寡妇情缘,肉宠文很肉到处做1v1

寡妇情缘 第一章

他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庄王妃,心里的烦躁就更盛了,从前秦家是他得力的臂膀,可现在却尾大不掉,十分麻烦。

秦家做那么多事,偏又是他的岳家,谁会相信他这个做女婿的没有受到好处?

他如今是自己都生怕扯上关系,恨不得跟秦家划清界限,哪里还敢伸手去捞人?

庄王妃哭个不住,她看着桌面上摆出来的那些东西,看了庄王一眼,忍不住掩面痛哭:“王爷,就真的一点儿办法也没了吗?”

“勾结那帮倭寇,高价将他们扣下来的那些瓷器茶叶丝绸卖给倭寇的证据都摆在这里,我这里都有这么多,你想想锦衣卫和三法司那里该有多少?!”庄王忍住恼怒,眯着眼睛握住了庄王妃的手:“我知道你心疼家里人,可这件事绝不是你和我能够插手的,你也该位自己和本王想想。”

见庄王妃总算是不哭了,庄王叹了口气:“眼下就是二十九了,眼看着明天就是除夕,我们该进宫去陪着父皇守岁,给母后的灵位请安磕头,你可要谨慎些,不要露出这副形态来,你已经嫁给了本王,就是皇家的人了,秦家的事,跟你扯不上关系,你明白吗?”

越是这个风口浪尖的时候

文学

,就越是要谨言慎行。

虽然秦氏的娘家出事了,但是这个时候秦氏更不能不进宫,否则还不知道庞贵妃会怎么说。

他已经够被动了。

说起来,这一切都是程定安的错。

他面色冷淡的哼了一声。

庄王妃适可而止,都已经这么说了,她知道庄王绝不可能插手这件事了,再说下去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惹得庄王厌恶。

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凡事都只看利弊。

她啜泣了几声,缓缓地止住了哭泣。

庄王见她终于不哭,面上的表情才好看了一些,站了起来要走:“我去书房一趟,你晚上不必等我用饭了,自己先休息吧。”

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了,备一份礼送去苏家。”

庄王妃顿时愣住,有些迟疑的睁着两只红肿的眼睛看着他:“苏家是有什么喜事吗?”

“苏家捡来的又赶出去的那个养女,要跟苏家的三少爷成亲了。这是喜事,你送一份礼物过去。”庄王想了想,又皱眉:“算了,不必了。”

这个时候太突兀了。

庄王妃一时忘了哭和秦家的事,她记得庄王提过,苏杏璇是被苏家赶出去了,苏家把亲生女儿接回了家,可现在,这个被赶出去的怎么还又要嫁回去了?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荒唐的事?

庄王妃一时说不出话来,过了好半响,才闭了闭眼睛,擦掉了脸上的泪。

这个苏杏璇本事不小啊。

她仍旧带着一点儿哽咽的问:“这次的事,纵然是庞家反咬一口,可贺太太跟贺二必然也是知情的吧?王爷,苏家如此恨我们,您还想着要拉拢苏家?”

寡妇情缘 第二章

林萌萌还记得昨天吃好吃的事,脚也没有换直接到茶几那去了,赵红梅笑了笑才问,“林江,这是谁家孩子?怎么没见过?”

“东西放下你就走吧。”林江淡淡道。

赵红梅笑一敛,“我也不想问,现在把萌萌送你这边来,你又没有照顾过孩子,双腿瑞现在还这样,孩子受了委屈怎么办?家里有两个大小一样的孩子最容易打架,这个你不懂,我是知道才担心问问。”

“林江,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只有萌萌一个孩子。”赵红梅提醒他。

林江蹙眉,“你不放心就接你自己那去,我没有意见,周末如果孩子需要,我也可以接过来玩。”

赵红梅噎了一下,“林江,我是个母亲,你知道我并没有坏心。”

林江淡淡的看着她,“我不管你把萌萌送到我身边是为了什么?有些事情我也能猜到,我劝你还是收收那些心思,你知道我的,狠起来连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

赵红梅抿了抿唇,才道,“萌萌送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这些日子有些忙,我就先不过来接她,学校的事你也给安排了吧,等开学后放假我再来接她。”

从林江走出来,赵红梅并没有觉得轻松,林江住的房子,还有家里的装修,就是茶几上摆的水果,也不是她家能天天这么吃的。

林江这里家用电器就不用说,加上林江现在的生活还有身份,在省里也是有名气的,赵红梅失魂落魄的走回家,没有等得于大海一句关心,于大海反而还在埋怨。

寡妇情缘 第三章

顾谨舟没有先问黎颜,而是扫过了赖诗妍。

赖诗妍见眼前清雅如竹,温润似玉的神祗,不由得痴迷羞涩起来。

而当众人的目光直直的逼向她,她也反应过来顾谨舟问的问题,面色当即惊措,血色尽褪,白的吓人。

她抬起头睁大眼睛,瞳孔震颤,浑身僵硬的像是棺材里的尸骨。

小提琴真正的所有者又不是她,她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琴叫什么名字?

下意识的赖诗妍看向了黎颜,她知道吗?她知道是什么名字吗?

赖诗妍不是很确定,但毕竟这琴是黎颜带回来的……

该怎么办……

黎颜这个说一不二的疯子又怎么可能会帮她?!

她知道车祸的事情是她做的,巴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呢,不然也不会说出死仇这个字眼来。

就在赖诗妍做各种心理思想挣扎的时候,由于迟疑的太久,众人都禁不住的焦躁起来。

他们开始低声议论。

“怎么回事?”

“舟殿问她话呢?哑巴吗?”

“以前怎么不知道赖诗妍架子这么大?”

“她不是说那琴是她的吗?既然是她的,说一下名字又没什么,她还要犹豫什么?”

“啊……我看黎大小姐刚才的反应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啊……”

“该不会赖诗妍在耍我们??”

想到这一点不少人看向赖诗妍的眼神开始审

文学

视起来,群众总是下意识的偏向弱势群体,可这也不代表他们就喜欢被人当傻子一样玩弄股掌,尤其是他们还是一群从上三流豪门世家里出来的千金少爷。

梁倩倩被人扶着,情况已经稳定了不少,但她颈脖上的红淤,两颊上的巴掌和浮肿,更加的触目惊心也越发的令人忽略不掉了。

她原本是要被送去医务室的,但她瘫软的厉害,根本走不了,这个时候也不想走。

如果没有黎颜对她出手的事情,现在她必然是趾高气扬,耀武扬威的站在赖诗妍那边的,可是出了这种事……

她回想到黎颜冰冷杀伐的犹如看蝼蚁死物的目光,灵魂都战栗不止。

恐惧就像是密不透风的网将她桎梏住,梁倩倩不敢轻举妄动。

因为她意识到,如果真的将黎颜惹毛了,对方恐真的会要了她的性命……

同时梁倩倩也很想知道,琴究竟是不是赖诗妍的?

……

尽管人群刻意压低了嗓音,可毕竟是在一个教室,且量变引起质变,议论的人多了就如同群蜂聚集,颇有几分沸沸扬扬,赖诗妍对他们的话自然是听的一清二楚。

“我……”

此时赖诗妍恨不得穿越回去制止那个鬼迷心窍的自己,否则也不会沦落到这种局面。

我我我了个半天,赖诗妍终是咬了咬牙说道:“琴带回来的时候就在黎祖儿的手里了,还没来得及取名……”

“嗤……”黎颜牵着一抹带嘲的笑意,习惯性的往身上摸糖,在抓到一颗糖的时候,想到这场合她又将糖放了回去。

这声笑过后,已经有人忍不住的开始吐槽开喷了。

“赖诗妍这是在说什么鬼话?”

“殿下问她这小提琴是众神哪一位,她说还没来得及取名?她脑子不会被驴踢了吧,牛头不对马嘴的,众神都有名字和代号,用得着她取?她配吗?既然是她带回来的她怎么可能不知道?维纳斯的服务流程了解一下!!”

“天哪我才意识到这架小提琴居然位列众神啊!!”

“那可是维纳斯最高的荣耀!!”

“用的人凤毛麟角,舟大大算一个,听说何爷也拥有,好像是黎明(曙光)女神,厄俄斯,手指玫红,衣着藏红,风华绝代,不过它却是一架白色烙金色花纹的钢琴……”

听到这一句,黎颜桃花羽睫动了动。

白色金花纹的钢琴??

她记得白金帝宫花园,雕栏玉砌的亭子里就有这么一台钢琴……

该不会就是黎明女神?

毕竟能摆放在白金帝宫里的东西,普遍不是什么凡品,大多精致的要死,贵的令人发指。

她好像还上手弹了一曲来着。

着魔似的听到了温柔到极致的女声,感受到了温暖却虚无的拥抱……

“话说赖诗妍就算小提琴拉的还不错,可若是说她跟殿下是一个级别的未免太离谱了吧?”

“就是就是……”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琴十有八九不是她的。”

“可她偏偏一口咬定就是她的,啧啧啧,耐人寻味啊……”

赖诗妍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她气急败坏,恶声恶气,怒形于色,狠狠向着黎颜瞪过来,“那你说它叫什么名字?!”

赖诗妍可没有忽略掉那个与顾谨舟一个级别的话。

黎颜什么能耐?她还能和顾谨舟媲美?

那小提琴定然不是她的!!

她说不出来,她也一样说不出来!!

然而十分打脸的是,黎颜在下一秒的时候就开了口,“赫卡忒,暗夜女神。”

顾谨舟笑着点了点头,“不错,正是众神之中的暗夜。”

!!!!

众人齐刷刷的望向那慵懒倚靠在一边的人,红颜醉人,她自成一幅美不胜收的画卷,一时之间竟叫人移不开眼。

忽而有人说道:“维纳斯有个混不吝,不成文的规矩,绝品配绝色,神作衬神女……”

“换句话来说,就是一定要长的好看,要是倾国倾城,举世风华,万里挑一……”

很快众人沉默了半响。

“……”

他们不自觉的将黎颜与这些形容词匹配……

隐隐之间,黎颜还要胜过这些惊叹之词……

“…………”

总感觉好像已经破案了。

好一会儿又有人吐槽道:“赖诗妍那长相连班花都当不了,更别谈什么,级花,校花,绝色还比神女了,她这几天跟撞了鬼似的,神经病还差不多……”

“我看她怕是连维纳斯的门都进不去。”

“难怪一问三不知。”

“笑了……”

……

“话又说回来了,你们还记不记得黎大小姐发帖子说跟她接吻的是何爷的这事儿?”

“记得,那帖子还挂论坛呢……”

“还说何爷是她未婚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