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臣by七茭白免费阅读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 A+
所属分类:花胶

数团火球熊熊燃烧,这可不是虚幻的火焰,要是被烧到,连肉体带魂魄都会化成虚无,连轮回转世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见此,张庄义掏出了六张纸符,纸符缓缓升空,光华四散,合而成龙,散而成文。乘云气演化六爻阴阳。波动晦涩难懂,直指天地大道。

张庄义嘴皮快速抖动,胸腹鼓荡,一曲玄妙法音绕梁不绝,一股宏大的气场封锁了贺茂一郎周身气机。

贺茂一郎面色凝重,十指翻飞,各种玄妙法印不断结成。凭空出现一道穿着古代武将盔甲的阴影,与一般鬼魂不同,这个武将身上没有阴煞之气,反倒是充满了阳刚之气,如同一尊神祇一般。

面对张庄义的封锁,这个武将双手虚空一握,一把长枪凭空出现。如同万军冲阵,那是这个武将在生前常年率领万军的累积下来的势,对着张庄义施展的封锁就冲了过去。长枪舞动之间,纸符随之消失,贺茂一郎身边的气场也恢复了正常。

张庄义看着这尊武将,心里清楚这是贺茂家的传承式神,但跟酒吞童子不同的是,这尊武将生前是人类并非妖鬼,而且还受了贺茂家族不下千年的香火供奉,早已修成了神道。

也就意味着自己所有克制阴煞妖物的手段在这武士面前,都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贺茂一郎看着张庄义难看的脸色,一阵畅快的大笑:“张天师,这尊式神经过我贺茂家千年供奉下来,已经脱离鬼身了,你还是早早认输的好,不然我可不保证你的安全。”

周围的观众怒火冲天,但是也没有办法说些什么。

毕竟人家没有耍阴谋诡计,而是靠着式神堂堂正正的压制了张庄义这位天师,现在就看这位年轻的天师能不能力挽狂澜。把这个东瀛人彻底的打败。

“这式神的确厉害,不过道友的大半手段全部要依靠这只式神吧!无论式神有多么强大,但终归是小道,远远没有自身道行来的强大,由此看来东瀛玄门是走错了路子啊!”张庄义毫不留情对着贺茂一郎嘲讽道。

东瀛人大怒,对着场内的张庄义一阵狂喷,碍于身份没有直接破口大骂,但话里话外就是说张庄义技不如人,只会耍嘴皮罢了。

贺茂一郎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直接催动武士向着面前的敌人杀了过去。

张庄义咬破右手食指,将指尖的鲜血抹在了手中的木剑之上,用着中正平和的语气开口念道:“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美,悲歌朗太空,惟愿仙道成,不愿人道穷。”

说道这里,张庄义身上突然冒出来一柄由法力凝结而成的剑,长五米宽两米,异常的真实。张庄义手中木剑对着那个武士凌空斩下

看着半空那把剑,武士大喝一声,手中的长枪刺出,浑身上下涌出来红色的煞气,在这个武士身边凝成了一只血色猛虎。

这个武将竟然把当时军队的意志在千年后再度具象化,那只血红色猛虎是这名武将生前的军队的意志。每名士兵把自己的一点精神寄托在主将身上,主将就成为这只军队的灵魂。

长剑跟血色猛虎碰撞,两者互相僵持不下一分钟。

最终,长剑在剑身上布满裂纹即将破碎之前把武将的血色猛虎给破掉,但是武将也把张庄义的道术给抵消了。两方可以说是两败俱伤,武将明显气势下降了一大截,张庄义面色也一阵发白。

张庄义看向自己的竹箱犹豫不绝,这里的东西拿出来,别说是一个贺茂一郎,就是空尘他也敢上去比划比划,但仅仅为了一场义气之争就请出镇山法宝,多少有些不值。

贺茂一郎的脸色更加不好看,张庄义的道术威力基本上全部被他的式神给接了下来,他本身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可正如张庄义所说东瀛阴阳师的手段大部分都是依靠式神来完成的,现在式神被重创,威能发挥不了多少。贺茂一郎现在是空有道行却施展不出来。

更重要的是,式神是有着自己的智慧的,真让式神去玩命,式神也不干。

弄臣by七茭白免费阅读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中的武士嘴唇微动,似乎在说着什么,东瀛一方有着式神的阴阳师面色全部大变。

式神的意思是他已经尽到自己对敌的职责了,接下来不会在跟面前的强敌继续斗下去了,但会保护住贺茂一郎的命。

华夏一方没有人养式神这个东西,不知道这个式神什么意图,但看着东瀛人脸色相当不好,想来这个式神没有什么好的打算自然开心。

张庄义自然也是

弄臣by七茭白免费阅读 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注意到了这一点,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这只式神真的是太难缠了,自己连祖传剑诀都使出来了,硬是干不掉对方。自己现在也没有什么法子了。

这时一直在旁边观战的安倍玉矾冒了出来,看着张庄义说道:“张天师道法之高,我与贺茂家主已经是心服口服了,不如就此做罢如何。”

真一道人的声音也传了进来:“本座觉得安倍道友提议甚好,就算作平手吧!”

看似是在和稀泥,但实则是在打击张庄义这位天师的威望,作为龙虎山天师,在面对外敌之时绝不能败,否则天师一脉千年的威望就会受到空前的质疑,张庄义就没法在阻拦真一道人夺得玄门协会会长的位置了。

张庄义一咬牙:“不劳真一道友费心了,我还有着余力。东瀛的两位道友,一起来吧。我全都接下了。”

场边欢声雷动,都是为张庄义欢呼的声音,真一道人脸色铁青,本来是打算削弱天师一脉甚至是龙虎山的威望的,结果张庄义却硬生生把自己的威望又提了一个档次,看你输了之后如何收场,真一道人恶狠狠的想着

安倍玉矾和贺茂一郎的脸色也是相当难看,张庄义的态度之强硬超出了预料。都已经打到这个份上,竟然还要打下去。

“天师有此雅兴,我等自当奉陪。希望天师不要太过计较胜负得失,友谊才是第一位的。”安倍玉矾特意在胜负上压重了声音。

……

喜欢阴阳大神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