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一章

送走自己人后,另外一边,起义军的上万名修士也很快召集完整。

有的修士还处于昏迷之中,有的虽然清醒却是状况外,只有一部分人了解了整个情况。

然而不管是否清楚了来龙去脉,聚集在一起的起义军修士们看向顾辰的眼里,都透露出几分的狂热与敬重。

耀古霸体再次出世,本就是激动人心的事,今日的所见所闻,让他们大开眼界!

在所有人的眼前,顾辰的起源霸鼎漂浮到高空,鼎口朝下,鼎内的世界之力涌动。

随即,在场一名又一名修士,相继消失,通通被传送进了霸鼎世界。

事情进展十分顺利,传送的过程也是极快,顾辰庆幸是霸鼎的本体在这里。

否则若是由线道身来传送,如此数量的修士,莫说消耗跟不跟得上,首先时间就肯定不够。

上万名修士迅速撤离完毕,几位起义军的道祖也跟着进入,最后剩下东方善。

“东方先生,破碎的因果界要如何处理?”

顾辰询问道,同时神识大范围的扩散开来搜查,确保因果界内不剩任何活人。

“我残存的力量,足以使因果界完全自毁。你放心,它在世上不会再有任何痕迹,在这界内发生之事,自然也无从知晓,除非日后我们的人被抓到。”

东方善明白顾辰的意思。

“那就麻烦东方先生善后了。”

顾辰客气道。

“好,你们先离开因果界,我稍后就来。”

东方善说道,顾辰却是摇头。

“我们就在这里见证因果界的毁灭吧。”

东方善没有反对,单手掐诀,一道因果印打向了虚空!

轰隆隆!轰隆隆!

一时,本来就摇摇欲坠的因果界空间开始大范围的崩塌,大地被黑漆漆的空间裂缝吞没,群山眨眼灰飞烟灭!

这末日之下,因果之力涤荡,时空间都被重塑!

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延伸到了顾辰三人的脚下,东方善的一袭披风无风自动,荡漾出绵绵空间之力,将三人包裹在内。

“你会空间一道?”

周族女帝诧异的看了眼东方善,以她的眼界,东方善不仅是会空间道法,并且造诣还不低!

“略懂一二罢了,无法和周族道统相提并论。”

东方善的回答女帝不是很满意,对他藏在面具下的真容产生了些好奇。

顾辰注视着崩塌的因果界,看着每一寸土地都化为虚无,不留下任何死角。

直到周围就剩下黑漆漆的空间乱流,再无任何痕迹留下,他才道:“走吧!”

周族女帝点了点头,手里的化虚弓划了个圆,周围的空间顿时像皱巴巴的湖面被烫平了,安静稳定不少。

然后,拉弓,射箭。

崩嗖——

裂空箭直接在空间乱流中开辟出了一条通道,周族女帝长弓一甩,三人化为流光,乘着箭影,以惊人之势在空间乱流中前行!

顾辰回头看向身后,原先因果界所在渐渐远去,这时才放下心中的一颗大石头。

没有与主宰正面撞上,十分幸运。

接下来就算主宰再次搜查整个鸿蒙道界,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了,霸鼎足以瞒天过海。

“我这边算是安全了,方源那边虽然先走一步,但他的神魂太强大太显眼,未必能逃过这劫。”

“若是他死在五位主宰手下,我倒也省事了。”

顾辰喃喃道,接下来几天,生死各凭本事了。

……

方源的灵魂力量裹带着普吉真人,在空间乱流中极速前行!

上苍之书漂浮在两人前方,犹如路引,所过之处,空间乱流自动消弭。

“苍族圣女呢?你的任务也失败了吗?”

与因果界拉开距离后,方源才有空询问普吉真人,声音里透露的情绪明显很糟糕!

之前战场上一片混乱,顾辰又追得太紧,所以他只来得及带走普吉真人,不确定他是否完成了任务。

虽说不确定,但看普吉真人一副狼狈的模样,情况恐怕也不理想!

“首领,那凌兵背叛了我们,苍族圣女被他抢走了!”

普吉真人咬牙切齿,见方源的脸色瞬间冰寒,赶忙补充道:“不过关于生命道场的情报,老道已经从苍族圣女那掌握得差不多了,即便没有她,影响也不大!”

方源的脸色一时缓和了些,询问道:“哦?她都说了什么?”

普吉真人赶忙把自己收集到的情报一五一十全部说出,方源阴晴不定的听着。

“就这些?”

方源听完强调道。

“没有其他的了。首领,这情报足够我们找到生命道场了吧?”

普吉真人露出期待之色。

“应该没问题,你辛苦了。”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二章

在文征明下山之后,他下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世界。

正如同老道士龙须子所说的那样,作为神话时代之中最恐怖的存在,文征明只要下山那么本身就是这个时代之中最大的新闻。

因为他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所有人都要仰视他。

如果说普通的超凡者只是星辰,让世人仰望的话,那么文征明就是这个时代的之中大日。

当大日真的降临在大地之上没有人能够保持平静。

~~~

在东海之滨,一个无人的沙滩之上,一个身着白色僧衣的和尚缓缓出现在了这里,他面如禅玉,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禁欲美感。

“终于回来了!”

白衣僧人正是妖僧不戒,他之前将木仙人之指偷出来送给了百晓生之后,随着以苏进入了锁妖塔之中。

在那里,他将那位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放了出来,之后还跟着那位公主经历了几场大战。

不过这一切显然是值得的,他已经走到了第五步,甚至已经摸到成仙的门槛。

这代表着他赌对了,他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

“你似乎很不想和我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待在一起。”

“如果本身没有达到那个境界,而却跟他们那些大人物待在一起的话,并不是一件好事。”

“贫僧需要自己一步一步走到那一步。”

“你?成大罗吗?”

“终究会有那么一天。”

“真的是自信啊!”

“既然已经回到了这里,那么我们也该分别了。”

“分别吗?”

“妾身可是有些不忍心呢!”

“妾身这里还有着一个消息,你一定会感兴趣。”

“那贫僧倒是要听一听了。”

“终南山的那位下山了。”

“他下山干什么?”

“人间还有事情需要他下山吗?”

“不知道,那种存在本身就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不是吗?”

白衣和尚的面色变了又变,他是知道那位全真的小师叔祖有多强,且不说征战星际彼岸的恐怖战绩,也不说那传闻之中其是天尊之上的存在转世。

但是白衣和尚不戒却有着一个猜测,那位将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挡在大明之外的正是这位存在。

九尾天狐公主可是说过,那位将她挡在了大明之外的可是一位天尊。

也就是说如果那位真的是全真小师叔祖,那么他无论曾经是不是天尊之上,此时都已经恢复至少天尊极北的修为。

“希望不会遇见吧!”

白衣和尚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太友好的记忆,缓缓道。

似乎他每一次遇到这位全真的小师叔祖都会有一段不太好的记忆。

沙滩之上清风吹过。

~~~

顺天府,那寂静的禅院之中,袁克用已经醒来,不过他这个时候已经被黑衣和尚姚广孝封了一身修为。

“施主,这么看着和尚也没有用,和尚不会将你放了的。”

“封天是正确的,你不该阻止我。”

“你说服不了和尚,和尚也说服不了你,不过现在和尚的拳头比你大。”

“那位下山了!”

“哪位?”

“天下第一人,我记得当年你就是被他击败的。”

“传说之中,他是天尊之上的存在转世,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究竟到了什么境界,但是至少当年的那位天帝不是他的对手。”

“其实我很想见见他,如果他真的是天尊之上的存在,那么他或许能够解答我的疑惑。”

“他吗?”

“他是一个很神秘的人物,在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一定不一般。”

“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对方会是天尊之上的存在转世,不过天尊之上那是什么境界?”

“我似乎有着一些记忆,天尊之上的境界叫做~~~天道。”

“天道?”

袁克用猛然抬起头看向了身前的身材消瘦的和尚,这一刻他感觉到这位大明八百年前的国师或许比他想象之中的身份更加复杂。

~~~

而此时,大明皇室行宫之中,朱蟜基此时已经到了。

~~~~~

在文征明下山之后,他下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世界。

正如同老道士龙须子所说的那样,作为神话时代之中最恐怖的存在,文征明只要下山那么本身就是这个时代之中最大的新闻。

因为他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所有人都要仰视他。

如果说普通的超凡者只是星辰,让世人仰望的话,那么文征明就是这个时代的之中大日。

当大日真的降临在大地之上没有人能够保持平静。

~~~

在东海之滨,一个无人的沙滩之上,一个身着白色僧衣的和尚缓缓出现在了这里,他面如禅玉,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禁欲美感。

“终于回来了!”

白衣僧人正是妖僧不戒,他之前将木仙人之指偷出来送给了百晓生之后,随着以苏进入了锁妖塔之中。

在那里,他将那位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放了出来,之后还跟着那位公主经历了几场大战。

不过这一切显然是值得的,他已经走到了第五步,甚至已经摸到成仙的门槛。

这代表着他赌对了,他得到了自己的想要的。

“你似乎很不想和我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待在一起。”

“如果本身没有达到那个境界,而却跟他们那些大人物待在一起的话,并不是一件好事。”

“贫僧需要自己一步一步走到那一步。”

“你?成大罗吗?”

“终究会有那么一天。”

“真的是自信啊!”

“既然已经回到了这里,那么我们也该分别了。”

“分别吗?”

“妾身可是有些不忍心呢!”

“妾身这里还有着一个消息,你一定会感兴趣。”

“那贫僧倒是要听一听了。”

“终南山的那位下山了。”

“他下山干什么?”

“人间还有事情需要他下山吗?”

“不知道,那种存在本身就不是我们能够揣测的,不是吗?”

白衣和尚的面色变了又变,他是知道那位全真的小师叔祖有多强,且不说征战星际彼岸的恐怖战绩,也不说那传闻之中其是天尊之上的存在转世。

但是白衣和尚不戒却有着一个猜测,那位将九尾天狐一族的公主挡在大明之外的正是这位存在。

快穿之娇花难养(H) v文 第三章

小塔内,叶玄静静站着,在他面前,时空一点一点重叠。

时空重叠!

很快,他将第一重时空到第四重时空全部重叠,不过,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重叠!

加上第六重时空!

难度很大!

因为第六重时空的密度可以说是前面几种时空的总和那么厚,而他现在要将其与前面的时空全部重叠,其难度可想而知!

最重要的是,他这一次没有利用青玄剑!

因为青玄剑在突破之中,他这一次靠的是自己的力量!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叶玄面前,第六重时空开始与前面的时空重叠,而叶玄的脸色也是逐渐变得苍白起来,因为他面前的这片时空开始变得不稳定。

渐渐地,叶玄额头上浮现出了冷汗!

不知过了多久,叶玄右手突然猛地往下一压。

轰!

他面前的所有时空直接重叠,一瞬间,一股无形的时空压力自他面前空间之中席卷而出,整个小塔剧烈颤动了起来!

这时,小塔连忙道;“小主,你别乱来!”

叶玄右手轻轻一挥,他面前的时空恢复正常!

叶玄深吸了一口气,现在的他虽然是十段,但是,凭借这一手,就算战十五段强者,没有任何压力,即使不用青玄剑!

他并没有完全依靠青玄剑,青玄剑相当于只是他与这些时空沟通的一个媒介,并不是没有了青玄剑后,他就无法再遁入这些时空!现在的他,即使不用青玄剑,也能够进入第六重时空,当然,没有青玄剑的话,他无法无视时空压力与时空深渊!

这一刻,他其实有些明白青儿为何给他打造青玄剑了!

为了增加他的战力吗?

这肯定只是其一,青儿真正的目的,是让他跟着青玄剑学习!

青玄剑就是他最好的老师!

念至此,叶玄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心中暖暖的!

妹妹肯定是亲妹妹,老爹就不一定是亲爹了!

片刻后,叶玄离开了小塔。

他没有尝试去折叠第七重时空与融合第七重时空,因为第七重时空太恐怖了!根本不是他现在能够掌控的!

刚离开小塔,幻冥便是出现在他面前。

幻冥打量了一眼叶玄,笑道:“叶少变强了!”

叶玄微微一笑,“幻冥前辈,我们前往幻族吧!”

幻冥犹豫了下,然后将大罗天界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幻冥的话,叶玄陷入了沉默,片刻后,他看向幻冥,“抱歉!”

幻冥摇头,“叶公子千万莫要如此说,若不是素裙前辈,我此生怕是都难突破!她对我而言,有再造之恩!”

叶玄沉声道:“那前辈现在有何打算?”

幻冥犹豫了下,然后道:“叶公子您姐给我支了一个招,我…….”

叶玄眉头微皱,“我姐?”

幻冥点头,“你姐!”

叶玄沉声道:“前辈描述一下她的容貌!”

幻冥掌心摊开,他掌心上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很快,一名女子虚像出现在她掌心之上。

见到这名女子,叶玄愣住了!

念姐!

念姐竟然来了!

叶玄连忙问,“前辈,她现在在何处?”

幻冥苦笑,“不知!”

叶玄摇头一笑,这念姐也是,既然来了,为何不见自己?

还有屠!

这个妹妹,他自然没有忘记,只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屠与念姐的消息了!

不过,他相信,她们两个肯定不会混的太差!

开玩笑,一个可是连青儿都看的上眼的念姐,一个是曾经第一个青儿的分身,她们怎么可能混的差呢?

幻冥又将念念的计划与叶玄说了一遍!

听完后,叶玄无语。

这念姐怎么还是这么阴?

让那什么大罗古族与荒古宗去找青儿还有老爹以及大哥?

这太阴损了!

幻冥突然问,“叶少,我如此做,那素裙前辈他们会生气吗?”

叶玄笑道:“不会!”

闻言,幻冥顿时松了一口气!

叶玄看向幻冥,“前辈,他们真的已经去寻找了吗?”

幻冥点头,“据我的人汇报,他们已经开始全力搜寻素裙女子前辈他们三人,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找到!”

叶玄沉默片刻后,似是想到什么,他脸色突然为之一变,“不好,若是他们寻不到,必会来找我!”

闻言,幻冥脸色也是微变,“好像是的!”

叶玄正要说话,就在这时,一名幻族强者突然出现在他面前,那名幻族强者微微一礼,然后道:“族长,叶少,那大罗古族族长与荒古宗宗主朝此处赶来了!”

闻言,叶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幻冥双眼微眯,“他们赶来此处?”

那幻族强者点头,“正是!”

幻冥转头看向叶玄,“叶公子,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你,我等护送你走,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