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调教尿便器|省委书记的小宝贝

主人调教尿便器 第一章

倾城听到这话漂亮的脸蛋是布满了黑线,淡然的看着刘英亦,又听到刘宇低低的哭泣声,心里面更是难受,把手机打开给刘英亦播放了小猪佩奇,嘱咐刘英亦乖乖的的看电视不乱跑,不要碰妹妹,又给刘鸿远发了信息这才出去!

倾城刚刚开门出来,就看到刘鸿远爸爸拿苍蝇拍要打刘宇,倾城处于本能伸出手直接挡了下来,气恼的说:“怎么打顺手了,打完小的不过瘾,又来打大的!“

刘鸿远爸爸看着倾城挡着,特别惊讶气呼呼说:“我教育我孙子怎么了?“

倾城摸着自己有些红肿的胳膊,心里已经把刘鸿远骂的狗血淋头,但是对于刘鸿远爸爸心里更是不悦,但是自然是把他作为长辈没有过的发飙气呼呼说:“孩子没有做错,你凭什么打他?就因为孩子诚实,说了实话你就打?你还有没原则了?我觉得你应该表扬刘宇,不管处于什么情况,他都站在自己的立场说出正确的话!刘宇只是实话实说,没像有些人总是想法瞒着,时间久了,你会把孩子教成什么样子?以后他还敢说实话嘛?你让孩子欺骗你觉得好是吗?”

刘宇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倾城心里特别感激,听了倾城说完这些话这话更感动,但是还是担心倾城与爷爷真的吵起来,于是开始给两边找台阶下平静淡然的说,“妈,我没事你别生气…“

倾城转身看着刘宇比较懂事模样心疼呀,听了刘宇的话心里很感动无奈苦笑淡淡的说,“儿子,既然你叫我一声妈,这件事情管定…怎么我坐个月子回到家天天看到的就是这情况,老的不是打小的就是打大的,是不是连刘鸿远一块也打了,对了!还有我都打一遍,你才顺心!”

刘宇听了这话无奈小心翼翼的说,“爷爷也打过奶奶…“

倾城早就料到刘鸿远爸爸不是善茬,如此这般喝酒大人的情况,不知年轻的时候有多家暴,对于刘鸿远妈妈多多少少有些同情,冷笑的说:“没想到爸

文学

还真是宝刀未老,一家人都打遍了,觉得现在我阻碍了你教训孙子,是不是连我这个儿媳妇一起打了?“

刘鸿远爸爸一直以为倾城这段时间保持沉默就是妥协了,没想到触碰了他的底线依旧是得理不饶,脸色特别不好,但是要自己打儿媳妇是不可能的,万一真的出事自己一辈子别想过安生,自然是不敢动手打倾城的。但是嘴上却不饶人冷冰冰说,“听你这口气,我打不了你了是不是?你是我儿媳妇,我是长辈教训小辈怎么不行吗?“

倾城听了之后淡淡的笑呵呵的说:“长辈教训小辈不错,那得教训得让人心服口服,而你总是拿你的一些思想去强加在别人身上,你那些思想是对的还好,关键都是错误的,你说谁会认同错误!怎么别人不同意就是忤逆你!要是你的说法都是对的,你看看谁不听你的!天天没事只会喝酒…“

刘鸿远爸爸听可倾城的话特别的不高兴满脸的阴沉带着醉意气呼呼说,“我说的没错,我怎么可能犯错?不听话那就得打!“

倾城漂亮的脸庞布满黑线,怎么会有这么蛮不讲理的老头,满脸的不悦气呼呼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呀?怪不得孩子被你教成这个样的,让你教坏了…现在刘宇已经长大了不能打,还有如果你真的还想再这样继续,反正也没几天了我就出月子了,实在不行我现在把孩子带走?“

倾城说完看到刘鸿远爸爸态度有些松,故意画风突变淡淡说:“不管有什么事先好好给孩子说说,说好完之后孩子还不改,那么犯的错真的是太厉害了,那么再打孩子,孩子没犯错凭什么打孩子?“

刘鸿远妈妈看着刘鸿远爸爸脸色开始变了,知道老头子开始较真了,害怕事情闹的厉害赶紧打圆场淡淡的说:“倾城,你爸喝多了,他也只是想教育孩子,让孩子以后说话的时候注意场合,别总是拆大人的台…”

倾城漂亮脸蛋布满寒霜冷冰冰不高兴的说:“妈,谁都知道让孩子说话注意场合,这些完全可以好好的给孩子讲讲,告诉他大人说话的时候小孩不要插嘴就好了,也用不着非得打来打去,我真不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打就能解决问题了吗?”

刘鸿远肚子是特别疼,所以厕所里呆的有点久,看到倾城信息就赶紧过来呢,没想到一进客厅就看到倾城满脸的怒气,又看到倾城胳膊上因为替刘宇挡下后留下的一道红红的印记,慌忙的跑了过去指着倾城胳膊问:“倾城,这到底怎么回事?“

倾城看着刘鸿远的模样更是来气,满脸的不悦声音冷了几分,脸色也气特别的不高兴说,“没啥,就是替儿子扛了一下!“

倾城又转脸看着刘宇一副害怕的样子,更是害怕一会在打他,故意板着脸气呼呼的说:“怎么了?还杵在这干嘛?还不赶紧去写作业呀,暑假作业做完了吗?“

刘宇以前是知道这是在救自己,于是二话不说转脸就赶紧的跑回房间把门关上写作业,倾城看到孩子走了,严肃认真的说:“刘鸿远,我觉得有些事你最好是和爸好好聊聊,这打了大的还有小的,是不是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说完倾城绝美脸蛋布满冰霜特别不满的瞪了刘鸿远一眼,头也不回的直接回了房间!看到刘英亦乖巧模样倾城再看看身上伤很是心疼但是还是有些忍不住说,“儿子,你说我和你爷爷吵架到底图的什么?你说妈妈把这烂摊子交给你爸爸,你爸和爷爷会不会吵架?妈妈到时候要怎么做呢?”

说着说着倾城失声笑了,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刘奕彤笑呵呵说:“哎我想这么多干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大不了一走了之再也不回来?眼不见心不烦!”

雪儿满脸惊讶的看着发来的信息淡淡的说:“呵呵,孙晓东还真是牛,居然还真告了我呀…“

雪儿明白这件事除了孙晓东还有谁会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哑然失笑言语里充满失望说:“呵,这人啊总是要长不了记性,总要在这里栽跟头!雪儿,幸亏你离开他,不然得倒霉一辈子!”

主人调教尿便器 第二章

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正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拍门吵醒,“铃木先生快开门我是野原,现在铃木号的智能驾驶AI已经故障了而且卫星还无法定位,现在我们在什么地方还不知道。”

铃木夫妇听了野原的报告顿时慌了“你等等,我穿好衣服就出来。”

很快铃木史郎和铃木朋子穿好衣服打开门让野原走进房间,“野原出现事故后除了你们维修人员还有多少人知道?”

野原回答到:“没有,现在只有我们维修人员和您两位知道。”

铃木史郎:“这样如果到白天你们还修不好我们就把事情公开,到时候再慢慢讨论该怎么办吧。”

野原:“是社长。”

早上八点整铃木史郎把所有人集中在餐厅内,铃木史郎拿着话筒对众人说道:“各位我在这里宣布一件不幸的事,昨天晚上智能驾驶AI出现故障目前铃木号处于随波漂流的状态。”

铃木史郎的话让在场的人慌了“什么?就是说我们现在被困在船上了?”“别怕别怕怎么说这艘船装有卫星定位,如果船出了意外肯定会有专门的救援队来救我们的。”

“也是毕竟现在铃木财团的社长一家还有我们班上也有几个大企业的继承人在船上啊。”

“就是,别忘了廖权这家伙也在船上呢,如果失去联系估计到时候整支舰队都会出动吧。”

铃木史郎:“好了大家静一静等我把话说完。”在众人安静下来后铃木史郎拿着话筒继续说道:“很遗憾的告诉各位现在铃木号的卫星定位无法使用,无线电等与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全部都没用了。”

“本来船到达目的地只需要一天的时间,目前船上只有七天的粮食原本想到达目的地后才进行补充的,现在我们只能降低每个人的口粮了,还有现在外面全是迷雾天上全是黑压压的乌云再加上失去了卫星定位(指南针也失灵了)我们现在连我们身处什么位置都不清楚。”

铃木史郎的话马上引起众人的恐慌“不是吧?这么说的话我们如果吃完食物后再不得救的话那我们不是要活活的饿死在这艘船上?”

“还说什么智能AI驾驶现在好了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都不清楚。”

“铃木社长这次外出活动是你牵的头还有这艘船也是你们铃木财团建造的这次事件你们必须负责!”

就在众人慌乱和指责铃木史郎的时候凤镜夜拿出自己的卫星电话一看居然连个信号都没有,凤镜夜的脸上开始变得阴沉,他怎么也没想到本来铃木财团组织的班级九天旅游会变成现在这样。

就在吵闹中凤镜夜猛的一拍桌子问到:“大家先静一静,铃木叔叔我想问一下这艘邮轮除了食物少外汽油还有多少?足够铃木号航行多久?”

铃木史郎:“我听下面的人汇报过除了维持日常的发电机外大概能航行十五天吧。”

凤镜夜继续问到:“那么船上有净化海水的机器吗?”

铃木史郎答到:“有啊。”

凤镜夜笑了:“那就行了,各位我们现在的食物足够我们吃七天,如果减半的话足够我们一船人吃半个月的,而且我们现在可是在海上海里可是有各种各样的鱼类还怕饿肚子吗?”

“足够航行十五天的汽油只要我们朝着南方一直前进一定会到达一座城市的,虽然现在是雷雨天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只要天晴后我们看太阳就能马上辨明方向了。”

“现在我们需要的是制作钓鱼的鱼竿还有没有必要就不要使用电器了就当节省点汽油吧,至于这艘船谁来开,鄙人不才曾经学过怎么开船,还有航行期间说不定我们还会遇见其他的船只呢?”

“还有现在的卫星定位和通讯工具说不定只是因为磁场的原因暂时失灵而已大家不要太悲观了。”

铃木园子大喜:“镜夜同学你简直就是神派来拯救我们的!”

西九条秀一也拍马屁说道:“就是,镜夜同学你刚刚说的话实在是太有远见了!”

铃木史郎:“那个说到鱼竿船上就备有三十支鱼竿还有鱼饵,对了为了以防万一这艘船上还准备有船桨,没有汽油的时候还能用船桨划。”

廖权:“用船桨划?那么大的邮轮用船桨划?谁有那么大的力气啊?”

铃木园子怒了:“我爸刚才说了那是以防万一!再说了有总比没有好吧?到是你什么贡献都没有还在这里捣乱,看看人家镜夜同学安排得多合理!”

凤镜夜连忙说道:“哪有,这些都是基本的常识。”

廖权:“哼你们怎么样随便由美,灰原跟我回房间至于吃的就不用留我的了电的话你断掉我房间的电也行。”

主人调教尿便器 第三章

第1519章

“所以,之前,他用身法去避开那成千上万道的刀芒攻击,压根就是玩,或者是试试身法?”很多年一下子就明白了。

与此同时。

“噗噗噗噗……”49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伴随49团血雾和神魂的撕裂。

那49位执法者被秒杀。

同时秒杀。

“这……这……这是空间神通?这是什么空间神通???”莫箴山浑身一颤,他这种级别的存在,都惊呆了。

刚才,在49位执法者一下子被绞杀成为血雾的刹那,他只感受到了一丝空间法元的波动,他只能确定,这49位执法者瞬间死在苏轩的空间神通上。

可具体什么空间神通,他分析不出来。

看不透。

看不懂。

太复杂。

如深渊巨海一般的复杂。

似乎……似乎是几十个乃至上百个空间法元神通的凝聚配合形成的空间神通大招。

荒谬啊!

“正常来说,领悟出一个空间法元神通,至少得需要几十万年,很多以空间证道武道修者,穷其一生十亿年也掌握不到十个空间法元神通,此子已经几十个乃至上百个

文学

?”莫箴山突兀的感觉是在做梦,还是那种胡扯的梦。

寂静中。

苏轩微微转头。

眼睛盯上了礼老和福老,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又挪动眼神,朝着远处,高处,站在阁楼顶端的顾皇晋和方梦羽看去:“就这两个老家伙吗?好弱。顾家无人吗?”

“找死!!!”听到苏轩那肆无忌惮的羞辱,礼老和福老暴怒,哪怕刚才因为苏轩用空间神通秒杀49位执法者而无比震撼甚至有些失神和不安的情绪,都一下子被剧烈的愤怒给压制了,两位老者宛若迸溅的子弹,极限速度的朝着苏轩袭杀而来,速度太快,连残影和魂影都没有留下。

只是……

万分之一个呼吸间。

苏轩随意的抬起手:“激动啥?”

抬起手的一瞬间,虽然,肉眼看不到什么,可明显的,有种强烈的直觉——苏轩周身的空间都一下子变异了、空间分子都仿佛重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