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硕大一起挤进小紧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 A+
所属分类:花胶

陈义山刚琢磨到鲁陀罗尼的弱点,忽听“砰”的一声响,冰消瓦解,晶莹剔透的连体雕像应声崩碎!

萨蒂被炸成了齑粉!

鲁陀罗尼也被炸碎了,但是萨蒂不能复生,他却不一样。

崩的满天都是的残肢断臂再次回到了神袍之内,化零为整,重新融合成一具完好的神躯。

陈义山皱起了眉头,好古怪的神袍!

看来,无论如何都得把它脱下来啊。

同样精通冰封之术的冰娥见萨蒂如此惨死,心中不免震恐,喃喃说道:“师父,这恶神,是不死之身吗?”

陈义山道:“莫怕,纵然是不死之身,也有破绽,你们稍

两根硕大一起挤进小紧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后听我吩咐。”

……

随着萨蒂的死,鲁陀罗尼手中的情欲神弓也消散了。

鲁陀罗尼再一次被妻子背叛,自然还是当众出丑,心想着陈义山又看了自己笑话,不禁恶狠狠的啐了一口,破口大骂道:“好贱婢!早该杀了的!”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乌玛忍不住说道:“真神大人,何必要这样呢?萨蒂与帕尔瓦蒂不同,她可是一向都对你死心塌地的呀。”

鲁陀罗尼骂道:“你这是在指责本座错了吗?!莫非你也想死么?!”

乌玛惊道:“你要把三任妻子都杀光吗?”

鲁陀罗尼狞笑道:“本座如今脱胎换骨,不介意杀光三个前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陈义山自有弟子为我做妻!你想试试我敢不敢杀你吗?!”

乌玛脸色大变,立时沉默了下来,不敢再言。

鲁陀罗尼把目光瞥向陈义山,“哼”了一声,道:“仙贼,你就幸灾乐祸吧!本座的两任妻子都选择了背叛,你的嘴功不可没!本座迟早要把你的舌头拔出来!”

陈义山冷笑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鲁陀罗尼,连你的妻子都选择背叛你,你的下场可想而知!”

说罢,陈义山便以仙音入密,吩咐弟子道:“阿螭,随后听我号令,你便用水系神通攻那恶神!冰娥,你伺机配合冰封,就如萨蒂那样,将恶神冻住!”

两个弟子一起答应:“是!”

陈义山便提着木杖飘然上前,大叫一声:“上!”

鲁陀罗尼一愣,他还以为陈义山又准备对自己施展什么手段呢,立刻全神贯注的防备起来,却没想到阿螭娇躯闪掠,双臂内收,捏诀做法,喝一声:“疾!”

“嗷~~”

四方云聚,一声龙吟,鲁陀罗尼的头顶之上猛然现出了个的十多丈长大的水龙来!

这正是真龙一族特有的神通——水龙爆!

但见那龙居高临下,张开巨口,冲着鲁陀罗尼狂喷!

水泄如天洪滚滚,鲁陀罗尼不及反应,立时就被灌了个通透!

但见他浑身上下“滋滋”冒烟,“噼里啪啦”的乱响此起彼伏,遍体都有电芒闪烁,再度滞空,不能动弹了。

冰娥也早已做好了准备,此时上前,娇叱一声:“封!”

“咔嚓嚓~~”

晶莹剔透的冰雕再度出现。

陈义山持定力杖上前,奋力去砸!

但听“砰”的一声巨响,鲁陀罗尼的雷神之躯被砸的粉碎!

陈义山连忙收了力杖,伸手去扯那件已经变成真空的神袍

可惜,雷神之躯虽崩,九婴之首尚在。

陈义山刚刚触及黄袍的带子,九颗脑袋中的一颗便勾了过来,灭却天目中“轰”的一下,天火大放!

陈义山骂了一声,早化虹逃窜。

天火焚水,雾气蒸腾,四散的雷神之躯碎块重新回归到神袍之内,鲁陀罗尼再度恢复了原状。

这恶神笑道:“嘻嘻哈~~好你个陈义山啊,本座已经是先天神躯,不死之身了,却仍然能被你寻出破绽,居然想到水攻冰封木击,真是老奸巨猾!”

陈义山哂笑道:“多谢你夸赞,只是可惜,棋差一招,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了。”

鲁陀罗尼眨巴着密密麻麻的眼睛,道:“你方才是想脱掉本座的神袍吗?为什么要这么做?莫非你有龙阳之癖,喜欢男色?”

“呵呵~~”

陈义山冷笑道:“鲁陀罗尼,不必装蒜了!陈某已经知道,你最大的依仗既不是九婴的脑袋,也不是祝融的眼睛,更不是宇清的身子,也不是飞廉的肚皮,而是你穿的衣袍!”

鲁陀罗尼脸色一变,心头大震,嘶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义山道:“邪不胜正,自有天助我也!只要将你那件衣袍脱掉,你便离死不远了!”

至此,阿螭、冰娥和蟒伯才明白过来,为什么陈义山先前会跟他们商议如何为鲁陀罗尼宽衣解带,原来,真正的弱点是那件神袍啊。

鲁陀罗尼惊惧交加,却故作镇定,“嘿”的一声狂笑,道:“好哇,真有你的!可你知道了又怎样,本座且看你怎么脱!”

话音落时,鲁陀罗尼伸手一指,早有道电芒“嗤”的掠出,袭向陈义山的心口!

电芒的速度何等之迅捷?!

雷灵的力量何等之厉害?!

纵有神光护体,也不敢硬抗啊。

陈义山却连捏诀化虹的时间都没有,只能仓促把力杖横在胸前去挡。

亏得他慧眼如炬,洞若观火,因此挡的极准!

那电芒击中力杖,登时被弹了出去。

“呵呵~~反应不慢,再来!”

鲁陀罗尼狞笑道:“让本座瞧瞧,你能挡住多

两根硕大一起挤进小紧 骑蛇难下(双)金银花露

少攻击。”

好个恶神,竟然将十根手指轮番弹动起来,但听得“嗤嗤”乱响,一道道电芒破空而去,此灭彼起!

陈义山手忙脚乱,把一根力杖舞动的如同飞速旋转的风车一样,水泼不入,这才堪堪挡住!

但是,长久下去,如何得脱?

稍有不慎,被那雷灵电芒击中,势必要身受重伤啊!

但凡能抽出一点空暇,也能捏诀化虹逃窜了。

只可惜,对方真是一点机会都不给!

鲁陀罗尼一边弹射电芒,一边往前迫近。

陈义山则一边舞动力杖,一边往后退却。

“嘿~~你逃不掉!”

鲁陀罗尼狞笑一声,肚皮“呼”的凹陷,黑黢黢的风穴登时便显现了出来,摄住陈义山,大力吸扯。

陈义山暗叫一声:“不好!”

他知道鲁陀罗尼在做什么打算——那恶神接连不断的弹射电芒,无非是要封住自己的手脚,使得自己只能以保命为主,无暇施展别的本事;那恶神再以风穴吸扯,使得自己不能逃命,只会一点点拉近与恶神的距离;待靠近了,恶神的灭却天目便会喷火,将自己给烧死!

也是报应啊。

自己之前喜欢用地煞火和天罡雷,不知道杀死过多少恶神邪妖与魔类,如今,却要丧命在天火和雷灵之下吗?

喜欢麻衣道祖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