呢?”

陆鸣眉头皱了起来。

现在,被探索过的三分之一的宇宙废墟,几乎都被翻遍了,都没有任何穆兰和凰灵的踪迹。

不过,宇宙废墟深处,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剩下那些没有被探索的宇宙废墟,也可以称之为宇宙废墟深处。

难道古传送阵,直通那剩下没有被探索过的宇宙废墟?

如果是真的,那这古传送阵,是谁修建的?

按照旦旦的意思,这古传送阵的布置之法,非常的古老,不是这个纪元的,那便是上个纪元的。

但是,不可能是上个纪元就布置出来的,这里是宇宙星空,这些星球,是经过宇宙演化的,上个纪元的古传送阵,怎么可能保存下来?

肯定是后来布置的。

那到底是谁布置的呢?

禁地生灵?天人族?还是亚仙族?

嗡!

就在陆鸣思考的时候,刚修复的传送阵,忽然微微震颤起来,散发出绚烂的光芒,上面,无尽符文闪现。

“怎么回事?古传送阵,怎么启动了?”

旦旦震惊的叫了起来。

“是不是在传送阵的另外一头,有生灵要过来了?”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这里以琴酒指代本章的主人公。

一开始的时候,琴酒也不过是被组织收养的身世不明的弃婴而已,他唯一的方向便是顺着组织的路走下去,以活下去为前提,披荆斩棘。

集体体检过后一段时间,琴酒又恢复了自由行动,他天生不合群,也不会讨好上司,所以虽然他天赋技能很厉害,同龄的那几位却在短时间内爬得更高。

旁边的人炫耀自己的晋升,试图报复年少的委屈,被他揍了一顿之后放狠话离开。

琴酒没在乎,但后来应组织的命令和人组队搭档的时候被阴了一把,他差点没有被对方玩死。

没死成,还不如死了。

半死不活的琴酒被送入了研究所,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凭空产生了眩晕感。

一个脑袋探出来看他。

于是琴酒在研究所里认识了黑泽银。

琴酒本来并不想理会这个豆丁,但是奈何对方恐怕在研究所里呆太久,看见一个人形活物就忍不住喋喋不休,让他根本不能静下心来,于是他喊了一声闭嘴。

于是黑泽银停下了自言自语,不再重复自己的内容,他盯着琴酒一会儿,忽然笑了出来。

黑泽银猜出了琴酒进来的理由,他嘲笑琴酒不知好歹,组织里的秩序并非武力至上,学会讨好上层的垃圾借用人缘一步登天后有无数借刀杀人的技巧。

黑泽银让琴酒找个靠山,不会阿谀奉承,也做个样子表明对上司的恭敬,偶而藏拙——毕竟桀骜也是琴酒会被放逐的重要原因。

“你不如拿我做你的靠山?”

组织里活命最重要,琴酒还不准备死,但是一个穿着病号服被囚禁在研究所里的实验品,显然不能够让人信服。

事实证明黑泽银可以。

研究所待了那么久又不是白呆的,他熟悉研究所的一切人员流动以及规章制度,只有明面上他是困兽。

黑泽银拿来了药剂让琴酒安静躺了几天,琴酒在这几天欣赏到了包括但不限以下——谈笑风生来体检的熟人在短短几天内从竖着进来到横着进来的发展,得意洋洋渐渐被恐慌阴郁取代的情绪,春风得意的人才扭曲成了自怨自艾的淤泥,最后自甘堕落在研究所人的手术刀中。

琴酒没问黑泽银有这本事为什么不自己出去。

琴酒站在床边活动身体。

黑泽银托着下巴在旁边笑嘻嘻看着,询问琴酒的名字。

琴酒没有名字。

琴酒以后只会有代号。

黑泽银兴冲冲要给琴酒取名字,还自顾自冠上了自己的姓氏。

黑泽银热心推荐了“琴酒”这个代号。

琴酒没拒绝,也能力拒绝,就是稍微有些疑惑这两个名字的意义。

黑泽银捏住琴酒的脸,理直气壮:因为琴酒的发色和他很像,容貌也和他很像,从今往后琴酒就是他的金毛了,从里到外都要打上他的印记!

琴酒:“……?”

琴酒没忍住皮痒。

打闹一番,黑泽银最后只嘻嘻哈哈告诉了琴酒“阵”的含义。

琴酒接受了新名字,反正组织里也只有黑泽银会这么叫他。

至于代号问题——

“好了,你可以试着接一下悬赏。”黑泽银帮琴酒拆绷带的时候这么说着,“超棒的,他们曾经讨好的上司如今对你信任有加呢。”

不用问,问就是黑泽银一张嘴的颠倒黑白。

琴酒离开研究所,去了“上司”身边。

组织部分成员是在某知名榜单上有悬赏的,一般能榜上有名的人物不会太垃圾也不会太厉害,“上司”恰巧属于这个范围。琴酒将曾经同伴施加给他的技巧用在“上司”身

文学

上,完成了组织里的晋升任务,获得了“琴酒”的代号。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

通知,这本书明日起将被删减章节,添加到斗罗之荣耀傀儡师里,如还喜欢这本书的书友,可搜索荣耀傀儡师续看。@@@@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