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一章

“老臣倒是赞成刚才大将军所言,不管秦太子意欲何为,既已被我拿住,两邦又无交好,就按老规矩办,交换财物。秦地素产美玉,又有铁矿,何不派使谈判,用其玉石及兵器交换太子!这可是两全其美之策。”

朝堂又是一片附合之声。

“还有异议否?”燕王收住笑容,看着堂下。

又一文臣走出,他施礼说道:“臣以为应将秦太子囚禁起来,不泄诮息。秦国虽被中原诸候称之野蛮之地,可也是炎黄子孙,现魏,韩,楚等皆举兵伐讨过,可秦还是邦基不乱。他日能否问鼎,何人知晓。将秦太子囚禁,他日若再有类似齐国无礼之邦犯境,我邦亦可拿其要挟秦人出兵出力!”

“秦人远离我邦,何谈久远之事,还不如换得财物,殷实王庭!”一武将当限反驳。

“我王素尚恩德,既秦太子只身去云梦山求师学艺,何不准其所行,以显我燕国大度!何以兵戈相加。”谋士田川说道。

“当年我燕国王叔泰山济天,本为苍生,却被齐人掠去,强以一城换之,何人狂谈大度!昔日五霸争雄,晋王不就是挟楚太子,才让其退至大河以南,谁人又谈大度。当今魏王以天子在其境里,号令诸候拜会,他又哪来大度,我王还是囚禁秦太子,不能放虎归山,谁知他等是否图谋燕地!”

朝堂争论不休。

燕王看了看太子,咳嗽一声,全堂静了下来。

“诸臣所议不一,先将秦太子看押起来,改日再议,姬青留下!”

执事太监高声喊到:“退朝!”

众臣工议论着而去。

姬青随燕王来到后宫,待燕王更衣完毕,才进屋侧立。

“你为何不说?”燕王边吃着妾女喂食的水果边问。

“儿臣以为不知秦太子去云梦山拜师求艺是否属实,故不敢妄言。另鬼谷先生曾与儿臣有师生之教,儿臣想那秦太子若真与鬼谷先生有言,岂不落得不仁之名!”姬青说道。

“鬼谷子之名你早已提到,近闻其在诸候扬名。看

文学

来这鬼谷子确有超人本领,而他又在我燕国,应是近水之楼台,你为何不探得虚实!”

“王父放心!儿臣早己与鬼谷先生有约,可随时请教。另儿臣曾派人给其老母修建宅院,为的就是天长日久!”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云梦山自是大燕王土,鬼谷子当知此礼。若是其真有才德,应为我用,更不能养他邦之士,你可明白?”

“儿臣明白!定将封锁云梦山通道,不让他邦之士受益!那秦太子如何处置?”

“当然押将起来,他日没准可换城池,岂可换得些需财物,更不能放之去云梦山了。”

“这…”姬青欲言又止,看着燕王,还是说道:“还请王父待儿臣从云梦山回来再定!”

“妇人之见!”燕王推开妾女。“两国之战,刀枪无眼,为得一地,将士白骨层层,岂是儿女情长,口舌道义之言所能代。本王争战沙场多年,虽名实所归,可还不是将士执戈才换得这王位,你要学冶国之术,岂可小情小义!”

“儿臣记住王父教诲了!”姬青跪拜。“儿臣告退了!”

燕王“哼”了一声,转身搂起了妾女。

姬青走出王庭,带着随从直奔太子府。

云梦仙境,五里鬼谷墟中,安静清爽。侧面的舍身台上,公孙鞅,文秀,乐毅和白起探着头,全神贯注地盯着下面。邹忌正沿着奇石险峰向上攀爬。

这是鬼谷的要求,再有求师者需从这舍身台下到万丈谷底,再从谷底爬上,方可来见他,没有此能耐或伤残则绝不收留。此话一出,把个公孙鞅等弟子吓了一跳。这由先生命名的舍身台,陡峭崖壁,无依无缓,深不见底。他们几个都不曾试过,看一眼都晖,更何谈攀爬。特别是文秀,看着邹忌下谷之时就几次惊恐尖叫。可上崖更是惊心,邹忌的气力己明显弱下来,两次失手,险些跌入谷底。

邹忌不敢停留,他知道一旦缓下气力,就不会再有攀上的可能。当公孙鞅今天传鬼谷子的入见要求,自己就知这是先生对自己胆量和能力的考核。先生是有意安排的,来了几天,身体已完全恢复状态,加上每天跟着鹰邹穿山越岭,已径熟悉了石崖特点。

邹忌浑身疲惫,几次他都靠着坚强的毅力从死神里争脱出来,他想着自己的一路艰辛和他日报效王庭,位居人上的信念。他也知道几双眼睛都盯着自己,绝不能退缩,他鼓励着自已,终于,他爬上的舍身台。

在几双惊讶的眼神里,他瘫坐在石崖之上。

乐毅递给他木罐,文秀拿着布巾给他擦拭着泪水。

大家都默默无语地看着他。

好一会,邹忌爬起身,对着谷底喊着:“我上来了!我上来了!”

声音在无际的谷底回荡。

他转身接过白起递过的木棍,蹒跚着向鬼谷洞走去。

几个人不知为何,谁也没有离去,跟着邹忌的身影一直来到鬼谷洞口。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二章

这一次,伏击战,彻底的激化成了白刃战。

孙策见到甘宁,长久压抑在心中的怒火,彻底的爆发了出来,催马拧枪,直奔甘宁杀来,甘宁也想擒贼擒王,孙策是江东之主,这条大鱼,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放过,老将军黄忠对上了太史慈,就连徐庶,也迎上了周瑜,双方的兵将,更是彼此交织在一起。

杀声震野,兵戈交错,江东兵身处绝境,前后被困,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战斗力,荆州兵并州军也是勇猛不凡,好不容易困住孙策周瑜,谁也不想放过近在咫尺的灭敌良机。

三国中,文武双全的谋士不多,但,周瑜恰恰是其中之一,!小说WWW..COM江东三军大都督,周瑜文武兼备,剑法也是一绝,手中的鱼肠剑,出手如风,剑法犀利,愣是丝毫不输给早年闯荡江湖的徐庶。

兵在斗,将在斗,就连谋士都杀在了一起,这一场鏖战,足足持续了好久,整个峡谷,顷刻间染的血红,地上双方兵将的死尸横七竖八躺的满满的,断掉的残肢,更是飞的到处都是,两边人全都杀红了眼,双方互不相让,一个个怒瞪着眼珠子,玩命的扑向敌人,甚至还有搂抱在一起在地上厮打的。

太史慈酣斗老黄忠,生平所学,逼的全部施展了出来,可依旧奈何不了黄忠,老将军稳如磐石,刀法精湛,不过,即便黄忠占据上风,短时间内也很难胜过太史慈,要知道。就连大将魏延。都死在太史慈的枪下。

孙策跟甘宁。这两人倒是不分伯仲,杀的难分难解,孙策手中霸王枪,出招急如暴风骤雨,一枪快似一枪,一枪急似一枪,破空的呼啸声,劈啪作响。不绝于耳,孙策咬着牙,瞪着眼,恨不得一枪就把甘宁挑死,所以,每一枪,他都毫不留情,直奔甘宁的要害扎来,可是,甘宁也是不凡。手中斩鲨刀舞的霍霍生风,周身左右。守的密不透风,孙策的枪法极为霸道,这一点,跟张飞倒极为相似,正巧,甘宁也是勇力过人,手里的大刀也甚是刚猛,两人这场对决,可算是彼此都找对了人。

既是仇敌,又是双方的主将,还都是擅长刚猛的虎将,同样的,论起来,还算都出自江东一带的‘老乡’。

只可惜,谁都不想让对方活命,孙策越战越勇,枪法越来越快,心中的仇焰,开了闸的洪流一样,狂涌而出,滚滚奔腾。

“噗嗤…”

逮住机会,孙策一枪刺中了甘宁的肋下,甘宁吭也没吭一声,紧跟着手中刀锋顺势拦腰横扫,一刀劈中了孙策的护心宝镜,两人双双受伤,可是,两人依旧谁也不肯罢休,缠斗越久,两人身上的伤势,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孙策一心想替死去的爹娘报仇,丝毫不顾个人的伤痛,甘宁身为三军主将,也是个悍不畏死的斗将。

“噗嗤…噗嗤…”

你来我往,打到最后,你扎我一枪,我砍你一刀,这场恶斗,彻底演变成了搏命的血战。

“你给我拿命来。”

孙策催马顺势弯腰霸王枪****而出,一枪穿过了甘宁的胸口,甘宁拼尽全力,一把抓住了孙策手中的枪杆,狞笑一声,“你给我下来吧。”

手臂一用力,孙策顺势从马背上飞了下来,甘宁手中的大刀顺势举起,刀锋血染红光,冷森夺目,没等孙策落地,刀锋陡然上撩,再次劈中孙策的胸腹,血雨洒落,两人的动作同时慢了许多,落地之后,孙策大口喘着粗气,依旧两眼死死的瞪着对面的甘宁,甘宁则是刀尖撑在地上,勉强站稳身形。

孙策手中那把早已沾满无数血迹的霸王枪,却依旧还停留在甘宁的体内。

两人久久不动,似乎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似乎在蓄力等待最后一击,可是这一幕,却惊震了四周所有的兵将。

徐庶周瑜等人全都愣了一下,都争抢着要杀过来掩护个人的主将。

“甘宁,今日,你死定了,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今日,就让你血债血偿。”

休息了一会,孙策猛然握紧枪杆,快速前冲,夺命的枪头,愣是狠狠的洞穿了甘宁的后心。

孙策拼尽全力,身子直奔甘宁撞了过去,甘宁又遭重创,已经奄奄一息,可是,那双依旧圆睁的虎目,在孙策即将撞到甘宁身上的时候,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冷笑,那把撑在地上的斩鲨刀,突然,速度如疾风一般,横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甘宁已经没有力气再出招了,这一个动作,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体力。

孙策也是凭着一口复仇的信念在苦苦支撑,身子根本刹不住,直接撞向了甘宁,同样的,也撞向了那把横挡在甘宁胸前的斩鲨刀。

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久久的一动不动,两人身上的鲜血,汩汩流淌,两人到最后,竟然,都闭上了眼睛,孙策大仇得报,甘宁也取下了孙策的性命。

周瑜太史慈一番苦战,好不容易抢回孙策的尸体杀出了重围撤回了江东,徐庶魏延等人虽然悲痛难耐,可荆州形势刻不容缓,徐庶安顿一番,忙领兵北上杀向了吕布的大军。

这一仗,江东元气大伤,孙策,蒋钦,周泰等人全部毙命,加上折损了数万名兵马,短时间内很难恢复元气,所以,周瑜很理智的撤兵了。

吕布一路势如破竹,心中甚是得意,吕布的兵马也愈发骄狂,可当深入荆襄腹地之后,忽然接到探报,张辽陈登双双领兵攻伐兖州挡住了自己的退路,老家即将不保,吕布心中慌乱,急忙撤兵,徐庶魏延陈登张辽三路同时夹击。

新婚之夜疯了一样要我 第三章

入了秋的深宫有些萧瑟,主要可能还是因为这里少了灵魂。

朱允炆摆了圣驾,要离开北京去陕甘巡视黄河,顺道看看西北铁路的修建工作以及在河西走廊典阅西北战区以及三部漠庭的军容。

别管这些年朱允炆这位皇帝多么没有存在感,但没有了朱允炆的皇宫乃及整个朝廷和北京城,都在圣驾离开的那一刻,恍若失去了主心骨一般,尤

文学

其是刚刚正位的太子朱文奎。

他理所当然的获得了曾经梦寐以求的‘监国’权力。

内阁诸事不决取与太子。

这一刻,朱文奎成为了短暂的,大明实质意义上的一号领导人。

即使是内阁首辅的许不忌,也需要在一众大事上,先向朱文奎进行汇报,内阁的所有决议必须报到朱文奎的案前由后者进行审阅。

但朱文奎的内心还是很慌,还是没底。

曾经做梦才敢想像的日子等终于来到的时候,朱文奎才发现,现实永远没有想象的那般更令人痴迷沉醉。

这个国家太大了,大到超出了朱文奎的认知。

青史上那些空泛的文字记载下的历朝历代与今日之大明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终开元盛世一代,大唐一朝已不及闽浙两省。”

如果不是坐进了文华殿,不是看到了通政司抄录下的各部会要,朱文奎从没有想过他的大明朝,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

自家老爹给他留下的这个王朝,在经历了长达二十多年的改革后,已经繁荣富庶到了这般田地。

四个五年计划,硬生生让大明这个国家创造了奇迹。

明联数之不尽的恐怖资源和充沛人力,更是将大明一国喂的膘肥体壮。

老大帝国和超级强国。

该如何接手自己父皇离京后留下的国家政务,如何以独裁掌权者的目光来审视这国家乃至整个天地世界,成为眼下朱文奎最大的困难。

后者便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朱允炆给他准备的新的考验。

但在北京往西安的高速路上,在那架十二匹马拉动的天子驾辂内,朱允炆却面色极差。

极宽敞奢华的内车厢中,只有他一个人,身旁二十多年形影不离伺候着他的双喜回了老家,操持父母迁坟一事去了。

在主仆两人分别的时候,双喜一句话扎进了朱允炆的心窝。

“皇爷这么做,是不是太残忍了。”

这普天之下,双喜不提,只剩下一个许不忌还愿意坚定不移的支持自己这个皇帝了。

于谦或许算一个,但于谦还太年轻,有很多事尚无法说与他知道。

真正的孤家寡人。

撩开车帘,看着闪过的这青山景色,锦绣河山,朱允炆面色稍霁,总算是勉强挤出了几丝笑来。

还好,有这个国家陪着他。

“你们会忠于朕吗?”

走出内车厢,外车厢内八名负责保卫的大汉将军刚把目光投向朱允炆,就听到了这一问,下意识的挺直了脊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