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肉到失禁高H男男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一章

阅提醒:在“”或“阅”可以迅速找到我们

结束了,蚕茧的第二本书(宠魅全文阅读)。(

感谢大家一一来的陪伴,的总体成绩还不错,至少蚕茧很满意。

临到结尾的这个月更新有些慢,主要是到了后来有些不好写,加上遇到不少私人的事情,所以拖拖拉拉的一个月……十分抱歉。

其实算一下,从2月1号上架到现在7月底结束,整整六个月时间,总共更新了将近120万字,平均每月勉强二十万字,也不算龟速……够上的平均线了,⊙﹏⊙b汗

说一下结尾,其实本来蚕茧写这本书的时候,是上本书的都市续集,但是真正写起来,发现在都市这样一个低武世界里,牵扯到过大的背景很难写,一不小心写成网游之都市玄科幻,再夸张一点就成了宇宙大战,或者奇幻修真了。

所以最后止步于地球巅峰,完本!虽然后续牵扯到科幻玄幻的事情没有写到,但是我想真的写的话,那也该是另外一个分类里的书了。

尾声中出现的男看过蚕茧第一本书的人都该猜到,是一书中的主角,一个由小人物成长起来的强者,两本书的主角实力差距完全是因为第一本书是异世的高武世界,而第二本书是都市的低武世界。

由十组普朗克常量决定的十个宇宙位面对应中的十个泰坦创造的宇宙,其实两本书的背景是一致的,只是因为都市的限制

文学

,在里并没有完全将背景展开,也没有像那样阐述清楚神魔世界的存在原因。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二章

虽然老陈初中时那点“风流韵事”被揭穿了,不过换来的是梁美娟和莫珂隔阂尽消,梁太后直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么多年都冤枉莫珂了。

这两位中年妇女和解以后,爆发的能量非常巨大,除了一些聊不完的家长里短,还把医院里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陈汉升也因为小小鱼儿出生时积累的经验,他也没有那么焦虑了,晚上甚至还能和港城老乡曹副院长应酬一番。

从酒桌上回到高干楼以后,大部分人都在病房里陪着沈幼楚,陈汉升在走廊上都能听到陈岚咋咋呼呼的声音。

这个丫头差不多是无缝对接小小鱼儿和小小憨包的出生时间,昨天回宿舍睡了一觉,今天又背着化妆包过来了。

因为在小小鱼儿那边,陈岚觉得宝宝第一眼没有看到的自己,一直耿耿于怀,幸好这边还有一个侄女,所以是绝对不能错过了。

老陈和王梓博在隔壁休息室里说话,王梓博身前还摆着个笔记本电脑,他应该是把工作带到这边了。

老陈呢,他正在讲一些为人处世的哲理,还有分享工作上的一些经验,期望能够对王梓博事业有所启发。

陈汉升和王梓博是一起长大的发小,老陈两口子都把王梓博当子侄辈看待的,平时见面也会关心这个黑小子的工作状态。

王梓博果然也听的津津有味,脸上时不时闪过一些崇拜的表情。

他从小就羡慕死党有这样一位宽厚睿智的父亲,遇事从不发火,有问题可以和孩子一起商量,王梓博希望自己也成为老陈这样的家庭顶梁柱。

“这爷俩倒是投缘。”

陈汉升笑了笑也没有打扰,反而走到了走廊的长椅上。

因为梁太后正一个人坐在上面,握着手机在呆呆的发愣。

“妈~”

陈汉升帮亲妈捏捏肩膀:“咋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想事情。”

“谁让你喝酒了?”

梁美娟皱了皱眉头,先甩出一句“母亲式”的质问。

“曹院长是老乡嘛。”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人家晚上请客吃饭,你和我爸不想过去,我只能替你们多喝两杯了,毕竟沈幼楚还住在医院里,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听到可能对沈幼楚有便利,再加上陈汉升也不是那种嗜酒的酒鬼,梁美娟这才没有计较,叹一口气说道:“刚才我打了个电话给小鱼儿,问了问宝宝的情况。”

“宝宝怎么样?”

陈汉升问道,他知道小小鱼儿状态很好,回来的路上他也打了一个。

“宝宝倒是能吃能睡。”

梁美娟愁着脸说道:“就是小鱼儿一直没问我休息的怎么样,她似乎知道我在照顾幼楚,所以刻意的避开了。”

陈汉升没有说话,萧容鱼心里肯定的什么都懂的,所以她才没有询问,这样梁太后也不需要撒谎来应对。

母子俩就这样沉默了很久,直到耳朵里传来胡林语和陈岚互相嫌弃的吵闹声,梁美娟才摇摇头说道:“先不谈这些了,当务之急就是等着小小憨包出生,我再顺便学学按摩的手法,到时帮小鱼儿和幼楚按一下身子。”

陈兆军一家过来照顾沈幼楚的事情,萧宏伟和吕玉清迟早会反应过来的,所以梁美娟决定听从丈夫的建议,尽可能从各方面补偿一下小鱼儿,减少老萧他们的怨言,维持住两边的平衡关系。

不得不说,梁太后现在“一碗水端平”的操作越来越熟练了。

“你不用真学。”

陈汉升心疼亲妈,笑着说道:“到时请个中医馆的女师傅上门就好了。”

“能一样吗?”

梁美娟白了儿子一眼:“用心程度不一样,效果也是不一样的,你赶紧去洗个澡,别让酒味影响到我家小小憨包。”

陈汉升被赶走后,梁太后调整一下情绪,然后才面带笑容的走近病房。

······

沈幼楚是24号住进医院的,大概稍微有些早的缘故,又或者小小憨包不想和姐姐在同一个月份出生,好几次都只有动静,最后只是虚惊一场。

不过陈汉升逐渐和“幼楚党”混熟了,除了胡林语依然横眉冷对以外,莫二妈因为陈汉升这阵子的日夜陪伴,对他态度好了不少。

当然陈汉升肯定有演的成分,比如说故意在人多的时候和下属打电话讨论业务,又或者挑个吃饭的时候审阅聂小雨送来的文件,直到大家都吃完了,他过去随意吃几口。

事实证明苦肉计还是很好用的,最夸张的是27号那天下雨了,陈汉升去买早餐的时候,故意一脚踩进水塘里,导致鞋子和袜子都湿了,然后才“狼狈”的回到高干楼病房。

同去的王梓博因为看了太多表演,他已经无动于衷了。

“儿啊,我让你去买个早餐,没让你去游泳啊。”

梁美娟瞅了瞅说道。

梁太后也没当回事,儿子从小就皮实,鞋袜湿了都是小问题。

“我为了扶一个老太太过马路,不小心踏进水沟了,你们先吃吧。”

陈汉升胡诌几句,把鞋子和袜子脱下来晾晒,自己赤脚坐在椅子上玩手机。

没过多久,眼前突然有个黑影出现,陈汉升抬起头,原来是小胡。

“胡总有何指示······”

陈汉升还没说完,胡林语就“啪嗒”扔下一双干净的白袜子。

“好家伙!”

陈汉升心想这就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啊,连胡拳师都被我感动了,真担心她以后会爱上我。

陈汉升笑嘻嘻的拿起袜子,偏偏嘴里还碎碎叨叨的不老实:“小胡你没脚气吧。”

“你放屁!”

胡林语气得直跺脚:“这是沈幼楚的袜子,她担心秋雨太冷你被冻感冒了,所以让我把袜子拿给你。陈汉升你这种人能找到沈幼楚,我真的觉得世界太不公平了。”

陈汉升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并不是小胡改了性子,而是那个关心自己的人,一直在关心自己。

“你知道幼楚平时养胎的时候,除了看书还在做什么吗?”

今天既然说开了,胡林语索性就要讲个痛快:“她在织毛衣,小小憨包两岁之前的衣服都有了,你再猜猜她还帮谁织了?”

陈汉升不吱声,沈幼楚肯定还像往年一样,帮自己全家都织了衣服。

“陈汉升,你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啊?”

小胡冷着脸,忿忿的说道:“你从韩国回来后,同学们都打来电话祝贺,但是幼楚并不是很在意。”

“我就问她原因,毕竟你收获了那么赞誉,按理说应该感到自豪啊。”

胡林语一字一顿的说道:“但是幼楚说,万千荣耀再多,也比不上日日晨昏间的琐细,陈汉升你慢慢品一下吧!”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第三章

由于冯征和潘坤和他一样都是一夜未睡。

所以叶枫取消了原本今天回东州的计划,而是回到了四合院,不知道是不是最困的时候过去了的原因,叶枫躺在床上,竟然一时间有点睡不着,也想到了很多事情。

对于叶枫来说,他对自己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永远是自己不是好人。

但也不是坏人。

这个标准在于,叶枫对自己良心的交代,自己是好人吗?不是,对人对事,叶枫自问,可以对得起任何人,不管是当初跳河自杀的葛璋也好。

又或者是现在身边的人也好。

叶枫都自认对他们过的去。

但是对于感情而言,叶枫有点过不去自己的内心,这是他接受不了别人,也接受不了自己标称自己是好人的原因。

最开始重生的时候,叶枫有过异想天开,自己有钱了要怎样,怎样,比如像著名的富二代汪思聪同志那样的生活就挺好的。

拔掉无情。

谈过很多网红,但从来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玩法。

叶枫是正常的男人,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没幻想过汪思聪那样灯红酒绿的生活呢?灯红酒绿,美女在怀,哪个男人不喜欢?

但是当这种条件真的可以满足之后,叶枫发现,想轻易做到汪思聪那样的境界却是不容易的,经手那么多美女,居然没能被骗孕,骗婚。

牛吗?

真的很牛的。

第一点,自制力牛。

最起码,叶枫自问一下,换做是他,他肯定禁不住骗的,弄不好就被骗孕,然后女网红立马飞到国外,等小孩出生之后再回来分家产。

第二点,情感上接受不了。

是的。

叶枫认为自己没那么好,但也没那么坏的原因,人都是有欲望的,或是对金钱,或是对权利,又或者是对美女,汪思聪那种,应该就是心里没有枷锁,可以随心所欲的人。

但叶枫不是。

叶枫做不到爱上一个人,然后再心安理得的跟其她女人纠缠不清,这也是他为什么前两年会在张澜和孔荆轲中间那么痛苦的原因,因为不管跟谁在一起,他都会对不起另外一个女人。

不过仔细想来,叶枫也想明白为什么汪思聪可以一点心理负担没有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不爱那些女人,他们在一起属于各取所需。

汪思聪贪图网红的美貌与身材。

网红贪图汪思聪的钱。

这样就是各取所需了。

这也是叶枫在去年的时候,为什么会差点中王一童陷阱的原因,因为叶枫对会所里面的女人没有感情,为了生理需要,他可以用钱跟这些女人完成交易。

当不需要的时候,他也可以随时,且没有心理负担的将她们一脚踢开,因为本身双方建立的基础就是金钱与肉体。

不过对于孔荆轲和张澜,叶枫是真做不到这一点了。

想到这里,叶枫从床上爬起来了,来到院子里,四月份的阳光正好,倾洒在人的身上,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叶枫遮了一下眼睛,等适应了一会阳光之后,这才放下来,然后就发现冯征和潘坤居然两个人都没有睡觉,正坐在厢房门口,百无聊赖的晒太阳。

“你们怎么没睡觉,不困吗?”

叶枫走了过去。

“我还行。”

潘坤见叶枫过来,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昨天夜里你在里面签名的时候,我在车上睡了一会,现在一时半会不困。”

“我后来

文学

也在车上睡了会。”冯征也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