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不戴套玩弄下属娇妻 啊快捣烂了啦h

  • A+
所属分类:花胶

所以,只有他的府主令牌捏不碎,其余府主大人的令牌皆可轻易捏碎!

为什么要这么欺负人呢?李泽道愤怒至极的低吼了句:“青龙大人,我尼玛的!”

没有办法了,李泽道只能捡起地上那枚府主令牌,神色晦暗的抬头看向那灰色的天空,就觉得自己的整个人生都是灰色的,没有任何色彩可言。

他收拾了一番心境,继续朝前出发。

不知前进了多久,李泽道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生命的存在,就在这时,李泽道身形猛地停下,紧握手中黑魂伞。

李泽道瞪大眼睛看着前方出现的那看起来有些怪异的东西,微微倒吸了一口凉气:“那是……蛋?”

却见前方赫然矗立了一块一人多高的灰色仿若石头之物,石头是椭圆形的,远远看去仿若一个巨型鸟蛋。

当然,李泽道并不认为那就是石头,在他看来那或许是某种强大毒虫兽类所下的蛋,还是离远些才好,否则万一被当做偷蛋贼那就不太妙了。

当然,李泽道更不知道的,除了他之外,其他域府的府主大人皆收到了天域方面的指令,他们一看到“蛋”便立即将其带回去,不得耽搁。

当下吞咽了一口口水,李泽道立即改变方向,打算绕道而行。

“咔!”

“咔!咔!咔!”

身后突然间有怪异的声响传来,听那动静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正一点一点破裂一般。

“不会是那颗蛋发出的动静吧?这是要孵化出来了?”李泽道还真有些紧张了,他那神经微微紧绷,小心脏开始哆嗦。

他觉得不管身后那动静是不是那颗巨型蛋弄出来的,他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赶紧逃离这里。

当然,他也的确这么干了,此时蝶翼已然出现在他身后。

下一刻,李泽道扇动蝶翼夺路而逃的同时,他回了下头。

他终究还是想看看究竟是不是那颗蛋所闹出的动静。

然后,李泽道后背那正扇动着的蝶翼猛地一停滞,那双眼睛更是瞬间瞪得滚圆,脑袋剧烈轰鸣了起来,心里掀起了滔天狂浪,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

却见那颗蛋真的已经彻底裂开了,仅仅只是蛋裂开了,自然不足以让李泽道如此惊愕,甚至都忘记继续扇动翅膀了。

而是因为从那蛋壳里出来的竟然不是李泽道所认为的毒蛇,或是恐龙甚至是巨型鸭子小鸡什么的,而是一个女孩!

那蛋里竟然孵化出一个什么没有丝毫片缕的小女孩!

这怎么可能?

这样的场面可以说完全颠覆了李泽道的认知了,以至于他的神经都错乱了,都忘记要赶紧逃跑这事了。

女孩约莫十来岁,那娇小玲珑的身体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似的蜷缩在那半个蛋壳里,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显得有些忐忑还有些好奇的打量着蛋壳外那完全不一样的世界。

下一刻,她那双大眼睛落在李泽道身上,然后那张粉嘟嘟的小脸上绽放出仿若天使一般的笑容出来,甜甜喊了句:“妈妈。”

“妈……妈妈?”

尚未完全反应过来的李泽道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又一次傻了。

这个被从巨蛋里孵化出来的女孩子竟然叫他妈妈?还是,她的妈妈此时已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

李泽道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以他一动都不敢动,就觉得自己的后背冰凉的厉害。

下一刻,李泽道便看到那个小女孩显得如此雀跃的从那半个蛋壳跳出,看到她笑得很甜腻的朝着他扑了过来。

然后,那具不着片缕,极其柔软的躯体重重的扑进他的怀里,一双晶莹剔透仿若玉琢的手臂紧紧的搂抱住住李泽道的腰。

那小脑袋还不断的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甜甜的喊着:“妈妈……”

香体入怀,李泽道却是没有半点享受之感,此时他那身体早就变得无比的僵硬,眼珠子几乎就要从眼眶里蹦跳出来了,那几乎空白一片的脑子里只剩下两个加大加粗的烫金大字:妈妈!

这个被用蛋孵化出来的女孩竟然叫他妈妈?

这个被用蛋孵化出来的女孩子为什么叫自己妈妈?

李泽道变得很是混乱,冒出各种巨大问号,他甚至想说这不会是天域方面帮他们这些府主大人所挖的一个坑吧?

天域方面想通过此达到什么目的?

紧接着李泽道又想起自己的是高考状元,之所以想起自己是高考状元,那是因为李泽道突然间想起曾经所学到的生物知识。

李泽道想起生物课上有一个相当有趣的概念叫作“印随现象”,意思是说,某些刚孵化出来的小动物总会下意识的跟着它所见到的第一个人,认为那个人自己的母亲,而压根就不会去理会说这个东西是不是这就是它的母亲,跟它有没有血缘关系。

李泽道又想起以前所看过的那动画片里《猫和老鼠》里也有类似的场景。

所以,这个被用蛋孵化出来的女孩子由于第一眼见到自己,便认为自己是她的妈妈,压根就不去理会说自己是个男的压根就生不出蛋来?就算能生蛋也生不出那比自己还要高的蛋?

李泽道愈发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否则眼前这如此荒谬的场景压根就无法解释。

大概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之后,李泽道那变得僵硬至极的脖子微微低了下,那双依旧随时都会从眼眶里蹦跳出来的眼睛看向那近在咫尺的秀发,喉咙艰难蠕动了起来。

“要不,你先放开我?”李泽道小声商量道。

李泽道忍不住在感慨说自己当真是一个正人君子啊,一般人被如此一个小女孩子搂抱着,就算不兽性大发,也会希望女孩千万别松手,在抱紧一点。

他却是没有半丁点亵渎的心思,他只想赶紧将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否则这要是被这个女孩的亲妈知道自己辛辛苦苦这才孵化出女人就这样认她人当妈了,怕是要将自己撕扯成碎片。

女孩闻言抬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甜腻腻的看着李泽道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却也将他放开。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眼前那一片雪白差点晃瞎李泽道的狗眼,他没敢多占便宜,早就将眼神移开的同时赶紧从魂戒

领导不戴套玩弄下属娇妻 啊快捣烂了啦h

里取出一件长袍递了过去:“将这衣服穿上。”

“衣服?穿上?”

小女孩接过着“母亲”递过来的那衣服,好奇的打量了起来,又看了看“母亲”身上,又低头看了看自己那胸口。

李泽道见这个刚破壳而出的小女孩显然不知道所谓的穿衣服是怎么回事,这根本就是一张白纸,他这位母亲让她做什么,她怕是就会做什么,比如……

李泽道赶紧将自己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跑出脑外,暗骂自己实在太他妈的禽兽了。

赶紧又取出一件长袍穿上,还裹了裹说道:“就像这样。”

小女孩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的“妈妈”,若有所思,然后学着穿上包裹住自己的身体,随后有些得意的看向李泽道:“妈妈,是这样吧?”

那神色仿若小孩子在像自己的母亲炫耀说我聪明吧。

李泽道有些崩溃的点了下头,聪明,太他妈聪明了。

却也轻轻呼出了口气,在不穿衣服的话,他这位正人君子可就要饱受折磨了。

微微深吸了一口气,李泽道略显小心翼翼开口:“你知道你……是谁吗?”

李泽道其实想问的是你是人还是某种毒虫兽类,亦或者是人妖,你知不知道你自己是何种生灵。

李泽道觉得人妖的可能性更大,毕竟在天界人妖本来就不是什么稀奇的生灵,特别是在原始空间这种地方,通常都是人妖的天下。

比如之前李泽道所遭遇的霸下一族,还有在雪域里所遇到的黑狐一族,都是人妖。

这个女人若真是人妖,那么她被蛋孵化出来也就没那么奇怪了。

小女孩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李泽道,有些好奇的问道:“妈妈,我是谁?”

“……”李泽道有些崩溃,我特么的哪里知道你是谁啊?

想了想,他深信了一口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你知道印随是什么意思吗?”

然后李泽道觉得自己问了一个相当白痴的问题,他指了指前方那一堆碎蛋壳,改口说道:“我的意思是,很多刚从被蛋壳里出来的生灵,总会下意识的认为她所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的母亲……”

小女孩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有些迷茫,显然不明白李泽道在说些什么。

李泽道重重呼出口气,显得耐心却又小心翼翼解释道:“我的意思是,我其实并不是你妈妈,只不过你刚刚破壳而出的时候第一眼看到我,便下意识的认为我是你的妈妈,这便是生物学上所提及的印随现象。”

小女孩明显楞了下,然后那双大眼睛里竟然流露出让人不受控制心疼的幽光出来。

“妈妈,你不要我了?”

李泽道内心仿若有一大群曹尼玛浩浩荡荡的狂奔而过一般,要多凌乱有多凌乱,这什么跟什么呀!

你妹的,你委屈什么呀?你有什么好委屈的?应该委屈的是本府主好不好?

当然,这件事情是必须解释清楚,否则怕是要招惹来极其可怕的凶兽。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