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把我的具含进、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一章

晚上七点。

榆林村。

此时正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在热闹喧嚣的气氛中,一个巨大的红色横幅正挂在村委会前的活动广场上。

“热烈庆祝第二届五村十镇老年歌唱比赛盛大开幕!”

周围好几个村子的村民们都涌进了榆林村来看热闹。

同时,二十多个参赛

文学

队伍也围坐在了活动广场的后方,等待着上台表演。

方玉成所在的“榆林村星辰大海老年艺术团”也在其中。

而在这群星辰大海老年艺术团的旁边,还有一支明显服装更整齐划一,并在衣服上印了“榆林村”的队伍。

两支队伍分别坐在板凳上,隔得不远,但相互之间却有一丝淡淡的火药味。

按比赛规则,每个村只能出一个代表队参加。

方玉成所在的星辰大海老年艺术团其实是一个民间组织,并不是榆林村官方团队。

这支衣服上印了“榆林村”的队伍,才是真正的官方组织。

方玉成原本也是官方代表队里的,后来因为和其中几个人意见不合,便自己出来加入了“星辰大海老年艺术团”这个民间组织。

在报名参赛的时候,因为不是官方组织,最开始还是被拒绝参赛的。

后来一群大爷大妈去村委会里闹,人家没办法,这才同意了他们参赛。

结果这个口子一开,其他村子的民间艺术团也要求参加,一来二去,原本计划最多十五支队伍的比赛,被迫扩充到了二十五支队伍。

而榆林村的这两支官方团队和民间组织之间,因为各种原因,两边相互看不上,比赛还没开始,火药味就渐渐上来了。

“我一直以为爷爷他们唱着玩的,没想到搞得这么隆重啊,老公,为什么那边的那个老爷爷一直瞪着我?”

林瑶和方小乐此时很低调地坐在一群大爷大妈中间,两人都戴着帽子,林瑶还戴了口罩。

“那个哈儿叫邱丰,是榆林村老年艺术团的团长,以前跟我一起搞音乐的。”

方玉成在旁边回答,今天老头穿了一声喜庆的红色绵杉,脸上还化了点淡妆,两边的脸颊都被涂了两团红,虽然这妆容有点搞笑,但老头精神奕奕的,看起来像是年轻了十多岁。

“搞音乐?”

方小乐差点笑出了声,连忙忍住,问道:

“那您后来怎么没和邱爷爷一起搞音乐了?”

“我们理念不同,他想搞古典音乐,我想搞古典结合流行音乐。”

方玉成一本正经地回答:“后来我就退出了,加入了咱们星辰大海艺术团,这次他要是输给我了,我看他还有啥子面子在我面前吹?”

方小乐和林瑶对视一眼,喃喃道:“爷爷,您的老年生活还挺丰富的哈。”

又搞音乐流派,又恩怨情仇的,啧啧,怎么感觉爷爷的生活比自己还刺激啊?

比赛马上要开始了,林瑶是不能作为演唱者参赛的,不过可以当伴奏。

方玉成拉二胡加主唱,林瑶弹扬琴。

其他老年人则是合唱,他们的参赛曲目就是《隐形的翅膀》。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二章

文学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把我的具含进 第三章

刘主任汇报的情况引起了更上面的领导的高度重视!

安-124的总设计师和安-225的副总设计师啊,虽然这俩人都已经是60多岁的退休老头了,但还是那句话,这样的人才,哪怕限于年龄不再适合担任项目的总工程师,但他脑子里的知识和经验却是宝贵无比,先不说华夏是否要研制战略级运输机的问题,单单说这两位老爷子一来,哪怕只是做一个总顾问,都能够带领华夏的航空工业上升一大截!

请!

必须请来!

请来的同时,必须保证这两位老爷子的人身安全,绝对不允许出一丝丝的岔子!

原本只是打算包机的,这一次规格直接提升到了借用私人飞机的程度。

这么一来,反倒是显得商飞集团可有可无了,不过这正合王大志等一众商飞集团高层的心意,实在是这事儿太大了,如果交给自己来安排,一旦这两位老爷子出了什么岔子,这份责任根本就没有人能够承担的起……在乌克兰,这两位老爷子是国宝级的存在,到了华夏,一样是国宝级的存在,现在国家层面的力量接手了,等于这份巨大的责任也将要由国家来承担,商飞集团只需要听话配合就好,还有比这更合适的吗?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国家做出了有国家统筹这件事的安排之后,刘主任就再一次的来到了商飞集团。

临时才接到消息的王大志匆匆的赶来,一上来就连忙道歉:“领导对不起……”

只是王大志才刚刚开了个口,刘主任就连连摆手:“老王,我给你说,这次我来,可是给你带来了好东西。”

“啊?”

听到这话,王大志一愣,你给我搞了个突然袭击,然后告诉我你给我带来了好消息?

刘主任大笑着拍着王大志的肩膀:“上次的考察,几个老家伙对你们的雅克-130非常满意,在经过这么些天的争论之后……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争论的……终于决定了,先采购4架舰载教练版本的雅克-130用于整体的性能评估,从今天开始,你们的雅克-130也算是有户口到了,老王,这么大的喜事,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好好吃一顿?”

这个消息让王大志当真是又惊又喜:“应该的应该的,领导您说吧,想吃啥……”说到这,王大志实在是忍不住了,自言自语的道:“我们雅克-130有户口了?”

“是啊,”刘主任呵呵笑道:“从合同正式签署之日开始,你们的雅克-130的正式军队编号是JL-9,怎么样,满意吧?”

JL-9,教练-9。

王大志激动的连连点头,一上基建话都说不出来了:从此之后,我们家娃就叫JL-9,再也不用再傻兮兮的顶着个雅克-130的名头了。

看着王大志欣喜的几乎傻了的样子,刘主任没说话,心里头的感慨却是不亚于王大志,他知道,商飞集团能够走到这一步,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