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换个姿势自己动白芷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 A+
所属分类:花胶

“对,我就是后天第一大神,鲁陀罗尼。”

话音方落,鲁陀罗尼浑身电芒爆闪,“唰”的便从原地消失不见!

陈义山等连忙移目四望,却见鲁陀罗尼悄无声息的站在了帕尔瓦蒂的身后。

而帕尔瓦蒂还浑然不觉,正上下观望。

“娘娘小心!”

陈义山指着帕尔瓦蒂的身后大喊了一声。

帕尔瓦蒂急忙回顾,但是脖子却在瞬间被一只大手给攥住了!

“呃~~”

帕尔瓦蒂呻吟了一声,身子被鲁陀罗尼高高擎起,一张俏脸瞬间溢满了血色,芙蓉花芯美人痣变得黯然无光,双臂也软绵绵的垂了下去,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

“哼哼嘻~~~”

鲁陀罗尼狞笑道:“你这贱人要背叛本座?”

帕尔瓦蒂痛苦的说道:“没,没有。”

鲁陀罗尼怪叫道:“本座已经听见了,你还敢狡辩!?”

“着!”

陈义山急捏落魂珠,朝着鲁陀罗尼劈面打去!

九颗脑袋,陈义山打的是居中那颗。

但听“嗤”的一声响,落魂珠径直从那颗脑袋里穿了过去,恍如透过了一道幻影,滴溜溜又飞了回来。

陈义山接住珠子,再看鲁陀罗尼,竟然毫发无损!

他眨巴着二十七只眼睛,凶光闪烁,一起瞥向陈义山,九张嘴一起开口,幽幽说道:“陈大仙,不必着急,现在还没有轮到你呢。”

陈义山大惊失色!

他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阿螭和冰娥也面面相觑,师父原本不是说这恶神不难对付吗?怎么看起来事情要糟!

却听帕尔瓦蒂孱弱而痛苦的央求道:“真,真神大人,请饶,饶恕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贱婢还在想以后?真是笑话!”

鲁陀罗尼把手一松,九颗脑袋齐齐晃动,忽有一头探向前来,灭却天目中陡然放光,大团湛蓝色的火焰轰然喷出,早将帕尔瓦蒂完全吞没!

“呼~~”

一声响,如花美眷就此凋零,灰烬飘落,尸骨全无,连三魂七魄都消失在了天火的焚烧之中。

“啊!”

乌玛和萨蒂都失声惊呼。

陈义山攥住了拳头,一张脸因为愤怒而扭曲成了可怖的模样:“鲁陀罗尼,你这恶神!我饶不了你!”

他反手取出神弓,搭上神箭,扯弦如满月,冲着鲁陀罗尼方才喷出天火的那颗脑袋激射而去!

“咻~~”

神箭逝若流星,可是眨眼之间,便又是从那颗脑袋里透了过去,鲁陀罗尼

小东西换个姿势自己动白芷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仍然是毫发无损。

“嘿嘿~~”

鲁陀罗尼得意的笑道:“陈义山,本座也不怕告诉你,我这九颗脑袋,乃是八虚一实,你倒是仔细分辨分辨,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陈义山一愣,心道:“原来如此!”

他当即把慧眼圆睁,仔细端详——

咦?!

怎么这恶神的每颗脑袋都被一股奇异的神光包裹着,似乎都是实的,真的?!

“是先天元炁?!”

陈义山看出了端倪,悚然变色,那些裹在鲁陀罗尼九颗脑袋外面的神光,并不是香火愿力所造就,而是先天元炁啊!

“算你有点眼力,

小东西换个姿势自己动白芷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就是先天元炁,因为本座这脑袋,是取自先天神兽九婴啊。你没有大羿的复眼神通,纵有神射之术,又能奈我何?哈哈哈~~~”

鲁陀罗尼扬天大笑,真可谓是嚣张至极!

陈义山暗自骇然,他咬了咬牙,召回神箭,重新搭好,朝着鲁陀罗尼当胸射去!

既然分辨不出哪颗脑袋是真的,就射他的心口!

鲁陀罗尼仍然浑然不惧,动也不动的等着神箭迫近。

“咻~~”

一声响,神箭从鲁陀罗尼的胸口穿了出去,却没能惊起一丝波澜。

陈义山有点傻眼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身体也是虚的,假的吗?

鲁陀罗尼摇了摇头,道:“怎么,神箭不灵了?嘿~~忘了告诉你,本座这神躯乃是取自雷神宇清啊!”

陈义山心中又是一惊,忽听冰娥叫道:“师父,射他肚皮!他的肚皮跟别处肌肤不同,像是贴上去的,必是破绽!”

陈义山也已经看出来了,虽然鲁陀罗尼从头到脚都被神光所笼罩,可脑袋、躯干、肚皮所散发出的神光是三种形态,并不混同。

他再度搭弓,奋力一射,直趋鲁陀罗尼小腹!

“呼~~”

一道旋涡状的风口陡然显现,吞没了神箭。

“哎呀!”

陈义山以为神箭要丢,惊呼了一声,却又瞧见神箭又从鲁陀罗尼的背后钻了出来,慌忙召回。

庆幸之余,他的心也凉了许多,这鲁陀罗尼浑身上下并无破绽啊!

“看,不是本座没有给你机会,是你不中用啊。”

说时迟,那时快,鲁陀罗尼话音方落,“唰”的又一闪,瞬间便掠到了冰娥的背后。

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真就是闪电之身,迅若奔雷!

陈义山急叫道:“冰娥快跑!”

冰娥脸色骤变,有帕尔瓦蒂前车之鉴在,她也不敢回头,而是直接挥起三叉神戟,往后猛扫!

“呼~~”

风暴狂掠,却惊起了一片“噼里啪啦”的电芒。

鲁陀罗尼安然无恙,笑嘻嘻的说道:“好美的异域女子啊,与我身毒国的美人风姿格外不同,真叫本座心痒难搔。你叫陈义山师父,可见是他的弟子,但他并无多少本事,只恐委屈了你啊。”

冰娥煞白着脸,哪敢搭话,连忙飞身逃走。

陈义山也已掠上前去,把冰娥和阿螭都扯到了自己的身后,死死的盯着鲁陀罗尼,盘算着对策。

鲁陀罗尼也没有追赶,仍是调笑,道:“美人儿,你拿的三叉神戟可是本座的宝贝啊,但是你使的不大得法,不如从了本座,也做我的一任妻子,让我好好教你,如何?”

冰娥啐了一口,骂道:“死去吧你!”

鲁陀罗尼大乐,道:“好泼辣,本座甚喜!陈义山,你收的好弟子啊!”

陈义山额上的冷汗涔涔流淌,就刚刚鲁陀罗尼显现的手段来看,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这恶神到底干了什么?!

才多久没见啊,这恶神就变成了如此古怪的模样,强大到了这样恐怖的地步!

眼下要盘算的已经不是怎么杀他了,而是也好好想想该怎么带着弟子们从他手底下逃走吧。

蟒伯也早已吓坏了,滞在空中,面如死灰,一动也不敢动。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